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寡众之间

    上午刚开始干活的时候,张小垒就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印象里昨天妇女们已经逐步进入状态了,劳作效率也开始提高,连长定下的规矩似乎已经在起作用了。怎么今天看看四下里妇女们的劳动进度忽然间下降了这么多?似乎是有意怠工?

    “这农具虽好,却没有牛马单靠人力,也难为他们了。”有的战士看出了班长的疑惑,便说道。

    “张连长说过,人力代替畜力实际上是中国阶级社会影响先进生产力,造成劳动力廉价的真实写照而已。”

    为了了缓解疲劳提高效率,班长也开始许战士们在耕作的时候聊几句。

    散布在远处的至少几十名妇女们这是忽然向战士们负责的田地聚拢过来。

    “我们有事儿,今天不能干活了。”一些妇女们说道

    “什么叫‘有事儿’?能有什么事儿?”有些小战士不以为然。

    “女人都有的事儿。”

    张小垒虽然也未结婚过,但是做为前侦察班的班长倒也不像一连的其他战士们一样在很多人事上一无所知,只是觉得奇怪这么多人同时有事儿:“那好,你们先回去吧。”

    还有不少妇女地还没有犁完就提出回去拿钉耙平整土块儿也让张文觉得奇怪,这么来来去去就走了七八十人。

    “我看这事儿有点儿邪门。”有的战士jǐng觉道。毕竟没少跟敌人的便衣队打交道,对于任何异常战士们都有一种天然的习惯xìngjǐng觉。

    “回村的时候注意在远处看看小周有没有和我们打招呼,另外注意那些拿着钉耙回来的。如果遇到突发况,暂时先向旁边那座山上跑。”张小垒向战士们传话道。

    “不像临班临村的防区跑么?”有战士问道

    “你觉得我们丢的起那个人?即便是以十对百?”

    村里商讨对付十名战士的方案的时候想了不少可能,最后还是觉得选择在村门口包围一排排部班。在松散的田地里动手,“围歼”奇袭就很难办倒。何况同样徒手的况下以十对一也根本没有把握。

    果不其然,在回村午休的时候,一班的十名战士们没有看到站在房顶上例行迎接的小周。三十多名手握钉耙的健妇尾随在后面虎视眈眈。村口又涌出上百名妇女和老人手持石头、尖木棍钉耙等器物围拢过来。

    张小垒后悔自己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判断在对方上百人围拢过来之前没有突破后面那几十名健妇拦阻的可能。便组织战士迎着村门口向没有铁器只有石头木棒的一群妇女和老人冲去。近战之间,石块容易误伤所以扔的少,棍棒也难以施展全部威力,虽然战士们绝大多数还是挨了棒子或石头但是都没有砸中要害,一顿乱拳飞脚在人群中开路冲过封锁线闯到了人多一方往往难以施展兵力优势的村落内部。

    几只狗追了过来,虽然说对付这种并非健壮也并非斗犬的狗对于这些经常干侦察的战士们来说够不成威胁,但解决它们却耽误了不少时间。超过二百老人及妇女儿童手持长器械将战士们围堵在两列屋子间狭窄的过道里。

    “撒石灰。”有了上次的经验,一包接一包的并未包好投出去就是一溜烟尘的尘土和石灰将过道撒的尘土飞扬,虽然对于有备的战士们并不能使其迅速伤及眼睛,但却压制了其行动。几百块鹅乱般大小的石头先后投了过来,超过一半如重拳一般砸在每个人的上,但却并未使使丧失战斗力。两边的人群开水泼不远也无人能够上房,最后还是蔡园园想出了注意:力量稍突出的老人将一铲铲碳火铲了过去,战士们两边的好几个人被汤的浑是伤。

    如果是面对真正的敌人,排部班不会投降,但在这种况下,张小垒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投降,因为这种牺牲无法换取任何必要的价值。于时在班长的命令下战士们按照要求一个个趴在地上逐个爬出来,每个人在上百持械百姓的围堵下被五花大绑,连同周一起被关在原来那间屋子里,为了防止其依靠合作之力相互解扣还轮流派人直接看守。

    恰巧在这一天下午,一排排部班的小赵完成了“押送”学龄孩子们去关庙街的任务之后回到村前,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影十分怪异。登上附近的高地观察村内的形村内的空地上也没有人,就觉得形有些不对。于是带着步枪弹药和干粮在村外高地上的一个背风处过了一宿,第二天太阳老高也没有见有人出来劳作,这才确定了反常。想起来这个村子之前连长和指导员的叮嘱,就猜了个仈jiǔ不离十。

    他平端着枪上好刺刀在四下里观察了很久,决定从一段墙直接翻到班据点那间屋子前一探究竟。

    当他踹开门的时候一盆开水从上面掉了下来,小赵不由暗叹幸好自己有所准备。里面负责看押战士的十多个手持钉靶的健妇冲了过来,四下里锣声大响。附近至少上百的妇女老人儿童手持各种器械围了上来。小赵没有向村口退去,而是向眼前这十来个健妇举起步枪就是一枪,打断了其中一人的小腿。枪声和子弹带来的杀伤短实践内就震慑住眼前这十来个平民,小赵趁机用刺刀又连续向起四肢等非要害部位连扫带刺,驱散了眼前的人群,迅速翻墙逃了出去。

    当然,准确的来说这还真不是逃跑,而是“从另一个方向进攻。”当小赵来到村外开阔地时,顿时就如鱼入大海一般,回头冲着从村口冲过来的人群就是迅速的接连四枪,由于人群太密,倒有七八个人被杀伤了。紧接着迅速端着刺刀回杀过去。

    没有严格组织、训练、选拔的平民。即便都是轻壮男xìng,在械斗中承受八分之一的伤亡就要连当年的戚继光都要感叹其勇敢善战了。而这些人显然离轻壮男人们还差了不少,恐惧之中也忘了对手是不是已经打光了枪中的五发子弹。上百人在小赵一个全副武装战士的威慑下反被“俘虏”了,不得不抱头全蹲在地上。

    在这些冲过来的老人妇女和孩子中小赵让其中一个显得年长些的站了出来:“回去告诉村里剩下的人:中午之前,放人还有全村的人出来缴械,我们继往不究。也别妄图提出什么条件。”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