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战任务

    张文还是没有想到战斗任务会来的这么快,连排干部部署到位还没有几天,村里的粮食还没有吃完,岳西县开会归来的指导员老王便带来的初战任务的具体部署。

    一般来说,中国的红sè革命武装哪怕是强悍的主力部队,往往也是从打游击起家的。游击斗争是世界上最佳的新兵锻炼方式和考验方式。在远不同于当代印,菲游击队,行军作战密度和死伤牺牲强度都很高的中国革命游击战争中,每一个缺乏理想而厌恶战争的寻常级别的军人都有很大机会随时选择逃亡甚至叛变—不断的淘汰又不断的从未解放的底层和俘虏兵中筛选新兵,大浪淘沙下来的不是金子也是“金矿”。新建的部队也往往通过执行“敌驻我扰”的游击战斗任务来完成实训练兵的过程,所以这几天张文开始进行中短距离行军的训练准备活动以便应急,却没想到首战就是攻坚啃骨头。仔细想了想,张文也明白了:获得那笔横财后自己这样儿的新兵连武器弹药都已经赶超多数国民党正规军,再想用便宜仗做首战已经说不过去了。

    十月金秋的一个上午:张文没有给大家安排训练任务,却在六安金寨县长岭乡长山冲村祠堂改成的列宁小学教室里召开了全连的第一次战斗动员会。

    “同志们,我们的第一次战斗任务下来了。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这次战斗任务?”张文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下代替老王当众讲话,但是他对此似乎没有心理负担,声音洪亮的笑着问道。

    “有。。。”声音不大而且听起来显然不像一百人以上在回答。

    “早饭没吃饱么?我听不见”

    “有!”声音没有想象中的效果,但还凑合。

    “那好,我告诉你们:这次战斗任务是:先去南京活捉蒋介石,之后解放大上海,接着渡海偷渡到台湾解放rì据台湾。等回国后坐火车去苏联,一路向西解放华沙和柏林,你们有没有信心?”

    战士们觉得有些奇怪就沉默了片刻,但最后还是条件反shè式的回答“有!”

    却没想到这时张文把板擦当做惊堂木狠狠一拍,声音响彻整个教室,骂道:“你们放!信心何来?像你们这种心思单纯却没有脑子的木疙瘩到了战场上是要吃大亏的。”

    张文语重心长的对战士们说道:“请大家记住:做人也好,还是一支军队也好。事实求是实话实说是最优秀的品质。简单迎合上级式的形式主义是我们新型军队所决不许的。你们不仅要对革命忠诚,而且要朴实,要勤于思考明白没有?---请注意以后我问话不要做条件反shè整齐划一的形式主义回答,要有什么说什么!就是张主席来了也要保持这个习惯!”

    说着,张文把老王送来的营特务连绘制的图纸挂在了更刷不久的小黑板上:相比主角式的军官将帅,他感到做连长最大的好处不需要像将军甚至营团长们那样要负责战斗策划,侦察,后勤与作战部署等战役xìng质的指挥决策职能,仅仅是最狭隘意义上的战术和负责打仗。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岳西县中关乡的豪强地头蛇:张有良的老巢。它位于枫香村的zhōng yāng,约五六亩大小的方形土围。房屋区面积占一半,多砖瓦材料而少用木料。四周有两丈高左右的角楼。它的地势较高,墙高约四米,墙厚度似乎要超过机步枪的威力。周围四周的山与它的距离勉强在特等shè手、机枪火力范围内,但是夹角小于四十度。敌还是请去过那里的王指导员简单介绍下吧,以后要谨记一点”

    老王开篇也没有废话:“这个张有良不同于一般的豪绅阶层,家族里在前清和北洋时代都在军界里混过,从它的防御部署来看是有一定军事常识的。拥有四轻机枪几十支正规步枪。家丁连带亲信约一百四五十人,其中有战斗力的人员约四五十人,不论从装备还是战斗力来看都完全不逊sè于一个国民党军主力的排。看来不论是领兵还是经济统御都是很有一的。乡里面人分三等,集中依靠高利贷压榨外乡和远亲非亲贫雇农,拉拢中富农,没有依靠政治手段瓦解它的可能。乡赤卫队下了最后通牒,并组织了几次试探xìng进攻,数人负伤,觉得没有把握,所以事先给我们打了招呼”

    “说说看吧,关于这次战斗大家有什么看法?集思广义而不是一言堂应该是革命军队不同于其他军队的特征之一”张文时时不忘提醒着战士们要善于思考。仅仅在克服战场恐惧和临战发挥方面相比一般列强军队有着明显优势,这只是寻常红sè革命军队主力的水平,不是张文的最终希望。不过长期的思维定势没有那么容易改变,下面的战士们除了新来的几个骨干举手,绝大多数人还是胆怯于发言。

    “你们不说,那我就点名了:二班的孙克,你来说说”张文前不久刚背过指导员总结的战士们大致履历评价,矬子里拔将军点了稍微外向点话多点儿的问道。

    “我?。。。嗨,一个连打一个排能有什么高明战术。堂堂正正的打呗,先打的他们不敢露头。投弹炸掉敌角楼,班机掩护翻过墙头。一组砸坏敌门窗,一轮投弹占领房屋;或一组架梯占领房屋从屋顶向下攻击。。。”

    “很好,孙克同志至少搞清楚了这次战斗的大致步骤。这次战斗大致应该分成三个步骤:第一,布控四周防敌反扑困敌于据点。要注意防止敌可能利用地道外逃,这方面工作中关乡赤卫队少先队已经帮我们做了很大部分。第二,利用夜sè迫近敌墙并占领合适的战斗位置,天亮后依靠优势火力战斗力压制土围尤其是四周角楼的敌火力点,攻占角楼和墙头。第三,以控制屋顶和室内为目标完成对敌目标的占领”张文首先赞赏并补充道,但接着说“可是我们要注意三个习惯:一要牢记我们手中武器也就是敌人手中武器的战斗xìng能。不要把实战错当了幼时户内外的野战游戏过家家二要牢记敌人也是会思考的人。第三在细节和战斗上要控制战斗节奏和前进节奏紧密配合”

    接着张文的目光四下搜索了一番,最后还是落到了新来的一排长褚建新上:“一排长:假设这次我们的战斗任务是防守这座刚刚夺下来的土围,应对敌人一周后的进攻,你会有什么办法?怎样部署?”

    “首先我会考虑趁夜突围并打乱敌人部署,如果一定只能死守,那么放弃那四个角楼为主的火力点,最多只留四个轮班。那种岗哨般的角楼外墙挡不住敌人从四面shè来的子弹的。我们和敌人的机步枪不是自动手枪或手提机枪,正常的作战距离内树木,墙壁摸样的依托档不住。过去这种角楼对我们威胁很大,那是我们枪弹质量太差的缘故。原来红军很多地方部队的枪弹是圆头弹甚至是木头做的,现在的我们或者说敌人可不一样。我会修建地道,即便不能外逃,也能在院子里灵活的调动兵力。主要地面兵力部署于墙根内侧的战壕并挖shè击孔抵御敌人进攻。战壕的崖孔和藏兵洞与屋内各处以地道相连。敌人如果占领外墙那就从里往外依托房屋死角打露头的,使对手翻不过,妄图占领角楼的敌人更是只能成为靶子。如果在房屋之间的敌表挖些土地雷和陷阱什么的就更好了。屋内防御:敌人如果上房,瓦片的声响会清楚的指示方位。子弹可以轻易的穿透攻击。在屋内的墙根处挖藏兵洞散兵坑等掩体防范敌进门雷,杀伤敌人。”有一定文化且受过军官教育的人确实反应了不同于一般战士的水准。

    “听见没有?我们在决定任何战斗战术行为之前都有设处地为敌人着想的意识。这样才能改进和提高我们的战术”针对上述防御构想,大家说说有什么办法?

    屋里的气氛终于还是被张文调动了起来。有的战士提出夜战突击,有的提出放烟放火,还有的提出掘进爆破,张文也最终谈了自己的看法:“夜战突击不可行。大家知道为什么在国内的革命战争中,**的正规武装力量在进行具有决定xìng和上规模的重要战斗的时候,一般不会选择夜间作战做为攻击方式么?主要是我们现在的通信联络水平还不行---不是指电台步谈机等设备,而是手电/军号/信号暗语的运用也不熟练。夜间突击作战而不是防御的况下,极容易给熟悉地形的敌人以突围逃散的可能。此外即便在过去,一般况下我们的战斗力相比敌人战斗力占优势----尽管装备不如,所以我们要选择在白天最好是黎明执行攻击作战任务避免误伤。其他几个意见都是正确而有意义的,但我们的攻击行动要组织的十分周密,最好事先进行必要演练”

    于是,张文带着战士们走出了教室集合,前往不远处隔村一个已经被解放控制的类似xìng质的前土围进行模拟演练。还早就准备好了湿柴、梯子等物品。条件简陋,只能像一群孩子一样进行模拟打仗游戏,只是在判断自己是否会被击中的时候要有高度的自觉xìng。这样一演练,才发现问题的关键:熟练的运用短梯甚至徒手翻墙的能力显现的那样重要。张文也这才理解了为什么后来的训练场上爬铁丝网和翻墙乃至走独木桥是那样常见的“训练家常菜”如果对方拥有不少手榴弹,那么伤亡是怎么也难以避免的,只能进行相关的强化训练。

    “大家现在明确了攻击战斗步骤了没有?第一步:利用夜sè和火力掩护完成对敌土围的爆破打开几处缺口,而不要轻易的去翻墙。敌人的角楼采用长杆捆绑条状炸药或爆破筒的方法来解决掉,手榴弹的效果未必好。第二步,我们没有足够的手榴弹和炮火支持‘弹药掩护’就要制造烟雾趁机攻入敌土围。注意战斗节奏、牢记那几个简单的联络手语,注意小组和班组的协同。第三步,烟雾散去,十个战斗班三十个小组部署到预定位置之后发起攻击。我负责一线战斗指挥,指导员老王和和一排长楚建新等几个枪法有一定准都的持轻机枪在最外层的山头实施火力掩护。”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