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他在睡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叶不凡,我这次可坑人了,你小子怎么报答我啊?”李老头走进厨房向叶不凡说道。

    “你小声点!她们没有走那!我叶不凡大恩不言谢!”叶不凡拿着一条煎炸的小鱼说道。

    “完了?就这句话啊?”

    “完了!”叶不凡坚定的点了点头,就是大恩不言谢!

    “我草!你逗三岁小孩子那!给我开空头支票!你——”愤怒的李老头还想说下去,可惜被叶不凡握住了嘴巴,只能呜呜的叫了几声。

    “你小点声,她们发现了,你也好不了!”叶不凡小心翼翼的对李老头说道。

    李老头想想也是,随后点了点头,意思说,你放开我吧,我不说。

    “哎!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叶不凡慢慢放开李老头,把手一翻,手心中都是唾液,叶不凡差点控制不住呕吐上来,马上用清水洗了四五遍,算是不再恶心了。

    “李老头,你也太脏人了!”

    “嗨!你别怪我,我要说话,是你小子不让说话,那时我的嘴是张开的好不好?”李老头看这叶不凡挤眉瞪眼的在暗笑。

    “得得得——别说了,我认了!”叶不凡赶紧打住李老头的话,他感觉肚子又有酸水了,此时再不打住,叶不凡就要呕吐了!

    “你认什么啊?”嬉皮笑脸的李老头凑到叶不凡边问道,更像是取笑叶不凡。

    “认倒霉!”叶不凡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只能认倒霉了。

    “你出去看看,她们走了吗?我要回家揣摩神力去,我功力都恢复了,”叶不凡扬起头用眼睛挑了挑食堂。

    “你揣摩个啊!你连属相都弄不明白那!你怎么揣摩啊?只有破属以后才能修炼神力那!”李老头小眼一瞪,意思是,你哪也别走,今天老老实实的帮我收拾厨房。

    “嗨!我破属了啊,不是帅属相吗,你怎么说我没有属相那!”叶不凡知道李老头并没有特殊意思,可是从小自卑的叶不凡还是感觉到,别人根本对他没有有希望。

    “我不是瞧不起你,而是就事论事,”李老头感觉纠正自己的言语,他可怕叶不凡多想。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得试试吗,不试试多遗憾。”叶不凡无所谓的笑了笑,只是在他脸上显得特别勉强。

    人生的遗憾无非是没有挑战!当你寸步难行时,只要坚持一下,很快就会过去,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今天你就是说出天花烂坠那,你也别想逃出食堂,规规矩矩的跟我打扫厨房,回家你愿做什么我不管!”李老头是铁定的不让叶不凡走了。

    “得!我答应你,你快去看看她们吧!”跑不掉就跑不掉,叶不凡也没有计较这些,此时最主要的是看看她们走没走。

    “熊蛋包!”李老头咒骂了一句,转走向食堂,哪里还有人啊,都去修炼了,只留下饭碗在桌子上。

    “小叶同志,我开工了!”李老头向厨房大喊了几声。

    一听李老头说话,叶不凡已经知道女娃们都走了,马上拿起麻布走出厨房,准备大干一场。

    “李老头,你又从哪弄的新词啊?什么叫同志啊?”叶不凡嘻嘻哈哈的问着李老头,说实话叶不凡跟着李老头干活是开心的,心特别舒畅,因为李老头时不时就能出一点陌生的词汇。

    “同志就是志同道合的人,简称同志,明白?”

    “明白!”

    “明白就赶快收拾,废话真多!”李老头还来脾气了那,心想,没有文化多可怕!

    叶不凡和李老头收拾着残渣,时不时的说笑几句,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当然了中午女娃们吃饭时,叶不凡依旧得藏起来,当女娃们问道李老头叶不凡醒没醒时,李老头更会说,醒了是醒了,又喝了几坛酒,随后**着睡下了,而且特别嘱咐我,他需要安静!

    女娃们虽然不相信,可是谁都不敢去找叶不凡,他可是**着睡觉那,当女娃们临走时,李老头还加了一句,叶不凡那小子最踢被褥。

    女娃们走后都是面目通红,心想大白天的,一个男人赤露体的在上睡觉,谁想想不害羞啊。

    “这个李老头真是不正经”这是女孩们最多的评论了,李老头也大为感慨啊,用到我时叫爷爷不用时又变成老头了。

    银月天中挂,叶不凡拖着疲惫的体跟着李老头回家了,这一天的工作叶不凡可累坏了,都是李老头吩咐,叶不凡单枪匹马的干,犄角旮旯没有一丝尘土。

    “李老头,你可真抓住我叶不凡了,手腕擦地面都擦肿了。”叶不凡来到小院活动着手腕抱怨着说道。

    “生命在于运动!这是真理!你跟着我学去吧!”李老头大言不惭的教育上叶不凡了。

    叶不凡走进房间,“咣当——”倒在地上,说什么都不起来了。

    李老头看着叶不凡的表,哈哈大笑“你个熊蛋包!我给你做了烧鸡,起来我们喝几坛酒。”李老头用脚轻轻踢了踢叶不凡,让他起来喝酒。

    “不喝!我没有力气了!”叶不凡眼也不张嘟囔了几句。

    “不喝就算了,我自己喝吧”李老头故意在叶不凡面前摆弄,时不时的说出“呲!好酒,这鸡真香!”

    叶不凡本就是酒鬼哪里经得住惑,马上运功把一的疲劳进化掉,一个鲤鱼打,冲向鸡和美酒。

    “哎哎哎!你不是不吃吗”李老头抱起酒坛子和烧鸡,故意问着叶不凡。

    “是啊,我刚才不想吃,如今我却想吃了,不行吗?”叶不凡耍起无赖了。

    叶不凡一把抢过大碗,猛喝了一口,随后在鸡脯上撕下几块鸡放进嘴里。

    “瞅你这吃相,别那么粗鲁好不好,服了油!”叶不凡知道李老头的这句台词,意思是我服了你啊。

    “我是怕你抢,我才这样吃的”叶不凡也直言不讳,其实李老头真想把大碗强过来,可惜被叶不凡发现了。

    如今风水轮流转,李老头看着叶不凡在那吃,口水都流出来了,而且目不转睛的盯着烧鸡!

    “你个小王八犊子!你一点都不知道孝敬长辈,”李老头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他已经无法忍受了,终于骂街了。

    “哈哈!我错了我错了,给你给你!”叶不凡看闹也看够了,最主要的是叶不凡把烧鸡部上的好都吃光了。

    李老头接过大碗,喝了一口随后说道“就给我留下这点东西啊!”此时李老头拿着鸡爪,看着剩余的鸡郁闷的说道。

    “哈哈,我只是尝尝咸淡,一不小心吃多了”叶不凡从李老头手中拿起大碗喝了一口说道。

    “我擦!你家尝尝咸淡就尝这些啊!”李老头大叫一声,手里还拿着鸡爪向叶不凡眼睛靠近,意思说,让你看看,你都留些什么给我!

    “我错了,李老头,可是事已经发生了,就让他过去吧,对吧?”叶不凡安慰着李老头

    “哼!你还知道用这些话安慰我那!你怎么不安在自己上啊!”李老头眼睛一挑说道。

    李老头说完话,叶不凡并没有反驳,而是静静的坐在地上,感受着真理,是啊,叶不凡能劝说别人,自己却做不到。

    玄青崖的夜sè总是那样美丽,垂柳依旧在左右摇摆,清风穿过小院,它能把叶不凡的思念带走吗……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