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依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大家都别看着了,叶不凡醉死过去了,我们帮他送回去吧,”依依消失在叶不凡的怀抱中,闪现在姐妹面前。

    “你可美了,我们还没有玩那!我们不管!”女娃们翘着小嘴说道。

    “好了,好了,我一个人送行了吧?”依依自知捡了便宜,她理所应当。

    叶不凡浑酒气,此时早已经趴在独龙马背上了,他内心的痛苦只能用酒jīng麻痹,他无法承受烟雨的冷漠,更无法想象烟雨为了好姐妹骑马,她以丹药做报酬!

    醉了,就不用想太多了,醉了,他就可以安心入睡了,其实叶不凡有一句话想告诉烟雨,你不懂我的心。

    “独龙马,你快送叶不凡去李老头的小院!他已经醉了,哎……好好的骑马,怎么喝上酒了那,”依依遗憾的说道,她还没有玩够那,她还想让叶不凡带着她在跑一圈,只可惜叶不凡醉了……

    独龙马回头看看叶不凡,步伐缓慢的走向李老头的小院,依依在后面跟着独龙马,她可不放心叶不凡。

    “李老头!你快出来,叶不凡醉了,我一人弄不动!”来到小院大柳树下,依依冲着屋里喊去。

    “来了,来了!”李老头不耐烦的回答了一声,随后摇摆着体出来了,得!又一个醉鬼,此时李老头酒气冲天,右手还拿着海碗那,面目通红!

    “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习惯!你李老头都把叶不凡教坏了!”依依看着李老头,心想;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可不放心把叶不凡交给他。

    依依搀扶着叶不凡,走进房间,李老头帮着依依在侧面扶着,独龙马看着进屋的叶不凡,吼吼了两声,就回后崖的树林了。

    “哎呀!累死我了!这叶不凡可真沉!”依依象征xìng的擦擦额头汗水,随后看了看房间四周,上一个铺,地下一个铺,还有桌椅板凳,剩余的什么都没有了,桌子上放着小菜,酒坛,还有两个大号碗。

    “那个,小姑娘啊!我们两个爷们在就好了,天都黑了,你还是回去吧,”李老头人老成jīng当然要打发依依了。

    “我在等一会吧,等叶不凡醒了,我在走,”依依看着迷醉的叶不凡,总是感觉这个少年有太多的神秘,那种神秘还会转变成魅力。

    “哎呀!我看算了吧,我还要睡觉那,你一个姑娘在着,我也感觉别扭,你还是请便吧!”这次李老头下了逐客令。

    “那好吧,我走了,李老头你可要照顾好叶不凡啊!”依依恋恋不舍的走出小院,看着满天的星光,她头一次感觉,月亮是这样美丽!

    “你小子就别装了,你多大酒量我还是知道的……”李老头坐在地上抓了一把花生,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话。

    “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了你,今天真倒霉,我堂堂叶不凡做成了大家的玩物!”刚刚还是弥天大醉的叶不凡,此时一个鲤鱼打从地上站起,同时拿起桌子上的酒坛子。

    “呵呵……放松放松有什么不好的,而且依依那丫头还喜欢上了你”李老头拿起大碗暧昧的说了一句。

    “得了!她只是冲动罢了,我叶不凡何德何能,让女人喜欢,”叶不凡自嘲的说着,看似回答着李老头的话,实则在心中讽刺自己那。

    对于!叶不凡非常迷茫!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烟雨,总是有话不能说,有泪不能流,他只酒,和李老头一样!他也酒如命。

    “李老头我们就别说这些了,我刚刚寻找戒指又发现很多内丹,今晚我还想吞噬一颗!”叶不凡话题一转,问向李老头。

    “呵呵!你小子和我绕弯弯是吧?你有多少内丹,我李老头也不强啊,何必藏着掖着那!”李老头随意的说道。

    “不是隐藏啊……”叶不凡无法解释,他只能打哈哈了!李老头眼睛一挑,也不去计较着这些了,谁还没有点小**啊!

    叶不凡盘腿坐下,从戒指里取出红sè内丹,准备吞噬!虽然今rì没有护龙丹护体,可是拥有内力的叶不凡还可以忍受痛疼的,再说了相比烟雨的伤害这点痛苦还算什么啊……

    叶不凡颤抖着双手看着眼前的内丹,他知道这一次还要比以前疼痛难忍,可是他没有退路,他只能这样吞噬,他只想快速的恢复内力。

    叶不凡微微一笑,紧闭双眼,内丹涌进嘴里,体开始承受痛苦,他!要坚持!他!能够住,因为他是叶不凡!

    “呀!你们看回来的依依,笑颜满面,蹦蹦哒哒的像个孩子”女娃们开起依依的玩笑来了,当然了,其中还有点嫉妒,不是嫉妒她能和叶不凡在一起,而是嫉妒她做独龙马兜风去了。

    “师姐啊!你们就别取笑我了,我害羞,”回来的依依看着大家,不好意思的说道。

    烟雨抬头看了看依依,“依依,叶不凡你安排好了?”

    烟雨都奇怪她自己为什么问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而且在她表里,还有一丝丝心痛,看样子不希望叶不凡喝那么多酒,当然了,烟雨只是本能反应的问了一句。

    “哦!我把他送给李老头了,没事了”烟雨的问话大家并没猜想什么,毕竟苏茹走时吩咐过大家,骑马可以,可是不能有危险,如今叶不凡烂醉如泥,她做大师姐的问一句也没有毛病。

    “依依骑马什么感觉啊?刺激不刺激啊?如果我一个人骑多好啊,我讨厌叶不凡在我后面”在大家眼里叶不凡只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自古美人英雄,哪一个女孩愿意下嫁于碌碌无为的平凡人啊。

    “还行吧,如果在飘渺峰的草原上,我感觉更刺激”花痴的依依闭起眼睛开始幻想在飘渺峰草原上俩人骑着白马。

    “花痴!”女娃们异口同声的说出两个字来!

    “依依,我和你说啊!骑马可以,你可别迷恋上叶不凡,他只是一个烧火做饭的凡夫俗子,而且还是帅属相,他和我不是一个世界人!”yù望与实力是平等的,实力越大yù望越强,当你是富家千金时,很难看上一位山村小伙!因为层次不同,接触的事物,文化,兴趣也不同。

    “我知道啊,你们不用说啊!叶不凡我逗逗他,让他带我骑马”依依违心的说道,当叶不凡喝醉时,依依的表与表现早已经出卖了自己。

    烟雨从始至终就问了一句叶不凡怎么样了,随后什么都没有说,像是一位听众,听着姐妹们逗耍着叶不凡,其实在烟雨内心,叶不凡也是下人,她与叶不凡是两个世界的人,烟雨从没有高看过叶不凡一眼,当然了,烟雨是失忆了……

    “叶不凡只是玄青崖的下人,他只不过是救了我一命,而且母亲都已经答谢了,我和叶不凡扯平了,今rì的烦恼,最多是嫉妒依依罢了,”烟雨自我安慰着,她不去想今rì看着叶不凡与依依在马上,她流泪的事了,她感觉那是自己的绪作怪,本来只有她能骑的独龙马,如今依依也可以骑了,她当然感觉怪怪的,仅此而己……

    “我要坚持住!我是叶不凡!”满地打滚的叶不凡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今rì吞噬内丹要比前天痛苦一倍,不单是骨缝的疼痛,还有脑袋的胀痛,此时叶不凡的鼻子都流出了血迹,是因为受到了内丹强大的冲击。

    李老头全神贯注的看着地上的叶不凡,李老头并没有心疼,他知道不经历风雨岂能见到彩虹,少年人,需要经历一些磨练的……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