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胡花花】

    炎明子浑发抖,咬牙切齿的看着李念白,那眼神满含怨念,不过最后凝重的点了点头:“好吧,我让一步,如果是我收伏此妖,那么分一半给你,如何?”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这个消息,因为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不行,他说很缺钱,十五万根本就不够,我吃东西可是很挑剔的,而且,按照太清宗的辈分,你必须要听我的话,我只要这三十万,算是对得起你了。”

    李念白十分果断的伸手指了指我,撅着嘴巴说道,脸上没有半分妥协。

    炎明子冷的目光往我所在之处扫了过来,我感觉浑发冷,这得多大的仇啊!

    “为什么?你不是捉妖宗的么,怎么又和太清宗扯上关系了?这太清宗我似乎没有听说过,难道和你的太清剑术有关?”

    我走到李念白边,在他耳旁轻声说道。

    “小子,你不要人太甚,我可不是好惹的,你若惹毛了我,大不了对你进行搜魂!”

    炎明子口剧烈的起伏着,眼中闪烁着一丝狠,为了得知自己宗门的消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尽管宗主已经发布命令,不得做这种十恶不赦的事

    “哦?那大可以试试,看看谁的本事更强!”

    李念白冷哼一声,同样抽出后的乌木剑,剑之上流转出淡淡的银光。

    见到这乌木剑,炎明子愣住了,然后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李念白,最后嘴巴长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他结结巴巴开口道:“怎……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么像,我……我知道了!”

    “炎老,怎么了?”

    冰云诧异的盯着炎明子,这炎明子可不是猎鬼师,但是却精修秘术,比起一般的猎鬼师要强大太多,之所以请他过来收妖,这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另外一点则是她并不想请猎鬼师联盟的人出动,或者是猎鬼师家族的弟子,因为她曾经也是血魂宗的门人,若是被认出来,肯定会牵扯到不必要的麻烦。

    十分稳重的炎老在遇到李念白之后,竟然露出如此失态的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时候,又有不少旅客从外面走了进来,打算住店,冰云冲着阿姨使了个眼色,阿姨心领神会的走出前台,挡住这些住店的。

    “有什么不可能?难道你还真的想对我动手?我可以不还手,你大可试试你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李念白脚步往前一踏,躯之上流露出一股庞大的气势。

    “徒孙不敢。”

    炎明子忽然跪了下来,满头大汗。

    我一个趔趄,险些没站稳,徒孙?这个老道是李念白的徒孙?未免也太过离奇,且不说年龄,辈分也不至于吧。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李念白十分得意的开口道:“我父亲是太清宗的创派祖师,你觉得呢,虽然我父亲现在在捉妖宗,但是太清宗总不会欺师灭祖吧。”

    “徒孙不敢,这些钱您尽管拿去,如果不够,我这里还有,徒孙只是有一事相求,当初灵界消失之时,我在这红尘之中历练,未曾及时赶到宗门,等我回宗门时,都已经消失了,除了我们的太清宗,其余的无量寺,清心观等宗门也一并消失了,现在才得知,原来是祖师联合几位前辈联手封印住灵界,想要进去,得找到正确的入口,炎明子想随您一起返回太清宗。”

    炎明子毕恭毕敬的开口了,同时老泪纵横,他离开自己的宗门已经近乎二十余年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师兄弟们如何了,现在有机会回去,他又怎么会放弃?

    “钟元,你怎么看?”

    李念白一时拿不定注意,询问起我来。

    “让他回去呗,他好歹也是太清宗的,再说他回去,巡游长老也不会说什么,是吧,还有一点,他好歹也是金丹境界的强者,在回捉妖宗的路上,也可以充当保镖了,何乐而不为?”

    我咧嘴一笑,拥有一个金丹境界的强者做保镖,而且是免费的,怎么说也是划得来的。

    “好吧,你先起来,好歹也是太清宗的弟子,这样成何体统,冰云姐,这三十万直接划到钟元卡上,我们现在便为你除妖,不知道你是否清楚这个妖怪的来历?”

    李念白看着前不停颤抖的炎明子,挥了挥手,接着转过冲着冰云开口了。

    “谢谢小祖师。”

    炎明子毕恭毕敬的退到一旁,满脸激动之色,他猜的一点也不错,这么俊美的容貌,和祖师爷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尽管还十分稚嫩。

    “这件事发生在一周以前,我只知道对方是过来寻人的,非得说她的相公在这里,不过却没有找到,然后就一直待在这里不走了,她嫌这里有外人,便施展这种古怪的狐臭味熏走客人,让我们也很为难,我和你说过,我和她交手,她很强大,若非她只是赶人,我早就死了。”

    冰云说完,脸上还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

    “能够幻化人形的妖怪,都是拥有一定奇缘的,所以他们并不会做傻事,造杀孽,看来这一次我们得想办法帮助她找到她的相公,汗,这个念头,还有用相公的词语?难道这妖狐已经修炼了几百年了?”

    我吐了吐舌头,感觉到这里的严重

    “应该是修炼了三百多年,而且狐族原本就惊动幻化之术,她现在在三楼的八号房间,现在就要动前往么。”

    冰云看了我们一眼,开口说道。

    “当然,我们很赶时间的,走吧。”

    李念白大步往电梯所在的方向去了,我紧紧跟在后面,炎明子也抓着自己的法器跟了上来。

    酒店里面妖气弥漫,这股气味很难闻,顿时我就有头晕目眩,恶心想吐的感觉,也难怪那些人纷纷离开酒店,我想除了前台的那个阿姨驱赶之外,还有这股难闻的气味。

    虽然这个狐妖占据了酒店,但是里面的供电,供水一个也没断,为了配合这一次的行动,冰云特意把酒店的所有的灯全部打开,一片通明,到了三楼之后,我们踏上了这暗红地毯之上,看到这走廊上也铺了地毯,我不小小感叹一下,奢华啊。

    八号房是紧紧关闭着,我们到了门口,停住了脚步。

    “小丫头,上次饶你一命,已经很客气了,怎么,这一次,还带了帮手过来?”

    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媚的女人声音,隐隐带着一丝不耐烦。

    “胡大姐,我们酒店也是要打开门做生意的,你这样,会让我很难看的,现在我们酒店天天负债,不用多久就会倒闭。”

    冰云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十分无奈的开口了。

    “我说了,我只是在这里等我相公,不想让不相关的人打扰我,之前我也和你说了,暂住一下你们的酒店,是你的福气。”

    里面的声音大了几分,紧接着房门扭动,门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材妖娆的女人,前凸后翘,上穿着一件桃红色的长裙,瓜子脸,头发盘起来,两侧有几率发丝垂下,一双桃花眼,眼眸之中流出些许妩媚和气愤。

    见到狐妖出来,冰云本能的往后退去,她打开门的这一刹那,一股香风迎面而来,与外面的狐臭有天壤之别,我嗅了嗅,顿时疑惑起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小伙子,你属狗?再这样无理,小心姑我把你的鼻子给揪下来。”

    妖狐单手放在门边,另外一只手冲着我的鼻子捏了捏。

    “你的相公是哪个,你为什么确定他一定会在这里出现?”

    我想对方如果找到她的相公,那么一定会离开这里。

    妖狐冷冷看了我一眼,愤愤道:“他当然会在这里,因为这个地方曾经是我们的家,想不到这一次来到宁德,居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并且还多出这么多奇怪的东西,我也只是离开一百多年而已,现在我相公人影都不见了,就连原本我们的家也变得这幅模样,她还好意思赶我走,难道你不清楚我原本就是这里的女主人?”

    “一……一百多年……大姐,你可知道一百多年在人类的社会能够发生多大变化么,按照你这样说,你的相公应该也是凡人,一百年,估计早就死了,就算不死,现在也老得不行,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我有些无语的盯着这位狐妖大姐,真不是知道她是傻还是执着。

    “你这小子,咒我相公死?!且给你一点小教训!”

    狐妖忽然伸手往我拍了过来,一股香风伴随着强劲的掌风几席卷而来,隐约之间我见到她葱白的手指开始发生了变化,寸许长的指甲直奔我脸上而来。

    “妖孽!”

    炎明子冷哼一声,主动出击,掏出一张黄符往桃神剑之上一贴,黄符顿时化为一道火光萦绕在其上,顷刻之间便往狐妖手臂斩去。

    “臭道士,以为我胡花花会怕你?”

    手掌一翻,竟然一把握住了桃神剑,手掌间冒出绿色的妖气,十分强大,这些火焰竟然隐隐被压制住。

    “小祖师,赶紧帮忙啊!”

    炎明子有些慌乱了,这胡花花的实力居然这般强横,桃神剑对一般的游魂野鬼拥有强大的杀伤力,即便他不运转自己的法力也能够驱除,对付这个妖怪,他不断驱使了自己的法力,并且用符火加持,不过还是被对方抓住了,让他心里暗暗一沉,看来此妖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