第六十二章 胜利之本

    敌人山迫炮兵的素养似乎比传闻中不怎么样的淮海战役共军炮兵好上不少,观察定位也准确,爆炸基本发生在一连防线前后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以内。尽管战士们在简易防炮洞和曲折拐弯的战壕里隐蔽的很好,上百发山迫炮弹的轰击还是造成了伤亡,一发82毫米沪造迫击炮弹在五班的一名躲在崖孔中的战士边的不到一米的土层中炸了开来,巨大的土层冲击波将他的躯彻底压碎,还有两个战士被这远远超过防暴震撼弹的爆炸声震的昏了过去,还有几个脖子飞落下来的细小弹片烫伤了一块---这当然只是不列统计的轻伤。与此同时,敌人两个重机枪连又在一连阵地的两翼接连不断的扫shè压制,连成串的子弹时不时的如恶龙般斜飞过战士们的头顶。前方和后方的敌人轻机枪步枪声也密集的连成了一片,第一次面对优势兵力敌人这么猛烈枪炮火力,很多战士还是下意识的变的胆怯了,似乎巨大兵力优势的敌人正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害怕了没有?记得我们是谁了没有?记得我们的安排了没有?敢不敢跟我一起来?”张文从枪声判断敌人的突击部队还不算近,向边的战士们大声喊话。各排排长和各班班长也以大声的喊话提醒着边的战士。

    “好,那么既然大家都没有忘了自己是谁,命令!随我一起冒头shè击!,我喊一边,开火一次!”

    张文这个时候反到有了无限的勇气,他不能就这样默默无为的失败,他要战斗到光明与希望世界的来临。

    从纸潜望镜观测到前后前来夹击的敌人约有两个营估摸六七百机步枪手,呈现有弧度的多道弯散兵线在远处时隐时现的猫着子随时准备卧倒似的向前近,投入的兵力算不上全军压上也并不密集,但轻机枪群集中使用,分在左右两翼交替前进。

    张文迅速的抬起肩膀露出少半个脑袋、枪也迅速搭了起来就是一个长点shè。在军阀部队当兵时他就早已了解到战壕作战中理想中把枪举过头顶shè击对于二流军队也是很难做到的,后坐力决定了这一点。

    张文短暂不过一秒种的开火不到两秒种的冒头立即引起了敌人侧翼掩护的十多轻重机枪的关照,百来发子弹紧跟着在头顶呼啸而过,刚刚低下的头顶之上尘土飞扬。似乎不是恐惧而是等待着什么,数秒之后张文稍稍挪了一段距离,又一次冒头瞄准开火。由于敌轻重机枪手都相隔几百米的距离,子弹飞行和枪手反应都要有一定时间,防守中冒头开火的主动权还是掌握在手中。

    连长的英勇示范行为在一连这支本来就有优良觉悟素养的年轻部队中迅速传染开来,在班排长的带动下,战士们有节奏的向外冒头以机步枪纷纷开火。由于进攻方的机枪手们要压制多个目标,平均每个战士遭到的压制火力迅速稀疏下来。

    一连的火力还击并不算猛烈,大概只发挥出了一两成左右的战斗shè速每分钟几百发子弹而已。但这些子弹却不是完全盲目的开火shè击,而是向着稻田里暴露的特定的目标概shè,虽然没有做到更jīng确的瞄准shè击却足以将方向jīng度控制在百分之一以内,大概一百米环靶四分之一到十分之一上靶率,二三百米几十分之一上靶率约训练场一成水平的样子。对面的火力被分摊下来之后,连排干及各班轻机枪手以更大的勇气更jīng确些的瞄准向敌群开火,几分钟之内全连上千发子弹毙伤了几十名前后进攻中的敌人,将对手两个营的攻势迅速遏止下来。

    虽然一连是个加强连,十七轻机枪一百五十支步枪的配置在这时代称的上豪华。但161旅一团两个营六百支步枪十八轻机枪六重机枪的战斗shè速却也有一连的近三倍。可对shè中他们开火的频率不仅还要低一些,而且只能做到向一连阵地的方向以百分之一的高低向jīng度做整体xìng开火shè击,没有勇气也无法瞄准某一个具体目标开火。所以在二百米的开火距离上,平均五到十米战线上的一个一连战士被子弹命中的概率只有半个脑袋不到两平方分米除以一两千平方分米(一二十平米)那么大的空间,再加上那些拥有更好训练shè击水平的营连骨干们远比一连的骨干更为珍惜生命,这些寻常列强级意志的士兵在面临对shè压制危险的况下四位数的子弹才能毙伤一人也就不足为奇了(虽然这比阿富汗战斗视频中的当代美军中的绝大多数强出一个层次)。对shè中,161旅在付出三十多伤亡代价的况下,仅仅毙伤了一连两人

    能承受多少声光死伤危险的压制和威胁、这些面前究竟能发挥出百分之几的水平给予敌人多强的威胁和压制,士兵对shè原则是什么,这就是凝结了军队xìng质:士兵为何而战是否敢于面对牺牲、兵源素养如何、部队里xìng格纪律方面的培训养成如何、军官骨干能不能带头作战等诸多战斗力核心要素的直接体现。它的重要xìng远远超过什么指挥、经验、甚至是更重要一些的训练。这一点,就连美国人写的《现代战争指南》也是不得不承认的。一连这一仗没有投机取巧和多少花活可言,但几乎完美无暇的部队xìng质本带来的强悍实战战力展现从军多年的刘书chūn面前给以其深刻的印象和震撼。

    冷兵器时代甚至近代的滑膛火器排队枪毙的时代,军官可以靠密集队形来约束士兵,监督士兵作战只要看其装弹和放枪的手抖不抖,有没有后退或萎缩不前的行为即可。唐代甚至有过把士兵绑在阵前的桩子上做盾的例子,近代西方军队里也有专门用于维持队列shè击纪律的人,然而这些有效监督士兵作战的方法到了无烟火药后装线膛枪的现代却变的运转不灵起来。就算是在rì本军队中,军官也不过能有效的监督轻重机枪手的作战而已,而rì军普通步枪手经常在拥有训练优势的况下相比训练低劣的国民党军却体现不出多少战力优势来。主要的死伤比全靠炮火轻重机枪和持有九七式的队属狙击手或jīng确shè手获得。

    “还真是一群有兵无将的二楞子。不过我有一个旅的士兵,还能让你翻了天不成?看看你有多大本事”刘书chūn见此况迅速将两个团的士兵在一连阵地的前后全部压到距离一连阵地二百米左右前锋被压制的战线上。因为连阵地面前的战线宽度有限,当两个团的对shè火力全部挤在一线的时候,几乎是南北战争时代士兵肩膀挨着肩膀的密集散兵线,猛烈而密集的机步枪火力劈头盖脸的砸来。一连在前沿的机步枪手面对十几倍持枪战兵在四面八方的密集火力下被迅速的压制下来。机枪连短点shè都打不了,张文等连排干只能端起步枪以不到一秒的时间做极短暂的冒头开火,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一个战士冒头时大运般的撞上了压制而来的子弹牺牲,两人负重伤。

    “旅长这叫什么兰什么律来着?”刘书chūn边的参谋为了克制连成一片的枪声的干扰笑着大声喊道。俗话说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刘书chūn是个读书的人,手下的参谋也不得不学着一点。

    “兰彻斯特平方律”刘书chūn高声答道

    “兰彻斯特平方律?去你娘的平方律!”张文想起和SC论坛某个叫查无此处ID的争论,他认为即便某个营和某个师配备的武器火力一样或综合战力一样,也会因为双方人数和伤亡承受力的不同体现出战力差异,所以一个营对抗一个师是不可能的。战场的噪音中张文高声传令道:“迫炮准备好了没有?”

    “放心吧连长!按您说的预案早已准备好了”

    一连村庄边缘三门掩体掩护下的47毫米迫击炮早已标定了左右两翼敌重机枪连多个火力点的大致位置,首先四轮二十多秒内迅速打出的十几发47毫米迫击炮弹分别向敌两个团重机枪连的火力点飞去。即便达不到rì军极少数掷弹筒联队尖子的水平无法做到几百米外炮弹砸进单兵掩体中的jīng度,而是和其他迫炮同样是六十到一百分之一的方向jīng度,在数百米的飞行距离和几百米的直线距离上也足以做到杀伤范围覆盖整个误差了,远非敌人山迫炮的火力jīng度可以并论。来不及修完善重机枪掩体的敌简易机枪阵地迅速就有二十多人负伤几人战死,几重机枪被摧毁。为了及时转移阵地,敌人侧翼两个重机枪连的火力迅速衰弱下来。

    一连火力排的3门迫炮紧接着就将打击的重点放在了前后方二百米外敌密集的战线上,发shè的炮弹几乎每一发都能在肩并肩的战线上杀伤四五个人—还是排除了这种小炮容易带来的很多轻伤的况下。

    在一连阵地战线偏侧又稍微靠后的位置上,两重机枪也被迅速的架了起来,在村落围墙墙壁上打出了侧shèshè击孔火舌斜着横扫敌密集的整个战线纵列。

    “以为兵力多就有平方律优势?扯吧。战史事实证明,死伤比往往对双方兵力对比的反应极为迟钝,就是这个道理:众多的兵力不仅代表火力,在拥有曲shè火力的对手面前也代表被杀伤的效率更高。”张文心道

    突然出现的一连火力排短时间内的四五十发炮弹千多发重机枪子弹就给密集队形161旅带来二百余的伤亡。

    刘书chūn的反应还算迅速,两分钟之内就迅速组织起队伍以优势兵力发起进攻,全旅在进攻和机动中,这种小迫炮的jīng度再高也威胁不大了。觉得一连防线为了对己方构成有效杀伤自动火力多集中在两翼,161旅前后两个团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连阵地中路为突破方向。两翼的161旅机枪连也在持续并不久的炮击之后反应过来,压制和牵制一连在阵地两翼的火力。

    密集集团冲锋而没有有效协同的161旅士兵们没有料想到提前近二十年遭遇到了美军在新兴里和柳潭里的战术。张文连队中两翼自动火力确实较强,其实也有开火更频繁的因素。中路火力显得比较稀疏的原因是部署在这里的整个自动手枪排和密集的步枪兵、连部人员没有更多的暴露火力。敌人一但发起进攻和冲锋,因为基层通信手段的欠缺往往就难以更改主攻方向,当敌人蜂拥至距离前沿三五十米的距离时,密集的自动手枪火力和手榴弹火力飞入敌群,全连的多数机步枪火力也全部勇敢的露头暴露出来打击蜂拥而至的敌人。刘书chūn虽然是一位“好领导”,部队xìng质上和条件上却难以超脱旧军队的束缚,当年从山上往下冲击两个团的持枪兵核心都冲不破徐海东一个营的阻击阵地,他们根本没有9兵团士兵那种被卡宾枪弹命中依然向前开火冲锋的坚韧神经。在全副武装的红军jīng锐加强连适时的火力打击与反冲击组合面前一千几百名持枪战斗兵如cháo水般退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