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质问与偷袭】

    普陀岛,苦竹寺半山的牌楼处,这座曾今威慑不少妖魔鬼怪的佛牌楼除了那石墩之外,上方的梁木已经尽数折断,零散的撒了一地。

    毁掉这破牌楼的是山佐一郎所带领的番国强者,他们是人,这佛牌楼对他们没有半点效果,甚至用寻常的刀剑,便轻易毁掉这座牌楼。

    佛牌楼废墟下是上百番国强者,为首的是一个材矮小,人中两侧长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男子头发往梳了起来,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脑门上用一块白布蒙住,额头中央有一轮红,腰间别着一柄长刀,手里却拿着纸扇,脸色沉的看着从山上陆续赶下来的和尚们。

    此人正是山佐一郎,在他旁边则是穿着黑色职业装的井空樱子,井空樱子侧过子,神色异常愤怒的诉说着什么。

    “你是说华夏国的这些魔头意图想要统治整个世界?”

    山佐一郎看了一眼颇为激动的井空樱子,神色冷静的开口问道。

    井空樱子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嗯,不错,这一次咱们合作控制苦竹寺,其实也是为他们铲除一大仇敌,因为这些和尚的佛门秘术死死的克制着这些魔头,这些魔头想要真正掌控华夏国,头号大敌便是苦竹寺与猎鬼师联盟,山佐大人,刚才那个金陌的魔头不就是很好的证明么,骗我们毁掉这佛牌楼,而自己则是带着魔卫走了,我知道,他肯定是去接应黄元魔头,但是我们毁掉这佛牌楼,苦竹寺的人肯定会直接找我们,而我们这些强者是精通刺杀之术,原本我们的计划就是一个个把这些和尚杀光,可没想到与对方正面抗衡的。”

    “樱子妹妹,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这些和尚都已经下来了,而我们却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想要隐藏起来,只怕是不可能了,现在佛牌楼已经被毁掉,所以,只有一战,听说苦竹寺除了住持佛法高强之外,下面还有十多位实力强大的高僧,而且这些高僧曾今都去雪域之原参加过大战,实力深不可测。”

    旁边还有一个穿休闲装的少年,这个少年戴着一顶圆帽,又矮又瘦,眼睛很小,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寒光涌现。

    “木村,别说了,咱们先撤退,等到晚上咱们再行动,我自然有办法让我们的人离开这里,晚上我会用百鬼夜行卷里面的鬼物助你们对付那些高僧,而我亲自对付苦竹寺的住持。”

    山佐一郎手里抓了几颗黑色小球,往地上猛的一扔,顿时这些小球爆裂开,化为一团白雾笼罩住这些强者。

    从山上狂奔下来的武僧见到佛牌楼被毁掉,惊怒交加,齐齐发出怒吼往这些番国强者冲过去,但白雾散去之后,没有一个人影,不傻了眼。

    ……

    “小狐狸!”

    见到空花花被击飞,子动了几下,便无法动弹了,我心里大惊。

    不过我与她有联系,虽然很微弱,但感应还在。

    黄元缓缓收回拳头,对于自己击败空花花并没有任何喜悦之色,仿佛早就在理之中。

    “说,无极雷珠是谁给你的。”

    黄元冷冷盯着我,很快就到了我边,大手抓着我的口,语气寒的说道。

    “我自己炼制的。”

    我嘿嘿一笑的看着黄元,他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他。

    “哼,黄毛小儿,想哄骗我,这无极雷珠只有真魔才能够炼制出来,就凭你?到底是哪位真魔赐予你雷珠,说出来,兴许我会饶你一命。”

    黄元伸手往我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纵然我有黄金面具护持,也被打得脸颊生疼,不过这一下,便让我的遮掩之术破解。

    见到我带着面具,他微微一愣,伸手抓开我的面具,见到我脸上是被灼伤的痕迹,狞笑起来:

    “原来是个丑八怪,哈哈,难怪不敢用真面貌示人,这雷珠应该是你偷的吧。”

    “想用激将法?你认为我是偷的?既然你说这雷珠只有真魔才能够炼制出来,那我就会要亲自前往摩诃大世界,难道以我的实力,能够在真魔眼皮底下夺走雷珠?即便是你也无法做到吧,好吧,你也可以误认为这是真魔赏赐给手下的魔使,我从这些魔使手里所偷投,不错,我就是从黑山,吕姬,红魔这三位魔使手里的夺走的雷珠。”

    我嘿嘿一笑,冷冷的看着他,他越是想知道,我越不告诉他。

    听了我的话,黄元狞笑的脸一下就沉起来,漆黑的双眸盯着我,鼻中溢出丝丝白雾,手掌一松,我子往下一落,手掌转而掐在我脖子上,不对,应该是抓起了我的整个脑袋,不带一丝感的语气传了过来:

    “别再跟我兜圈子,我们五魔使者手里根本就没有雷珠,是不是有真魔到了原始世界,说,到底是哪位真魔!”

    我能够听得出他的声音有一丝颤抖,还有惊恐。

    这无极雷珠当初紫罗亲自交给我的时候,说是自己亲手炼制的,叫我保命时刻才能用,但黄元却口口声声称这无极雷珠只有真魔才能够炼制,难道是紫罗骗了我?又或者这并不是真正的雷珠?

    “就算你对我搜魂也没有用,我真没见过什么真魔,你们几个魔使是我暂时见过的最高级魔头了,好吧,这雷珠是我在血魂宗所获得,可能是血魂宗的长老炼制,难道你认为这血魂宗的长老是一位真魔?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要解散血魂宗?而且是因为黑山魔头的原因,黑山鹊巢鸠占,如果那位长老真的是真魔,又岂容黑山作乱?”

    我开口说道,避开了紫罗,我也不想她惹上麻烦。

    黄元脸上露出思索之色,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在思考我这些话的真实

    “黄元,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杀了那小子?我们还要回摩诃大世界复命!”

    金陌沉闷的声音传了过来,转而又是激烈的爆炸声,宁青阳已经幻化出真,是一条十多丈的巨大青蛇,青蛇足有水桶粗,青色的鳞甲闪烁着淡淡的流光,张开大口,露出里面锋锐的獠牙。

    蛇口之中淡绿色的光团开始飞快的凝聚,不一会,便成了墨绿色,直接喷吐而出,头颅大的光球往金陌激而去,纵然金陌已经幻化出魔,也不敢硬接,反是躲避开,这墨绿色的光球炸在地面上,立刻发出轰鸣巨响,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出现。

    从金陌的魔与宁青阳的真对抗来看,宁青阳隐隐占据上风,巨大的蛇尾一抽,地面上便能够砸出一条深深沟壑,而之前那金色大刀斩在蛇之上,也只是溅出些许金光,发出金戈交鸣之声,无法突破蛇上的鳞甲。

    所以,他才会催促黄元,叫他赶快动手杀我,然后再合力对付宁青阳。

    金陌可能并不知道,其实黄元早就打好了主意,拿我的尸去摩诃大世界复命,因为他现在的真魔之骨已经被摧毁,而且躯三番四次被我重伤,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施展某种极其强大的秘术在支撑而已,但这种秘术是有时间限制的。

    “小子,你的魂魄便有我带走,嘛,也成为我的新魔尸,算是给你一个好的交代了。”

    黄元的声音一落,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微微一紧,巨大的手掌收拢,我脑袋都要被捏爆了。

    “嗖!”

    一道极其危险的感觉从前划过,我重重跌在地面上,捏住我脑袋的手也突然坠落在地。

    我看了一眼这个手臂,又被切断了,伤口十分平滑。

    “谁!”

    黄元惊怒交加的往四周看去,在场除了我之外,便只有宁青阳,朱融还有慧阳而已,小狐狸已经昏厥过去了,他们都被各自的对手给纠缠住,又怎么可能施以救援?

    而且伤口那么平滑,跟被剑光斩断一般。

    这一次,他的伤口并没有自动愈合,伤口处冒着淡淡的金色光焰,在缓缓灼烧着,阻止他的伤口愈合,发现这一幕,自然让他惊怒交加。

    “阁下背后偷袭,不觉得卑鄙么!”

    黄元怒气冲冲开口说道,声音滚滚往四周散去,周围的树枝都被震得微微摇曳起来。

    除了那两大战团,并没有人回应他,黄元咬了咬牙,另外一只大手往我抓了过来。

    “嗖!”

    一道金光再次浮现而出,直接斩断他手臂,如同切豆腐般,而黄元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惊骇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仔细看了一眼黄元,他施展的这种秘术威力已经开始减弱,否则这道金色的剑光也不会如此轻易斩掉这手臂。

    “到底是谁!”

    黄元双手都被斩掉,彻底的慌了,开始念念有词,腰间的那个黄皮葫芦自动飞出来,从里面倾倒出金黄的沙子,这些沙子自动在他断臂之处凝聚起来,代替原本被斩落的手臂。

    “你爷爷!小爷罩的人你都敢动,活得不耐烦了,钟离,法眼阵图定住他,看我不一剑斩的他魂飞魄散!”

    一声怒喝从远方遥遥传了过来,转而一朵青色云层由远及近,看到上面的三道熟悉人影,我松了口气,他们终于赶过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