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治疗】

    “不是我,又是谁?难道还有谁冒充我?”

    苏铭拍了拍李念白的肩膀,微微一笑的说道,见到李念白,让他十分开心。

    “没有,数年前,我记得你见过我之后便去了无量寺,怎么如今又在这里?我父亲知道么。”

    李念白松开苏铭,笑嘻嘻问道。

    这个苏铭当年和自己的父亲一起闯过,历经许多生死劫难,更重要的是,这个还是自己的叔叔,因为他和李慕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多年前因为机缘,成了半佛半魔之体,从小就对李念白特别的好,视他如己出,只是自己母亲一出现,他必定会离开,而且很少留在捉妖宗,这一点,他也不明白,可能是前一辈的恩怨吧,他也不会管这么多。

    “嗯……这个,他应该不知道,我来这里只是受无量寺所托,叫我来照顾一下苦竹寺,对了,似乎叫慧衣通传我的人不是你吧,如果是你,还不跑过来了?”

    听了李念白的话,苏铭淡然一笑,眼眸之中划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

    “前辈,是我,听苦竹寺里的高僧说,这里来了灵界无量寺的大师,我在寻思拜会一下呢,又不敢太过造次,便请人来通传,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

    我轻咳几声,开口了。

    苏铭目光落在我上,大步走了过来,开始仔细打量起来,姜禾还在小心翼翼拆着绷带,偶尔扯到皮,便会痛得我龇牙咧嘴的。

    “你们算起来,应该是第三代了吧,很不错,代代都有人才出,捉妖宗越来越强大了。”

    苏铭收回目光,有些唏嘘,脸上露出了些许回忆之色,都是团队,在我们上,他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苏铭大师,番国的一些强者联合摩诃大世界的魔头已经掌控了南海市,南海市的猎鬼师联盟逃的逃,死的死,还请大师助我们一臂之力。”

    我想了想,觉得他不可能会拒绝我们,便直接开口了。

    “当然,你们都是念白的朋友,不过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要对付这些人,虽然说不上容易,但也绝对不会太难对付的,只不过番国强者擅长暗杀,这一点你们还是要小心点,特别是你,现在是重伤时期,有弟子说这些番国强者毁掉了苦竹寺的佛牌楼,这下让天能心疼了,这佛牌楼可算是数代相传的,好了,我就不多说什么,苦竹寺有我坐镇,这些邪魔是不敢造次的,但总会有遗漏的地方,你们小心就是,强敌我会为你们解决的。”

    苏铭淡然一笑,说的轻飘云淡,仿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铭叔叔,你好歹也支配几个小僧供我们驱使吧,我们几个才见面,得叙叙旧,还要准备药材,水什么的。”

    李念白见到苏铭打算走了,立刻开口了。

    “你这个小子,难道就不和叔叔叙旧了?好了,叔叔开玩笑的,我就去安排,你们慢慢聊。”

    苏铭点了点头,离开了这里。

    “李念白,你关系可真深厚啊,先是永和市的九龙斋,然后又是灵界捉妖宗的少掌门了,现在到了苦竹寺,又认识这么强大的人,以后可劳烦您多多照顾我们这些小弟。”

    为了缓解上的疼痛,我开口笑着说道。

    李念白故作高深,很镇定的看了我一眼,脸上却是忍不住的得意,道:“照顾小弟那是应该的。”

    “堂哥,你现在的阳法眼能够看破一个人的真伪么,比如说,一个实力高深的妖怪化为普通人,上的妖气隐藏的丝毫不漏,或者又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魔头隐藏自己的真形,你能够看出他们的魔?”

    想起当初黄元所说的话,我不暗暗担心起来,难道紫罗还有另外一重份?或者说,她是摩诃大世界的十大真魔之一?这不可能吧,十大真魔之一的人物又怎么来到原始世界,并且又跟我父亲在一起?

    堂哥扔掉手里的果核,走到我边,打量了我一样,冷声问道:“当然可以,如果对方的实力不是高的太离谱,我的法眼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的。”

    “如果是摩诃大世界真魔级别的人物,能够看穿么。”

    我心里一喜,再次问道。

    “能,等我拥有九道信仰之环再说吧。”

    堂哥白了我一眼,找了个位置坐下,又重新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啃了起来。

    九道信仰之环现在我要达到几乎都很困难,更别说堂哥了,或者堂哥以为我是在拿他寻开心,因为他现在还是第五道信仰之环,而我则是六道信仰之环,六要突破到七是一个很困难的过程,需要机缘,当然,只要跨过第七道这个关卡,就能够修炼到第九道信仰之环,相传修炼到第九道圆满之后就会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至于何种变化,我也不清楚。

    不一会,就有几个苦竹寺的和尚过来,听候差遣,李念白也不含糊,按照姜禾所说,把这些事吩咐给这些和尚之后,才回到客房,继续聊天,当然,更多的事是我回到这原始世界后发生的事。

    对于我斩杀两个魔使的事,几人皆是一阵唏嘘,直到我说起宁青阳,他们才打断我的话。

    “你说他是修炼了一千二百多年的蛇妖,而且慧阳那个小和尚也是他前世恩人转世,并且还有一个大妖仇敌?你确定他会留在我们边?”

    堂哥伸手揉了揉脑袋两侧的太阳,蹙眉盯着我,冷冷开口了。

    “有问题?”

    我看到堂哥表有些奇怪,不解的问道。

    “我们现在还不够麻烦,现在摩诃大世界的魔头陆续出来,无法抓到你,他们就会千方百计置你于死地,你还嫌不够?要多惹一个大妖?”

    堂哥放下手,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仿佛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钟离,什么事都不要想得太绝对,你可别忘了,这条青蛇也是千年大妖,而且实力也不弱的,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当初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幻化真和另外一个魔使相斗,并且还占据上风,他并没有全力出手,你法眼应该可以看到的,钟元这样做,也是为了聚合自己的实力,并没有过错,并且他是和慧阳在一起的,就算对方有成千上百个仇敌,他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姜禾帮我扯掉最后的绷带,因为小心翼翼,全紧绷,额头上已经浮现出不少汗珠了。

    李念白淡淡一笑,抓起一捆新的消毒绷带,走到姜禾边,开口道:

    “姜禾,钟离也没有错,虽然我们已经树立了很多的仇敌,但是多一个仇敌就是一分威胁,我们大部分的仇人是在摩诃大世界,想要过来,没那么容易,而这大妖就不同了,你别啰嗦了,赶紧治疗,还指不定今晚有一场恶战,这些番国强者除了刺杀之外,隐匿术,逃遁术也是十分独到,我们对他们并不了解,所以要多多提防,我不要求在晚餐前能够让他恢复到对抗敌人,但,必须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的。”

    “好,我尽量,正好试试自然之珠的力量,加上生肌膏,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好了,只是这绷带得一天换一次。”

    姜禾伸手放在我躯之上,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眉心之中顿时浮现出那颗绿豆般大小的自然之珠,双手蒙上了一层淡淡了绿色辉光,一股清凉的感觉从肌肤上传来,我低头看了一眼他双手所按的位置,发现这些受损的肌肤竟然在缓缓恢复,虽然速度极慢,但确确实实在恢复,特别是体内那些受损的器官,竟然也在弥合,体内的那股剧痛缓缓消失。

    过了一段时间过后,姜禾眉心的自然珠光华暗淡,没入眉心之中后,手掌上的光芒已经消失不见。

    他整个人如同在水中捞出来一样,湿透了,脸色也异常苍白。

    “适合而止吧,你现在的自然之力又怎么可能和那些山鬼相比?在自然之珠没有壮大之前,还是老老实实配合你的医术进行治疗,休息一下,你再去准备治疗内伤的中药,我先去周围看看,如果番国的人进入了苦竹寺,也能够及早发现。”

    堂哥走到姜禾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离开了客房。

    在姜禾的调理之下,我子好了很多。

    泡药水的时候,我的灵魂再次进入了火神戒之中。

    戒灵朱融在把玩着真蓝火鼎,他旁是被火链捆住的黑山魔头,黑山四肢被锁住,一点反应也没有,表显得十分空洞。

    “钟元主人。”

    朱融站了起来,手里的真蓝火鼎立刻被他抛在了地上,鼎中的蓝火顿时熄灭了。

    “他今天怎么和往不太一样?”

    以前黑山可是大吼大叫的,现在却老老实实,难道被关在这里,那股傲气被抹平了?

    “这个不清楚,上次你把他抓出来之后,他就一直这样了,我可没有擅自吸取他的魂之力,你可别怨我。”

    戒灵朱融往后退了几步,十分无辜的看着我。

    黑山见我进来,这才从游离状态之中恢复过来,那细长的眼睛睁开,里面呆着一股幽怨,道:“钟元,咱们合作吧。”

    “怎么突然会这么想?我可知道你的格,或者说,你现在的境遇,让你不得不先妥协?”

    见到他态度转变如此大,我倒是有些诧异了,不过他既然想真正的合作,那正好,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不管是对于摩诃大世界的报,还是现在侵入原始世界的魔头,都会是不小的帮助。

    只不过我不确定他是真心想合作,还是暂时先稳住我,寻求脱之计。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