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火力排与远征

    为了防止战士们逃跑的可能,张小垒和战士们被反手吊在房梁上,还有不少人被开水烫伤了脚底,上也是遍体鳞伤。幸好小赵赶来的时候班里的战友们还没有受刑多久,否则要是像前美国总统候选人麦凯恩一样被吊上超过一昼夜,再健壮的人胳膊也永远举不高了。

    也幸好的是战士们隐藏武器的地方村民们由于时间紧迫还没有找到,也没有被损害。否则人安全而武器弹药有不必要的损失那可是严重的过失。

    “现在怎么办?我们还继续去完成连里交给的任务么?”把全村的成年人赶到一所宅院里,又自己打水作饭休整完毕,小赵没好气的说道,全班战士沉默不语。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终于有人骂出了声:“前不久班长在村里的训话说的对,这世上善良的贫苦百姓有的是,这些人绝对不是我们所要解放和依靠的对象。处理掉他们我是没有心理负担的。”

    张小垒也回想了很久:“我们跟着张连长的时间不长,但还记得上次连会上他是怎么说的么。凡事,都要从对革命和我们的任务到底有益没益的方向动脑子。而不要受到感上的束缚。哪怕他们是边远地区某些蛮夷畏威而不怀德之辈,如藏人或西北回人。我想我们也应该恩威并施,只是要以威为首、为主。我们刚才受了不少的苦与气,但我们又不是城里那些贵的学生娃,年少时什么没有经历过见识过?这世道就是这个样儿。我们没有人牺牲也没有人残疾,说明这群人比起我们见识过的某些还不是心黑手辣不可救药之辈。”

    “反正至少这几天我们是无法下地干活了。让小赵一个人持武器督导她们干活?”

    “这样吧,这事儿恐怕还得麻烦连里。小赵去连里走一趟求几个人来帮忙。我们这些都只是轻伤,跑不快但是有武器的况下看住这群老弱妇女孩子还是没问题的。关庙街里这里也不算远。”

    张文此时正在关庙街迎接又从团里派下来的人,并与连部及侦察排的战士们在一座小山上观看新来的技术兵种。戴团长权衡了再三,还是觉得虽然一连现在直接扩编为营虽无必要,张文坚持不在现在当营长也没问题,但是尽早的接触重机枪和小炮还是有益无害的。于是派遣了四十名战士携带两重机枪,三门47毫米迫击炮,还有四千发重机枪子弹及二百四十枚小炮炮弹来到了关庙街。

    “这些小型迫击炮和炮弹都是最近缴获来的,平均分配也是撒胡椒面。能者多得,我觉得给你们连是合适的。如果你觉得这么做对别的连长不仗义,把这三门小炮给别的连,你们用去年获得的75至82毫米级别的中口径也可以。1门中口径换三门小炮,接受过正规军官教育的你应该知道是划算的。”戴业强对张文说道。

    “那种列强教科书算法不适合我们,75至82毫米迫击炮炮弹的飞行距离太长,jīng度不行,我们一个连顶多两个班的人不带干粮和任何生活物资全带炮弹能杀伤多少敌人?47毫米口径的迫炮适合此时此刻的实际况,非理想天气按六十分之一的小炮最大方向误差计,我们在三百米的有效shè程上开火也能把敌目标纳入平地杀伤/工事压制范围内。比近距离手榴弹的jīng度当然还不行,但是有助于减少伤亡风险。这种小炮弹也不像手榴弹那样预动大速度慢易躲避。”张文想到:连二战rì军那种后勤条件最终都选择了掷弹筒做为连火力。抗战中**队选择苏联人在二战中后期才玩的82迫加120迫组合其实不是效率上最合适的。而是生产工艺上的无奈产物—迫击炮比掷弹筒好造。对于从来厌马的红军来说,即便是用47毫米口径的迫炮杀伤敌步兵也绝不是个好选择,总共二三百发炮弹,以一连步枪兵与敌战斗力之比,至少要轻机枪价值以上的目标才值得对付。

    新来的重机枪shè手连带搬运的七个人全都是经过专门培训的,敌军在与我军的交战中,重机枪是敌方最容易损失也最容易被缴获的武器。按南边zhōng yāng红军的经验,靠缴获敌人发家的部队往往是这种格局:步枪子弹为主要交战对手三分之一,迫炮火力和弹药为主要交战对手三分之一,唯独重机枪被大小运输队长们在战斗中“漂没”的概率最低。以人度己,自己也要做好重机枪手容易伤亡损失的准备。在关庙街cāo场的实战模拟shè击演示中:打战士们在深型战壕里人cāo的移动靶或瞬间靶,重机枪的命中率三倍于同样静态shè击成绩的步枪。而重机枪的战斗shè速至少相当于二十五支步枪,大概这就是rì军步枪手和重机枪的弹药基数往往有六七十倍差距的原因。唯一按照shè速来估量机枪弹药价值的,不是现在还没摸到战斗基本要决的**及军阀部队就是解放战争和朝战时对武器轻便xìng有极端要求的我军。

    而迫击炮手实在不敢拿珍贵的47毫米迫击炮弹浪费来打靶,于是新来的那几个迫炮手就在和一连公认测距悟xìng最好的三排九班战士马志杰比试目视测距的本领。经过几次拉风筝线的比武核实。马志杰对于jīng确标定大小的明显目标测距jīng度居然达到千分之一的级别,接近激光测距的水平了。而对于寻常山地中的人物目标也有几百米误差一米的水平。远远好于新来的那几个炮手。

    “你是怎么做到的?”炮手门问

    张文笑道:“人家的舅舅是乡里闻名的‘大仙’看风水看人物高矮很有一。可就复杂了,等小马的专著写完你们再学习吧。

    忽然张文感觉到了什么,便问道:“补完这个火力连,我们连就是二百四十多人的‘大连’了,是不是最近要有什么行动?”

    “敌人最近好象没有什么大动静,但上面总觉得不塌实。忙完了chūn耕,该轮到你们连去根据地附近的游击区值班了。”

    “这游击区还有范围限制?”

    “当然没有,但是你们最好别跑远了,不然很多可以恢复的伤员就变成纯损失了。对士气也是个考验。”

    张文没有点头或出声表示同意,它觉得这个困难对于过去的红军是个障碍,现在应该能找到办法解决。

    正在这时,一排排部班的小赵赶了过来。声音低低诺诺似乎羞愧万分的讲述了事的经过。做为一连一排排部班这么响亮名头的单位,居然被一个村的老弱妇儒缴了大部分人的械,不论有什么况和理由也是一件丢人显眼的事儿。

    “看在你们班长以前作战表现还算突出的分上,交份深刻而有价值的检讨吧。你们的职务暂时先在排部班挂着。要是在以后的战斗表现中发现你们班有一丝一毫士气与战斗力减退的况,就去郭姐担架队那边儿报道吧。”张文训斥道,随后又排了五名战士去一排排部班所在的村里。

    处理完一班的事儿,张文的思绪又放到了chūn耕之后将要展开的外线行动上。他相信,通过这些时间的锻炼与表现,在加上全连已经多无可多的齐装满员,实力完全不逊sè于当年粟裕进师那五百人了,就算自己在指挥上差一些。没有分兵开辟新根据地需求的况下即便实在运气不好碰到了敌人jīng锐主力师旅前来找麻烦应该也能避免最坏的可能成功转进。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