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火德之体】

    “糟糕,已经开始转换了么?!”

    滕青脸色微微一变,伸手抓住我,他的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就像一块寒冰似的,顿时让我舒服不少,不过我看到他的手掌之中冒出丝丝白雾,鼻尖传来一阵烤的味道,我立刻挣开他,滕青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有些焦黑,不过松开我之后,又开始很快的恢复原来正常的样子。

    “不用惊讶,钟离说的很对,我是冰尸之躯,而你现在全都充斥着火元之力,肯定对我会有影响,我也只是一介武夫而已,并不会什么玄功秘法,看来这一劫,应该只能你自己度过了,不过你是皇天大人转世,应该没有问题,如果脱胎换骨成功,你就是火德之体,一些低等的游魂野鬼是不敢近的。”

    滕青甩了甩手掌,脸色木然的开口了。

    “你应该还有一点没有说,如果这些火元之力让他脱胎换骨,那也意味着他从此变得至刚至阳,全精力充沛,也是那些妖魔的盘中餐,没有哪个凶灵妖魔是不喜欢这种纯阳精气的,吸食了能够增加他们的道行,所以你也会成为他们的美食。”

    堂哥已经抓了一把赤泥敷在自己的左眼之上,一边捂着自己的眼睛,一边开口说道。

    “怎么办?我感觉全都在焚烧,我会不会被烧死?”

    全的每一寸肌肤,包括骨头都处于一片炙之中,我会不会被烧成灰烬?!我慌了神,这种感觉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就知道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我还奇怪这种好事怎么会让我遇到,原来还有如此大的隐患,如果我无法转换成火德之体,那么后果就只有我变成焦炭。

    “不会,这只是你的错觉,你必须要克制,我想掌中道纹里面肯定能够有安抚你灵魂的符箓,但你必须要自己来领悟。”

    滕青站在旁边,语气凝重的开口说道。

    堂哥见到我的模样,心里那一丝侥幸也彻底熄灭,他原本也是打算潜入潭底,吸收这些赤泥的力量来增强自己的体,不过现在看到我痛苦的模样,应该不会再有这个打算。

    我努力平静下自己的内心,尽量不去想全的这股灼之感,不过根本就没有半点用出,体各个角落之中仿佛是存在无数火焰,在疯狂的燃烧着。

    看着我在地上翻滚着,堂哥松开左手,他拨了拨自己的左眼上的赤泥,这些赤泥已经变成灰褐色,轻轻一拨,便掉了下来,堂哥眼皮抖动几下,缓缓睁开,眼睛十分明亮,瞳孔是翠绿色的,就跟翡翠宝石一般。

    “万物乾坤,阳无极,法眼阵图,现!”

    堂哥左眼忽然开始变化起来,化为黑白阳鱼,缓缓转动着,一抹灰光出,没入我下土壤之中,忽然我周围浮现出一张太极图案,并且缓缓转动着。

    在这太极图案之中,我感觉自己暴躁的绪安抚许多,也不再地上滚动,直接盘腿坐在太极图之中,单手平摊,开始施展掌中道纹,凭借自己脑海深处的记忆,开始凝聚一道有关安抚灵魂的,或者让减少伤痛的符箓来。

    脱胎换骨这一过程十分难熬,不过只要熬过去,我便不再是骨之,而是火德之体,以后甚至可以利用这种特殊的体来强大躯。

    “皇天大人,你一定要熬过去,火德之体只是一个开始,只要你修炼成功,以后便可以借助火焰之力来加强体的锻炼,甚至可以做到火中行走而不被伤害,火是一切邪魔的克星,特别是摩诃大世界的那些魔头,他们全部惧怕火焰,如果火德之体修炼到最高级别,全可以幻化成火焰,火焰不散,躯永存,你前世的本体就是金乌所化,现在重铸火德之体,因果啊……”

    看到我渐渐入定,滕青十分有感触的开口了,脸上带着一丝憧憬。

    不过他说的话,我已经听不到了,因为我现在已经全心全意在凝聚掌中道符,因为体被火焰灼烧的这种感觉,让我无法专心致志的观想这些符文,不过堂哥的这法眼阵图能够很好的让我收敛心神,如果没有这法眼阵图助我一臂之力,我估计还在地上翻滚着,受那火焰焚烧之苦。

    不一会,掌心便浮现出一道道金辉,这些金辉开始凝聚成一道金色的道符悬浮在我的手掌之上,这道金符十分奥妙,也十分繁杂,我足足消耗了十二道掌中道纹才组合形成。

    “去苦去难真符?!”

    看着这道符箓的出现,我愣住了,怎么还有这种符箓?能够让自己的苦难都烟消云散?

    我抬起手臂,往自己的眉头一按,符箓没入我脑海之中,全的伤痛一下就如同潮水勇退,甚至连我心里的那一丝不安,等负面绪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我整个人就好像在一片温暖的水域之中,我闭上了双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些水域忽然化成了熊熊大火,这些火焰并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赤金之色,我在金色的火焰之中走动着,这些火焰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这种奇妙的感觉开始渐渐消退,上的那股灼之感已经消失,我缓缓睁开眼睛,堂哥已经不见了,而我手臂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滕青则是直接睡在了那石之上,我站了起来,可能是因为这轻微的响动声惊醒了他,他立刻坐了起来,眨了眨眼睛盯着我,道:“皇天大人,你终于成功了,你都坐了一天。”

    “我堂哥都去哪了?”

    我扫了一眼密室,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能够看在眼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藏之处,但都没有看到堂哥的影。

    “去潭底了。”

    滕青走到我边,然后指了指我旁边的水潭,淡淡开口道。

    “潭底?”

    我微微一惊。

    “你放心,他是一个有分寸的人,况且他也只是吸收这股能量转化为猎鬼之力,他也有信仰之源,还有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只要吸取这些火元之力就能够成就火德之体,虽然你这一世你投胎为人,不过你的灵魂仍旧是皇天大人,只是胎中之谜未曾解开而已。”

    滕青微微一笑说道。

    “以后不要叫我皇天大人,我是钟元,清楚么,皇天已经是过去,我要以现在的份活下去。”

    我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滕青的肩膀,他的肩膀冰凉冰凉,我现在躯已经恢复了正常,所以并不担心会伤到他。

    “好的,那就叫元大人。”

    滕青嘴角挂起淡淡的笑意,盯着我。

    “好吧,随你,你说我已经坐了一天?不好,今天是寒雪果成熟的子,估计你的族人要大举侵入冰火湖抢夺那些寒雪果,我们要早点离开这里。”

    我着急的开口了,同时在岸边不停的走动着,希望堂哥快点上来。

    不一会,潭中冒起水泡,堂哥浮了上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见我醒过来,脸上难得一笑。

    “堂哥,我们不能再留在这儿,得离开这里,你现在的伤势应该已经全好了吧。”

    我开口询问道。

    “嗯,已经好了,还增长了不少实力,信仰之环已经有两道,可以施展更多的钟家秘术,咱们可以离开。”

    堂哥甩了甩头发,精神奕奕开口了。

    我招呼了一下滕青,三个人在水滴之下找到了那个通往冰火湖的洞孔,然后通过这个洞孔离开密室,滕青是冰尸之,平常都没有呼吸,在水里更是来去自如,不过他下水之前,大口吸了一口气,他说怕我现在是火德之体城隍官印印记失去效果,以防万一,虽然这个密室我们没有找到出路,但我想肯定是有通风孔的,否则密室之中也不会有空气,否则我进来,早就给憋死了。

    跳入水中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和之前一样,城隍官印还起作用,倒是堂哥,我们在洞孔里游了大概一半的路程,他就显得有些面红耳赤,开始有气泡从嘴里浮出。

    滕青是游在最前,我抓着他的脚,堂哥则是抓着我脚,我扯了扯滕青的脚,等他转过头,我指了指堂哥,堂哥是用的普通闭气之法,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就算我们能够游出来,但我们依然还是在冰火湖的湖底,湖底离水面至少还有几十米的高度。

    在水里,我们根本就说不了话,只能用手势,我比划着,叫滕青游快一点,他点了点头,速度快了很多。

    就在堂哥即将昏迷的时候,我们终于离开了这个空洞,等我们全部都出来,我又按了一下那块凸起的石头,石板缓缓移动着,封住了这个洞口。

    堂哥开始挣扎起来,必须要换气,否则的话,非要淹死在这不可。

    滕青十分果断的折返而回,他腮帮子还鼓着,是之前预防我缺氧,为我准备的氧气,现在想不到确实堂哥用上了,他大手一抓堂哥的口,嘴巴一张,自己的气息渡了进去,堂哥那有些涣散的瞳孔才渐渐恢复正常,不过堂哥只是冷冷扫了一眼滕青,动作十分利索的往上游去。

    他十分无奈的冲我耸了耸肩,我才笑嘻嘻跟着游了上去。

    湖面依然是平静无比,我们离小岛大概有五十多米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小岛之中传来野兽一般的低吼声,听到这个声音,我没有微微一皱,因为这个声音不是小银发出来的,而是之前追捕我们的那些冰尸。

    “果然已经过来了,这些冰尸能够在湖中自由穿行,防不胜防,滕青,既然你是冰尸之祖,那么就应该能够驱使你的这些族人,让他们离开这里吧。”

    堂哥甩了甩脑袋上的水,重新从裤兜里驱除半边眼镜戴了上去。

    “嗯,可以,这个地方好熟悉,好像我以前来过。”

    滕青微微一愣,听了堂哥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紧接着他脑袋微微扬起,嘴里发出一道近乎野兽般的低吼声,不过和那些冰尸发出的吼声很不一样,这吼声带着某种危险,还有不容置疑的命令。

    不一会,我们就看到岛上有不少青色的人影,纷纷跳下湖中,就跟下饺子似的。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