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三天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呵呵,是啊,劝人不劝己,”叶不凡看着斜挂的圆月自我感慨了一下。

    “好了,我们酒足饭饱了,睡觉吧,睡觉吧”李老头知道犯错误了,正所谓,哪壶不开提哪壶,叶不凡本就借酒消愁,醉生梦死,在加上李老头的话,让叶不凡感觉自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算了,不提也罢!,还是那句话;明天太阳会依旧升起……”叶不凡把大碗一放,在加上酒jīng的刺激,不长时间,小院里传出了鼻息声。

    次rì清晨

    “叶不凡,你别装睡了,眼毛都动了,赶快起,我们去厨房干活”李老头俯卧着脑袋看着叶不凡微微颤抖的睫毛戏声说道。

    “老子是逃不掉了,你嚷嚷什么啊,我得清醒清醒啊”躺着的叶不凡单眼睁开大声骂道。

    “你可拉倒吧!谁家睡觉清醒需要好几个时辰的?”李老头嘴上的肌抽缩讽刺着叶不凡,你真拿我李老头当二百五那,你的眉毛早就动了,我都观察一个多小时了。

    “好好好!我起来,我起来!”叶不凡逗不了李老头,他只能起来啦,再说了此时都rì上三竿了,再不做饭恐怕来不及了,

    二人快速生火做饭,分秒必争,终于在女娃进屋时做好了。

    “哎呀!你小子在晚起来一会,我们都得受处罚!你真是个扫把星!”李老头用麻布擦擦滴答的汗水,唉声叹气的责备着叶不凡。

    “我草,屎盆子别扣我上啊!我是有错在先,可是你把鸡蛋打了,还能怪我?如果有鸡蛋早就好了!”今早本是弄鸡蛋的,可是李老头手忙脚乱无意中把一筐鸡蛋来个天女散花,无奈二人只能改菜了。

    李老头老脸通红,可是也不敢反驳,谁让自己马虎了,好好一筐鸡蛋,全部飞向天空在落下。

    “叶不凡!你干什么去?”李老头看着叶不凡要走,马上叫住,鸡蛋黄还没有打扫那,弄的厨房哪都有,昨天叶不凡的劳动苦果今天算是白费了!

    “啥?!你还有脸招呼我那?大丈夫敢作敢为!这是你说的,今天还给你!”叶不凡双手一提,不关我的事!你李老头弄出的我可不去帮忙,谁让你昨天不管我那!这叫风水轮流转……

    李老头一看这样,他只能自己认倒霉了,每rì欢天喜地的李老头今rì却愁云密布,那鸡蛋黄又粘又腥,厨房全是鸡蛋黄,真是佩服李老头天女散花的技术了!

    “今个老百姓,今个真高兴!”叶不凡走出食堂哼唱着李老头的歌曲,心格外的好。

    “叶不凡,你站住!”去往后崖树林的叶不凡闻声而站,因为这个人就是玉才,玄青崖总堂的徒弟玉才,就是去往万兽山悬空洞的那个人。

    “玉才师兄,多rì不见,你找我什么事啊?”拳头不打笑脸人,叶不凡谦虚恭敬的问着。

    “我今rì来是告诉你,独龙马不能在后崖树林了,玄青崖不是放马的地方!”玉才是找借口而来的,烟雨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而烟雨最近却经常去后崖树林,玉才这一跟踪才知道,原来是有一匹白马,而且是叶不凡养的独龙马。

    “谁的指令啊?崖主?师傅?长老?”先礼后兵,此时的叶不凡可不在笑颜满面,而是撑着脸质问着叶不凡!

    “我自己认为!不行吗?”玉才理所应当的回答着,他还给自己找个借口,他是为玄青崖的面子着想,你想啊,堂堂玄青崖如今却变成了养马的地方,岂不让别人耻笑。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叶不凡yīn森着双眼,缓慢的说出这几个字。

    “你小子说我什么?你不要命了?”自从玉才进崖总是总堂的佼佼者,他岂能容忍叶不凡出言侮辱。

    “我说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叶不凡双手举到嘴边一字一字的喊道。

    “你小子真有种!三天后,在这里比武,敢不敢?”今rì玉才就是来激怒叶不凡的,三天后他召集静心堂的女娃们,那时好好搓搓叶不凡的锐气。

    “不就是想让别人看我笑话吗?”叶不凡虽然年少可智商一点也不少,他一思考便知玉才的如意算盘。

    “废话真多,你就说敢不敢比武吧!”

    “敢!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我有什么不敢的”叶不凡也有自己的打算,想要修炼神力那必须知道什么是神力,想要修炼属相,那必须了解属相的特技,所以说三天后的比武,叶不凡有益无害。

    “哼!三天后,上午十点钟!”玉才气的面目通红,他小小的叶不凡有什么实力,敢和我叫板!我就忍你三天。

    叶不凡看着玉才甩袖离开,哈哈大笑起来,这总堂的玉才真是一位虚伪至极的伪君子啊!可是神力却不能忽视,黄级中级,手中一把宝剑更是锦上添花,而且久经战场,可以说底子非常扎实!

    “看来三天后的比赛,我真要输那!”叶不凡不在乎这些,他只想探索神力,感受神力,学习神力,正所谓,跟强者比赛,你会进步,跟弱者比赛,你会退化。

    “吼吼——”独龙马看着叶不凡来了,立即欢快的吼叫,在独龙马心里叶不凡是他的主人,是恩人,更是为了朋友不惜生命的人……

    “独龙马,我三天后就要和玉才比武了,你说我能赢吗?”叶不凡抚摸着独龙马的鬃毛问道。

    “吼吼——”独龙马用力点了点头,在独龙马眼里叶不凡是不会失败的。

    “呵呵!你真相信我?我都不敢保证能赢,他可是黄级中级啊,而我只是凡间的内力,我怕自己打不过他”叶不凡打趣的说着。

    独龙马在那摇晃了一会,叶不凡不知道什么意思,“独龙马,你是怎么了?发羊癫疯了啊?哈哈”

    从戒指里拿去酒坛子,先给独龙马喝一半,随后叶不凡在喝。

    “三天后不管怎么样,我都的去打,我叶不凡不怕玉才!”独自在马背上向树林深处喊道,回音盘旋在树林中,久久不能散去……

    “李老头你忙完了?”叶不凡从树林中回来都已近下午了,当叶不凡走进厨房时,一滴鸡蛋黄都没有发现,可见李老头费了多大的功夫啊。

    “咦?人那?李老头——”叶不凡在食堂里寻找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李老头。李老头失踪了?他不会想不开自杀了吧!

    “你小子叫魂那?”李老头大喊一声从门口走进来,叶不凡顿时惊呆不已,错已经说是呆若木鸡。

    李老头一侠客服,疏散的头发黝黑增量全部向后梳,太阳光一晃闪闪发光。

    “哇!李老头你太帅了!”反应过来的叶不凡大叫一声,双眼发直跑向李老头附近,当然了最让叶不凡好奇的还是黑亮的头发。

    “小辈!不可乱动我发型啊!”李老头小眼睛一眯jǐng告着叶不凡。

    越是不让动叶不凡越是好奇,李老头一个转时,叶不凡一把抓向头发,他要研究研究为什么发亮!

    “哇——李老头**太脏人了”叶不凡还好奇的闻了闻手中的粘液,原来都是鸡蛋清,而且腥味特别足,叶不凡忍不住的跑向茅楼,他要呕吐!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听话,忠言逆耳利于行,”李老头一边说着,还不忘用双手向头发后梳梳。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