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春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啊”叶不凡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声,其实叶不凡从来就没有站过岗,总是糊弄大家,因为没有内力的叶不凡根本就坚持不了一晚上,快到子时,叶不凡肯定上眼皮打下眼皮。

    渐渐昏睡过去的叶不凡,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走到了烟雨边,随后用双手抚摸烟雨的**。

    “呀!叶不凡你做什麽啊?”

    “没做什么!我们做个游戏?”

    “什么游戏?”

    “小蛇进洞!”叶不凡说完就帮烟雨的衣服解开了,随后烟雨的全**在叶不凡眼前。

    “这就是小蛇进洞吗?”害羞的烟雨小心翼翼的问着叶不凡,此时烟雨早已经面染霞红了,又是惊讶又是好奇的。

    叶不凡抚摸着烟雨的体,洁白华润,随后叶不凡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

    “啊——”

    “嘘……”

    “舒服……”叶不凡所有的神器都注shè到了烟雨的体里了。

    “叶不凡,你欺骗我,这不是游戏!我打死你!”疼痛的烟雨厮打着叶不凡的面目。

    “别打,别打,我慢点一会。”睡梦中的叶不凡嘟囔着说道。

    此时已经是清晨了烟雨想要召唤叶不凡去天然冰水湖灌水那,谁知道叶不凡怎么叫都不醒,无奈烟雨只能用手掌敲打着叶不凡的面目。

    “你还没有玩完了?我们不就是做个游戏吗?”叶不凡猛然间把体抬起,睁开眼睛质问着烟雨。

    “叶不凡,你是不是抽羊癫疯啦?这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觉?”烟雨听着叶不凡莫名其妙的话大声质问着叶不凡。

    “我我……”醒来的叶不凡终于证实了一件事,他做chūn梦了!!此时的叶不凡面目羞红,而且裆部还有污渍,叶不凡那里敢下树啊。

    “那个吗,师姐,我体不舒服,你自己去给李老头灌水吧,我想在休息一下。”虽然叶不凡挡住了污渍的地方,但是还是被烟雨看到了,烟雨眼睛直直的看着还没有平息的裆部,语气顿挫的说出“哦,哦,那,那,你好好休息吧”

    烟雨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像是有怪物追逐一样,眨眼间就消失在眼前了。

    “妈的!你都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叶不凡看着没有平息的小弟弟,冲着裆部大声的训斥道。

    “对了,烟雨不是去冰水那里了吗?我得给他送葫芦去啊,要不怎么装水啊”叶不凡想到葫芦的事,立即跳下大树冲向冰水湖。

    “他叶不凡怎么这样啊!”烟雨看到叶不凡的变化,羞红着脸颊,愤怒的训斥着叶不凡,而且她自己也感觉浑,像是被蚂蚁啃咬体那样。

    “不行,我的去冰水湖,洗澡去。”烟雨不觉的加快了脚步。

    来到冰水湖的烟雨迅速的脱下衣服,马上跳落水中。“我为什么感觉有一丝的好奇和兴奋那?而且体还有一股燥窜满全那?”逐渐好转的烟雨不断的质问着自己,

    “都怪叶不凡,他真是一个sè狼!”不经人事的烟雨只能把叶不凡归类到了sè狼。

    “我耳根子怎么这样那?指不定谁在咒骂老子那!”叶不凡也不去遮挡yīn湿的裆部而是快步的奔向冰水湖。

    “烟雨的衣服在这里那?难道烟雨又在洗澡?嘎嘎”叶不凡贼心难改,再次缓慢的移动体,又来到了昨天的绿草里。

    “今天烟雨怎么有点不一样那?她的葡萄怎么膨胀起来了那?”yín的叶不凡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哇——今天我xìng感啊!”叶不凡恨不得有一个扩大器,那样他就可以仔细研究烟雨的体结构了,可惜楚汉大陆并没有啊。

    全神贯注的叶不凡更本没有发现后面的动静,此时叶不凡后出现了一匹白马。一人多高和平常的马匹并没有区别,白马本打算上叶不凡这里吃草那,毕竟叶不凡这里的草茂盛,而且嫩绿马匹当然选择这里啦。

    “我擦——这哪里来的牲口啊?快躲开别打扰老子好事”叶不凡翻过,小声的对白马说道。

    正在洗澡的烟雨早就发现了白马,烟雨并没有理睬,如今白马走向茂盛的绿草边吃草了,烟雨才感觉出蹊跷来,马匹刚到绿草附近,绿草就晃动起来,而且是左右摇摆。

    “是谁?出来!”烟雨大喊一声,随后消失在水中,树上的衣服自动飞落天空,烟雨也从空中出现了。

    “叶——不——凡……”烟雨咬着牙根说出了草丛的人,而且用神力把叶不凡暴揍一顿。

    “我叫你偷看我洗澡,我把你眼睛打瞎留儿,”烟雨一边说着一边对叶不凡拳脚相加,叶不凡根本不能躲避,因为烟雨是用空间领域打斗的。

    “我错了,我错了,你个该死的马匹,你给我等着”叶不凡躺在地上打着滚,还不忘是马匹告的密。

    “哼——今rì绕你狗命,此事你不许和别人说,如果说了,你就等着做一个盲人吧”羞红的烟雨消失在了原地,毕竟事已经发生了,只能就这样了。

    “哎呀……总算是有惊无险啊,阿弥陀佛”叶不凡忍着上的痛疼从地上起来大吼一声“白马!你往哪里跑!”

    此时的白马已经跑到了对面,叶不凡脚踏银月弯刀,瞬间飞跃湖面,来到白马附近。

    “你跑?你看看是我的银月弯刀快,还是你跑的快!”叶不凡控制着银月弯刀来到白马附近威胁道。

    不知道为什么,白马一看到银月弯刀时就不再逃跑,而是静静的看着叶不凡,就好像是在观摩叶不凡似的。

    “吼——”白马唱吼一声下跪了。

    “我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叶不凡惊讶的把银月弯刀收回体里,因为他发现此时用不上银月弯刀了。

    白马用粗长的脖子低了低,随后长啸一声,双蹄向上,看样子非常高兴啊!

    “哎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以后就是我的坐骑了,哈哈,我回玄青崖就骑你了,虽然有点老土,可是总比我自己走路强”叶不凡观望着白马就来到了白马边。

    “人家都有一个名什么的,像依依起的小虎什么的,以后你就叫做独龙马吧,比依依的小虎可有水平啊,我很mín zhǔ!”叶不凡摸摸独龙马的鬃毛,柔软舒服,叶不凡让独龙马爬下,他要骑马回家!

    独龙马像是听懂人语似的,马上爬下,等叶不凡坐稳后快速的奔跑在森林里,而且速度奇快,还懂水xìng,真是怪哉!

    “独龙马,回家后那些女人要是笑你,你也别吭声啊,我们是有罪过的人,我们不能和她们一般见识。”叶不凡像是得了一件至尊法宝似得,笑的合不上嘴了。

    “吼——”独龙马摇晃了一下脑袋像是回答着叶不凡。

    “马儿马儿你轻轻跑,小心地下的小草……”叶不凡坐在独龙马上哼起了小调来了。

    “独龙马,你的头上怎么有个小包啊?是不是偷看母马洗澡了?”坐在独龙马上的叶不凡也没有闲着而是观察起独龙马的脑袋了。

    独龙马的脑袋是有个球子,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能发现。

    独龙马虽然通灵xìng,可也不像人一样什么都懂,叶不凡的这句话,独龙马就不知道什么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