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走动的神像】

    就在我们失神这一刻,神像两个拳头一左一右,直奔我们口而来,这一拳挥来,隐隐夹着呼啸之声,只觉得我口一痛,紧接着自己的躯被一股大力席卷而至,整个人直接撞在后的大门之上,这木门竟直接被我撞开,我整个人也落在外面的青砖地上,嘴角有些腥甜,我咬了咬牙,伸手一摸,居然是鲜红的血液。

    而李念白却并没有被这一拳打中,他侧躲过,神像虽然能够动,但是动作却不及普通人,要慢上一筹,我也是失神的时候才被打中,而李念白躲闪只是出于体本能,他的体素质要远远强于我。

    姜禾把我扶了起来,一只手扶着我,另外的手却腾出来,十分利索的打开医箱,直接从里面抓出几颗药丸塞进我嘴里,吩咐我咽下去,然后打开我的上衣,检查口的上伤势,这一拳正好打在冥佩烙印之上,烙印红肿了一片。

    “你先别动,我用独门秘药先化去你口的瘀血,幸好这拳的威力不是很大,否则你肋骨都要被打断,那时候就直接送医院,也不要除妖了。”

    姜禾松开我,然后在医箱里面开始找药,我摇摇晃晃站在那儿,堂哥急匆匆走了出来,而李念白则是独自一人在与那神像战斗。

    “伤的怎么样了?战斗的时候怎么能分心?在确定敌人没有威胁之前,是绝对不能分心的,以后可要注意,做我们这一行的,一丁点差错都不能出,否则要葬送一条命!”

    堂哥扫了一眼我,伸手抹去我嘴边的血迹,冷哼起来。

    “知道了,这个妖怪占据神像之中,我们的剑气无法伤到他,能用驱鬼符把他出来?”

    我龇牙咧嘴的看了一眼堂哥,开口问道。

    堂哥摇了摇头,脸色凝重的道:“不行,驱鬼符根本对他起不了作用,他是妖,不是鬼,比鬼更加强大,我们得用更厉害的秘术,钟家的剥离秘术你知道用么,如果会,咱们两个联手起来施展。”

    我点了点头,但想起此术的苛刻条件,不又犯难了:“剥离秘术十分缓慢,而且还是在对方不能动弹的况下把这个妖怪从神像之中剥离出来,你看看现在的况,现在神像的动作虽然无法和普通人比较,但好歹也能够走动,攻击,咱们能做到?”

    “也是,你还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让这个神像不能动弹?或者你的掌中道纹对付他,如何?”

    堂哥扶了扶眼镜,眼中闪烁着些许光芒,盯着我道。

    “不行,掌中道纹威力太大,这具神像供奉也有一段时间了,就算没有城隍爷附其中,也能够有一定的辟邪之威,毁了太可惜了,并且这个妖怪藏其中,如果掌中道纹打散神像而无法伤到鲤鱼妖,那我可没有第二次施展道纹的能力,因为这蕴含神力的神像,我估计至少要五道道纹齐现方有可能打散。”

    我叹了一口气,这时候姜禾一只手捧着一个圆形玉盒,里面有一些淡绿的膏状物,伸手抓了一些,直接摸在我口,接着用力揉搓起来,开始有些疼,但片刻之后,一股清凉之意随着手掌的揉搓开始渗入我肌肤之中,疼痛立刻缓解了。

    “你们两个还在磨磨唧唧做什么!我快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咱们都要栽在这里!”

    李念白用乌木剑挡住一拳,体往后退了几步,冲着我们大叫起来,不过很快再次举剑而上,只是战斗的场地从大之中转移到了外面。

    我们没有理会他,看他的模样,完全能够支撑下来,只是无法伤到对方,自己还要谨防被对方伤到有些棘手而已。

    “堂哥,咱们两个还是共同施展剥离之术,李念白有办法能够让神像无法动弹。”

    我想起当初我与李念白一起与血魂宗的十长老作战,那个时候他就施展了一门十分奇特的法术困住了十长老。

    堂哥有些愕然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冲着李念白道:“小白,用画地为牢秘术困住他,我和堂哥施展剥离之术,只要困住五分钟就好。”

    李念白白了我一眼,气呼呼开口道:“五分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这可是神像!顶多三分钟,准备好了,就叫我。”

    “三分种?也……堂哥,有问题么,我记得施展这种剥离秘术,至少是需要五分钟的。”

    我盯着堂哥,如果到时候我们施展此术,神像突然动弹,我们就只能任其宰割了,因为施展秘术不仅仅是消耗我们的猎鬼之力,如果被打断,就会反噬道我们体,兴许自己的灵魂都会从之中剥离而出。

    “应该没问题,两个人合力,时间至少缩短一半,不过此妖被剥离而出后,我会用黄符封住神像,让他不能再附,接下来就交给你和李念白。”

    堂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小白,可以开始了!”

    “画地为牢,困!”

    李念白退出战圈,到了我们边,此刻那具神像也狂奔而来,不过李念白伸手在空中一划,神像脚下忽然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光圈,他被困在这个光圈之中,无法走出。

    我冲着堂哥点了点头,连衣服都没有来级的扣住,直奔神像而去,我和堂哥分别站在神像两侧,两人单掌相抵,嘴里开始念动咒语:

    “钟馗借法,慧眼辨真,剥离罪恶……急急如律令!”

    我感觉自己的掌心开始隐隐发烫,我们合在一起的手掌之中的边缘迸出些许红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微微闪烁着,我感觉到自己掌心之中仿佛是有什么在滋生,并且慢慢成形。

    “该死,你以为凭借你的实力,就能够困住我?”

    神像之中传来清水愤怒的嘶吼声,他抬起脚用力往金色光圈狠狠踩去,虽然短时间无法落下,但是每踩一次,这金色的光圈便会暗淡一分,估计不出五下,这道金光就会彻底碎裂了。

    李念白比我们更着急,他一只手里拿着黄符,另外一只手举着乌木剑,准备随时念咒施法。

    “轰隆!”

    神像最后用力一踩,脚下的金光立刻粉碎,化为粉末一般的金光消失在地面之中。

    我感觉自己的手掌之中的东西形成,冲着堂哥眨了眨眼,堂哥立刻领会到,与我同时分开手掌,用力拍在神像的额头之上,而我则是拍在神像的口,两人不约而同的低喝:

    “剥离!”

    神像之中冒出点点红芒,一道红色的人影从神像之中跌落而出。

    “封!”

    堂哥立刻抽挥手掌,早就准备的一道黄符直接贴在神像之上,而这个红色的人影我也看清楚了,面容和清河城隍差不多,但是嘴唇上却又两缕长长的胡须垂下,额头之上布满了灵片,上穿着一件红色长袍。

    “该死,竟然封住神像,别以为这样,就能够对付我,你们可别忘了,我也是一条修炼五百年的鲤鱼精,虽然失去,没有了庇护,你们几个小娃娃想要对付我,没这个资格。”

    清水说完,伸手冲着我后的虚空一抓,忽然间我腰间一紧,竟然被一些水草给缠绕住了,除此之外,我脚上同样也被一些水草缠绕住,这些水草好像从地面之中冒出来一样,清水嘿嘿一笑,张口一喷,口中吐出白色的雾气,这股雾气立刻开始膨胀,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瞬间笼罩住我们,大雾弥散,我无法看清大家的形,只是吸了一口这雾气,顿时感觉到头昏目眩。

    “大家屏住呼吸,是毒雾瘴!”

    姜禾的声音,在我不远处响起。

    我动了动子,心里开始默默召唤冰蝶元青,它随我们一起进入永和市之后便不见了踪影,希望这一次能够顺利的召唤到它。

    这些水草只是困住了我的腰肢,并没有束缚住我的双手,我挥手斩断这些水草,好不容易才斩掉,刚走几步,鞋子有些湿湿的感觉,我抬起脚,地面上竟然出现了水,并且已经没过我的脚背。

    我揉了揉眼睛,又狠狠掐了一把自己,发现这并不是幻觉,这是真实的存在。

    刚才还很干燥,天气虽然不好,但并没有下雨,现在这里又积水了,看来是这个鲤鱼精施展的法术,我也想不到此妖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不一会,便传来一声低呼声,听声音,不是我们其中的。

    “师兄!”

    一个略微惊恐的声音忽然响起,声音是东北方向,鲤鱼妖袭击了贾道仁的两个弟子,我犹豫了一下,提着伏魔剑冲了过去。

    “该死的鱼妖,竟然伤我弟子,老道我和你拼了!”

    贾道仁愤怒的声音响起,离我很近,不过这雾瘴太过厉害,我没走几步,有些闭不住气,想要吸一小口空气,但是刚一吸,脑中的眩晕感更加的强烈。

    我手持伏魔剑千的走了好几步,浓雾之中一个人影朝我飞过来,我本能的躲开,这个人影重重跌落在我原本所站的位置,我蹲下去才看清此人的面容。

    “贾道长!”

    见到此人的面容,我心里微微一惊。

    贾道仁浑鲜血,左臂不见了踪影,周围除了这雾瘴之外,还有浓浓血腥之气散发而出,贾道仁另外一条手上拿着一柄木剑,双目紧闭,看来是已经昏死过去。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阳猎鬼师过不久,应该会在起点杂志上连载了,现在起点杂志上已经连载招魂灯。)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