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直接晋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东山花哥 书名:属相
    叶不凡也知道这个地方并非是谈话的地方,既然叶不往来了,叶不凡只是点了点头,就和兄弟四人穿过人群走向叶不磊的房间。

    一路无话,五人来到叶不磊的房间端上菜上酒,就准备喝酒吃饭,叶不磊把十里香倒满后说道“这一次我认输并不是打假,那些观众可能不会知道,但是明眼人一定能看出,三招过后的我已经落了下风。”

    叶不往点了点头说“不磊说的对,三招过后的不傲已经占了上风,但是以我的猜测,即使不敖占了上风,一时半会也不会赢的,那为什么要认输那?”

    叶不磊听完叶不往的话后说道“因为我怕像大哥与不邪一样,拚到最后两个人明天都无法参加比赛,让别人偷油,可能大哥与不邪很幸运,并没有影响功力,但是我真的不干赌,这次的比武只是磨练一下自己罢了,我对第一并没有兴趣,如今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就可以了,所以我才认输的。”

    叶不凡瞬间解开了心中的疑惑,原来不磊是怕发生意外,所以才选择的认输,终归是输何必遍体鳞伤才回头那,是啊,早已经知道的结果,何必撞个头破血流才才认输那,其实比赛不重要,重要的是经历比赛会让自己知道哪里不足哪里不完善,这才是比赛得意义!

    比赛虽然结束了,但是四个人拚酒的比赛才刚刚开始,四壶上好的十里香四个人只用了一小时就见了低了,本来叶不磊还要拿.打算喝出个输赢来,叶不往却阻止住了,原因很简单,此时不是拚酒的时候,必定明天还得比赛那,所以这一场拚酒比赛依旧是没有分出胜败而告终。

    喝完酒的三人各自回到家里练武准备明天的比赛,叶不磊把三兄弟送出门后躺在上自言自语的说“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我本以为可以独挡一面了,谁知不敖只用了三招就略胜于我,如果有机遇我必去三崖!”

    叶不磊躺在上一夜没有睡觉,脑海里总是三崖三峰这几个字,直到丫鬟敲门叫他吃饭他才知道,自己这一想都已经过了一夜。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叶不磊整理一下思绪,摇晃了一下脑袋后回答了一声就起奔向饭堂吃饭去了,叶不凡与叶不磊一样,也是一夜未眠,不同的是叶不凡并没有思考事,而是练武了,更加准确点是,练了一晚上弯刀十年都没有拔出的弯刀,在今天叶不凡终于拔开了。

    从来都没有练习过兵器的叶不凡,并没有像他人那样,追求高深的招式而是……。

    红红的太阳终于又出现在了楚汉大陆,叶不凡用手擦擦汗水后感慨道“一夜的汗水并没有白费,自己的弯刀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感慨之后的叶不凡提起弯刀,慢慢走出了野树林去向食堂,来到食堂的叶不凡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而是奔向了别的座位,因为叶不凡看到叶不磊了,叶不磊看到叶不凡过来了。

    马上叫附近的丫鬟们多加了一双碗筷,随后叶不磊说“今天真巧,一个多月第一次同时吃饭那。”

    叶不磊边说着边打着哈气,想必是一夜没有睡觉的缘故,叶不凡看到叶不磊并没有往rì的jīng神就问叶不磊“昨夜做什么了,看你无jīng打采的样啊。”

    叶不磊深呼吸了一下回答道“昨夜我一晚上没有睡觉,瞒脑子都是三崖三峰,大哥你是没有看到昨天比赛的况,如果以不敖的手,我敢说武林里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大人物,就这样厉害的角sè,却在三崖中多的如同牛毛,随便找一个人,放在武林里都是佼佼者,你说我能睡着吗,大哥我想去三崖峰拜师。”

    叶不凡听完自己兄弟的话,心里也是一阵感慨,叶不凡何其不想啊,只因帅府比武大会,所以才让叶不凡脱不开,其实叶不凡在没有事的时候也想过,去三崖拜师学法只是最近的杂乱事太多,如果叶不磊不提这事,叶不凡都忘了叶不傲以前说的话了。

    叶不凡听完叶不磊的话,沉思了一会,又仰头喝下叶不磊叫来的酒才说道“等比武大会一结束,我们都去外面闯闯,没有经历风雨的花朵永远张不大。”

    听完叶不凡的话叶不磊脑袋一个劲儿的直点头,叶不磊正想和大家商量商量去三崖,又怕哥儿五人各有所志,不能答应他,如今听叶不凡这样说了,叶不磊当然愿意了,而且他还要劝说叶不邪与叶不往一起去那,当然排出叶不傲了,因为叶不敖早已经是楚国三崖中无望崖一空大师的徒弟了。

    想谁谁到,只见叶不傲慌慌张张的扫望了一周后,直奔叶不凡这里来了,看样子寻找这两人有一会了,叶不傲来到桌前立即坐下用叶不磊喝酒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擦擦汗水说道“寻找一圈终于在食堂找到你们了,不往走了,昨天晚上走的,只留下一封信件。”

    叶不傲说完话就把信纸递给了二人,叶不凡接过信纸,上面写着四个黑sè大字,四兄亲起,叶不凡也不说话,立即解开阅读.“勿怪不往不辞而别,只因事出突然,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世,而且家族遭遇了危难,所以只能留下一封简单的书信,我们缘分没有尽,一定还会又再见的时候,愿兄弟五人早rì相见,勿忘勿牵,叶不往留笔。”

    叶不凡看完书信久久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信纸,叶不凡从小就知道,叶不往是捡来的婴儿而且怀中还有别人不能修炼的秘笈,虽然叶不凡早就知道叶不往并非是叶家的血脉,但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叶不凡早已经把叶不往当做自己的亲弟弟看待了,尤其是这几个月的相处,更是感觉叶不往与他自己太相似了。

    不管是xìng格还是言行,如今只留下了一段文字就走了,真的让叶不凡无法面对现实,叶不磊从侧面看到叶不凡的表轻声说“再见并非不见,我们还会有把酒言欢的时候,在说了我们不应该悲伤啊,不往的世他自己终于知道了,我们应该为他高兴才对啊。”

    叶不磊说完就举起杯子,意思是大家应该干一杯酒为叶不往祝贺,他自己终于解开了世之谜,随后叶不傲与叶不凡举起酒杯,三人同时一仰而尽,放下酒杯的叶不凡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rì的分离正是等待这它rì的相聚,比武大会一结束,我和不磊就跟随你去无望崖拜师学艺。”

    叶不傲听到大哥说得话正和他意,叶不傲早就想让兄弟几人去无望崖拜师学艺,追求更高的层次了,只是啊怕兄弟们不愿意去,所以才一直未提出来罢了,如今叶不凡这样说了,也正和了叶不傲的意思。

    三兄弟简单的吃完了早饭就奔向练武场了,因为经历三场淘汰赛如今只剩下了八个人比赛了可以说是,大帅府中的高手了,所以说此时此刻的叶不凡与叶不傲谁都不能大意。

    三兄弟一路来到比武赛场抽签处叶不凡与叶不傲分别抽出了自己的号码,叶不凡的是四号比武场地,而叶不傲确是抽到了一号场地,三个人抽完比赛场地,就各自离开了,虽然叶不磊淘汰了,可还是留在了比赛场地,继续观看叶不凡的比赛,而叶不傲独自走向了一号场地等待这对手,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叶不傲依旧没有看到对手,直到大罗打响对手还是没有出现,叶不敖无奈的对裁判笑了笑。

    裁判肩膀一耸,意思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过了能有五六分钟吧,一位下人穿过人群来到场地,对裁判说了几句话,随后天又把一个令牌交给了裁判就走了,走之前还对叶不傲笑了笑,叶不傲当然不会认为这位下人对自己有意思,所以肯定有别的意思。

    叶不傲正在胡思乱想时,裁判走过来了,而且还把令牌丢给了叶不傲,叶不傲拿起一看问“没有错啊。上面写的就是一号。”

    裁判点了点解释道;“一号令牌不错,但是人却不在大帅府了,他是叶不往,昨天不辞而别,只给族长叶向天写了一封信意思是他走了,以后会回来报答养育之恩,如今他人虽然不在了,但是比赛名额还是有的,你很幸运,一号没有人抽到,所以你的对手就是叶不往,如今他不在了,你可以直接晋级了,恭喜你,我还以为这是一场不相上下的比斗那,谁知道发生了意外,恭喜你,直接晋级了。”

重要声明:小说《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