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溺亡】

    “没说什么,我只是问一下,因为今天一早我就发现夏天的况有点不对劲,顾安安说他单独把英红叫到外面说话,后来他们回来,我只是询问一下英红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英红却什么都没有说。”

    我想起中午的时候,顾安安跟我提到过,夏天和英红他们两个是一起去了顶楼,原本我是想去看看,但是他们却又回来了,当然,这谈话的内容我也无法知晓,而且英红也一如反常,并不愿意跟我说话。

    当然,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肯定是附在夏天体之中的女水鬼在做的怪。

    “不管如何,明天就知道了,明天我和你一起学校。”

    堂哥咬了一口苹果,目光森然的开口了。

    “钟元,你堂哥去,合适么?”

    黑胖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堂哥,见到堂哥转过来的冷眸,脑袋一低,然后继续嗑瓜子。

    “怎么不合适?我弟弟被人打了,总要找回来这个场子,不是么,行了,别泡了,你上还有伤。”

    堂哥盯着我,忽然诡异的一笑,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更疼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个就出发了,当然,我们走的依然是小路,因为小路是要路过学校后面的那个池塘。

    天气依然是沉沉的,水塘的表面溢出一丝白雾,围墙后面的教学楼之中已经传来了读书声。

    我忽然听到有一丝哭声,顿时吓了一跳,顺着声音所在的方向,我抬头往前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穿着红色碎花小袄的女人跪坐在地上,她面前摆着一个火盆,旁边有燃烧的蜡烛和檀香,甚至还有祭品,而这个女人一边哭,一边往火盆里面丢着钱纸。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一寒,难道昨天顾安安没有上来?她溺水而亡了?不可能啊,我明明是和她一起上来的,她还和我说过话。

    我跑了过去,伸手拍了拍这个女人的肩膀,轻轻问道:

    “阿姨,你这是在做什么?”

    女人瓜子脸,皮肤有些黝黑,鼻尖长着一些雀斑,满脸泪痕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哭。

    看到她的脸有一丝熟悉,但是想不起来。

    黑胖和堂哥站在我的后,黑胖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女人,而堂哥则是盯着水塘,眉头紧锁的盯着我。

    这时候一个男人跑了过来,这个男人看起来四十多的年纪,典型的庄稼汉子,他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声音嘶哑的安慰道:

    “阿花,别哭了,等天大亮,我会找人来捞尸的,村委会等会就要来人了,昨天是太晚了,他们……”

    “你别说了!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报应都落到了小红上,一整晚了,连子都捞不到啊……”

    女人似乎是被触及到伤心处,一边垂着自己的口,一边大声的哭了起来。

    “小红?难道是?……”

    我走到这个男人面前,开口问道:

    “叔叔,这池塘里面溺了人?是谁?昨天放学的时候我和顾安安都上来了,之后还有人落水?”

    “你是这学校的娃儿?真是命大啊,昨天这里是两个小丫头和一个娃子落水了,但是只有一个丫头和那个娃子上来,看来你就是那个娃子吧,没上来的那一个是阿花的女儿英红。”

    庄家汉子满脸震惊的看着我,低声说道,似乎怕旁边嗷啕大哭的女人伤心。

    “英红!英红还是遇难了!昨天,昨天在这岸边我明明看到她跑了回去,那是我的幻觉?”

    我浑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却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膛上。

    “别想太多,我大概已经知道了,你跟我来。”

    堂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后我跟着他到了围墙边,堂哥双目炯炯有神的道:

    “这个女鬼还真是迫不及待,居然想一下杀掉两个,却不料被一个逃了。”

    我知道堂哥说的两个人,逃的是顾安安,死的是英红。

    “这个水鬼为什么要找他们两个?难道是因为她们上的气重?”

    我知道英红的子很弱,经常生病,但是顾安安却不是,虽然她默默无闻,但是从来没有请过病假,难道是顾安安发现了什么,才让这个女鬼下杀手?

    一想到这里,我脑海里就浮现当初顾安安那一脸的倔强,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难道这是关于女鬼杀人?

    看来得好好找顾安安聊一聊,兴许能够从她口里得到一些线索。

    “气重这是一点,还有一点就是这个水鬼心中的执念,肯定是和这些女学生有关,解不开的结也在这些女生上,所以才会找她们下手,另外一个女生能够从水鬼手里逃脱,看来有一定的本事,咱们得找她聊一聊。”

    堂哥在旁边解释起来。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村里来的男人过来了,他们推下去一个小木舟,上面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开始用竹篙探入水中。

    “如果溺亡的是英红,那也是昨天傍晚,那个时候肯定有人过来打捞了,这个池塘并不大,怎么现在还没捞上来?”

    我自言自语的盯着远方,这时候也有不少同学出来看闹了。

    “女鬼拖下水的又岂会那么容易上来?”

    堂哥冷冷一笑。

    “哥,你帮帮忙呗。”

    我灵机一动,冲着堂哥挤了挤眉头,咧嘴道。

    堂哥面无表的盯着我,冷声道:

    “帮忙?为什么要帮?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同学啊,你没看到阿姨那么伤心么,而且这尸不可能一直在水塘之中吧,你帮我一次,我欠你一个人,怎么样?”

    我继续开口了,希望能够打动堂哥,他做猎鬼师可不是几年,而是有了一定的念头。

    堂哥摇了摇头,很无的拒绝了我的请求。

    “哎哟,疼,脑袋疼,哥,你的话刺激我的脑子了。”

    见到他如此坚定,我心一横,捂着自己的脑袋,双眼一闭的打算往地上栽去,不料堂哥伸手抓住了我,冷笑道:

    “好,好,好,你再使什么幺蛾子,我就真的不管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