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枪械与射击训练

    连队的靶场还是在方圆不过五十米的一块刚刚抽时间整理出来的山间平地上,步枪百米靶的shè击看来都要在山坡上进行。

    “在一般和平年代的军队里,本来我们不该这么早进行实弹shè击训练的。起码三个月队列训练内务条令共同科目整整人,然后才是三个月的技能训练,再三个月的战术合同训练。但我们是一支处在战争环境下的军队,一切从简。上级许我们在这个世外桃园般的环境下安心整训三个月我想就已经是顶天了,我想敌人不会给我们太长时间,我必须尽快让大家掌握基本的武器cāo作以备不测。”

    张文说着和战士们一起动手把十多扁担二十多个几十公斤的木箱还有炊事班的几口大锅抬了出来。谁也没有想到上级发下来的枪械竟然是油封着的新枪。虽然拿通条和棉布擦油封新枪的事儿不是没听说过,但张文还是选择了让战士们用水煮了那些从不知哪里仓库的油池里捞出来的栓动油枪。连行军灶也懒的挖了,毕竟近来的时间紧迫,rì子不能浪费,油也不能。不挖行军灶,简单的砍柴埋锅造饭20世纪的80后们都不是完全没接触过,这里的战士们更是轻车熟路,没过多久就把这八十一支汉阳造,九支捷克式的枪油去了。

    “好,大家跟我来学习枪械的拆卸和组装。如果有在城里做过工的人或许拥有这样一种悟xìng:一件物品不要太猛的研究摆弄很久,总能找到拆装它的敲门。而把它组装起来,其实也并不是见多难的事,因为你组装的正确路径只有一条。一类简单工业品就算有不同的样式,总是大同小异的。工业品的窍门一般都在什么地方呢?打个比方:你看这枪机上有个小圆疙瘩,这叫螺丝钉,打开它需要这种工具:螺丝刀,对准它的zhōng yāng用力顶着拧下来……”张文说着一步步的把栓动步枪的枪管拧下,再把包裹枪的铁环和枪打开;并把枪机、击针、保险等一一卸下。“在枪械组件中这几样东西也是不能少的:枪油壶、油刷、通条,还有棉布。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大家看一看自己的铁锅炉灶就知道:凡是水气或者烟气重的地方就连钢铁也有可能生锈腐朽。现在这个时代,这子弹里的发shè药虽然无烟但却也具有较强的腐蚀xìng。所以每次shè击开火使用后,如有机会枪械的拆解维护都是需要的。”

    等枪发到每个人的手中擦拭完毕,张文在内心叹道:在中国原本的革命历史上,因为长期枪弹匮乏,包括红军解放军在内的全国大多数军队基本上是很少进行枪支维护的。解放战争缴获了国民党三百多万支枪,从东北获得三四十万支枪,根据地的生产那时也能完全弥补损耗结果建国时这些枪支在修理后的况下也只有不到一半能用。这些武器里哪怕是用于抗美援朝的,枪况也极不理想,结果步枪手大多规定在一百米内的距离内进行shè击。圆月攻势也不完全是敌人空权与火力优势的结果,今后这支部队有了这笔横财做保底,加上可能缴获的弹药数量,对这些问题就更不能忽视了。于是对大家讲道:“即便以后有大的战役间歇,或者长期不用枪的况,原则上也是夏季五天一擦,冬季十天一擦。枪械使用之后或者哪怕没有开枪,枪支外露的行军训练之后就更不能省了,明白没有?”

    为了加强战士们对保养维护的认知与理解还有熟悉枪械,张文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让战士们不但熟悉了手中的栓动步枪也每个人都了解了一下轻机枪的拆装保养维护。直到午饭过后才进行真正的shè击训练。

    “shè击一般有立姿、跪姿、卧姿三种。当然坐姿也不是不行。我们先从规矩最多的卧姿shè击开始,步枪了解那么轻机枪的要领也能掌握个十之三四,这叫举一反三。”

    “取好预备姿势之后,其躯干与shè向投影夹角一般为十至二十度---角度的概念王政委兼文化教员应该给你普及了吧?脚要成外八字紧贴地面,左腿伸直与体左侧近似一条直线。有人或许会问为甚么这样?因为你是右肩shè击,为了平衡后座。以左手掌托枪,左前臂与地面的夹角不小于三十度,上臂与地面的夹角应保持在四十五度左右。枪托底抵于右肩窝,抵肩要抵实,紧靠锁骨,右手握枪。右腮贴紧,贴腮时头部重力正直向下,颈部放松。整个体赋于枪支的力量感觉只能向前、向下,而不产生横向推、拉之力。依托物怎么选呢?埋头隐蔽的时候依托物能把你的头遮挡住,和你头部大小差不多为宜。”

    张文纠正了几个战士的姿势来到另几个战士前:“我再讲讲举枪:据枪时,体右侧与枪略成一线,右手虎口向前紧握枪柄,食指第一节靠在板机上,右肘尽量里合着地前撑。左手握弹匣,左肘着地外撑,两肘保持稳固。起,体稍前跟,右肘不离地,上体自然下塌,两手用力保持不变,使枪托确实抵于肩窝,面稍前倾,自然贴腮。据枪的要领可归纳为十个字,即:正、握、抵、定、塌、不顶又不拉。正:体右侧与枪基本对正,枪面要正。握:右手虎口对正握把握紧,击发时保持握力不变,右手腕要内合、下塌、住。抵:抵肩位置高低适当,紧密确实。定:两肘要固定。塌:上体自然下塌,保持据据枪姿势稳固。不顶又不拉:指完成据枪动作后,保持用力不变,不得向后拉枪和向前顶肩。”

    “怎样瞄准呢?记得我第一次shè击的时候曾经有个想当然的错误认识:觉得三点连一线应该是缺口和准星据枪后要把准星压在敌人上。其实不然,要将缺口上沿,准星上沿和目标的下沿排列在同一直线上。若未指向目标,不能迁就而强扭体或改变据枪动作,应调整姿势或修正依托物,修正时,可左右移动体或两肘,修正高低时,可前后移动整修体或两肘里合外张,也可适当调整依托物。再说击发,右手食指第一关节均匀正直地向后扣压板机,食指内侧和枪应有不大的空隙,余指力量不变。当瞄准线接近瞄准点时,开始预压板机,并减缓呼吸。当瞄准线指向瞄准点时,应停止呼吸,继续增加板机的压力,直至击发。击发瞬间应保持正确一致的瞄准。若瞄准线偏离瞄准点或不能继续停止呼吸时,应即不增加也不放松对板机的压力,待修正或换气后,再继续扣压板机。直至枪响,完成shè击。这就叫有意识击发,无意识响枪。”

    “我再说说shè击中常见的问题。一是猛扣板机。容易造成枪摆动,猛扣板机的原因,是由于紧张的捕捉瞄准点而引起。这是训练场上不及格shè手甚至是战场上某些所谓老兵的致使的弱点。这个问题的解决我觉得希望以后能碰上还乡团保安团之类的弱敌,来个现场纠正。

    二是击发时机掌握不好。要么过早,要么过晚,往往错过时机,击发犹豫者较多。”

    看了看战士们认真瞄准的样子,张文忽然想起了甚么,于是问:“在瞄准的过程中,发现甚么问题了没有?大家可以随便发言”

    “报告连长:我发现看清目标就不容易看清准星和缺口,而看清准星和缺口就不容易看清目标。尤其是那个距离上的靶子。”过了许久才不知道是谁在回答。

    “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步枪shè击在大多数况下应该是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准星、缺口的平正关系上,要始终保持准星和缺口平正,也就是说shè击时,应该是看准星,缺口清楚而看目标模糊。”。

    张文讲了很多,但忽然觉得自己都没这好记xìng,当初还是靠教官长时间多次的纠正。他甚至凭自己的亲经历觉得以后这样的纠正要经常进行时常练习才能养成自然习惯。于是他看看战士们的姿势如何。并用手大致模仿后座力的方向大小抬一抬每个人的枪管看看是否稳固而有较强向下的力,前后退拉时是否产生横向移动。并仔细的从战士后观察瞄的怎么样。体与枪角度怎么样,并让战士们空扣扳机听听声音是否清脆。

    “下面我在强调一个比较容易常犯的毛病:右臂和右手腕不能外张过度,这样用力方向不对会带动枪口左偏。左手向右推枪和贴腮过紧也不合理。”张文叮嘱道。

    然后张文又让战士们拿来轻机枪:“轻机枪的shè击要领和我前面讲的大同小异,只是有几点要注意:要注意一个平字,一是脚架的依托物要平,使机枪脚架自然而平稳。二是枪面要平,把脚架的游隙控制在中间,不可强扭脚架或枪。还有:轻机枪是以短点shè为主要shè击方式的。扣动扳机枪响时要扣到底快松,一般这就是两到三发点shè。轻机枪的快慢机在枪把上方的这个地方:如果子弹不足时,单发shè击压制就是主要方式”

    在谈到轻机枪的实战运用时张文说:“记得我在莫斯科步兵学校的时候,有人问我的教官:轻机枪可不可以做面shè击、扫shè?教官的回答是如果你只有两脚架,那么免谈。面shè击和扫shè通常由重机枪来进行。通过前面的要领讲述大家也明白了:步枪和轻机枪的shè击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zì yóu自在的,通常是有一个十度左右的最佳角度限制的。其实重机枪的连续shè击很多时候也不是扫shè,而是在一条线上开火。shè击移动中的目标甚至瞬间目标的最佳方式不是cāo控枪带动缺口和准星去捕捉目标。而是建立一个瞄准点,一个地雷般的点。当目标暴露在这个点或冲向这个点的时候,你可以更jīng确的把握住提前量。所以轻机枪的使用和配置方面:在我们没有条件为一个班配置两轻机枪的时候,我建议在每个排设一个两机枪班,连部一个两或三制的机枪班,这样才可以形成配合度比较良好的交叉火力与侧翼掩护火力。而不是把轻机枪平均的分配给每个班。战斗的最小基础单位,就是以排部为核心进行的。”

    谈了很多,也让战士们空枪瞄准训练了很多,接近傍晚的时候。张文才开始组织shè击实训。他现在决定每天进行一次shè击实训,七天七十个小时的jīng度shè击训练结束到实战前的时间里每周进行一次shè击实训,几个月的训练期它打算用三四十发步枪弹和每机枪二百发机枪弹,也就是全部横财的十分之一做保底xìng训练。这相当于解放战争或抗美援朝运动战那个年代一次重要会战每个步兵枪手的子弹消耗量了。但他觉得这是必要的,有些人觉得空枪瞄准训练或者其他方式的持枪训练即可,实际上这只对有丰富战斗经验心理素质的优秀士兵维持shè击水平有用。要在不小的枪声和后坐力中找到感觉,几十发子弹只是保底。所以在进行shè击训练的时候,它没有要求所有人进行排枪齐shè而是分组shè击。其他的人必须离枪很近以适应枪声。第一次三轮实弹shè击还是不到半个小时就完成了,每个人都进行了shè击,三百六十多发子弹在一百米外约五分之一平米大小的环靶上命中了一百三十九发,接近四成的命中率。至少有十几个战士第一次shè击三枪均未脱靶。对于这个成绩,张文还算满意:这是抗战中期很多地方八路军干部的水平了。有几个月的时间再经历一次战斗,达到入朝初期第一批志愿军四十二军战士的水平问题不大。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