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盘龙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叶不傲听完裁判的话呆呆的看了看手中的令牌子,触景生。叶不傲在次想起了自己的兄弟叶不往,哎叹了一声就离开了比武赛场,只留下裁判一人宣布荒唐的比赛结果。

    正常况下,叶不傲比赛结束后肯定会去看兄弟们的比赛,如今却独自一人回到了家里,让丫鬟准备酒菜,独自喝起闷酒来了,正喝着的时候,房门却突然开了,从门外走进两位少年,其中一人一白衣手握一把弯刀,白衣服少年来到叶不傲桌前也没有说话,直接坐在了对面,拿起酒独自干了一盅,叶不傲给少年倒满酒说“比赛结束了?怎么样?”

    后面的少年也坐在了侧面随后面回答叶不傲说“大哥很顺利就把对手淘汰了,本来比赛结束后就找你去了,谁知道早已经比完了,之后我们一打听才知道,你的对手就是不往,大哥一听就猜你此时肯定在家喝酒那,所以就来了。”

    进门的这二人正是比赛结束的叶不凡与叶不磊,叶不凡又把杯中的酒干了才说话“与其安慰你,不如说是安慰自己那,我不想说安慰的话了,今rì就让我们大醉一回。”

    叶不傲仰头喝下酒后,点了点头,叶不磊也给自己倒满酒,就这样三兄弟从中午一直喝到傍晚才各自回家睡觉,而且是大醉而回。

    帅府比武大赛越来越激烈,经历多天的淘汰,如今只剩下了四人,同时叶不凡与叶不傲的决斗也要碰面了。

    叶不凡缓缓睁开眼睛,起来后摇了摇头,因为昨天喝了太多的酒,即使过了一晚上,叶不凡的头也很痛,尤其是太阳的位置,就好像要炸开一样,即使是这样叶不凡也不后悔昨天的大醉。

    叶不凡换好衣服提起弯刀就走去练武场了,因为喝酒的原因此时的叶不凡还不感觉饿,所以今天就直接去练武场了,并没有去吃饭,来到练武场,先是抽签选择比赛场地,如今只只剩下四个令牌了,两个比武场地了,遇到叶不傲的机率也增加到了百分之五十了,叶不凡单手伸进大木箱里紧紧的抓住了令牌,拿出来一看一号场地,看完号码的叶不凡便问维护这里的长老;“现在能知道.我的对手是谁吗?”

    长老摇了摇头回答说;“不能.因为你是第一个抽签的人。”

    叶不凡点了点头就走了,距离比赛还有一段时间那,叶不凡打算去附近走走或是缓缓酒劲儿,谁成想叶不凡一出门就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人了,叶斩云嘴叼着一朵路边上的喇叭花,坐在大树下乘凉那,一看叶不凡从抽签处出来,立即站起来走到叶不凡边说“你给我带来了奇迹,我真想知道,你是怎么恢复的,是不是又靠你老爹,从大帅府里偷出的灵丹妙药才把你的内力恢复了?”

    叶不凡没有表的对叶斩云说“你不知道的事多了,你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你……好好……我今天不是来和你打架的,如果你厉害就拿下第一,那时我会让你知道谁是头脑简单的人,还有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了,本来我还不想弄死你的,必定你还需要维持你家香火那,如今,呵呵,我会留一个全尸给你的。”

    叶斩云说完也没有去理会叶不凡就走向食堂了,而叶不凡听完叶斩云的话只是轻哼了一声就离开了,以叶不凡的话就是,没有必要和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生气,叶不凡在练武场附近转悠了一圈,依然没有过酒劲儿,脑袋还是那样混混沉沉的,只是不在像起时那样痛了。

    叶不凡抬头看看太阳,感觉时间上也快了,就想回比赛场地,刚一转的叶不凡就看到叶不傲与叶不磊二人从后方走来了,而且叶不磊口中还骂骂咧咧的。

    叶不凡立即迎上去便询问怎么回事,叶不磊双眼一瞪大叫着说;“还不是野种叶斩云,真是气死我了,我们在饭堂俩出来遇到了他,还jǐng告不傲,让他放弃比赛,意思是比武大会的第一非他莫属xìng了。”

    叶不凡继续问“之后那?”

    “之后他俩就打起来了,我一加入时叶斩云就跑了。”叶不傲回答了叶不凡的话。

    叶不凡听完哈哈大笑起来;心想叶斩云也有跑的时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叶不凡笑完后又问道“不敖你抽签了吗,多少号啊”

    叶不傲刚想问大哥那,谁知叶不凡先说了,既然叶不凡问了,叶不傲就把自己的令牌拿出来了,二号场地,叶不凡茸茸肩摇摇头,意思说,他的不是二号场地,叶不敖微微一笑说“看来是上天注定让我们在最后一场比赛争斗啊。”

    叶不凡点了点头;“别再说话了,比赛就要开始了,在罗唆一会你俩都淘汰了。”叶不磊插嘴对二人说到。

    叶不凡看了看太阳,是啊,都已经在斜上方了,真要比赛了,三兄弟不再说话,一路狂奔到比武场地。当然了,俩人是分开走的,而叶不磊这次去了叶不傲那里观看比赛了,以他自己的话,就是看叶不凡的比赛没有高cháo,太容易把对手解决了,所以这次叶不磊去了二号场地。

    叶不傲与叶不磊来到场地时,大罗声也正好打响,叶不傲走到比赛场地向对手微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对手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叶不傲;“同族师兄,我们是拳脚还是兵器那?”

    叶不傲问对手,对手抬手把自己的大刀举起意思说用兵器,叶不傲从小在无望崖长大,从来就没有用过兵器,如今一说用兵器,叶不傲真不知道用什么了,正在犹豫之间,叶不磊在观众多里大喊,“不敖接住。”

    叶不傲听声看去,只见一双银光闪闪的手飞向自己,叶不傲立即跃起接住,落地后一看叶不磊甩过来的手,乃是用白金打造而成.任你是jīng刀利剑也无法穿透一分。

    叶不傲得此宝物正和他意,叶不傲对叶不磊喊道“这真是大手笔吧,就是不知道,这宝贝叫什么。”

    叶不磊回答说;“这件宝物是我闯江湖时偶遇的,名字叫做盘龙丝,就在手内部刻着那。”

    叶不傲听完就看了看手内部,可不是吗,三个繁体字刻在了手中心,叶不傲带上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沉重,反而要比一班的金铁要轻快的多。

    叶不傲看着盘龙丝感慨道;“如此宝物,想必原主人也不会是那泛泛之辈。”

    “哎哎哎……还比不比武了,你别老看你那破手啊。”对手已经不耐烦的嚎叫起来了。

    叶不傲这才知道,他还在比赛,脸憋了通红才说出个恩字来,俩人都是高手,比斗一处激发,对手大刀使得特别刁钻,而叶不傲一无望崖的内力,根本不惧怕近打,俩人打了六十多个回合,愣是没有分出高低,此时都在一边喘着粗气那,对手心里是有苦说不出啊,原本以为一双手能有多大的作用啊,只要加大力气即使不能砍碎手,也一定会震伤叶不傲的,可是六十多个回合过去了,叶不傲的双手依旧灵活,丝毫没有受伤。

    两个人休息了一分钟又缠打在一起了,观众的掌声更是连绵不绝,此时叶不磊也在不断的呐喊助威,因为叶不磊知道,叶不傲已经占上峰了,叶不磊相信,过不了十招,对手肯定会输。

    正如叶不磊所想的那样叶不傲在第六招时故意给对手漏了破绽,对手一看机会来了立即用大刀捅向叶不傲的后心,转眼间大刀就冲到了叶不傲的边,叶不傲是故意漏的破绽,当然有所准备,立即转用盘龙丝抓住大刀,随后双脚踹向对手的口,由于发生的太快,对手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飞出去了。

    “嘭——”对手重重砸在了硬土上,叶不傲把大刀甩向对手问“起来再打.还是认输?”

    对手艰难的从地上爬起颤抖着说“不必打了,我认输了。如果不是你那两脚留,我可能已经重伤不起了,谢谢我认输了。”

    前几句当然对叶不傲说的了,最后一句话却是对裁判说得,裁判走到比赛场地上,微笑着对叶不傲点了点头,就好像对这位少年的为人处世很满意。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