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正规战和正面抗衡

    豫南平原地区的土质比较疏松,携带充足而且质量还算不错工具的千把人齐动手仅用了四五个小时,外围的临时连级阵地就已经成形了。

    “要不要我们在这里协助防守?算上今天白天的缴获,我们的装备水平也快和保安团的一个营水平差不多了”协同的赤卫队大队长询问道。

    “你们暂时负责村里的秩序,最好协助里面的百姓也做好防炮工作。外围如果顶不住了,我会通知你们。”张文回答道。

    老王对于这次行动还是有些担心:“我们真的要在这大平原上和敌人面对面干一仗么?”指导员打了很多年的仗,还是不太习惯这种砸点儿式的正面交锋。

    “这个我早就已经在连会里谈过了:为了今后一段时间外线行动不会有人轻易的主动找我们的麻烦---至少想充分的准备再来对付我们会大幅度降低伏击概率,需要这么一场面对面的较量使我们的威名远播,尽可能的掌握主动权。至于消耗和缴获,到了我们连今天这个地步,击溃战和阻击战也会有所收获的。如果明天白天敌人还不来,我连里抽出侦察排和骨干到县城附近袭扰敌人。”

    张文的心里又何尝不知道这是冒险?毕竟一连过去的很多行动都不是在经受足够炮火和足够密集枪弹威胁下的正面交锋。所以即便让连里战斗力突出的骨干们在战壕里体会过一个人面对1重机枪实shè这种高风险演练的压制效果,心理还是没底,不得不这样安慰道:三十年代抗战前的**平均水平步兵旅或三团制的师,枪炮综合火力也只有一个1950年美国步兵营的水平:4门81迫相当于**普通师旅常见的两三门的山炮连,4门75无9门57无9门60迫19门90毫米火箭筒,这些虽然都是些有充数之嫌的小炮、但是四五门折合一门迫炮的话,也能相当于十来门这年代水平的中口径迫炮了。营以内的各种所属弹链机枪大概都是二三十、弹夹机枪或自动步枪的数量是八十多—型号一样,无需纠结他们在各自军队中的名称和定位。美国步兵营的五六百半自动步枪若干卡宾枪每分钟发shè的火力相当于两千支以上的栓步了,通信器材和其他支援的话更不用说。从二战到朝战,他还真不了解哪个美国步兵营有无任何上级火力支持的况下孤军攻击作战的例子。

    虽然一连尽快的就做好了防御准备,刘书chūn的反应之迅速还是超出了预料。为了防止部队里有人拖后腿或逃跑暴露,刘书chūn体现了他既读书多又在部队当了近一代人团长的优秀能力:把那些战场上没啥用只能当辎重人员的“水兵”“刺头兵”“嫌疑问题兵”“空饷兵”全都留下来协助补充团和保安团守城,两个团里挑了两千名几乎人手持枪的jīng编版步兵旅协同团旅级重机枪和火炮迫炮兵趁着凌晨的星光向城南二十里外的董庄摸去。

    “点起火把么?不然这大平原交通纵横便利怕是不好控制部队吧?”如果说**中的连党代表好似某些古代架空小说中穿越军中的“形似不似伪政委”一般的监军。**中的参谋一职很大程度上也和某些架空小说穿越军的参谋类似,管不了下面的部队只能其和军师的作用。

    “我们的出击又距离不远,没有这个必要。”刘书chūn想了想还是回道。

    天亮的时候,当161旅的先锋团已经摸到了董大庄以北两里外的地方,并在郭岗村至阎家寨一线部署到位。刘书chūn在师炮连炮队镜下观察远处那个寂静的有些特异又有些土木工事痕迹的村庄不由心中有些轻蔑:赤党的主力连鸟枪换炮也不过是如此,就算没有专业的等高线军事地图,看看周遍的环境也应该知道在哪里设立阵地。这阵地设在董庄,尽管周边也有个三百米到八百米不等的开阔地,但是并不能保证更大概率的俯视进攻中依托地形地物前进的步兵。没有专门军事地图兵备地要或没有受过专门军事教育的人就很难了解的奥秘就在这里:美国的大平原或台湾西德的平原在红军常用的中学教材地图上可能都是绿sè,然而它们的“通视距离”却有很大的差别。乌克兰或密西西比平原上可以几英里内一览无余,法国台湾朝鲜半岛中的“绿sè”却有可能二三百米步枪有效shè程外大部分地方就被凹秃不平的起伏或乡村间的树木遮蔽了。至于突击形或匍匐前进条件下的通视距离这更考验一个指挥员的实际水平。

    “看来今天我要给这群图有其表的乡下人上上课了。”刘书chūn的心放了下来,问边的旅炮连连长:“团迫炮连和师山炮连的九门大小炮可全归你指挥了,炮火准备完成好了没有?”

    “就差试shè了。怎么个玩法?旅长?”

    刘书chūn是老行伍了,自然知道所指的是什么:“试shè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六轮齐shè给对方这两里左右的连阵地犁地一遍,然后山炮连和两个迫炮连轮流按顺序进行十次轰击,集中轰击敌人北面防线西段,部署在彭家庄和阎家寨的团重机枪连对敌侧翼进行火力牵制和压制。一团一营各步兵连同时以疏散型散兵线在正面发起进攻,二营将绕至从敌后翼的叶家塘发起攻击。”

    像很多其他方面的军火一样,抗战前的**各军阀从外国进口火炸药没有抗战时期那么畅通。炮弹产量比起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来大为不如,一门炮几年也未必能增补一个基数,一个战斗rì之内就以一百六十发山迫炮弹做火力准备算是161旅有史以来的大手笔了,估计能顶关家垴那次八路一个军及总部炮兵团的火力。

    现代社会里看影视剧顶多纪录片了解战争的人往往在潜意识里有一个错觉:似乎战场上的枪炮噪音没有多大,至少影响不到“先救班长”这一类的喊话。然而即便是火力最差的土八路或地方民团,战斗中的噪音也绝不亚于过年时在五米的距离内观看二踢脚连放,近距离联络时大声喊话不仅仅是克服恐惧感的需要,也是诸如车间里高噪音环境下工作的纺织女工挡车工那样的职业需求。

    敌人的炮击远没有影视中的那么密集,仅仅是在约一公里长度的战线上每搁二十秒左右才有一连串十来发爆炸,只后大约几秒种的时间才有一发炮弹在连阵地正面落下,但山炮弹和中口径迫炮弹的烟火和弹片绝不是影视中片场无音无烟拍摄那种后期制作剪辑上去的XM25榴弹级别的小火团(即便是二十至二十五毫米榴弹级的小火团,除了燕双鹰的扮演者张子健等极个别演员外也少有演员能够有素质做到烟火近下拍摄处变不惊)似乎是由远及近的巨响及落下来的滚烫烟尘弹片让一连的战士们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正规战和正面战中的压力,并没有那么容易轻易散去的硝烟也逐渐笼罩了战场,使战线远处战友们的影模糊起来。

    一连没有炮队镜,望远镜也只是连长有,连长和其余几个排长只是用简易制作的纸筒潜望镜观察着远处四下里稻田里的动静。大部分战士已经躲避在防炮洞中回避敌人随时可能落下的重机枪弹和滚烫的弹片。

    大多数士兵开始识字且有一定数学认识的一连有一个好处:大多数战士的手里都有一张缓解这种场合下战场压力的一片小纸,那纸上写道:没什么大不了得。据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统计(其实张文根本不了解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任何详细统计资料,应该是抗战时期**、苏德战场苏军、朝鲜战争中朝军队具有共xìng的一些统计况)山炮弹的方向jīng度百分之一,中迫弹方向jīng度六十分之一,测距准确下的距离误差至少三五十米,我们教科书级的阵地平均每个士兵至拥有十米范围的战壕或交通壕,中口径炮弹对隐蔽生动力量的杀伤面积不过十几平米,考虑重复杀伤四五十发炮弹才能使一人负伤或牺牲还是负伤的况居多,实战统计中也就是如此。看三十年代前期的**敢不敢把一个师携行基数的千把发山迫弹全用来砸我们换取我们一个加强连顶多一成的伤亡!看敌人舍不舍得以三千发子弹杀伤一人(抗战时期**枪弹效率)和全师旅四五十万发子弹(50年志愿军50军部队子弹携行水平)打光为代价来让我们加强连伤亡过半。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