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酆都鬼城】(求月票)

    画面之中的人物正是我的堂哥,钟离,他面无表的蹲在火盆面前,旁边还搁置着一大叠冥币,手里还拿着一张信封,眉头微微皱着。

    这时候,姜禾走到了堂哥边,凑到他边,不知道在说些说么,我只能够看到堂哥不停地在点头,然后晃动着手里的信封。

    我穿过石柱,走上了望乡台,抬头看着巨大的望乡镜,周围鬼气森森,不少鬼魂正满怀期待的盯着镜子,因为被点名上来的,都能够获取到自己应得的东西。

    堂哥手里的东西往火盆之中一扔,开始熊熊燃烧起来,这信封很快就化为一片灰烬,完整的信封从镜面之中掉落而下,信封之上裹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上面一个封字,若隐若现,紧接着,堂哥伸手抓起一大把冥币扔入火盆之中,火焰飞舞,一张张完整的纸币往我落了下来。

    伸手一抓,这些纸币不断往我坠落而来,不一会,厚厚一叠冥币出现在我手掌之上,我也没有办法当着这么多鬼物的面,把这些冥币收入火神戒空间,只能让这些冥币聚集在我手掌上。

    不一会儿手掌上便托了厚厚一叠冥币,冥币的价值可是远远高于钱纸,周围不少鬼物纷纷盯着我,十分羡慕的盯着我手掌上的冥币,甚至是周围的鬼差也纷纷往我看了过来。

    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烧这么多冥币过来,但他们很清楚我下地府这件事,既然这么做,那么应该是有重要的消息要传递过来,而这个消息便是我手里的这张信封。

    如果要传递消息,那就只需要信封,为什么现在还给我烧这么多冥币?这些冥币可只能够在地府鬼城之中才能够用得上,并且还烧了这么多给我,难道还要我在这酆都鬼城之中购置东西不成?

    空中的画面渐渐模糊起来,鬼差又开始催促,让我们赶紧下了这望乡台。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的钟馗,殷司,钟馗脸上也是露出吃惊之色,显然没有预料到我会在这里还收到东西。

    刚一下来,周围便有不少穿破败衣物的鬼物包围住了我,目光贪婪的盯着我手里的这厚厚一叠冥币,除了我之外,还有不少从望乡台下来的鬼物都被包围住了。

    不过有些鬼魂是有家丁和护卫的,所以倒也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那个从洋楼出来的老也有草龙,家丁护,一时之间倒是我成了这些游魂野鬼的焦点,他们想夺走我手里的冥币,只要有了这些冥币,就能够彻底的改变他们,要是之前,我肯定会乐意把这些冥币分出去,但是现在这些冥币还有重要的作用,自然是不会交出去的。

    我再次看着钟馗,却发现他并没有打算插手此事的样子,双手抱肩,笑眯眯的盯着我。

    兴许一开始,他就会料想到会发生这种况,只是想要看看我如何处理此事。

    手腕一翻,冥币与信封没入到了火神戒之中,见到这些冥币忽然消失,并且消失得干干净净,这些鬼物立刻大怒起来。

    “交出冥币!”

    一个面容狰狞的恶鬼挡在了我前,后十多个恶鬼同时飘了过来,面目狰狞的看着我。

    “想要冥币,可没那么简单,想从我手里抢,你们只怕没有这个能耐,速速退散,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这些鬼差依然在念叨着名字,根本就没有打算插手这里的事,如果是在一年前遇到这种事,我自然二话不说,扭就逃,现在不同了,我不希望他们招惹我。

    他们并没有失去灵智,只是太过疯狂,这么多年不曾投胎,又无人供养,所以他们会变得十分凶残,掠夺其余鬼魂的供养物品,鬼魂和人一样,人死后所化,一样是有所追求的。

    为了威震这些恶鬼,我取出伏魔剑,剑之上流转着淡淡的银光,里面蕴含了强大的力量。

    为首的这个恶鬼满脑子的怨气已经代替他的本能,双手往前一伸,全鬼气森森的往我扑了过来。

    既然如此冥顽不灵,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脚尖一点,手里的伏魔剑刺出,没入这恶鬼的口,轻轻一搅动,这恶鬼顿时碎裂开,化为点点黑雾,往周围逸散而开。

    这恶鬼消散之后,其余的鬼物便不敢上前,即便是再凶残,但面对的是魂飞魄散,又岂敢再动?

    我咧嘴一笑,大步往钟馗所在之地走去,同时抽出那张信封,捏碎了上面的封印,打开一看,上面大部分都是一些植物的名字,比如食阳草,鬼脸花等一些鬼界比较常见的东西,其中便有我遇到过的鬼草。

    钟馗脑袋凑了过来,轻笑一声,道:

    “难怪要给你烧这么多冥币,想不到竟然是要购置这么多鬼界之物,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能够带出鬼界的?即便有,也是经过严格筛选,由各大鬼市出售,我看你手里这些清单上的东西,应该有绝大部分是无法带离出去的。”

    “这些东西都是鬼医一脉姜禾所需要的东西,我自由办法可以带出去,老祖宗,你不会多加干涉吧。”

    我咧嘴一笑,虽然他看似严厉,但这些东西拿到人界去又不会对人界产生什么危害,姜禾之所以列出这个单子,肯定是有重要用途的,而且还烧了这么多冥币过来。

    “当然不会干涉,只不过这些东西得收藏好一段时间,倒时候去酆都鬼城去找一找,不过我先说明,我事还忙着,可不会陪你瞎逛的,这里是我的令牌,持有它,能够在酆都鬼城自由行走。”

    钟馗伸手往自己的腰间一扯,一块巴掌大的玉佩递了过来,我接了过来,连连道谢,然后继续往酆都鬼城行去。

    脱离这片区域,花了我们不少时间,大约小半天时间过去,我们终于到了酆都鬼城。

    整个城墙灰蒙蒙的,数丈之高,根本就无法看到是由什么砖石堆砌形成,甚至连缝隙都无法看清楚,整个城墙浑然一体,仿佛是天然形成一般,城墙色泽黝黑,隐隐发亮,有一股肃杀之意。

    我摸了摸城墙,一拳砸了上去,除了拳头之上钻心的疼痛之外,这城墙没有任何损毁的地方,以我现在的实力,一拳也能够轻易的杂碎岩石,这城墙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质地。

    城门口陆陆续续有鬼魂进进出出,这些鬼物除了差之外,还有一些普通的魂,但没有看到一辆小车,马匹等物,即便是外面的鬼魂想进去,这些车子,马匹等工具都必须留在外面,而且这里面不能带家丁护卫。

    这巨大的城门有两尊巨大的恶鬼雕塑,这两尊鬼物雕塑差不多和城门一样高,恶鬼头颅狰狞异常,并且背后生有双翅,手里拿着石矛,石矛全部都是指着前方,看起来不怒自威,并且栩栩如生。

    “这两尊夜叉雕像是用来御敌,只要有人攻打这酆都鬼城,这夜叉就能够复活,实力相当于一品鬼差。”

    钟馗颇为自豪的一笑,眼眸之中尽是一片神秘之色。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从幽冥血海地域踏入幽林的那一刻,我便用那手绢重新幻化出披肩。

    现在跟在钟馗后,往城中走去,门口守城的那些鬼差见到是钟馗,立刻纷纷行礼致敬,压根就没有多注意我。

    走进酆都鬼城,我顿时有些无语,这里建筑颇多,有不少商铺,城中大部分都是黑白建筑风格,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有十余丈高的木柱,上面垂下一丝丝白绫,风一吹,这些白绫便被吹得猎猎作响,大街小巷之中不断有鬼物来来回回走动着。

    “好了,你慢慢收集,我要带领鬼差占领血老祖的地方,把再生血池和那些受制于他的鬼差解救,想必阎君也不会说什么,对了,你们要小心一点,血老祖很有可能藏在这酆都鬼城,这么多年,他可在酆都鬼城有不少基业。”

    钟馗盯着不远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也不等我回话,然后脚尖一点,化为一道淡淡的红芒消失不见。

    “殷司,你是否来过酆都鬼城?我手里的这些东西要在那儿才能够买到?”

    转看着紧紧跟在我后的殷司,我晃了晃手里的清单。

    殷司一愣,有些腼腆的摇了摇头,细声道:“不清楚,我也从来没有来过酆都鬼城,只在血海帮我母亲镇压那些凶灵和妖魔,所以,这些东西我也不清楚。”

    我收起清单,四处环顾一下,这时候一个淡淡的人影往我飘了过来。

    这个人穿的十分专业,黑色的西装外,外面是一件小披风,黑色的裤子,高跟鞋,头发很短,让我想起了血魂宗的冰云。

    “二位应该是第一次来酆都鬼城吧,你们好,我是青萝,我对酆都鬼城了若指掌,如果有什么事,可以问我的。”

    青萝笑眯眯盯着我们二人,满脸笑意,上鬼气已经收敛,看起来和正常人差不多。

    “好啊,好啊,我们正愁呢。”

    殷司连连点头。

    我大量了一眼此女,看到她腰间有一块黑黝黝令牌,顿时冷笑着道:“怎么敢劳烦一位鬼差大人带领我们呢,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妈呀,今天的月票又超过五票了,明天要加更,你们要整死我?)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