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詹家坪

    天sè未明的时候绵绵的初冬细雨终于停了,dú lì旅红一连的战士们天明之前在林间挖好了昼间隐蔽休息的散兵坑与简易的行军灶,并趁着晨雾的时候吃了一顿饭。当上午的阳光驱散雾气的时候。从山顶上已经能远远的望见西边远处的关庙乡河对岸的詹家坪村。

    “这里已经是白区了,可今天晚上我们要渡河,为了不让敌人干扰我们渡河及其准备行动。我决定今天白天我们要给敌人一个教训,让他们不敢四处乱窜广设哨卡。”张文望着这个做为临时据点的二三十户人家的小自然村并从四五个明岗的数量、可供驻军的房屋面积结合昨天俘虏的口供大致判断出这里约有一个中队一百到一百五十人左右的武装。连同河对岸几里可能赶过来的敌人约有两个中队。

    在小规模的战斗中,张文总结出了一个不同于一般军事原则的作战要点:在敌人没有正面作战那么强的火力威胁和火力效能,队形可以相对比较密集的时候。班排干和战斗骨干正如机枪、通信器材等装备一样,不益分散到基层而是应该组成jīng干小组集中起来运用。绝大多数士兵由即非党团员也非有经验的战斗骨干构成的况下,不益承担过于重要而有攻击xìng的任务。

    “赵阳、孙克、李辉、刘子云你们几个班长过来。”张文指着不远处约二百米一座小山包说:你们潜伏到在詹家坪南面大约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在那里以五到十米左右的间隔寻有利地形。“赵阳你负责领头,并带一轻机枪和五百发机枪子弹。但是机枪先不要打,让其他战士们远远的用步枪连续打三个发子弹,注意要快,打完了迅速隐蔽。”

    “这么远的距离,打不准敌人的哨兵吧?”赵阳提出了疑问。

    “如果仅仅是为了干掉这几个哨兵,就是我们干部组上了。你们的任务就是让敌人以为你们是一支几个人组成的游击小分队。明白不?”

    “高长河、郭勇亮、余勇志、赵征你们几个班长过来。”张文指着一里以外詹家坪东南三百米外的山脚下说:“当半小时后赵阳小组打完第一轮枪后你们观察敌人的动静,如果一个小时以后敌人除了撤走明岗还没有动静,你们就打第二轮枪,机枪先不要动,步枪手快打快隐蔽,只每人打三发明白不?”

    “明白!”

    “老王你负责带领战士们以距离赵阳高长河小组半里地为标准组成以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要告戒战士们看到有利时机听到你这第三组的轻机枪声音的命令再开火。”

    部署完其他小组,张文和褚建新刘涛郭轩三个排干每人腾出其他补给物资的地方,足足携带了各一轻机枪、三百发子弹、八枚手榴弹。向詹家坪的西南方向离河不远的地方摸去。从詹家坪的西南方向的山脚下不仅可以伏击詹家坪营地东南方向出动的敌人。还可以jǐng戒关庙乡方向渡河追击的敌人。

    詹家坪这个十来亩大小的小村庄居民很早就逃亡皖西苏区了,于是成了关庙乡保安团第三中队的临时驻地。保安团第三中队满额二百人,实额只有一百四十人。正是因为中原大战停战以来的非常时期,所以中队才保持了这么高的实额兵力。

    清晨,替值了一宿夜班岗的新兵们偷睡醒来后全都打起了jīng神准备迎接老兵们的检查焦急的等待着开饭。中队长高海亮却在前半夜一顿翻云覆雨之后搂着一名叫海英的平民女子从温柔乡进入了梦乡。yīn冷的密集林中,高海亮与十来名亲信用手枪督着其他的士兵密集的靠在一起搜索前进,恐怖而yīn森的临战氛围使人不寒而栗。远处忽然传来阵阵枪声忽然使他清醒和jǐng觉起来:这是在梦中吗?如果敌人真来偷袭那该怎么办?多少rì子以来,处边区的每一名保安团官兵都是在惊恐的折磨中渡过的。生怕这次行动被西北来的外省军队当做走在前面挨枪子的炮灰。意识到处梦中又听到了枪声和不知哪里来的女人的尖叫声,他手舞足蹈挣扎着从梦境中醒了过来。就在此时一发子弹穿透了脆弱的屋顶在边不远处的墙上打了个洞,边海英早已被枪声所惊醒,一语不发的蜷缩在被子里,中队里几个亲信也惊慌的闯了进来:“队长!这枪声不像是赤匪民兵!怎么办?”

    “他们来了有多少人?”

    “听枪声有三五个人”

    高海亮陷入了沉思:如果只是一两个人的散兵游勇,那么第三中队完全可以不予以理会。让哨兵和敌人对shè,自己和其他人大不了去睡战壕和地窖。几名拥有正规步枪手的小股敌人,就已经严重的威胁到第三中队放哨和jǐng戒能力了。

    “枪声远不远?”高海亮问道

    “应该在一里以外的南面山坡上。”

    从詹家坪到南面小青山的脚下是一片半里左右已过秋收的开阔地。敌人又在易守难攻的山坡密林之上,说不定还有几倍兵力的其他人等着伏击自己的出动兵力,这种况下盲目出兵搜索敌人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对方开了几枪?有人负伤没有?”

    “开了十来枪,没有人负伤。”

    “不用理会!匪区来的二流武装小股sāo扰而已,他们打他们的,说不定放几枪就走,我们准备开饭!弟兄们不用慌,不用怕,哈哈。”高海亮强笑着安慰着众人,做为能被排到靠近匪区执行任务的保安团常备武装头目,不得不说中队长还是有一定威信的。

    约莫又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正当三中队准备开饭的时候。还是南面的方向不远处就传了震慑人心的阵阵枪声,直打的詹家坪夯土的外墙上溅起朵朵尘花。

    “不行!必须要消灭这股敌人了!”高海亮下定决心,他一面下令先点起一柱狼烟向关庙乡方向的友军示jǐng,一面在围墙下把队伍集结起来。”

    “新人立功的时候到了,我们准备出动五十名大约一个加强排的人解决掉这几个散兵游勇,及其可能的顶多十来名伏兵,应该就在山脚下我们的火力掩护范围内,谁打算去?请站出来。”

    其实队里谁都知道:这种战斗的志愿号召只不过是个形式。必然是要最年轻辈份最低的五十个人去当炮灰的,如果不去那以后可有自己甚至自己的家人好rì子受了。

    保安团的兵源装备不行,但有一点儿要好于**或军阀的正规部队,那就是都是同乡同土的,管理士兵不用刺字刺青那一手段了,何况虽说是二流部队新兵或没关系的要冲锋在前。高海亮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压阵,于是他带上驳壳枪端起轻机枪密切的注视着半里外南山山脚下枪声穿来的地方扣住扳机就是一个无目标的长点shè,意在惊动或是压制敌人也为了给士兵们壮胆。

    “弟兄们,给我冲!他们没几个人,有伏兵也不会超过一个班。赏赐的规矩大家都懂的!”二三流的部队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即便是比较听话的新兵,也只有物质刺激才能减少作战怠工的程度。

    由于关庙乡的保安团经常参与同皖西边区战力不俗但火力弱的赤卫队的作战,这些新兵也都不是生丁了。五十个人按照以前的规矩大致分成两个二三十人的分队在前面的开阔地上快速低的向四周散开,以四十五度角的之字交叉跑动前进。分队队形也比较密集,是人挨着人间隔不到一米的散兵线,只不过组成了一个梯形前沿。这虽是线膛黑火药枪时代的队形但对于此时中国武装一般士兵的枪法来说却是合理的。当然:至于当代国外的野战游戏高级玩家才比较熟练的班组相互掩护配合,那当然是没有的。在高度威胁的战场上,二流部队里的人际关系状况也不支持这种战术协同。

    就在保安团三中队的攻击部队快要抵达山脚下准备投弹制造烟雾掩护搜索进攻的时候,山腰上高长河火力小组和王指导员的轻机枪响了起来。但目标不是shè击敌攻击部队,而是压制詹家坪村内可能的掩护火力,紧接着四周半里外战士们的步枪声也连成一片的响了起来。在研究伏击方案的时候张文认为:如果以六七轻机枪近百支步枪的猛烈火力伏击敌攻击部队,对方的第一反映必然是几秒内卧倒在并不平坦的田垄间甚至就地组织抵抗,面对移动而戒备着的对手第一轮火力打击效果也会是不理想的,突袭或伏击实际上在战史上往往达不到理想中的效果。

    当对面山坡上枪声接连不断的响成一片的时候,高海亮就意识到上了当,但还庆幸对方的枪法和战术还不是特别突出。

    “我们绝不能被压制住!迅速撤退!”说着高海亮拔出枪鼓足勇气站起来向队伍前面的几个爬在地上的保安团边开火。冲锋号或撤退的命令都远不如手枪好使,能够让士兵从临战的恐惧和杂乱的枪声中迅速执行命令。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