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被抓与囚犯】

    时间不许我多做思考,特别是姜禾上的裂缝越来越严重,他开始挣扎起来,意识也开始恍惚起来。

    “钟……钟元,松开我,我无法再坚持下去了,再这样,咱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

    姜禾咬了咬牙,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并且努力的挣扎着,想要甩开我。

    “不行,不能让你死,咱们说好并肩作战的,堂哥上的黑山魔头还没被驱赶,你又怎么会放心?我用钟家秘术李代桃僵,我是火德之体,让我来承受你的压力。”

    他要死,怎么可能?我们早就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要死要活都一起!

    我伸手咬破之间,伸手在自己与姜禾连接在一起的手臂之上绘制起血符,我现在的信仰之环已经不是之前的,所以无法轻松借法,现在只能用自己的钟家血脉为引子,画好血符之后,嘴里才开始念念有词:

    “钟馗借法,以血为引,李代桃僵,敕令!”

    我手臂与姜禾手臂所连接之处红光闪烁,轰隆,另外一股庞大的压力加持在我上,我躯微微一弯,能够听到骨头的碎裂声,该死,我的肩胛骨只怕被压断了,全的肌肤变得越来越炙,全上下感觉都要被撕裂开。

    “钟元,你的手臂!”

    我承受姜禾这股压力之后,他已经变得安然无恙,也渐渐恢复过来。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自己的手臂之上浮现出这密密麻麻的裂缝,隐隐有鲜血从这些裂缝之中流出,和姜禾躯上的裂缝相比,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股撕扯之力居然如此庞大,我是火德之体,属于五行之体的一种,每我都在修炼,从火神戒之中吸取火元之力壮大自己的躯,却没有料到在这种恐怖力量的面前,竟如此脆弱。

    喜的是,这股压力我能够勉强撑住,虽然体受伤,但是运转体内的猎鬼之力来恢复,能够缓解我很多压力。

    不过猎鬼之力的消耗也是一场惊人的,三道信仰之环,一点点消失,好不容易积累的,这一次估计要全部用掉了,三道信仰之环的猎鬼之力要全部聚集满,估计要三天长的时间,如果现在全部消耗,到了灵界已经是遍体鳞伤,那个时候又该如何面对诸多危险?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保住自己的小命为重。

    时间缓缓流逝,在这种奇妙的空间之中,很是煎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体的这股压力骤然一松,我好像撞在什么上面,耳边隐隐传来争吵声,不过很快我就意识模糊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暗潮湿,上剧痛无比。

    我的双手被铁环锁住,脚尖落在地上,别过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里应该是类似于一个山洞之中,周围插着几个火把,正在熊熊燃烧着,除此之外,在墙壁之上挂着不少刑具,周围除了我之外,姜禾同样被锁住了。

    该死,才来到这里,居然莫名其妙的就被抓了起来,不过说句实话,这里的天地能量,比起之前我们的那个界面要浓郁十多倍之上,我大喜,立刻吸取这些能量恢复自己的信仰之环,兴许一天时间不到,我就能够恢复了。

    糟糕!我感觉有一股力量封住我的信仰之源,让我无法运转!额头之上好像贴着什么,我翻眼一看,好像是一道黄符。

    竟然被人用符箓的力量制住了,看来关押我们的人并不是普通人,这下可有麻烦了。

    我的行李已经不见了,我抬手往手指间看去,见到火神戒,顿时松了口气,因为我所有的东西都在火神戒之中,而且火神戒已经认主,别人根本无法夺走。

    “咳咳……”

    一阵沉闷的咳嗽声从我上空传来,我抬眼一看,一个材高大的男子被吊在半空之中,这个男子看起来和我的年纪差不多大,头发很长,看起来也十分壮实,五官立,满脸血污,两腮有些婴儿肥,他只穿了一条灰布裤子,上之上布满了鞭痕,看起来奄奄一息,此刻正是他在咳嗽,也恰好是因为这咳嗽声,姜禾缓缓苏醒。

    “钟元,我们这是在哪?”

    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姜禾冲我开口了。

    “我不清楚这里是哪,不过我知道抓我们的人不是普通的角色,该死,居然用符箓封住了我的力量!”

    我愤然开口了,这些锁链很粗,凭借我现在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挣脱开。

    “别挣扎了,要是引起那些魔崽子们的注意,咱们又有罪受了!”

    虚弱的声音从上空传来,略带一丝磁

    我停止了挣扎,开口询问道:“兄弟,这里是哪?你是谁?又怎么被抓起来了?”

    男子沉吟一会,缓缓道:“我是某个宗门的弟子,出来历练,很不凑巧被这些魔罗门的余孽抓起来,撞见了不该见到的东西,我叫苏小小,你们又是谁?”

    “魔罗门?撞见了什么?我是钟元,他是姜禾,我们也是无意之间被抓进来的。”

    我想了想,有些事还是不方便说,免得泄露出去,毕竟我们是外来者。

    “这些魔崽子不知道从什么开始,竟然利用献祭,召唤另外世界的魔头闯入灵界,这件事很多正道宗门都不清楚,连灵界的执法长老都被瞒了过去,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的势力已经强大的无法想象,我们都被瞒骗了,这一次我一定要活着回到宗门,禀告这个消息。”

    苏小小咬了咬牙,声音大了几分,但刚说完,好像牵动了伤口,又开始一阵剧烈的咳嗽。

    洞口外传来零碎的脚步声,不一会,一个满脸周围的老者走了进来,这个老者上没有一丝人气,全裹着黑布,如同一具干尸上披着衣服,看起来十分吓人。

    他直接走到洞壁旁边,取下一根银色的长鞭,我仔细看了一下在,见到这长鞭的模样,顿时吓了一跳。

    这可不是什么鞭子,而是一条十多米拇指粗的银色长蛇,此刻正被这名老者取了下来,银蛇张口吐着猩红的蛇信子,看起来十分吓人。

    我闭上双眼,感觉他往我走了过来,耳中传来一声冷哼。

    “小子,你到底是谁,居然敢闯入我们魔罗门的范围,难道和这个小子是一起的?”

    “啪!”

    我口被狠狠抽了一记,剧烈的撕裂感从我口传来,让我不得不张开眼睛。

    “老人家,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魔罗门,为何要抓我?”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老者,莫名其妙就被抓起来,看他这架势,这不是严刑拷打么!

    老者双目微微一眯,嘴角微微咧起,露出满口黄牙,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笑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笑话!我可是能够在你上感觉到法力的波动,并且你这个小子体质很不一般,肯定是修炼了火属有关的秘术,寻常人,怎么可能会来这里?若不是寻常人,又怎么不知道魔罗门?说!到底知道我们多少秘密,你又是哪个宗门的弟子!”

    “老大爷,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你们什么秘密!”

    我真心无语了。

    “你不说是吧,那就让你先吃吃苦头!”

    老者狰狞一笑,然后走到旁边,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瓷罐,缓缓走到我的边,打量了我一眼,忽然伸手往罐子里面一抓,手里掏出一股粘稠的褐黄的液体,紧接着往我躯之上摸了过来。

    一股淡淡的香味钻入我的鼻子,我微微一惊,警惕的开口道:“你给我涂蜂蜜?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引鬼峰过来,到时候看你招不招,看来你的同伴也是一样了,你也来一点!”

    老者在我上涂了蜂蜜之后,紧接着往姜禾走了过去,在我们两个人上全部都涂满之后,才踱步离开了这个山洞。

    “你们糟糕了,这鬼蜂剧毒无比,只要被叮一口,就得昏迷好几天,你们上涂了这么多蜂蜜,只怕……”

    见到老者走了之后,苏小小才细声开口了。

    “钟元,你真的没有办法逃出去?”

    姜禾抿了抿嘴,盯着我问道。

    “当然有,只是我不清楚外面的况,若贸然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想了想,自己还真的有办法出去,我头上贴了灵符,只要被撤掉,我就能够施展自己的能力,更何况我现在依然能够沟通火神戒,朱融和顾安安都可以帮我的忙。

    “你们真的能够逃出去?我倒是知道外面的况,只要把我救下来,保证你们都能安全离开这里!”

    苏小小闻言,惊喜的开口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他,他上的鞭痕很多,不过从他上的程度来看,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否则刚才的那个老者也不会特殊“照顾”他。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疑虑,苏小小想了想,再次道:“你们放心,我是捉妖宗的弟子,绝对不是坏人,我也是不小心误入他们的圈才被抓起来,只要我能够下来,保证让这老头吃不了兜着走,他只是一具看守傀儡而已,这里是魔罗门一处关押犯人的地方,外面顶多也就两三个弟子而已,像这样的山洞有很多个,他们根本就忙不过来。”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