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司空长风】

    “哼,别把你的劣行传给我堂弟,你们两个在一起,真是好的不学,专学坏的,难道你们没有听清楚,已经有人通知司空家族的长老了么,你们竟然还让这时间拖延下去?”

    堂哥再次狠狠一咬苹果,瞪着李念白,嘴里低声道。

    “好了好了,你别责怪钟元,你和姜禾在一起的时间很久,自然很清楚他的能耐,你看看,姜禾要出手了。”

    李念白又指了指和司空家族弟子战斗的姜禾,姜禾已经退开,手里拿出一个白色布包,伸手一抖,这白布包往下垂下化为一个巴长宽的白布条,上面别着密密麻麻的银针。

    “哟,这小子竟然还带了武器,银针?哈哈,你是来针灸,治病的?”

    瘦个子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盯着姜禾。

    “是的,你该吃药治病了,我来为你整治一下。”

    姜禾轻笑一声,手掌往白布之上一抹,顿时手里多了几根纤细的银针,直接从瘦个子边掠过,这瘦个子发出一声惊叫,便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了,胖子微微一惊,怒声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治病啊,他好动,那就得治治。”

    姜禾张口,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容很真诚的看着惊怒交加的胖子,再次道:“你太胖了,肠胃不好,要不,我也来给你扎几针?你放心,我的医术高明,能让你肠道通畅的。”

    “给我这老骨头扎扎针,如何?”

    人群之中忽然走出一个老者,老者穿着一件灰色长袍,头上挽了个发髻,上面插着一根木簪子,头发虽然花白,但是老者的脸色红润,精神矍铄,步伐十分稳健,他一出来,双手自然垂立的看着姜禾,嘴巴微微张开,牙齿很好,没有脱落的迹象,根本就不像一个老者。

    姜禾脸色微微一变,道:“老人家,您是司空家族的人?”

    “长风长老,这家伙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要发,立冬动弹不了,救救立冬。”

    胖子一脸哀求的看着长风长老,指了指仍就定格在原地的立冬,立冬虽然无法动弹,但却可以开口,见到长风长老,大叫:“长老救我。”

    “这不简单,拔掉封住他窍的银针,不久可以了么。”

    长风长老走到立冬边,伸手只是在他后背和腿部一抹,手里出现了三根银针,接着袖袍冲着姜禾一挥,姜禾子往后一翻,重新站立而起,抬起自己的手臂,手臂上插了一根银针,他咬了咬牙,伸手拔掉银针,冷笑道:“好强的劲力,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在此处拦截我!”

    “你是与我们无仇无怨,不过你的同伴可就不是了,我们司空家族的司空八爷的手臂就是你们其中的一个同伴所为,之所以要抓你,自然是为了引出你的同伴,乖乖跟我们回去,你虽然厉害,不过你根本就没有能力对付我们司空家族的秘术,我的司空真火,可不是他们这几个小娃娃能够比拟的。”

    司空长风笑容不改的看着姜禾,刚才他那一击,其实是暗中动了手脚,原本以为三颗银针能够全部击中姜禾,却不料有两根被对方躲开了。

    “就算我死,也不会让自己成为你们的棋子来摆布我的同伴。”

    姜禾扭就往车棚所在之处跑去,司空长风脸上的笑意然无存,枯瘦的手掌伸出,手里夹杂着一张黄符,伸手往姜禾所在的方向一扔,这张黄符刚离开司空长风前半米,陡然炸裂开,化为一抹蓝汪汪的半月风刃。

    “轰隆隆……”

    这半月形状的蓝色光刃轻而易举的把大棚的柱子割裂开。

    “堂哥,你去救姜禾,我和小白处理这里,第三符文法阵,开启,杀戮之气!”

    虽然我已经料到司空长风会用秘术攻击姜禾,但没有预料到对方的速度竟然这么快,看到这秘术的威力,我已经是愤怒不已,堂哥更是一个箭步冲出,躯之上骤然浮现出护神光。

    我冲着司空长风所在的位置狠狠一劈而出,血红色的剑气化为蛟龙直奔司空长风而去,司空长风见到我们出手,并没有惊讶,缓缓道:“还以为你们一直缩在人群之中呢,呵呵,杀戮剑气?这个就是伤了老八的剑气?不对啊,威力并不是很强。”

    “强不强,你试了就知道了。”

    我抓着伏魔剑冲出人群,李念白子微微一抖,背后的乌木剑落在手里,嘴角微微咧起,露出一丝笑意。

    “哦?那倒要试试,真火之矛!”

    见到扑过来的赤蛟剑气,司空长风举起了自己的手掌,手掌火之中冒起浓浓蓝色真火,这股真火确实和立冬手里的火焰不同,十分浓稠,如同漂浮而起的液体般,很快这真火便凝聚成一柄蓝色长矛,长矛之上火光符文连成一片,狠狠往杀戮之气所化的赤蛟一扔。

    “轰隆……”

    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在一起,赤蛟居然被这真火之矛给撞碎,不过真火之矛威力也弱了许多,被李念白一剑给斩碎。

    我微微一惊,这杀戮之气当初可是直接毁掉了血魂宗十长老的,虽然是类似于偷袭,这司空长风应该是一个实力完胜十长老的人物,并且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十分危险的人物,再者,能够来伏击我们,想必是实力还要凌驾于司空八爷之上的人物,看来必须要用更强大的手段来对付。

    “司空长老,伤贵家族的长老绝非我们本愿,不如就此化干帛为玉帛如何。”

    我并没有发动第二次攻击,伸手拉了拉李念白,笑嘻嘻冲着司空长风开口了。

    “非本愿?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哪个家族的子弟,不过天下猎鬼师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仇恨能斩掉对方一条手臂?你知道手臂对一个猎鬼师有多么重要么,如果要化干戈为玉帛,那也可以,是谁斩掉老八的手臂,现在自断手臂,我可以让你们离开这里。”

    司空长风也没有动手,手掌垂下,掌心之中冒出的蓝色火焰也渐渐消失。

    “自断手臂?你知道你们司空家族是想要干什么?强行攻击洛家,不瞒你们说,我们已经是和洛家彻底的联盟,他们出事,就是我们出事,钟元,和他废话什么?拉拢司空家族对抗血魂宗?这简直是不可能,你看看他们这帮德行?既然要战,那边战,我李念白可从来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李念白冷冷一笑。

    “好吧,看来和这司空家族的猎鬼师没有商量的余地,既然要战,那便战。”

    我看了一眼远方,堂哥已经扶着姜禾站起来,姜禾似乎被伤到,大腿的部位拉开一道血口子,正被堂哥拉着退到一旁,胖子和立冬之前与姜禾交战过,再加上现在堂哥在边,一时之间不敢靠近。

    “小娃娃,有意思,这么年轻,如此狂妄,待老夫来教训教训你们。”

    司空长风冷冷一笑,双手虚空一抓,两根真火之矛在手中凝聚而成,二话不说,直接往我们扔过来,这真火之矛的威力,我们都是见识过,我的杀戮之气无法奈何,必须要开启第四符文阵法才能抗衡,意识到我们这一战的危害,周围的这些镇民全部一哄而散,生怕殃及池鱼。

    “念白,你先拖住他,我开启第四符文阵法,第四符文阵法是一个剑阵,你应该很清楚,剑阵是需要时间的。”

    我看了一眼李念白,希望他能够拖住司空长风这个强劲的对手,司空长风之所以能够一个人来这里,而不是和其余的长老一起,估计本事很强大。

    “当然,我可是主战力。”

    李念白手持乌木剑,剑之上泛出一丝银色的光芒,这剑气的强大,我是知道的,这也是他成就金丹境界之后,剑气所转换的颜色。

    我没有理会,举起伏魔剑,开启第四符文阵法,这还是我第一次施展,所以并不知道威力有多大,需要的猎鬼之力有多强。

    猎鬼之力疯狂的伏魔剑之中涌去,除此之外,我再次调动火神戒之中的烈焰,让这个剑阵威力倍增。

    剑之上泛出淡绿色的光焰,布满整个剑,一道道纹痕布满剑

    三道信仰之环,第三道直接消耗完,第二道信仰之环也变得透明,几乎溃散,等猎鬼之力全部注入之后,一声嘹亮的剑鸣声响起,我伸手用力把伏魔剑往前一插,直接插入土地之中。

    剑阵是需要控制的,所以说,我必须在阵眼,而且伏魔剑也在我触手可及之地。

    “第四符文阵法开启,伏魔剑阵,诛魔!”

    伸手冲着伏魔剑一点,我内心已经和伏魔阵联系,剑发出一声嗡鸣声,以伏魔剑为中心,剑往两边分散开,不过伏魔剑分出来的剑是绿色的,剑气冲天,化为一圈,护住我。

    “小白,让开,让我见识见识他的真火之矛,你也准备你的太清剑法,看看金丹境界之后,能够施展第几式!”

    我嘿嘿一笑,伸手往前一点,绿色的剑飞出。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