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堡垒街道

    河东岸临近几个乡三四千名赤卫队员早已集结待命,在腊月二十四的黄昏没有得到几个少年归来消息的时候,就知道出了事儿。早已准备多时的对关庙街的试探xìng进攻展开了。自从反围剿胜利还有扫周边民团以来得了不少的正规枪支,而俘虏的甄别转化工作才刚刚完成,新的队伍还没有完成基础训练。皖西的赤卫队也在此时临时的鸟枪换炮了一把,三个乡三千多人的民众武装拥有了五轻机枪和五百支快枪,不像之前那样在装备上严重吃亏了,这也是边界地区敢于发动对这个老对手攻势的重要原因。

    早已准备周齐的数十渡船工具在并不长的时间里就将三千人运过了河,赤卫队动静这么大的行动当然难以隐瞒过关庙街里驻守的敌人。和经常面对规模不逊于自己的敌人,尽量谋求在战斗中减少伤亡的红一连不同,人数众多的赤卫队并不忧虑黑夜里敌人的冷枪冷炮,以自己的生命风险换取对手开火暴露目标的机会,赤卫队员们觉得值得。

    可当收紧包围圈靠近关庙街几十米内距离的时候,忽然发现脚下的地变的软软的,那是入冬以来凋谢的树叶所形成的枯页地毯。无数的脚踩到枯叶的沙沙声暴露了赤卫队散兵线的大致方位密度和距离。

    尽管并非没有在以前参加过战斗,房屋工事里的民团士兵们感到无比的临战压力,但还是在骨干眼sè的压力下率先开火了。

    按照全权负责指挥这场防御战斗的西姆斯的要求,民团的士兵们在房屋的墙壁上挖了许多个比较薄弱的部位,这些比较薄弱的部位往往是一个斜度很大的老鼠洞般的小坑。当从屋内以一定距离向墙外开火的时候。枪口的火光即便在黑夜中shè击也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还有一些,则是预备好的伪装成较深弹洞的shè击孔。

    五百多支步枪数轻重机枪在短时间内一轮开火所发shè的几千发子弹,在街道外围周边的许多方向上形成相互交叉的火力网,沿侧shè方向向发出树叶沙沙声的位置开火。还有不少赤卫队员踩到了埋在枯叶之中的铁蒺藜与竹签。因为觉得来犯的对手不是关庙乡最终要面对的,所以西姆斯没有要求在一开始就引暴外面的地雷或布置炸弹屋。黑夜中近距离很少见到枪口火光的枪声与伤亡使得进攻的赤卫队队员在付出了几百人的伤亡后下意识的撤退了。而蔡家民团只有十几个倒霉蛋在一些并不结实的外墙后面被透过墙的子弹打中---哪怕是躲在沙包与散兵坑内也不能在攻击战斗的同时避免伤亡。好在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关庙乡的骨干。

    腊月二十五天sè完全亮了起来的时候,赤卫队又组织了第二次进攻。相比冬季的乡下漆黑一片的夜晚,白天的大部队作战组织变的容易和清晰了很多。三个乡的赤卫队集中兵力以不到百人的伤亡拿下了只有少量jǐng戒哨的关庙街北山与西南山,并选拔出两个连手持短枪的骨干沿蔡家上湾和街道内侧西南方向在掩护下展开进攻。却没有想到关庙街的地道网络直通北山和西南山的对街正面。在屋内shè击暗孔和山坡上的火力孔夹击之下付出了数十骨干伤亡之后不得不选择撤退。

    “幸好昨天夜里敌人没有通过地道绕到大部队的背后发动反击,白天西南山和北山的高地也被我们拿下来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负责这次战斗指挥的县里民兵领导在这条既无地利也无高墙壁垒的无形堡垒面前一愁莫展。

    “要不要通知根据地里的队伍?按理说我们能对付的不应该给部队上添麻烦。尤其是这种对手,但我觉得这已经不是咱们地方上能解决的了的了。”

    在出动多少正规部队兵力对付关庙街这个钉子的问题上,皖西领导上层也有过争论。最终的结论是:当下红军正规军装备与物质条件大大改善,战斗力在国内是少有同等兵力匹敌的对手的,对付顶多六七百民团哪怕对方再顽固再有工事堡垒依托,一个加强连也是足够的。为了以方万一,任务自然落在了战斗力虽然在整个鄂豫皖未必派的上号但做为新成立不久的部队却表现优异的红一连上,上面希望这个连通过这次考验战斗力能更上一层楼。

    当接到上级通信联络人员给自己连队下达的战斗任务,包括连长张文在内的连里大多数官兵都没有觉得突然。关庙街这个钉子迟早是要拔掉的,即便轮不到自己,每次反围剿之后的这种扩张中“拔白点”也必不可少。入冬以来,一连和做为“连管区”的长岭乡并没有放松打攻坚战的准备。

    “相关的演练我们已经进行过不少,还需要在临阵磨枪一遍么?”战前会议上张文最后一次向连队众人询问到。

    “上面要求我们尽快投入战斗,我看就不必了吧?我们连老战士不少,算是新兵范畴的也大多经历了战斗了。连长你说部署和任务吧。”一排长褚建新充满自信的说到。

    “这个冬天我们准备的攻坚器材多多益善的带,手榴弹方面我们总共的家底算上上次从西北军那里赢得的,一共一千四百枚。这次战斗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带九百枚,每个人都带上五枚正规手榴弹。当然,玩正经的手榴弹战我们赔不起,全乡这个冬天准备的加上民兵节余的两千多斤黑火药上千枚黑火药炸弹还有上百枚比较规整的石弹,jīng制准备的铁铲铁镐可以组织乡里民兵协同我们一起携带。机步枪子弹和手枪子弹照着三万来携带吧,我们不怕敌人抵抗到底。

    “我看他们也没这个本事。”

    “这时忽然有人报告,为了这次攻坚行动,县里从别的乡搞到一些可能需要到的东西。”

    转眼到了阳历2月15rì除夕前一天,自从赤卫队前几天的那几次损兵折将的不成功进攻以来,留守关庙街的六百来蔡家民团曾经跌落到底谷的士气回升了不少,很多人开始相信:就算不能撑到zhōng yāng下轮行动来救场,打出一个和谈的结果来或许还是有可能的,在地道和房屋里闷了很久的一些人也觉得有把握出来透透气了。不少人在屋顶上露出了脑袋,反正以他们了解到的赤卫队的枪法,就算是极好些的首脑因为枪的问题也不可能在半里地的距离上面对头部大小的目标首发命中,还有人竟然蹿到街上向西南山和北山挑衅xìng的开火。当然,倒没有人敢于走出关庙街。

    而就在当天夜里,关庙街四周的枯叶地被莫名抛来的火把点燃了。滚滚的浓烟引起了屋内防御的蔡家民团的jǐng觉,以为赤卫队的又来进攻,但莫不清来袭者的主攻方向。于是西姆斯命人依托房屋内侧的掩护向四周更远的方向抛shè出用于照明的火球。却没有发现火光中有任何人影和敌人进攻的迹象。民团士兵们枪口不过及墙面,依托伪装成枪眼鼠洞的火力孔向外盲目的shè击了一阵还是没有侦察到有敌人进攻的迹象。西姆斯提议集中民团骨干从地道出发组织一次对外面的搜索攻击。但这个提议却被蔡长元否决了:做为民团中压阵的骨干,谁会去执行这样本应由炮灰去完成的任务呢?最终一些地位较底的人在强令下通过地道钻到外面,却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这显然是敌人在为明夜的进攻做准备。”

    然而西姆斯显然是低估了来袭的对手。最近两个夜晚,迅速赶往关庙乡的红一连已经通过暗夜中的迫近作业在关庙街的四周挖了上千个即便在白天从后面也难以观测到的单兵隐蔽掩体。那几把火之后。一连已经开始由连排干和几个选拔出来的助手在黑夜中摸到距离敌人主要的多个建筑房屋十米内的距离上以几乎无声作业挖了多个“低装药”的用于抛shè几十公斤的“没良心坑”,它们的目标不是破墙,而是攻击更为脆弱的屋顶为了之后“打开天窗打亮仗”让房屋内的敌人难以利用屋内较暗的光线做文章。

    这些办法如果是在洋灰水泥甚至青砖石瓦的大中城市里当然无法有效运用---可以后打那些城市,我们的攻击手段还会像现在这么土么?寒冷的散兵坑里,张文这样安慰自己道。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