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姜禾】

    等我醒过来,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已经是在一张窄小的上,房间很小,但里面充斥着浓浓的草药味,被子很暖和,体舒服了不少。

    虽然小房间草药味很浓,但是却很干净,旁边的小书桌收拾的很整齐。

    我看到房间的窗户旁边有一个小火炉,火炉上面还有一个药罐,里面隐隐传来咕噜咕噜的冒泡声,这草药味正是从药罐里面传出来的。

    “钟离,这个小兄弟说是你父亲的侄儿,你父亲不在家,只能叫你,毕竟你们是兄弟。”

    小保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那他人在哪?”

    钟离冷冷的声音也紧紧随着响起。

    “昏迷了,我把他放在我房间内,等他喝了我这一记中药,应该能够好起来的,我带你进去。”

    小保安打开了门,走了进来,而堂哥则是从他后走了进来,直奔小而来。

    “怎么回事?”

    堂哥走到我边,目光锁定在我的脖子。

    “他应该是被鬼物所伤,我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体,除了他的脖子,还有他的口,腰腹几处都有受伤的地方。”

    少年保安站在堂哥后,低声说道。

    “姜禾,你的元阳驱邪散能够驱除这些寒之力?你以前怎么没弄过?”

    堂哥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叫做姜禾的少年,眉头微微皱起。

    姜禾似乎有些尴尬,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道:

    “因为以前没人找过我,而且你之前被鬼物所伤都是凭借你自己的猎鬼之力驱散这些邪之气,而他不同,他的猎鬼之力很弱,并且周窍很多都处于封闭状态,现在气一入侵,没有猎鬼之力的抵挡,就会对自造成威胁,不过元阳驱邪散的威力很强,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住。”

    “撑不住也要撑,这寒之力已经彻底蔓延到心肺。”

    堂哥解开我的口,我口之上紫乌一片。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盯着堂哥,开口道:

    “我可以。”

    “哼,暂且不和你追究惹了什么麻烦,你放心,虽然姜禾是这里的保安,但他是一个军医,真正的份,是中医家族的弟子,一医术十分了得。”

    堂哥难得的安慰起我,接着又转过,冲着姜禾道:

    “我堂弟的体很弱,你难道让他服用元阳驱邪散?”

    “当然不可能,现在房子也够暖了,你先把他上衣全部脱了,我要用银针数道他体内的气,而且等会服下元阳驱邪散也必须利用这些银针导出他体内的邪气。”

    姜禾走了过来,手里多了个一个白色的布包。

    “银……银针扎我?他行么?”

    见到姜禾打开这个布包,里面有一根根长长的银针,我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魏小青手里的噬鬼针,那可是一针就扎破一个恶鬼的脑袋,况且姜禾现在还这么年轻。

    “小兄弟,你都现在这个样子了,你放心,我从未失过手,你堂哥应该很清楚。”

    姜禾抽出一根银针开始在消毒,而堂哥根本就不想再搭理我,直接把我衣服脱掉,目光森然的盯着我,示意我不要乱动。

    我的腰部,口,甚至脖子上都被姜禾插上了银针,不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刺痛,而是感觉自己的毛孔都舒展开。

    堂哥已经把药端了过来,姜禾在旁边站的笔直,目光盯着碗内金色的药汁。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金色的汤药,以前也喝过不少中药,但都是黑色居多,这金色当药到底是怎么熬制出来的?

    初始尝了一口,感觉味道有些苦涩,不过我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因为还真如同堂哥所说,我已经感觉这些气侵入我的肺腑,体内都感觉要冻僵了。

    这元阳驱邪散喝下去之后,从喉咙到腹部都感觉火辣辣的,开始还没有感觉得到,但是不一会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特别是小腹之中,这股量就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往我躯四面八方散去,特别是这股力往我口涌去,体内就像一个火炉似的,开始把积累的气一步步往体外出,我开始感觉体有些地方十分肿胀,似乎要炸裂开,不过因为银针的关系,这些气顺着银针往外散去。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我感觉自己体内的那些气已经驱除的差不多了,姜禾才伸手拔掉这些银针,顺便开口问道:

    “感觉怎么样?”

    “体内的气已经驱除的差不多,似乎这元阳驱邪散对我体内的猎鬼之力还有些帮助。”

    感觉自己体舒畅了许多,我心也跟着好了起来。

    “嗯,那就好,你是钟离的朋友,那也就是我姜禾的朋友,以后咱们兴许能够合作。”

    姜禾伸出手,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和堂哥一样,冰冷的可怕,不过姜禾看起来有些煞气,特别是从他的双眼可以看出来,这种眼神绝对不会是一个中医该有的。

    “谢谢你的药,否则我自己要驱除这些气,可要花不少时间。”

    我笑了笑,开口说道。

    “你自己驱除?你有这个能力?虽然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能够修炼出猎鬼之力,但是你体内的寒之力远远不是你现在能够驱除的,好了,现在该讲讲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弄得这么狼狈,不过玉佩没被人夺走,我就不追究。”

    堂哥坐在边,扫了我一眼,冷哼一声开口了。

    “在来九荒市的路上碰上了恶鬼,所以才受伤,听姜禾说小叔不在,他去哪了?”

    对于魏小青和蓝姥姥甚至是鬼域的遭遇我都不敢告诉堂哥,否则的话肯定会饶不了我,他早就跟我说了,来九荒市的路上千万不要搭理任何人,也不要多管闲事。

    “他?自然是接了生意,短时间不会回家,你如果能走了,就回去,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堂哥站了起来,跟姜禾一起走了出去。

    我穿好衣物之后,全的力气也恢复不少,走下之后,全依然是感觉暖洋洋的。

    堂哥的家真的很大,而且走进去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