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刺伤】

    感觉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迎面而来,心脏猛然一跳,又是这种危险之极的感觉。

    我毫不犹豫往地上一按,一面土墙从我们三人前面狂涨而起,就在土墙竖立而起时,我扭后的草坪掠去,这仓库虽然看起来大,但是真要动手起来,还是免不了束手束脚的。

    李念白和宁青阳同时奔了出来,刚跑出仓库,后一声巨响轰隆传出。

    土墙瞬间崩溃,一道血红的镰刀之影气势汹汹往我等三人一斩而来,似乎连虚空都被斩裂而开,危险依然存在。

    李念白举起自己的乌木剑,剑之上金色的符文缭绕,这些符文往剑之上一涌,立刻化为一道金光裹住木剑,整柄乌木剑如同黄金铸造而成,他神色冷冽,单臂举起乌木剑,用力往前一挥手。

    一道刺目的金色剑光嗖的一声激而出,剑光狠狠与这血魔镰刀之影撞在一起,立刻爆裂开,剧烈的能量往四周散而开,宁青阳袖袍一卷,我们前的能量立刻消散开。

    尘土飞扬之间,魏无涯和玄风魔使的影再次浮现而出,玄风魔使躯一滚,整个人忽然消失不见,化为一片青蒙蒙的狂风吹卷而来,狂风之中青芒闪动着,给人一种极为锋利的感觉。

    “这个魔使我来解决,魏无涯交给你们两个。”

    宁青阳嘴角一咧,双手往前一抓,手掌间青光闪烁,两柄蛇形长剑出现在手中,仗剑杀出。

    就在此刻,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阵阵寒的狂风,原本墨色的天空之中忽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白蓝光点,顷刻之间,这些白蓝光点放大,白蓝相间的冰刃如暴雨一般,疯狂的往下坠落而来,魏无涯脸色大变,这些冰刃尚未落下,地面之上已经凝结起厚厚一层冰霜。

    他咬了咬牙,手臂疯狂的挥动着,如同风车般旋转起来,这些往他激而来的冰刃落在上面,不是被绞成粉碎,便是被弹而开,一时之间魏无涯也无法移动,只能利用这血魔镰刀阻挡空中坠落而下冰刃。

    我抬头看了一眼上空,黑云之中有两道白色的影闪动着,顿时明白是乌凰儿与洛月儿在施展攻击。

    “不要杀了他,要杀他的人并不是我们。”

    见到李念白正要大展手一番,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提示起来。

    “明白。”

    李念白脚尖一点,蹿了出去,躯化为一道残影,根本就无法看清他的影,他攻击魏无涯,这也证明他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之中,不过这些冰刃似乎一下减弱许多,而且落在李念白上的都被他轻而易举的隔开。

    魏无涯手腕一痛,被隔开一条口子,鲜血喷溅而出,当即惊怒交加的一声怒吼,躯之上的紫色魔气狂涨起来,紫色魔雾翻滚之间那些冰刃落入其中悄无声息,李念白狠狠一剑往紫雾之中狠狠一刺,里面的雾气纷纷往两侧分开,一柄巨大的血色镰刀挡住了乌木剑的攻击。

    “法眼阵图,定!”

    堂哥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紫雾之下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太极图,雾气往中间一聚,魏无涯的模样已经大变,上的黑色斗篷已经消失不见,上半露出强健的肌,肌之中的血管暴突而起,并且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魔纹,子是他的额头也生出两个角,看起来恐怖异常。

    这便是魏无涯的魔体,比起原本正常的形态,还要大上一倍,他被定住,任由这些冰刃坠落而下,密密麻麻打在他躯之上,不过并没有刺穿,反而是躯之上凝结出一层厚厚的寒冰,看起来还是一异常的凶厉。

    魏无涯进入化魔池的时间并不长久,即便是手里拥有上品魔器,也极难发挥真正的威力,现在又面临我们这么多高手的攻击,没当面斩杀算是幸运。

    我冲着虚空一挥手,二女停止了攻击,我直奔魏无涯而去。

    他现在已经无法动弹,只能用愤怒异常的目光盯着我,李念白邪邪一笑冲我道:“钟元,就是这血魔镰刀伤的你吧。”

    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李念白冷哼一声,手腕一抖,一道金色的剑光反撩而上,咔嚓一声,魏无涯举着血魔镰刀的手臂应声而断,手臂滚落一旁,但魏无涯的手臂并没有鲜血飞溅而出,伤口处溢出紫色魔气,正在缓缓修复着伤口,不过速度异常缓慢。

    看了一眼地上的血魔镰刀,我咧嘴一笑,伸手捡起扔入了火神戒空间。

    正要废掉他的魔躯之时,忽然他下的太极图一下消失不见,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堂哥的肩膀被一柄尖刀刺穿,溅出大片的鲜血,染红前的白色衬衫。

    下一秒,堂哥前的那枚铜钱滴溜溜旋转起来,化为七枚一模一样的铜钱护住他周,而此刻那金色的尖刀骤然消失,在他后闪过一道人影,双手执起金色的大刀,冲着我和李念白用力一斩,这一刀非同小可,金色的刀影布满虚空,足有数百道刀气狂轰而下。

    李念白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之下大步往前踏了出来,伸手放在嘴里一咬,手指立刻溢出鲜血,往乌木剑剑柄由下往上用力一抹,金色剑光之中竟然夹杂着一丝鲜红,同样是用力往前一劈,密密麻麻的剑光蜂拥而出,剑影对刀光,轰然炸碎。

    就在堂哥被击中的那一刹那,我已经急掠而出,当这些剑光刀影相撞之时,已经到了堂哥的后,手里的伏魔剑一剑刺出,那人影骤然后退,一下飘出数丈的距离。

    “第五符文法阵开启,十方俱灭!”

    一道金丝从剑之上激而出,直奔那道人影而去。

    我知道这个是谁,当初在普陀岛的金陌魔使者,只是那个时候他已经逃走,现在竟然出现在此地,并且偷袭重伤堂哥,对方金色大刀抵挡这金丝线,只是一接触,这金色大刀便被直接切开,金丝威力不减,从金陌魔使中间一分为二,见到这一幕,我松了口气,金丝落在他后的地面之中,划出一大片沟壑。

    不过下一秒让我有些吃惊,原本一分为二的躯体并没有鲜血洒出,反而是伤口处弥散着淡金色的液体,并且再次诡异的弥合起来,金陌魔使元气大伤的看了我一眼,躯之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金色纹痕。

    “金元灵纹!”

    这一下让我彻底震惊,这金陌魔使者竟然拥有金德之体,而此刻脸上竟然浮现出金元灵纹,一时之间我没有再动手,对方躯忽然往极远之处飞遁而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魏无涯逃走了!”

    李念白的声音远远传了出来。

    “跑了就跑了,他失去了血魔镰刀,而且之前我们围攻他的时候,他并没有施展无极雷珠,他现在也就是一直拔了牙的老虎。”

    我走到堂哥边,危机已经解除,铜钱又回到了他的口,十分有灵,随即开口道:“伤势怎么样了?”

    堂哥伸手按住肩膀上喷血的伤口,指缝之间有鲜血溢出,不过他脸色倒也镇定,除了因为失血让他的脸上产生一丝苍白之外,堂哥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死不了,对方只是让我解除法眼阵图,并没有真正打算致我于死地,倒是我舒服了,在施展法眼阵图之时,对周围的况观察的不仔细,导致这魔使靠近我,我无法察觉。”

    “这两个魔头估计此刻已经离开九荒市了。”

    把堂哥带过来之后,空花花就躲得远远地,对于金陌魔使突然的出现,她虽然发现,但想救援,已经是来不及。

    “怎么只是你?空灵儿呢、”

    我看了一眼一脸自责之色的空花花,开口询问道。

    她很清楚,要是她一直守在堂哥边,估计堂哥也没有那么容易被金陌刺伤,这样一来的话,魏无涯也不会逃走,甚至也能够击杀金陌魔使者。

    “嘶!”

    远方忽然传来一声低吼,宁青阳已经化为一条二十余丈的巨大青芒,蛇头之上有两颗大瘤,甚至已经隐隐看到里面的犄角,青蟒之上的鳞甲异常闪亮,好似坚硬盔甲一般。

    对方的玄风魔使同样已经化为十余丈高的魔体,全青色,子并不强壮,脑袋上的头发稀疏,青面獠牙,如同恶鬼。

    他手里并没有什么魔器,双手却被一层青色光晕笼罩住,双手不停挥动着,一道道巨型青色光刃纷纷激而出,虽然相隔甚远,但我已经感觉周围的空气稀薄,对方竟然还有这种神通,不仅仅能够纵这风之力,并且还得宁青阳化为本体,且无法近

    “空花花,你把堂哥带回皇天阁,这里交给我们,跑了两个魔使者,这个玄风魔使这是无论如何不会让他逃走的,对了,如果遇到馨儿魔使,不要和她动手,让她走。”

    我冲着空花花开口了,她目光收回,点了点头,虽然眼中有些疑惑,但遵从了我的命令,一手抓起受伤的堂哥,另外一只手冲着虚空一划,一道青色的裂缝瞬间显现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