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中年男人】

    我和黑胖再次回到灵堂的时候,周围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而且母亲的那具棺材已经重新盖上,我走了过去,发现棺材钉已经钉下去,看来堂哥已经处理好了这件事,我只需要老老实实守在旁边,别让长眠灯熄灭就好。

    那只小黑猫也没再出现,现在已经是大半夜了,天气十分寒冷,火盆之中的炭火已经要燃烧殆尽,风一吹,碳盆里面的白灰就会飞出炭盆。

    “我去厨房弄点碳,你一个人在这没事吧。”

    黑胖搓了搓手,往手掌心哈了一口气,跺着脚问我。

    “没事,顺便弄点吃的来,饿了。”

    我抱着口,子蜷缩在一块,浑就好像一块冰似的,这炭盆里面传来的温度已经不能满足我,而且经过这一系列的事,让我子乏得很,浑无力,体力也剧烈的消耗,现在坐在这里,顿时就感觉又累又饿,特别是上的尸毒拔出之后,人显得更加疲惫了。

    明明小叔说了,是咱们两个人一起守灵,什么叫做在一起守灵?那就是两个人共同看守,而不是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守,而且还是一个中尸毒的弱者守灵,我搓了搓手,心烦意乱的盯着灵堂,那儿挂着爷爷的遗照,因为之前爷爷就说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遗照很早就准备好了,倒是母亲的还没有。

    看着爷爷慈祥的笑容,我心里特别的难受,如果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为什么不借寿续命?我和爸爸都年轻,能够经得起折腾。

    爷爷年轻的时候,很多人都受过他的恩惠,所以来的人也特别的多,其中大部分的人我都没有了印象,今天晚上来捣乱的那个,难道也是其中之一?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黑胖已经走了过来,在炭盆里面倒了一些黑炭,接着又端了一个锅子过来,直接放上面了,他见到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道:

    “钟元,现在在厨房生活已经不太方便了,等这炭火上来,咱们能够利用,你说成不?”

    “看你这架势,你是想在灵堂里面煮面条吃?”

    我见到黑胖手里的挂面,开口问道,黑胖很诚挚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爷爷的遗像,小心翼翼冲我道:

    “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要不咱们把炭盆放厨房里吧。”

    “不用,我爷爷和我母亲那么疼我,在这里吃个面又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然后开始帮忙起来。

    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我和黑胖两个人一人端着一大碗面条吃的格外香,特别是里面的馅料,还有不少红烧

    吃完东西之后,让我和黑胖坚持到了五点多,我便再也控制不住的打起瞌睡,躺在黑胖的边,叫他照看长眠灯,黑胖每隔十分钟就会叫醒我一次,因为在这种天气下,睡着会要感冒的,毕竟大门是开着的,外面的寒风能够吹进来,无视你上的衣服,直接吹到你体上,不过幸好吃了面,浑烘烘的。

    在朦胧之中,我好像听到了小叔的声音,似乎在和黑胖说什么,然后就感觉黑胖抓着我回房间睡觉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大亮,我是被外面的唢呐哀乐声吵醒的,黑胖睡在我边,呼噜声震天,但是也没有半分醒来的样子,我穿好衣物走了出去,外面居然已经开始张罗开席,我逮住一个认识的人问了,才知道,已经是中午时分,我居然睡了整个上午,糟糕,忘了还要追查昨晚的那个蒙面人。

    灵棚里面的空间已经无法容纳更多的桌子,外围的一些灌木全部都被砍伐,也架了不少桌子,仔细数了一下,发现竟然有二十多座,并且都已经坐满了,还有不少人站在外面,今天的人数比起昨天还要多了一倍不止。

    不过幸好,昨天小黑抓伤了那个人的脸,如果他在的话,肯定会露出破绽,这样的话,就容易多了。

    我仔仔细细一个个人观察,堂哥倒是很悠闲的站在灵堂前面,手里抓着一个苹果,一口一口咬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

    “你怎么不叫我起来?怎么样,找到昨晚的那个人没有,他和你交过手。”

    我走到堂哥面前,开口问道。

    堂哥脸色不是很好,有些苍白,他淡淡扫了我一眼,拿着苹果挡在嘴角边,眼睛却盯着前方,淡淡的开口:

    “当然知道,现在别打草惊蛇,对方现在就坐在我们九点钟的方向。”

    我抬头一看,果然见到那里坐着一个穿黑衣的中年男子,他的脸部有抓伤,皮肤有些灰白,头发剪得很短,看起来很精神的样子,似乎察觉到了我,他微微一抬头,我撞上了他的目光,他的眼珠子居然是灰色的,面无表的看着我。

    “过去吧。”

    堂哥叹了口气,咬着苹果往那桌走去,我见到这个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很明显的忌惮之色,他正好站起来,打算离开,但目光一转落在我的上,硬生生坐了下去,我冷冷一笑,紧跟着在堂哥的后,走了过去,对方虽然惧怕堂哥,但是我上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他自然不会轻易离开。

    “你昨天就来了?”

    我坐在男人边,开口问道,他上有一股臭味,和昨天闻到的一模一样。

    男人点了点头。

    “原本昨天我母亲已经是入殓好了的,是你动了手脚么。”

    我看了一眼周围,大家都已经开始陆续在找位置,但没有人走进我们这边。

    中年男子依然是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愿意开口说话,那灰色的眼珠盯着我的口,眉头微微皱着。

    “你这个家伙!”

    我愤怒的一拳,重重砸在他的眼眶上,他没有料到我会突然袭击他,被我打得翻滚在地,立刻爬了起来,捂着自己半边的脸,忽然怪异的笑了起来。

    “小元,你怎么打客人?!”

    满爷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时候周围已经起哄了,不管是村里还是城市的人都喜欢看闹,我们这里也不例外,满爷驱散看闹的人群,很不高兴的走到了我的边。

    “满爷,你认识这个人?昨天白天母亲和爷爷的棺材已经是入殓好了,棺材钉都钉进去了,这个家伙居然把母亲的棺材打开了,你知道么,母亲昨天诈尸了。”

    我凑到满爷的耳旁,小声开口了。

    满爷很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伸出那布满老茧的大手放在我的额头上,眉头皱了皱,嘴巴里面叼着根烟,含糊不清的说道:

    “有点烧,你先吃饭,吃完就去休息,如果还有什么地方觉得不舒服那就叫你堂哥带你去赤脚医生那看看。”

    满爷居然认为我是在说胡话,我正要解释几句,满爷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道:

    “小元,我现在很忙不要惹事了,知道么。”

    说完便冲着这个被我打的男人露出一丝歉意的表,然后转就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猎鬼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