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冤魂】

    “叫你帮忙,你不是不帮忙么,所以只能靠小元了。”

    小叔反问道,脸上已经浮现出一股怒意,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可不是开玩笑的,招魂这种重要的事,很有可能是会遭到反噬,还且会遇到一定的危险。

    “我来,你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是。”

    堂哥伸手夺走我手里的铃铛,把我推开,自己站在白米之上。

    “小元,等下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惊慌,知道么。”

    小叔冲着我开口了,脸上还有些担心的样子,他之前是打算叫我别出来的,但是他儿子钟离却一直在跟他作对,所以才叫上我,我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偷偷从在桌子上抓了一个苹果,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吃了起来。

    没有我想象之中的桃木剑,也没有八卦长袍和道士方帽,小叔更没有像跳大神一样,而是手里夹着一张黄符,双目闭起来,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因为爷爷熟悉我,所以堂哥只是担任摇动这招魂铃铛,而我则是负责喊魂。

    在堂哥冲着我一点头后,我清了清嗓子,大声道:

    “爷爷……”

    堂哥摇了一下铃铛,叮当的声音十分清脆,似乎伴着我的余音往远方传递而去,而小叔始终没有睁开眼,只是子有些微微抖动着,过了好几分钟之后,他的额头之上就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这一状况,吓了我一跳,周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古怪,这可是大冷天,而且是站在室外,小叔这是盲肠炎发了么。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变得静悄悄,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见,村里面几乎是家家户户都养了狗,但是这个时候没有一声狗叫,周围是一片黑暗,原本天空之上还是繁星点点,但此刻被乌云笼罩着,除了小叔前桌上几根摇曳不定的蜡烛勉强照亮周围之外,再也没有光亮了。

    “爷爷……”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明明是叫的很小声,但是声音一下如同闷雷一般往远方传去,兴许是我自己的错觉,堂哥没有任何表,在我叫了之后,手腕一晃,清脆的招魂铃音响彻起来。

    吞了口唾沫,我盯着灵棚之外,这黑暗之中好像有什么未知的存在,一直在盯着我,只等桌上的火烛一灭,就会扑上来。

    这种况大约尺许了半个小时,我嗓门有点哑了,而小叔则是汗如雨下,子已经彻底的抖起来,最不可思议的是,堂哥脚下的那些白米居然滚动起来,这……这怎么回事?

    呼……

    一股寒风吹卷而来,直接穿透我的军袄,我浑打了个冷颤。

    “糟糕!爷爷没有回来,倒是召回了一些麻烦的家伙!”

    堂哥停止了摇铃,而是冷冷看着灵棚之外那一道道白色的影,我转过头,一声惊叫,不过我的嘴巴很快就被堂哥捂住,他凑到我的耳边,警告的说道:

    “想活下来,就按照我说我做。”

    我点了点头,堂哥,问:

    “需要我帮忙什么忙?”

    “请你闭嘴!”

    我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堂哥说完转过,伸手往桌上的那一叠黄符抓起来,岂料小叔忽然睁开眼睛,伸手抓住他的手,气喘吁吁道:

    “不要伤害他们,送走就是。”

    “不请自来,不安好心,为什么要送走?”

    堂哥手一松,符纸掉落下去,小叔这才松开手,不过堂哥又很利索的从自己包里掏出数张黄符,脸色不善的看着小叔。

    “他们也是无意之间被招来的,我们钟家不能再与这些鬼魂结怨了,你还不懂?你真的不清楚你爷爷是怎么死的?”

    小叔的声音大了几分,咬了咬牙,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双目更是一片赤红。

    “周围除了爷爷和伯母还有谁死了?如果没有的话,就不会出现普通的鬼魂,如果出现,那是什么?留恋人间,心存执念,不肯离去的怨灵,怨灵就是宣泄自己的布满的恶鬼,怎么,还不能驱赶?只是要送走?用香烛,贡品,钱纸把他们送走?!”

    堂哥站的笔直,傲然的盯着小叔,眼眸之中尽是一片坚定,似乎谁都无法撼动他的决定。

    就在二人争斗的时候,我很清楚的看到远方黑暗之中的那些白色影子动了,似乎是朝着我们所在的方向而来,而小叔和堂哥则是越吵越激烈的样子,我感觉有无数道目光盯着我,我后背之上的汗毛已经全部竖立而起,脑子更是不受控制,我连滚带爬的往远方跑去,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逃离这里,我不要见到这些脏东西。

    “小元,别跑,回来!”

    小叔惊恐的声音响了起来。

    “臭小子,停下!”

    堂哥的声音也远远的传了过来,我匆忙的反头一看,魂魄都险些吓出来,原本我所在的灵棚周围站着一道道白色的影,此刻这些冤魂全部都转过头来,盯着我。

    我感觉自己的脚很软,没有力气,但是我口微微一,一股流涌入我的躯之中,让我恢复了几分力气,我拼命的往前跑,此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

    “逃!”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