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细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三人讨论一翻算是定下来了,一年后三崖比武大会,以磨练新人,积极面对危害为目的,当然了都是打着正能量的旗号,实则是向三峰示威那,证明三崖乃是联盟,你三峰要是欺负哪一崖,其余两崖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烟雨师妹,你看这个洞府,历来都是祖师闭关的地方,”圣婴指着一处高大的石洞,向烟雨介绍着。

    “圣婴师兄,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圣婴带着烟雨都转悠一圈了,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地方了。

    “这个我做不了主,对不起师妹”历来闭关的地方,都会有秘密,所以说圣婴不敢私自放烟雨进去观赏。

    烟雨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小丫头,既然设计到方寸崖的秘密,烟雨是不会进去的,“那算了,师兄,我们去别处玩耍吧”

    圣婴又一次被烟雨的善解人意给打动的了,我必须要娶烟雨做老婆,她真是完美中的完美,圣婴看着前面的烟雨眼光发直,尤其是看到烟雨部左右的摇摆,修长的大腿,圣婴经常幻想与烟雨在一起缠绵的景象。

    “圣婴师兄?你看这里好看吧?”烟雨突然回头,圣婴来不起隐藏**的目光,还是被烟雨发现了,烟雨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那,马上俏脸羞红,僵在原地了,烟雨想;“要是转头当做没有发生过吧,可是圣婴师兄还会继续看我部,如果不转头吧,我们两又非常尴尬,”总之烟雨不知道怎么做了。

    “那个,那个,烟雨师妹你好漂亮啊!”圣婴厚着脸皮从嘴里挤出字来。

    “恩!”烟雨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了一声,脸sè已经通红了,而且头已经低下了。

    “什么?烟雨师妹你说什么?”虽然圣婴在附近,可是烟雨的声音实在太小了,圣婴只能追问一声了。

    “没什么,嘻嘻!我们走吧,圣婴师兄!”烟雨给自己找个借口敷衍过去了。

    “哦,那我们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吧,那里都是荷花,”圣婴调整下心态,马上走向前,带着烟雨走向荷花池,他可怕自己再犯错误,再说了,以烟雨的容貌谁又能郑静啊。

    “算了,师兄,我们今天也玩一天了,我有点累了,我们还是回去吧”烟雨确实有点疲惫了,吃完饭两个人就跑出来玩了,此时都已经rì落西下了,烟雨想要回家休息了。

    “哦,那我送你回去吧,荷花早上看最美丽,我们明天早上去吧,”圣婴虽有遗憾可是也心满意足了。

    “好了,明天我们在去看荷花,我得在这住几天那,真麻烦你了”兴奋的烟雨马上答应圣婴的邀请。

    圣婴把烟雨送回去,一路哼着小曲,脚步轻盈的回家睡觉了,对于圣婴他感觉今天自己非常成功,,最起码,没有让烟雨讨厌。

    “三哥,此处没人,你和我仔细大帅府的经过吧”叶不磊把叶不傲带到一个隐蔽的树林,叶不傲急忙的问道。

    “哎!在你走后大哥把叶斩云杀了,可惜自己内力尽失,家族长老为了救大哥,耗尽内力,终于把大哥从鬼门关拉回来了,可是战神峰却派金木水火土捉拿大哥,族长使用空间技能,把我们俩送到了灵山,金木水火土也追到灵山了,我们把金木水火土四人杀了,可是我们也已经奄奄一息了,最后一个人,是不邪赶到才帮助我们杀掉最后一人,之后大哥一心去玄青崖破属,我们就次分别了,而我正好遇到圣婴师兄,凑巧我还是炮属相,所以我就留在方寸崖了,事就是这样”叶不磊一口气把叶不傲离开后的经过说了一遍。

    叶不傲听完久久没有说话,虽然只是叶不磊的轻描淡写,可是叶不傲还是能感受重重危机,金木水火土乃是修炼神力的人,而大哥三人却没有修炼神力,打斗可想而知啊。

    叶不傲只猜对了一半,如果叶不凡没有银月弯刀,他们三人早已经暴尸荒野了。

    “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啊,大哥这一生也算是多灾多难啊!”叶不傲抬头看着落幕的太阳感慨道。

    “可不是吗,大哥内力尽失,而且神力必须要有内力做地基,真不知道大哥这半年是怎么过的……”叶不磊听着不傲的话也暗自伤神起来。

    “三哥,正所谓吉人自有天佑,我们就别再这伤神了,我们去你家喝酒吧!”叶不傲知道三个家里有好酒,马上岔开话题说道。

    “也好,我们牵挂也没有意义,去我家吧,我那里有上好的十里香”叶不傲一听十里香马上催促起叶不磊来了,他可是对十里香神往已久啊。

    同样的美酒,却不是同样的心品尝,二人独自坐在门口,一人一坛子,感受着落rì,迎接着银月,面临着孤独与思念。

    酒是一种心,高兴时怎么喝都不会醉,忧郁时可能一杯就醉,思念时,人只想喝醉,而且是那种酒气冲天的景。

    “三哥,同样的十里香,我怎么喝出两种味道那?你换制作方法了?”叶不傲看着酒坛子的十里香疑问道。

    “你这是心不一样了,我哪里换制作方法啊。”叶不磊提起酒坛仰头一倒,黄白sè的烈酒从酒坛中撒落而下直向叶不磊的口中。

    “呵呵,是啊!当年我们五兄弟,是何等的逍遥自在可惜好景不长啊,如今我们只能天各一方了”叶不傲大笑一声,把酒坛子的十里香全部喝掉,一份凄凉意,俩滴晶莹泪,三种世间,四面八方聚。

    “啪——”酒坛子在叶不傲手中应声而碎,散落的瓦片像是叶不傲无处发泄的对象。

    叶不磊轻笑了一声,摇摇头,可是并没有劝说叶不傲,他知道兄弟们的xìng格,叶不磊只需把酒递上就可以了。

    叶不傲看着叶不磊递过的酒坛子,眼睛逐渐湿润了,兄弟就是这样,他不会用言语安慰你,他却是你最大的后盾,不管你今后如何,他永远在后面支持你。

    “三哥!——”叶不傲一把抱住叶不磊,淘淘大哭起来,叶不傲还是没有控制住,他怨恨自己走后没有让师傅派人保护大帅府了,他怨恨自己,大哥有难他却无能为力,他恨自己,即使在今rì,他还不知道大哥在什么地方,内力是否恢复。

    叶不磊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抢过酒坛子给我猛灌了几口十里香,他要控制自己的绪,五弟是最小的,我做三哥的需要坚强。

    叶不傲离开叶不磊抢过十里香,猛灌了几口,可能是喝的太冲了,导致叶不傲咳嗽不停。

    “五弟,你慢点!”叶不磊抢过十里香倒向自己的嘴。

    ‘咳咳——大哥你给我酒,我要喝酒”叶不傲说完最后一个字时都已经吐出血丝来了,嗜酒如命的人就是这样,他不会着人诉说心中的压抑,他只会喝酒承受,他不是在逃避,也不是在发泄,而是忍受煎熬。

    “酒在我的手里,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叶不磊立即起跃向门外。

    “呵呵,既然三哥由此雅兴,我就奉陪到底!”叶不傲大笑一声,随即飞出,俩人早已是今非昔比,一招一式根本伤害不了他们。

    叶不傲虽说喝多,可是步伐稳健,体灵活根本没有走样,只见叶不傲直拳冲出,直奔叶不磊的酒坛子。

    “呵呵,我也见识见识无望崖的神力!”叶不磊把酒坛子向前一扔,随后控制着酒坛子直奔叶不傲的面目。

    “哈哈,这不是羊入虎口吗?”叶不傲立即站着,等待着酒坛子飞过,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酒坛子了,可是炮属相的叶不磊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