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鬼王范毅】(求月票)

    青萝手里拿着一张地图,带领着我和殷司往幽林深处去了,不过在这地图绘制的并不是很完整,缺失了很多部分,特别是幽林深处的中心部分,地图上面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按照地图的指示,我们在即将进入幽林深处的时候,青萝已经停了下来。

    “地图已经不能再帮助我们,我们现在已经接近幽林深处的边缘,现在要开始小心,这里的鬼兽可是超乎想象的强大,我可先说明,我不会主动出手的。”

    她收起了地图,看着周围的环境,退到了我后,同时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这里似乎比起外面更加的暗,潮湿,幽林之中的树木高大,不少大树的根茎已经钻出土地,如同一条条巨蛇俯卧在地面上,若隐若现。

    芝罗果生长在幽林之中,所以,我们一边往前走,一边开始找寻此果,同时又要注意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所以神经都紧绷起来。

    忽然,前方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吼叫声,声音怪异之极,然后“噗通”一声轻响,在幽静的林中传了出来。

    “这幽林之中还有水潭?”

    怪声消失之后,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青萝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这幽林之中处处透露出古怪,所以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我点了点头,幽林之中若有若无的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黑雾,这种黑雾并不是鬼雾,是从某些树上逸散而出,看起来没有半点鬼气,但是从这树林之中穿过,有点头昏脑装的感觉,人也变得更加无力。

    “糟糕,这些是瘴气,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半点问题的,但是你是人类,如果在这鬼瘴之中待得太久,就会变成半人半鬼的鬼物,赶紧运功把这些鬼瘴之气出来。”

    青萝着急的声音在我后传出。

    我别过头看了一眼殷司,殷司似乎根本就不受任何影响,翠绿如同宝石般的眼珠盯着周围,在找寻芝罗果的下落。

    当即我盘坐下来,驱除体内的雾瘴,一刻钟之后,体内的瘴气才被我驱除体外,同时,头脑清醒了很多。

    在周围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芝罗果,不得不硬着头皮往更深处前进。

    脚下的地面开始变得松软,况有些不对劲,我双脚被某些不知名的东西缠绕住,低头一看,是周围某株大树的根茎,努力挣扎几下,竟然无法挣脱,这大树就好像是活过来似的。

    不仅仅是我遭受到了攻击,青萝和殷司也遭受到了攻击,藤条从土壤之中破空而出,诡异的往我们躯之上缠绕而来,青萝被缠绕住,大惊失色,躯变得一阵模糊,甚至是化为黑色的鬼雾,但这些藤条微微一缩,鬼雾又化为青萝的模样,她转换形态,都无法挣脱开这些诡异的藤条,当即大叫道:

    “噬鬼藤,钟元大人救命!”

    殷司的动作十分灵敏,不过这些噬鬼藤的数量实在太多,眼看他就要被缠住,却见他躯往前一扑,体表黑光闪耀,竟然化为一只小猫,体型变化之后,这些噬鬼藤再难追捕到他。

    我的双手和大半边躯都被噬鬼藤缠住,根本就无法结印,施展魔火,我还没有本事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念做出这些。

    “真魔之骨!”

    沟通丹田气海之中的真魔之骨,真魔之骨仍旧是盘坐在紫色星盘之上,额头中央的魔源珠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正在吸收星盘之上散发出来的魔气。

    真魔之骨以魔源珠周围延伸出不少诡异的魔纹,这些魔纹紫色,从真魔之骨的肌肤之中生出,以前倒是没有注意,想不到现在居然发生了这种诡异的变化。

    听到我的召唤,真魔之骨缓缓睁开眼睛,双眸之中一片金色,面无表,但是浑魔气缭绕,躯一晃,便在丹田气海之中消失不见,出现在我后。

    真魔之骨大手一抓,束缚在我上的这些噬鬼藤被扯断,我立刻取出伏魔剑,直奔青萝而去,手腕一抖,银色的剑光闪耀,困住她的噬鬼藤这才被斩成碎片,坠落在漆黑的土壤之中。

    青萝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脸色比起之前要更加的苍白,体也虚弱不少,看来这噬鬼藤对她的伤害很深。

    周围十多棵大树忽然纷纷睁开了眼睛,这些眼睛和人的眼睛相差无几,只是要大上很多,眼珠是诡异的鲜红色,如同灯泡刺眼,大眼盯着我们,等我要仔细去观察,这树上的眼睛彻底闭上。

    我甩了甩脑袋,继续对付这些噬鬼藤。

    ……

    幽林深处,某个山谷之中,这里充满了腐烂的气息,但山谷中却有一所藤条编织而成的藤屋,屋外有不少黑色的大树,在同一时间,这些黑色大树纷纷睁开了眼睛,赤红的大眼格外的森。

    这时候藤屋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脸色沉的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头发盘起,绾了个发髻,上面插着一根木簪子,深山穿着一件淡绿色的长袍,丹凤眼,嘴唇薄,眉头中央有一朱沙印记。

    “什么事?”

    男子走出来之后,冷声开口了。

    “主人,已经有人闯入幽林深处。”

    某株大树发出古怪的声音,沙哑难听,声音却在这山谷之中幽幽响动着。

    男子还未开口,木屋之中再次走出一个穿血色长袍的老者,老者面容苍白,似乎是受伤不小的样子,很显然他是闻言而出,眼眸之中精光闪闪,道:

    “人?难道是钟元?!”

    “钟元?血河,难道你认识此人?而且地府通往人界的通道不早就封死了么,除了鬼之物,人是不可以下来的。”

    男子扫了一眼血袍老者,冷冷说道,虽然声音寒冷,但是他双目眯起,明显是有了几分兴趣。

    “哼,范毅老鬼,你这是在质疑我么!难道老夫还会哄骗你不成?”

    血河冷哼一声,袖袍一甩,气的胡子一抖一抖,继续说道:

    “要不是我被打成重伤,你以为我会愿意来投奔你?看来我在酆都鬼城的基业算是毁于一旦了,现在进入酆都鬼城,肯定会被擒拿下,钟馗已经彻底的发现我,现在估计已经接手我的再生血池,还有石磨灵牌,我已经丧失了全部的鬼差兵力,现在只希望九煞能够安全到达摩诃大世界。”

    “昔我是欠了你一个人,是你把我从再生血池复活的,不过时隔多年,我早就今非昔比,现在也是鬼王级别的存在,一直生活在幽林深处,不曾涉足酆都鬼城,听你的意思,你是想要我出手?你可不要忘记了,昔欠你的恩,我早就已经还清,我不想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

    范毅双手自然垂下,盯着血河,冷哼起来。

    “我也不想打扰你的生活,但是我现在也是被得没办法,我被地藏的金印打伤,要不是借助血海,根本就无法逃脱,现在钟元进入幽林,绝对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兴许你不会知道钟元这个人,但是你应该清楚皇天,钟元便是皇天转世,一纯阳元气精纯无比,只要吸食他的精气,我的实力就能够恢复,而你,则是蜕变成纯阳之躯,到时候在阳间白天走动,又有何妨?”

    血河嘴角勾起,带起一丝狡黠之色的盯着范毅。

    范毅剑眉一皱,抿了抿嘴道:“皇天不是已经陨落了么,即便他真是皇天转世,现在能够下地府来,实力就恢复了不少,我们又能够对付?”

    “当然,咱们完全可以借助幽林的地域,虽然你现在是鬼之,你可别忘记了你自己的真实份。”

    血河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范毅的肩膀。

    范毅有些踌躇起来,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我知道你和皇天的关系不一般,你当初是犯了错误,但他也不该把你贬下凡尘,受磨砺之苦,你当初好歹也是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之一,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完全沦落成了鬼物,当初你死了之后,原本以为会回到仙界吧,却没有料到你会在地府担任鬼差之职,同样也只是犯了一个小错误,阎君就惩罚你,害的你死亡,要不是我的再生血池,你会有如今的造诣?现在你连鬼仙都算不上,你难道就不想报仇?他毕竟只是转世之,实力不可能会那么强大的,而你不同,只要吸食他的精气,你就会蜕变,即便这些鬼差有司职在又如何?”

    血河走到范毅前,盯着他,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范毅眉头舒展开,自嘲一笑:“当初的确是我犯了大错,很多年过去了,我也没有想再返回仙界,这些年我一直在幽林之中修炼,一些事就跟心头上插了一根刺似的,不拔掉,不痛快,但你应该知道我和皇天的关系,所以,即便是我答应你,吸取他的精气,但他不能死,你能做到?”

    血河一愣,随即古怪的看了一眼范毅,道:

    “你……我知道你和他有关系,但那是很久以前,皇天已经转世,你的也毁掉,这种血缘关系还能维持?”

    “你不要再啰嗦,等你恢复实力,赶紧给我滚出幽林。”

    范毅颇为厌恶的看了血河,转走进藤屋之中。

    血河倒也不在意,抬起头,盯着周围的古怪大树,开口道:“你们也听到了自己主子的话,还不行动?想办法,捉拿钟元!”

    (第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