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正式破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次rì清晨,吃了一顿饱餐的三兄弟,马上就要告别分手了。

    “大哥,你有什么打算啊?”叶不磊把手中的弯刀递给叶不凡问道。

    “我要去玄青崖,拜师学艺,我要解开祖师叶天鹰之谜。”

    “也是,当年祖先就拜师于玄青崖,去那里是最好的打算了,可惜我如今功力尽失,要不我肯定也去玄青崖的”叶步磊提起宝剑唉声叹气的说道。叶步磊与叶不凡内力尽失本来是想找地方疗伤的,可是叶不凡突然决定独自去玄青崖试试运气,以叶不凡的意思说,他有把握混进玄青崖,叶不邪不放心二人,可是无奈叶不凡执意要去,叶不邪只能陪着叶不磊了。

    “还有,祖师当年不是拜师在玄青崖学武的,因为大帅府掩人耳目才谎称是拜师于玄青崖的,关系重大,有时间我在和你们细说吧。”叶不凡说完拿起手中的弯刀一路向东走去,当然了三步一后头,五步一停留的,一直到好几百米处才正常赶路。

    “不邪,今rì我们与大哥一别,何rì能见?”

    “不知道啊,大哥为族长之子,责任也要比我们大,我们只能练好本领,将来能帮助大哥。”

    叶不凡风吹rì晒,rì夜兼程,三天后,来到了玄青崖下的一座古镇,

    “老乡,和你打听一件事啊?”赶到古镇的叶不凡拦住了一个赶路的商人,谦虚的问道。

    商人抬头看了看一白衣手拿弯刀的叶不凡,点了点头说“恩恩,你想打听什么?”

    “我想知道,玄青崖的破属大赛开了吗?”

    “呵呵,我一猜你就是去玄青崖拜师学艺的,你来的正好,玄青崖明天正式破属。”

    “谢谢——”对于四海为家的商人,他最能体会独在异乡的感觉了,所以与叶不凡是知无不答,还好心的指出去往玄青崖的方向,真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叶不凡随着他的指引,一路来到了玄青崖,更加准确点说,这是一座危岩耸立的高山,山的一半都被云雾掩盖住了,就好像直插云霄那样。

    “这玄青崖真壮观啊?问题是,这高的的山峰,我怎么上去那?”叶不凡一边向上走一边寻思。

    此时叶不凡内力尽失,一不能用功,二不能动用银月弯刀,他只能徒步走向玄青崖了,爬了好几个时辰的叶不凡依旧是没有看到顶峰,回头一望却是烟雾缭绕,根本看不到下面了。

    “nǎinǎi的……难道是那个商人骗我了?他说明天破属,现在都傍晚了,还有一夜就要比赛了,怎么没有看到一个人那?难道是没人来?”郁闷的叶不凡趁着夜晚凉爽一路攀爬,因为他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

    次rì凌晨叶不凡终于见到了玄青崖的庐山真面目了,古老威严的词语已经空洞了,玄青崖犹如,仙府金銮,古老的房屋,参差耸立,前有流水后有松柏,同时容下几千人不成问题。同时叶不凡也弄明白了在路上为什么没有遇到一个人。

    因为每个人不是骑着自己的神兽,就是御剑而来,如果是爬山而上的,叶不凡独一无二。

    “师兄你好,我想问下,破属大会几点开始啊?”

    “看着了吗?从这里走,拐进去,就是了,午时正是开始。”一位穿青衣的青年告诉叶不凡破属的地方,叶不凡道谢后,随着他的指引走进去了。

    叶不凡走进的是一个空旷的大院,可以容纳五六百人不成问题,四周都是一人多高的竹墙,也就是用竹子插在地上,只为美观,不用防盗。

    “嗨——人来啦,我昨天御剑而来时,正好看到他一个人从山上爬那,呵呵”

    “他呀——我也看到了,我坐着狐貂来时也看到了他”

    叶不凡的到来马上引起了一阵波动,因为玄青崖很久很久没有人攀爬过了。

    叶不凡看着前面的二三百人,挤出一丝微笑算是打了招呼,对于十六岁的少年他有点怯场,大家也都点头摆手算是回应了吧。

    “静一静,”只听一声威严宏亮的嗓音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大家知道破属大会开始了,都各自运功阻挡清风长老的一击,叶不凡问着附近的一个男子“师兄,你们这是做什么那”

    “一看你就是新来的,破属大会就是挑选有潜力的弟子进入玄青崖学武,一会清风长老会攻打我们,只要接住一招的弟子就可以进行下一关选拔了,我都他妈来三次了,我都没用接住这一招。”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哪有内力了,看样子只能用银月弯刀阻挡一下了”叶不凡心里想着的同时,也做好了防御。

    “呵呵,老夫就不客气了”清风长老一说完,手臂一摆,像是打招呼一样,可是底下的人群知道这是含有内力的冲击波,只要躲过这一击,他们就晋级了。

    眨眼间冲击波就来到了叶不凡这里,叶不凡用意志在体内控制着银月弯刀打算躲过这一击,可是清风长老的内力犹如下山猛虎,一下子就把叶不凡卷到天空上了,刚想骂自己点背的叶不凡抬头一看,也就释然了,二三百人,无一幸免,统统被清风长老的内力卷到天上了。

    在天空中的二三百人,有的睁着眼,有的闭着气,内力薄弱的早已经昏迷过去了。

    “扑腾啪啦——”几秒种后二三百人像是下雨一样,前后不一的摔在了地上,有的当场昏迷,有的痛苦挣扎,有的安然无恙,唯独没有死的也没有伤筋动骨的,看样子清风长老是经常做主考官啊。

    “三分钟后,起来的人去总堂破属,没有起来的,每人一粒大还丹,明年在继续吧”清风长老看了看大家,微笑这离开了。

    “清风长老刚刚离开,只见有四个小伙子鲤鱼打,从地上起来,双手抱拳说道“承让,我先在总堂等大家了”四个人头也不回的走去了总堂,玄青堂。

    “叶不凡,你要给我起来,你自己背负着责任那,你要站起来!”虽然银月弯刀阻挡了大部分的冲击波,可是从空中掉下来的力量也让叶不凡感到五脏翻腾,骨架更是灼痛。

    两分钟过去了,附近又有几个站起来的,只是体摇摇晃晃的,看样子是受伤不轻。

    “各位师弟,还有没有站起来的,时间到了,我该送大家下山了!”

    “等等——”叶不凡大喊一声还是没有站起来,而说话的青年马上扫了一周说道“哪位师弟说话?”人家都没有看到叶不凡。

    叶不凡拿起弯刀,忍着体的痛疼,咬牙切齿的一点一点的站起来了,当然了,靠又弯刀做拐杖了。

    “恭喜你……总堂就在前面”青年看着最后一个站起的人,真心的送上了祝福,随后派人把剩余的伤着送到了玄青崖下,并一人给了一颗大还丹。

    “看样子,左脚是脱臼了”叶不凡一瘸一拐的靠弯刀做拐杖来到了玄青堂。

    玄青堂八根大柱撑起房子,柱子上盘着栩栩如生的红龙,门户都是千年红松,正zhōng yāng有一幅古老的墨笔画,画面上玄青堂三个字沧桑有劲。大大小小的椅子上坐满了人,男女老少,最中间有一个八龙卧师椅,下面有四个红松椅子,看样子是玄青崖的崖主了。

    “弟子叶不凡,拜见众位祖师。”叶不凡一瘸一拐的走到堂,跪下说道。

    “还有弟子过关吗?清风师弟?”说话的这个人就是玄青崖的崖主烟不散了,五十上下,一青衣,威严中带着一股和蔼。

    “回禀崖主,没有人了”清风坐在椅子上小心的回答着烟不散的话。

    “准备破属”烟不散说完,只见两个青年从后面走出,并抬出一面一人多高的镜子,镜子上面两个金黄大字,属相。

    一共有十人顺利过关了,叶不凡是最后一名,所以排在了最后。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