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矫往需过正

    在屋外听了个仈jiǔ不离十,郭富也就没有了什么顾及。就在屋内单方面的打骂之声越来越放肆的时候。出北方少见过这等事的郭富再也忍受不住,轻轻退了几步,飞出左脚来借着体的力量向门踹去。把那并不结实的薄薄木门板一脚踹开,门砸到了孟凡。

    孟凡不知出了什么事,回头观看。郭富刚要条件反shè般的起右脚踢其档部的时候稍稍顾虑了一下,弹踢就变成了踹腿,攻击部位也由裆变小腹,把孟大队长蹬倒在边。

    见一个陌生女人就如此放肆,孟凡稍稍缓过神来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曰,哪儿来的疯婆多管闲事。”说罢也不管郭富上的军装轮拳当头就是一炮。郭富稍稍掂前脚略微后撤,拳头打空。郭富后脚蹬地迅速近还击,没有使狠招也没有攻击要害。而是如学生打架一般快速的两拳分别以拳关节尚可承受的力度砸在了孟凡的眼框上和靠近腹zhōng yāng的地方。反复的拼刺训练和不止一次生死搏斗的实战使的即便是没有任何花招巧计,郭富在距离感与时间差的把握上也远好于一般人。

    孟凡被打的一时间说不出话甚至呻吟不出来,以痛苦的表倒在了上。

    “你是男人?男人真是好牛啊,今天我就和你比试比试,我不一抓头发二不打要害,如果不让你这孟大队长磕头磕出血来的向嫂子道歉我就不姓郭。”

    忽然想起什么,看了看旁边地上倒地不起的两个赤的女孩。郭富更加气愤,冷笑道:“当着自己老婆的面欺负幼女还不止一个,看来我刚才是出手轻了。应该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然后全乡公审后像最恶劣的土壕劣绅一般的处理。”

    “这位女—女英雄”孟大队长的妻子不知道一连还有女兵,一时想不起叫什么,就以暂英雄相称:“饶了我男人吧,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两个女孩也是自愿来这里的,绝非强迫。”两个女孩也哭诉起来,说他们是自愿的。郭富的脸sè不由的由怜悯变成了鄙夷,正要说什么,此时包括连长张文在内的不少官兵乃至几个乡亲已经闻讯赶到。没有几句话,张文便了解了事的大致,也不由的紧锁眉头很久没有言语,在屋子里来回度着步子

    说心里话:张文的前世直到八十多岁离世而去,一辈子都没有讨到老婆,甚至一生不曾有过任何xìng行为,尽管在亲友师长中有过令他感到尊重甚至敬重的女人,但依然改变不了内心深处做为一个出底层又有过终生孤单经历的男人对女xìng整体而言的怨毒鄙夷之心。曾几何时,他甚至曾经认为除了极少数令人敬重的女xìng以外,强迫大多数物质势利而又贪婪的女xìng算不得多大的罪过。稍理xìng些的时候,他也曾经认为21世纪的东亚女xìng地位绝对是有点儿过头了,这种过头甚至影响到了民族的生存和繁衍。适当的男尊女卑甚至是包办婚姻或许是有利于整个社会的。

    然而自从来到这个残酷的历史位面,他却见到了另一个历史位面的残酷事实:在中国的很多地方,如果说传统人力劳动行业的工人与流浪者乃至农村的贫雇农是承受社会苦难的最底层。那么底层的劳动妇女所受的苦难则要比底层的一般男xìng劳动者还要深重。她们不但要无条件的服从丈夫甚至是自己成年后的儿子的无理要求忍受他们的无理行为,还要承担很多本来就应该属于男人工作的重体力劳动。越是贫穷落后阶级矛盾深重的地方往往还越是如此。同时也深刻的理解了为什么妇女解放是中国革命不能绕过的一环。

    沉默了很久,张文并没有迅速提出解决此问题的思路,除了由郭富负责暂时在孟凡家继续了解况外带领战士们回到了连临时驻地。

    “我们的战士除了打仗,也应该具备一定处理实际问题的能力,大家说说看:乡里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你们的家里也曾有过类似的况么。”张文问道。

    经过了几个月的工作的战士们已经不再藏私,虽然不是普遍况,还是有部分从江南来的战士们说在自己的家乡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事儿。

    “我提议组织公审大会杀一儆百”三排长刘涛直言不讳的说到。

    “这可不像民简单的村子里阶级斗争那么简单,恐怕村里的妇女发动不起来。”指导员老王皱着眉头说到。

    这时连长张文终于想出了办法:“村里有列宁小学吧?况如何?”

    “长岭乡的列宁小学设在我们这里,全乡10岁以下的孩子都在我们这里上学,大概有二百多人,教职工么只有大中小三个班的班主任加一个校长。

    “这几个班主任和校长先休息下,由我们连的人暂时代任吧:就从组建儿童团和少先队开始。”张文看向了连里最小的一个实际年龄只有十三岁的小战士:“马志杰,你暂时任代理校长”

    虽然张文未曾有过长期群众工作的实践经验但也终于想起了自己以前听到的一些东西:搞土改或者其他方面的革命工作,因为种种原因一时难以发动群众,首先是查找村里的落魄户,类似《暴风骤雨》那种况,落魄户也被威慑住了不是短时间内找不着就是没有用。那么突破口就是妇女,妇女不行就是孩子。就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问路,为了防止被指瞎道一般是问小不问大,问少不问老,问女不问男。然而一般来说,孩子与大人往往也存在着隔阂心态,就是大人找小孩儿们玩游戏也不会一上来就被视为同类的,通常是与孩子年纪接近的外人才容易沟通接触。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由少年战士为核心的长征时期的红25军在白区的群众工作有着得天独厚优势的原因之一。

    在少年战士马志杰和其他几个十三岁的小战士的领导下,仅仅花了一周的时间就在长岭乡建立起了七十多人的儿童团组织。通过和孩子们的了解和沟通组织材料,从全村到全乡的实际况渐渐浮出水面。如果说在翻前因为阶级的矛盾地处南北方边缘的长岭乡底层百姓侵犯妇女权益的事还不太普遍的话,那么翻只翻另半边天拿女xìng不当人却成了普遍现象。除此之外,还发现在大别山根据地的一些主力红军及其高层领导者组织者存在类似后世金寨县党史网张永那篇搜索关键字为鄂豫皖苏区问题新探所说的xìng质非常恶劣和严重的问题。

    在乡村里的大会上,张文剥夺了一批欺压妇女坏典型们的田地,并立下一个规矩:凡存在类似严重不良风气的地方:男人三年之内不分田,田骨田皮暂记在妇女的名下,这叫矫往必须过正,之后也是平分。同时在乡里田地里非常显眼的地方立了大木牌,提了这几句大字:“山无脊梁要塌方,虎无脊梁莫称王,人无脊梁别做人,做个饭袋装米粮”以jǐng醒那些靠女人养活甚至奴役女xìng的翻懒汉们。

    从儿童团提供的材料选择突破口,通过宣传苏维埃离婚zì yóu财产均分等婚姻条例的基本原则又在郭富的带领下经过耐心细致的工作终于建起了长岭乡的妇女会组织,甚至由那些脱离了家庭已是zì yóu人的妇女核心骨干建立起持枪的武装,是负责领导全村乃至全乡的管理。

    “这不会有啥问题吧?”王指导员还是有些忧虑的说道

    “我记得南方zhōng yāng的毛委员曾经有句话矫往必须过正!”张文理直气壮的回道

    解决了下面的问题,夜晚,张文不得不下定决心写了封信给大别山根据地新来的最高领导。想起队伍里一些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甚至是违反约法三章的犯罪现象那么严重。江北苏区的群众对红军的支持却还依然远远的超过了其他地方,不由的使他觉得一些人是该到了自省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