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黄土岗战斗(二)

    经过短暂的战斗,做为新兵炮灰的44师3营3连被dú lì旅一团二、三连完全消灭了。分散于几里防线外的敌特务连大部也已经被击溃。但他们的作用却已经完全起到:两重机枪终于在天sè蒙蒙亮能见度刚刚达到一百五十米的时候喷吐出火舌,声音和烟火远重于手榴弹的爆炸声也开始在dú lì旅一团二三连的后方由远及近的传来,敌人的中口径迫击炮也开始发言了。

    从火力对比上说,一重机枪的战斗shè速最多相当于两个普及了捷克式的栓步班。然而重机枪在实战中的优势不仅仅在于较多的子弹量和随时能够持续提供的压制火力,以及shè击时火力平台对于后坐力的克服和稳定xìng,比轻机枪更大的扫shè扇区。还在于数量普及度较少的步兵火器可以分配更jīng锐的shè手去使用它。就像张文所在的红一连里cāo作轻机枪的不是连排干也是班长或骨干一样。对于难以像红军那样发挥步兵积极xìng的国民党及军阀部队甚至二战德rì等列强军队来说,重机枪的意义还在于能够在营参谋与连长乃至同伴之间的有效监督之下,最大限度的减少普通士兵耍滑不认真瞄准shè击的现象。这些因素使得即便在抗战时期的rì军中也出现这样一种现象:没有重机枪掩护的基层,一百名枪法弹药都很差的八路就可以和二十名rì军对shè,如井陉矿区的战斗。而有重机枪掩护的况下,rì军一重机枪的效能就相当于一个连的rì军轻机枪和步枪手。

    由于重机枪和迫击炮部署在一线略靠后的位置上,它们的弹药在实战中相比轻步兵弹药更难于缴获。临时指挥这场战斗的营参谋和dú lì旅一团一营营长发现部队遇到敌人重机枪迫击炮的阻拦时,并没有下决心在第一时间敲掉敌人的重机和迫炮火力点,而是决定等待一连方向上有无决定xìng进展,在关键时刻在发出压制xìng的反击。

    “分散隐蔽!注意没有命令不要与敌人展开对shè。”独一团一营营参谋下令道。二三连的战时迅速向左右和后方散开。尽管如此,敌人的一门中口径迫击炮在不到一刻钟连续发shè的六七十发炮弹还是造成二三连四五个人伤亡,加上重机枪的火力,敌人的阻击造成的伤亡已达十数人。

    此时,天sè早已亮了起来。鹰山昄的敌人在接到营部命令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向鹰山昄南留守登陆场的红一连三排的方向发起反击。44师3营的一个连依然只有三轻机枪和一连的一个排相当,即便拥有更多的步枪手火力本来也并不占优,开火shè击的枪声密度还不及游戏三角洲里二三十个自动步枪NPC组成的火力,实战中压制几个普通战士或许绰绰有余,对于三排却本应是不够的。然而平时不怎么还说笑的三排长郭轩却牢记上级的告戒:即避免在与敌人的对shè中浪费子弹,因此在鹰山昄的敌二连连长开来,共军留守部队的火力似乎是被压制住了。

    上岸后,不同于白天的作战原则,轻机枪分配到各班班长手中。三排负责防御北面鹰山昄村的敌人,已经能够武装起来的担架班和炊事班负责南面山角尖下水寨、黄土岗镇方向的敌人,防御密度以一般原则来不止并不算高;一二两个排的主力迅速以一二路队形更为紧密的靠近原则在赤卫队领路者的指引下向不到两里外的侯家塝方向穿插攻击。

    关于敌人的布防况,一连没有来的及在白天组织周密的侦察也没有那个时间。几小时前简单的在火把下看到了山角尖以北这一带以南的简单地图后张文只能猜测敌人的布防况:山角尖下的黄土岗镇和水寨处于山上的赤卫队可以随时威胁到的范围。敌人即便没有打算封锁山角尖,那里不留重兵的概率很大,留下的jǐng戒兵力加起来最多只有一个连。敌步兵营的核心不是在侯家塝就是在鹰山昄,侯家塝显然是更靠近zhōng yāng的位置。战争本来就是一种赌博,战斗的赌博xìng质则更大,为了防止敌人在发现我军主力后不会迅速回撤,只能寄希望于各班排的临战发挥了。

    此时,更为密集的枪声正在鹰山昄侯家塝东北方、雾河岗至土傅湾西南方向敌人在白天构筑的临时野战防线上传来。侯家塝内的44师3营营长陈海忽然发现全营正处在四面的围攻之中。但刚刚经历过不逊sè于此的战争的他,并没有像某些三流部队指挥官那样惊慌失措,从敌我枪声密度判断,他最终觉得已经击退三营三连攻占雾河港村的敌人,才是共军主攻部队。天sè已经开始蒙蒙亮了,此时决定分散突围已经不在是个好的选择。鹰山昄以南登陆的敌人手榴弹爆炸物一类用的多,枪声却不密集,顶多是从山上下来的赤卫队中小股jīng干牵制力量而已。

    “命令机炮连:两重机枪分别向东方和东北方向架起来连续开火不要停,把敌人主力攻击的势头遏止住。鹰山昄村的二连迅速向登陆之敌的侧后发起反击,消灭掉那小股敌人。”说罢,44师3营营长陈海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手枪队跟我来,密切jǐng戒水寨与一道河方向可能的动静。”他最终做出了先坚守一段时间,天亮后再向南组织突围的打算。应该说如果这是在中原大战的年代面对其他军阀对手,从敌我枪声密度的况来判断战况的方法还是合适的,然而当第一次面对比一流军阀更为善于运用jīng干力量和资源的红军来说却犯了错误。而红军方面,关于敌人兵力的部署的猜测是准确的,却没有料到正规军的作战原则不仅仅不同于红军,也不同于某些保卫本乡上层切利益的强悍民团。除了在软硬各方面的实力,中小型战斗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比谁犯的错误更少、谁的错误xìng质更不严重。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