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鸢儿滕青】

    金陌本能的后退几步,满脸戒备的看着九煞,双手捏起拳头。

    九煞笑的更灿烂,双手抬起,虚空轻轻往下微微一压道:“不用担心什么,既然我都开口,早就计算好了,包括你在内,当初我可知道那个重要的秘密,当初皇天座下也有五大使者,从那一次大战之后,五位使者战死,六道轮回建立成功之后,纷纷转世投胎,最能够确定的便是这五位使者分别拥有金,木,水,火,土德之体,而你,就是金德之体的使者,我可有说错?”

    金陌脸色沉无比,沉思了片刻,缓缓道:“你说的对又如何,只不过我现在是魔界使者,并且又错伤了钟离,现在主人如果恢复全部记忆,我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你错了,如果现在你把金德之体的功法秘诀传授给钟元,未免不能够拉好关系的,其实我也就有了这个打算,要真正对抗我的本体,只有借助钟元的力量,我才能够很好的活下去,我把你留下来,而驱走魏无涯就是这个打算,你意下如何?”

    九煞收起双手,放在后,双目微微眯起的看着金陌,他在看金陌的反应。

    沉默了片刻之后,金陌点了点头,开口道:“这样合适么,毕竟不久前,我才从他们手中救走魏无涯,而且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恶魔大人说不定在冥河的帮助下,能够到达人界也说不定,那个时候,咱们就……”

    九煞冷哼一声,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何时变得这般畏手畏脚?这点风险都不敢尝试?他肯定会接受的,并且我们也可以住在九荒市,到时候即便我的本体亲自找了过来,也不会惧怕什么,现在我问你,愿不愿意,不愿意,立刻离开,如果愿意,现在跟我一起回九荒市,即便是钟元不接受,我也自信有能力在他们面前全而退,毕竟现在地藏与那个人界强者是在幽冥血海,并不在九荒市。”

    “好了,我答应便是,什么时候动?”

    金陌这一下倒也没有迟疑,立即开口了。

    “咱们现在就走!”

    九煞眼眸之中划过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袖袍一甩,大步往洞口外去了,金陌紧紧跟在其后。

    ……

    摩诃大世界,某座沉的山谷之中有一潭死水,这周围却寸草不生,周围弥散着浓浓森的气息。

    两男一女站在这水潭边,其中一个是穿黑色锦袍,面容俊秀的少年,这少年腰间挂着一个黄皮葫芦,脸色晴不定的看着水潭;还有一个体态妖娆,蒙面的红衫女子,这个女子头发盘起来,上面简单的插着几根银簪子,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眸子;另外一个则是八旬老翁,这老翁头发发白,头顶上绾了个发髻,中间插着一根木簪子,皮肤倒也保持得很好,一副鹤发童颜的模样,只不过看起来,脸上有几分狠戾之色,他穿着一件灰布衣服,手里拿着一柄龙头拐杖。

    “九煞,怎么还不动手?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老翁白眉一皱的问道。

    黑袍妖艳男子摇了摇头,开口道:“不是,我已经检查过了,血水并没有问题,只是我那一丝分魂并没有回来,而是留在人界,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立意识,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鹤老,仙仙,你们两个为我护法,上次破解冥河大人的封印,已经折损了六位真魔,现在只有我们三个,并且都还实力受损,现在一定要彻底的解开冥河大人的封印。”

    “放心吧,这个地方,不会有人来的,山谷外已经有各大魔使者看守,不会出意外的。”

    仙仙美丽的眸子眨动几下,张嘴说道。

    这黑袍妖艳男子正是九煞的本体,也就是摩诃大世界十大真魔之一的恶魔,他从腰间取下这黄皮葫芦,另外一只手虚空一挥,前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黑色灵纹,这些灵纹在空中一散,忽然凝聚成九条巨大无比的手掌,这些魔手往潭中一沉,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三魔在此瞪了片刻功夫,只见水花飞溅,浑浊的潭水翻滚而起,一座巨大无比的冰晶浮现而出,并且缓缓托高,直至悬浮出水面,这才停止不动。

    周围一下变得安静无比起来,冰晶仿佛是一座小山似的,高大无比,晶莹剔透,一股寒的气息迎面而来,这座小山悬浮上来之后,潭面都凝聚起一层厚厚的寒冰,在这冰晶很自责有一个血袍人影。

    血袍上绘制着精致的银文,是由上古符箓纹印形成,这个男子下巴尖,双目紧闭,眉心之中有一缕血痕,肌肤苍白异常,头发零散,整个人好像被冻住一般,但是在这男子前的冰晶之中却有不少蛛网一般的裂缝,不过这裂缝很细,不仔细看,是根本无法察觉到的。

    就在此时,这血袍男子忽然睁开双眼,眼眸之中赤红一片,光霞微微闪动着,片刻之后才恢复正常,冰冷的双目扫了一眼恶魔,忽然张嘴说话了:

    “九煞,事可曾办好?”

    “已经取回足够的血水,现在可以开始了,但是必须要冥河大人配合,否则凭借我们三个家伙,估计还是无法彻底毁掉这封印的。”

    九煞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另外两个真魔同样是不敢直视冥河,虽然现在被封印住,但是冥河原本就有一股强大的威严,让他们胆颤心惊。

    “开始吧!”

    冥河冷冷开口,子忽然在这冰晶之中扭动起来,虽然无法真正做到自如,但是躯硬生生在这冰晶之中转动了一圈,甚至是双手抬了起来。

    九煞见此大喜,想不到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冥河居然炼化了不少封印,竟然能够在里面活动,当即打开这黄皮葫芦,狠狠冲着黄皮葫芦一拍,一股血腥刺鼻的血水狂涌而出,直奔那裂缝而去。

    但这血水刚刚飞至半空忽然开始一点点化为化为寒冰,定格在半空之中,甚至这寒冰还在往葫芦近。

    “哼,竟然还是闯入山谷之中,真是不知死活!”

    仙仙忽然伸手往水潭某处虚空一拍,一道粉红巨手狠狠击在那虚空很自责,空间炸裂开,紧随着空间波动,一个白衣少女脚步踉跄跌落而出,不过很快站稳,少女肤若凝脂,顾盼生辉,三千青丝齐腰,脸色冰冷无比的看着这几个真魔,开口道:

    “想不到还是被你们夺去了血水,虽然不知道地府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一定会全力阻止的!”

    “洛鸢儿,你也来了摩诃大世界这么多年,处处与我们为敌,现在你手下的雪山女已经全部阵亡,没想到你还是冥顽不灵,竟然还想对冥河大人下手,那皇天已经是转世之,就算这一世修炼,也不见得能够恢复胎中之谜,我劝你还是臣服冥河大人为好,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仙仙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同时也不敢怠慢,手里多出一柄赤色长剑。

    “多说无用,就算今我死在这里,也是我的劫数,总有一天,也会有新的寒冰神降临!”

    洛鸢儿轻笑一声,看了一眼冰晶之中的冥河,伸手一抓,手里便多了一柄冰晶长剑,除了上面精致的银色符文之外,竟然和这冰晶有几分相似之处。

    “好,既然这样,那今你就受死吧!鹤老,守护住九煞!”

    仙仙裙摆一甩,化为一道金虹破空而起,仗剑往这洛鸢儿杀去。

    洛鸢儿原本就是雪域之原的寒冰神,已经到了这摩诃大世界与这些魔头抗争数千年,手下那些雪山女也纷纷在摩诃大世界战死,现在也只剩下她一人独立对抗群魔。

    见到仙仙出手,九煞面无表,张口一喷,一股黑风冲着前的葫芦一卷而出,黑风所过之处,冰层溶解,血水再次恢复过来,直奔冰晶而去。

    而恰好此刻,山谷之外传来一声巨响,一个材高大的男子,全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袍,五官就跟雕塑似的,十分立体,特别是高的鼻子,深邃的眼窝,头发很长,披肩,不过他耳朵上的头发已经扎了两条小辫子,然后这个小辫子往后拉扯,随着奔跑,后的长发微微起伏着。

    尚未接近寒潭,此人忽然一跃而起,猛然一拳,虚空狠狠往九煞一砸。

    “轰隆!”

    青色的拳影呼啸而至,直奔九煞而来,拳影虽然并不是实体,但是所过之处,飞沙走石,炸响声震天,那白发童颜的老翁面无表的转过,手里的龙头拐杖用力一挥,一道黄褐色的光影飞掠而出,这道光影在空中微微一扭,竟然化为一头黄龙,嘴里发出咆哮一声,狠狠往这青色拳影扑咬而去,二者相撞,周围直接被这股能量炸成一个大坑。

    正在与仙仙颤抖的洛鸢儿见到下方的高大男子,冰冷的脸上现出惊喜之色,当即朱唇微启开口说道:

    “滕青!快阻止他们,他们要破开封印!”

    滕青抬头看着半空之中那道倩影,一时之间怔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