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三天三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既然飞天蟒都这样说了,想必不会有假,烟不散转移话题问道“飞天蟒前辈,你与我们玄青崖并没有深仇大恨,为何伤我子弟?杀我徒孙?”

    “哈哈!自从人类有了神力,你见玄兽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们?我玄兽无心与你们人类开战,可是你玄青崖杀我同族在先,大仇我岂能不报?”飞天蟒一听烟不散的质问,气的大笑起来,心想,这烟不散四人纯心是找事来了。

    “前辈,你可冤枉我们玄青崖了,别的法门我烟不散不能干涉,可是玄青崖历来尊重你们玄兽,我弟子怎能冒犯你们族人那?”既然想报仇那就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大哥,我们还和它讲什么道理啊!它乃危害人类的凶兽,我们消灭它也是替天行道。”清风这老头是好战分子,他可没有烟不散那样顾忌,

    “哈哈哈……终于说出你们的真实目的来了!我自知惹了大人物,想必你们玄青崖必是灭口来了,也罢,既然是因至此,但愿你们不要伤及我同族!”年老的飞天蟒言语中尽是沧桑坦然。

    “出手!”清风大叫一声,消失在眼前,紧跟其后的三人也不再犹豫,他们不明白飞天蟒说的是什么意思,四人也没有去想灭口什么的,如今四人一心要弄死飞天蟒哪去研究它说的话啊。

    “我已残年,自知命已不久,可是你们四个后辈还吓不倒我!”飞天蟒扇动着巨大的翅膀,冲向四人。

    烟不散四人都是玄级高级,而飞天蟒却是玄级初级,它只有招架之力,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功,战斗非常迅速,一刻钟就结束了,而且四人一粒尘土都没有沾。

    不愧是凶兽,飞天蟒硬是挨了三十多剑才体力透支而死。如果烟不散一人与它拼搏想必也需要一些时间。

    “大哥,这飞天蟒真是皮糙厚,想必它修炼的年岁已经超过千年了。”正严在附近找来一块树皮擦拭着自己的青丝剑,刚才刺杀飞天蟒的时候就是他最先拔剑。

    “恩,玄兽与人类不一样!他们寿命长,修炼缓慢,而我们人类修炼快,可是寿命有限,它的种族我们就不要动了,冤有头债有主,事已经了结,我们还是回玄青崖吧,可能雨儿已经回来了!”烟不散并没有击杀了飞天蟒而高兴,而是在思考着飞天蟒所说的话,烟雨被高人救走了,而且飞天蟒却不敢告诉,想必救烟雨的必是成名之人,而今却隐居山林的高人。

    烟不散取出飞天蟒的内丹,随后四人站在一起,互相点了点头,同时动用神力豁开空间消失在了万兽山悬空洞。

    四人离开后,附近的蟒蛇缓缓爬出,都盘绕在飞天蟒的附近,像是守护它们的族长,对于人类来说在万兽山死一条蟒蛇是不足为奇的,可是对于蟒蛇家族而言,它们将面临着欺压或是苟且偷生,总之,有生命的,就会有家庭有责任,我们不应该踩死一只蚂蚁而感到无所谓……

    叶不凡抱着昏迷的烟雨一路向楚汉大河靠拢,只有走到楚汉大河他们才能找到玄青崖,叶不凡把上的大还丹还魂丹等一切丹药都给烟雨了,可是烟雨依旧没有清醒,看样子烟雨清醒以后也会神力尽失了,因为强行使用空间转移那是玄级才能使用的功法,如今烟雨为了叶不凡却强行使用,她已经把神力透支了。

    独龙马的奇怪之处叶不凡也有所发觉了,独龙马无须认路,不管走到哪里它都能准确的走向楚汉大河,而且还可以找到水源,果实以及安全的地方。

    三rì后的傍晚,独龙马终于赶到了楚汉大河,看着一望无际的河面以及波涛汹涌的浪花,叶不凡感觉自己太平凡了,他像一支孤帆独自航行在大海,他迷茫他无奈,他更加的孤独。

    “独龙马,我们马上到家了,你在加把劲儿,玄青崖的山峰特别难爬,你可要做好准备啊!”叶不凡看着矗立云间的玄青崖,不觉的想到了自己刚到玄青崖时为了爬上顶峰差点饿死在半山腰。

    “吼吼……”独龙马兴奋的喊叫了一声,马上奔向玄青崖,叶不凡抱着烟雨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师姐,我们就要到家了,你看看,小师弟没有欺骗你,你看看这附近的红花,它可香了,清晨时花蕊中还有甘露,我第一此上来时就是喝花蕊中的甘露解渴,对了师姐,记得我参加破属比赛时,攀爬而上的就我一个人,那时我还以为大家都没有来那,后来爬上山才知道,人家都有自己的坐骑,他们不用和我一样攀爬,你知道吗?我那时太别自卑,我恨自己没有坐骑,我恨自己没有实力。”

    叶不凡一路总是和烟雨说着话,从大帅府到如今的自己,从父亲的不理睬到发现父亲就是自己的师傅,在从大家救他在遇到金木水火土……总之叶不凡和烟雨诉说了自己的故事,可是听众却从没有睁开眼睛。

    叶不凡握着烟雨的素手,他要把这双手捂暖,叶不凡不能让手冰冷,叶不凡要坚持到玄青崖,只有到家了烟雨才会平安无事,叶不凡才算放心。

    “报——崖主,今有一少年怀抱着小姐在总堂等待那,看样子小姐受伤了,而且昏迷不醒!”总堂弟子最先发现叶不凡的,可是他并不认识叶不凡,而且叶不凡把烟雨放下后就昏迷了,他叶不凡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而且为了节约时间,叶不凡与独龙马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

    “什么?雨儿受伤了?赶快召集三堂长老,让他们去总堂客厅。”本就是家中独女的烟雨更是烟不散的心头,如今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孩昏迷不醒,立即在内房奔向总堂客厅,而且是衣衫不整,他只穿了一内衣。

    还没有等报告的弟子告诉三堂那,苏茹清风正严就知道了,马上放下手中的事,同时奔向总堂客厅。

    “叶不凡!?他怎么在这里?”率先而来的烟不散看着昏迷在板凳上的少年惊讶的问道。

    “就是他送小姐回崖的,而且回到总堂他就说了一句快‘快救师姐她强行透支神力了,’之后他就昏迷了。”

    “大哥,雨儿回来了?听说昏迷了?”清风xìng子直率是一个藏不住事的,一听到烟雨回来后马上跑到客厅大声问道。

    正严与苏茹也先序赶到,当苏茹看到叶不凡时也非常惊讶,大家都感觉叶不凡应该死在了蟒蛇之战,可是他却把烟雨抱回来了。

    “先救人,来人送叶不凡回静心堂交给李师傅,多给叶不凡开点丹药,”苏茹看着女儿心痛不已,马上含泪吩咐徒弟把叶不凡送走,他们四人要救烟雨。

    从客厅跑进一位青年人马上把叶不凡扛起走向静心堂的食堂,当然了独龙马是跟在后面的。

    “李老头,师娘让我把叶不凡交给你,你看放哪里啊?”虽然青年扛着一个人,可是气不喘面不红的,是有一定的功夫底子。

    李老头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嘴唇发干,面如黄蜡的叶不凡,心想叶不凡必是好久没有吃东西了,如今都脱水了,

    李老头解下围裙立即让青年把叶不凡放到后院,随后李老头在厨房里弄了点酒菜和大还丹,回到了后院。

    “这小子可真有意思,连昏死了都不放弯刀”青年把叶不凡放在地上,心想昏死的人还拿什麽兵器,不如我把他的兵器拿下来,他自己的手掌也舒服,可是叶不凡死死的握着自己的弯刀。

    那种力量是用jīng神意志控制的,他是用意志控制着自己不能放手,就好像在上崖时叶不凡不断的和烟雨说着话,其实他就是控制自己不能昏迷,如果昏迷了烟雨的危险就会更大了。

    “呵呵,小伙子谢谢你,他不放就不放吧,有些强大的责任,人只能用jīng神意志控制着自己了,不放就不放吧,那样他会安心的睡觉。”李老头露出了慈祥的面容。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