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紫蛛草毒】

    一层巨大的光幕横立在我们面前,光幕透明之中夹带着些许金色光芒,仔细一看,这些金色光芒全部都是经文幻化而成,十分庄严,中间裂开一个大口子,仿佛一扇大门被缓缓拉开。

    无空见到此景,这才如释重负般倾吐一口气,双手拿着船桨,往里面划去。

    风浪渐渐平息,当我们穿过这屏障之后,海浪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不远处便是普陀岛,而巨大的光幕也渐渐弥合,屏障上的经文也随之消散,最后消失不见。

    这里离普陀岛只有数里的样子,很近。

    从光幕出现起,从山上传来悠扬的钟声,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钟,竟然能够传到海面上来。

    现在光幕弥合起来,钟声反而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丹田之中的真魔之骨一阵晃动,真魔之骨睁开金色瞳孔,躯之上浮现出魔焰,这股剧烈的震动才缓缓消失。

    “啊……”

    忽然一声惊呼从我们另外一头传了过来,我心里一惊,这是空花花的惊叫声,等我赶到她边时,她已经蜷伏成一团,子不停的抖动着,双手抱着脑袋,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呼声。

    “陈少阳,怎么回事?你对她下手了?!”

    这里只有陈少阳一人,而空花花却突然变成这副模样,不是他又是谁?

    陈少阳有些目瞪口呆的盯着我,他手里还提着一条海鱼,满脸委屈的看着我,开口道:“我真没做什么,我和她在船尾钓鱼而已,她都吃了好几条了。”

    “鱼?”

    我把空花花抱起来,放在船舱之中,小狐狸脸色浮现出一层淡紫色,双目紧紧闭着,额头之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十分痛苦。

    青阳走了进来,扫了一眼空花花,低声道:“她中毒了,再加上这佛门之音,让她很快就无法抵御,用不了多久,她会化成狐狸,只有化成自己的本体,才能够活下来。”

    “化为本体?难道她三百年的道行一朝散?她中的是什么毒?你的蛇涎能够解么。”

    我紧紧握住空花花的手掌,开始用猎鬼之力探查她体,发现她体内的法力十分紊乱,而且意识也模糊,这大海之中是有不少鱼有毒,但大部分有毒的鱼都是在深海之底,这附近应该也有渔民捕鱼,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再者,小狐狸可是妖怪,一点点毒素怎么能奈何她?

    青阳摇了摇头,走到我们面前,蹲了下来,伸手翻了翻空花花的眼珠,道:

    “我的涎水只能解自己的毒,她中毒与我不一样,这种毒我也见到过,是番国人手里的紫蛛草研制而成的毒药,这种毒药不管是人和妖怪,中了并不会毒发,但是如果心波动,便能够提前引发毒,我想这小狐狸应该是中毒有一段时间,自己并没有发现,但是听到了佛门钟声,这才心生惧意,甚至运功抵挡,不过也好,越早发现毒素越好,你放心,这种毒素虽然强,但好歹她也是修炼了三百多年,能够支撑一段时间,等咱们上了苦竹寺,那里自然会有高僧为她解毒的。”

    这时候,空花花脸上的表已经痛苦极了,而钟声没有停下下来,反而越来越响,空花花嘴里发出低声的咆哮,容貌也渐渐变化起来,首先是她的耳朵,变得尖尖的,然后长满白色的容貌,接下来便是五官,躯之上被一层柔和的白光护住,大约几个呼吸之间,一只尺许长的小狐狸出现。

    这小狐狸冲到我边,抬头蹭了蹭我的手臂,然后从衣物之中叼着自己的发簪跑了过来,嘴里发出呜呜之声。

    青阳见到这一幕,有些诧异,虽然化成了狐狸真,但是毒素并没有消除,它不好好驱除体内的毒素,竟然还在乎一个莫名其妙的簪子。

    我拿起簪子,心里很明白,这簪子里面住着李秋生的魂,到了这个时候,她自己化为了本体,还不忘护住她相公在,这佛门钟声对妖怪都有影响,更不用说寄居在簪子里的残魂。

    看了一眼周围,还有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我一并捡起来放入了火神戒之中,然后抱起了小狐狸,它无精打采的,毛茸茸的脑袋靠在我的脯上,前肢跟手似的,捂着自己的耳朵,翠绿的眼珠盯着船外,嘴里发出清脆的声音:

    “钟元,这该死的钟声,为什么还不停下来!”

    因为它修炼的时候,已经炼化了喉咙之中的横骨,便能说话,很多妖怪虽然无法幻化为人类,但是以兽类的形态依然可以说话的。

    陈少阳还是第一次见到妖怪在自己面前化形,前一秒还是在和自己钓鱼的少女,但下一秒却成了狐狸,还是如此温顺,异常可的狐狸,当即伸出手冲它上柔然的皮毛揉了揉。

    “无空大师,这钟声多久才会停?”

    我开口冲着外面掌舵的无尘开口询问起来,即便化成了小狐狸,空花花还是无法忍受这佛门之音,倒是青阳,完全没事,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青阳的道行高深,绝对不是我们表面上所看到的这样。

    “这是苦竹寺的伏魔钟咒,也只有阵法开启之时才会响起,一共一百零八声,就是为了防止有妖魔进来,这样吧,既然它是钟元施主的宠兽,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结下善缘,能够幻化人形的妖怪,实力都很高深,我看小狐狸应该是有什么不好的症状。”

    无空走了进来,直奔我而来,看了一眼旁边的陈少阳,继续道:

    “劳烦陈施主帮贫僧掌舵。”

    陈少阳倒也不迟疑,大步走了出去。

    无空微微一笑的盯着小狐狸,看着它上银白色的皮毛泛着淡淡紫光,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中毒了,当即双手缓缓探出,捂住小狐狸的耳朵,嘴里开始念起经文,经文声并不大,但是此刻我们竟然能够摒弃外面的伏魔钟咒声,完全是无空的声音,一种让人心神宁静的钟声,甚至在这经文声之中,我缓缓的闭上眼睛,开始修炼猎鬼之力。

    这普陀岛周围的天地灵气的程度已经十分浓稠,虽然无法和真正的灵界相比,但是比起外界也要强上不多,至少比九荒市,南海市,永和市这几个大城市要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船停下来了,而无空高僧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道:

    “已经靠岸了,诸位施主下来吧。”

    我们一次走上了岸边,无空把船只拴好,才领着我们往山上走去。

    小狐狸一直萎靡不振的所在我怀里,连周围的风景也无暇顾及,倒是陈少阳颇为好奇,一个劲的四处观望着。

    山下比较平整的地方都种满了果树,还有农田,完全能够自给自足。

    就在我们往山上走去之时,原本停放船只的地方忽然发生了异变,平静的海湾附近,冒起大小不一的气泡,不一会儿的功夫,海湾里密密麻麻的脑袋冒了出来,足有上百人。

    其中一个人直接搂着一名少女从海中飞了出来,落在岸边,此人正是黄元,而旁边的少女则是井空樱子。

    “嘿嘿,这只小狐妖,叫你贪吃,现在种了紫蛛草的毒,看你如何跟我斗!”

    井空樱子脸上露出一丝狠之色。

    他们正是在尾随而来,跟着船只进入了普陀山,否则没有引渡僧,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容易闯进来,而山佐一郎则是在南海市里面调集所有的力量,全力进攻苦竹寺,当然,这需要他们里应外合。

    “幸好只是小狐妖吃了被你下毒的鱼,而且这紫蛛草的毒青阳那条蛇妖知道,所以他们应该是误以为是小狐妖在南海市中的毒,如果被他们提前知道,肯定会做好防范的,下次可被轻举妄动了,咱们现在找到普陀山的大阵,毁掉阵眼,这样,我们摩诃大世界另外出来的魔使和山佐一郎他们就能够带领大批强者攻进来。”

    黄元森然一笑,这时候潜伏在海中的番国强者已经陆续上了岸边,井空樱子开始与他们交涉,很快这些强者就往四周散去。

    “黄元哥哥,你口里的那位金陌魔使一直不曾出现,难道他在接应你们摩诃大世界的人?还有,你们摩诃大世界是打算占领整个华夏国?”

    井空樱子盯着黄元,盯着他开口询问起来。

    黄元高深莫测的一笑,道:“当然,不对,不是整个华夏国,而是整个世界,哈哈……到时候你就跟着本座便是。”

    “难道我们番国也要被你们占领?黄元哥哥,当初你可是答应我的。”

    井空樱子撅着嘴巴,眉头皱起,已经很不满了,不过却又不好发作。

    她心里已经微微震惊起来,这魔头倒是隐藏的深,之前还有所避讳,现在又有一批魔头出来,已经让他没有丝毫忌惮,这种话,竟然直接当着她的面说了出来。

    井空樱子心里冷冷一笑,只有自己番国侵占华夏国,可没有别的国家能够侵占自己的国家,既然这样,那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