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秘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次rì清晨,叶不凡把剩余的大还丹吞噬后,感觉体已经没有内伤了,只是内力依旧提不起一点。

    “小叶,赶快吃饭来,一会我教你做菜”李老头戴着围裙从院子里叫唤着叶不凡。

    叶不凡走出房间,来到食堂,帮着李老头整理着伙食,此时食堂的前面苏茹正领着众女修炼神力那,只见烟雨从原地瞬间移动到了空中,又从空中消失,回到了原地。

    叶不凡看着她练武自言自语的说“这就是马属相的特殊技能了吧”

    “恩,空间领域就是马属相的特殊技能,但是她们都有局限xìng”李老头手拿大勺一边炒着土豆片一边回答着叶不凡的问题。

    “我知道,我又没有问你”

    “嗨!你知道还问什么?”经历一天一夜的相处叶不凡发现李老头是一个非常幽默的老人,和他开玩笑他从不感觉那是对老人的不尊重。

    “罢工了,不学了,我去外面看她们修炼去了”叶不凡再次把李老头的名词给盗取了,随后把围裙解下,走到食堂门口看女孩们修炼去了。

    “切——看也白看,帅属相,啥用阿?还不如和我踏踏实实的学做菜那!”李老头老不正经的念起了叶不凡的短处。

    众女练习完毕都走向食堂吃饭,叶不凡一看大家都过来了,一溜烟的跑进了厨房,当众女进来时只听到李老头在厨房里大叫那。

    “你个熊蛋包,看见女娃就吓成这样啦?,你以后出去,可别说是我徒弟,丢不起那人都”

    “你个李老头,我这不是尿急吗?我怕她们做什么?”

    “哎呀,你找一个圆滑的理由好不好啊?你家厨房是茅楼啊?艾服了油”

    “‘哎服了油’什么意思啊?”

    “俺服了你”李老头满脸黑线的大声嚎叫着

    静心堂从此有这俩活宝算是在也安静不了了,女孩们听到对话也是哈哈大笑,心想;这李老头从哪里弄了这么多名词啊。

    三五分钟后李老头拿着食物一桌桌的送去,点头哈腰的说不够在叫他。

    “你那个新徒弟那?怎么不出来吃饭啊?”烟雨接过饭菜问着李老头。

    “我让他面壁思过那,真是一块朽木,不可雕也”李老头咬着头唉声叹气的回到了厨房。

    “李老头,你这狗都没有炖熟,你尝尝硬了点,”此时叶不凡左手拿着狗腿,脸上都是油腻,这哪里是,面壁思过啊,完全是享受。

    “你会吃个,这狗得慢慢炖,等晚上我们在吃,家里还有半葫芦酒那,正所谓狗加酒人间一绝啊!”李老头摸着自己的胡须瞟了叶不凡一眼说道。

    叶不凡的工作非常悠闲,一rì三餐,剩余的时间没有人管他,前提是不离开食堂或是家里的院子。

    “给你,让你知道锅是铁打的,”吃着狗的李老头从口处摸出一本秘诀,递给了叶不凡。

    叶不凡用手拿起一看,“属相马总纲”“你从哪偷得?这本秘诀把握吗?”

    “我说你小子怎么没有记xìng啊?你不许用我的名词,你应该说安全吗?”李老头就喜欢顶嘴完,气的叶不凡牙根疼,如果不是看在李老头天天给他弄好吃的面上,叶不凡都想要暴揍李老头啦。

    叶不凡也不再计较这些言语了,马上倒满一杯白酒,拿着属相马总纲的秘诀来到院子中的大柳树上,仔细的研究起马属xìng的秘诀了。

    “恩恩,挫折而不逃避,艰苦而不放弃。希望这本书真能起死回生吧。”李老头遥望着叶不凡自言自语的说道。

    叶不凡真是看得如痴如醉,属相马总纲上说,无极生yīn阳,yīn阳变四向,四向演八方,八八六十四面,世间由点绘成线由线演变成面,世间万物由多个面组成,每一个面里又有多个线,每一个线里还隐藏着多个点,每一个点就是里就有一个无极。

    “哎呀?说的和绕口令似的,什么意思那?”叶不凡拿起大碗灌了一口白酒,继续向下阅读。

    观非观,隐非隐,生非生,死非死,以天地玄黄为四等级,划分区域。

    “表面意思是,看到的不是看到的,隐藏的不是隐藏的,活着的不是活着,死的也不是死的,这什么意思啊?怎么自相矛盾那?”叶不凡跳下柳树走进屋里,因为天已经黑了,李老头早已经睡觉了,叶不凡躺在地上,大声的朗读上了属相马的总纲了。

    “我靠,我说小叶啊!你还让人睡觉吧?你从那嘟囔什么那?朽木不可雕也,你明白什么意思吧?就是说,你的属相不是马,是帅,你怎么悟啊?快睡觉吧,明天在看”李老头摇晃了一下脑袋,随后躺下蒙头大睡,几分钟后,寂静的小院里传出了呼呼的鼻息声……

    “李老头,醒醒,天亮了,快出去做饭吧,”叶不凡用手推着李老头,大声喊道。

    “恩……知道了”李老头眼睛慢慢睁开,二人洗漱完毕,就去厨房做早上的饭菜了。

    “我还纳闷那?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叫起我来了那,原来是偷看女娃们啊?你喜欢哪个啊?我帮你做红娘!”李老头嘴里哼完小曲对门口的叶不凡说道。

    “老不正经,我这叫偷艺,你懂不懂啊?”叶不凡红着脸说道,毕竟一个少年老是看人家大姑娘,让谁想都是钟了,而且叶不凡看烟雨的次数特别多,有时二人还能对上眼,二人又同时躲开。

    “烟雨,刚才的话你重复一遍”苏茹一眼望去便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走神了,所以立马问道。

    “他怎么老看我那?为什么那?旁边那么姐妹一个也不看,偏偏看我。”

    “啊?师傅,我走神了,不知道您在说什么?”烟雨还在纳闷叶不凡那,哪里听到母亲的话啊,突然被苏茹一叫,她才回神。

    “哎……今天散了吧,我们吃饭去吧”苏茹哀叹了一声,领着众女走向了食堂。

    叶不凡依旧是一溜烟的跑回厨房不在出来,李老头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再次拿叶不凡开起了玩笑,随后才拿出饭菜给大家吃饭。

    “李老头,新来的那个少年怎么不出来吃饭啊?”烟雨疑惑的问着,因为这些天叶不凡总是躲在厨房你吃饭。

    “嗨!他胆子太小了,看到你们害怕”

    “怕我们什么啊?我们也不是老虎,难道能吃了他不成?”

    “呲——我也纳闷那?后来我感觉,可能是小地方的孩子,没有见过大场面,”

    李老头开玩笑着和烟雨说完就回到了厨房陪叶不凡一起吃饭,以李老头的意思,回来陪叶不凡吃饭那叫义气!可是叶不凡根本不领,因为里面的东西要比外面的强一百倍,是谁都会选择在厨房吃的。

    “我说小叶啊,你可有点过分啦,我出去送饭的时间,不是说好了不能吃吗?你怎么提起吃了?而且还把我最喜欢的鸡股给吃了?”

    “你不是教导我,人是活的,东西是死的吗,凡事要懂的变通吗,所以我饿了,就得吃饭啊。”

    “嗨!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啦,那我今天在告诉你,一切事都要尊老幼。”李老头一把抢过叶不凡手中的鸡腿,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李老头你能给我讲讲什么是空间领域吗?”抱有一丝希望的叶不凡幻想这李老头能告诉他答案,可惜叶不凡错了。

    “空间领域就是空间领域,就好像厨房是我的地盘,我有权利吃鸡大腿,明白吗?”

    “不明白”叶不凡终于证实了一件事,那就是有病不能乱投医!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