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疯狗舰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黄帝,少典与附宝之子,以姬为姓,有土德之瑞,尊称黄帝。《史记?五帝本纪》载:“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於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后在涿鹿大战战败蚩尤,天下景从。改大荒为华夏,发明了轩冕以定仪制,作干支制以乐器,还发明了沿用至今的计时历法。后世均称其为中华民族始祖,人文初祖。

    作为继明朝之后再兴的汉人皇帝祭祀先祖黄帝,整在朝廷可以说是废尽了心力。礼部按古礼定制了一祭祀黄帝的礼仪,而且满朝大臣还非常认可。从西安到黄帝陵将近200公里,坐马车还每只能走50里,据说这是古礼所定。摆着皇帝的架式累也就算了,虽说现在的东风牌汽车时速也就50公里,开车四个小时就能到不好吗,非要坐马车在路上晃四天无不无聊,这让李明很不习惯。终于在李明的争取下,大臣们向皇帝妥协了。

    公元1904年10月16,新朝摆开皇帝仪仗,行大驾卤簿。从曲江行宫一路北上,过渭水之后撤仪仗装车快马行进至黄帝陵近前驻跸。10月17正好也是重阳节,钟鼓丝乐不断,大驾卤簿从行营而出朝黄帝陵而去。整个行程中闪光灯不断,二十台摄像机带了整整五卡车的胶片将连续不断在各个方位摄影,要将这次大祭祀完整的记录下来。

    李明站在黄帝石像下仰望这位始祖盈盈下拜。是他为中华文明订定了基调,是他开创了世界史上唯一一个延绵至今的文明。中华文明有过灿烂的辉煌,再疲弱也屹立不倒。今天。自己终于可以向始祖上表,中华文明再会再次辉煌。

    整个仪式盛大而恢宏。其规模比满清祭天的仪式还要庞大。共动用仪物器具多达300余件,随行侍从3000余人,侍卫和外围驻军加在一起过万人。旌旗铺满了整个山头遮蔽了阳光,浩浩的人群延绵数十里。

    外国记者无不感叹到:看到中国这样的仪式让人想到欧洲好像还在原始社会一样。

    英国女王是最讨厌看到甚至是听到中国皇帝搞庆典,因为每一次盛大的仪式都让这七大洋的主人感到面上无光。最羡慕的是德皇威廉二世,他已经很多年没出动过仪仗队了,主要他怕丢人。可是在他的大臣们坚决反对下,自己的仪仗队还只能是那可怜的模样。唯有尼古拉二世在咆哮:中国这是在炫耀。让远东舰队去踢这些东方黄皮猪的股。可尼古拉二世不知道,他的远征舰队才出港口就遇了上大麻烦。

    自打10月15从利耶帕亚启程后,俄国舰队内部就弥漫着一种怪异的气氛,这支舰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谣言市场,不知从何而来的谣言,在所有舰只和官兵之间传播,其内容的荒诞程度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中国工业起步太晚,大型工业产品还无法与欧洲竞争,所以中国在经济布局上就侧重于茶叶、丝绸、瓷器之类传统的农副轻工业产品和橡胶之类的原料类产品。就在俄国远征舰队出发前的一个月,刚好有一支多达十艘装满这些产品的中国船队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可不知道是怎么传的。就是这支船队传到俄国远征舰队里就传成了是中国的鱼雷艇或者驱逐舰群,他们将埋伏在丹麦海峡或者是埋伏在北欧的其他什么地方等着他们去送死。总之,无所不能的、恐怖的中国舰队不会让他们出波罗的海。至于中国舰队还在远东都没有开始集结这个事实,或者是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相信。总之,舰队上下的气氛就是恐怖,或者说极端的恐怖。

    中国海军此时还在为如何抵挡俄国远征舰队而愁眉苦脸,甚至将派至印度洋打击海盗的兰芳舰队都撤回南海,而俄国人却认为中国舰队竟然已经埋伏在丹麦海峡?消息传来,整个中*事指挥层全部抓狂,中国海军进入印度洋都费了老大的功夫。英国人会同意中国舰队进入大西洋?别说是驱逐舰了,就是在货船上安个速炮也不可能让你过苏伊士运河呀。实在无法理解俄国人想法的中国指挥层都在抓耳挠腮时。当看到中局长周勤依然面色如常后才明白过来。俄国人害怕是好事,至少中国海军将士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变的平静了许多。

    其实恐惧心理对统帅不是什么坏事。虽说恐惧心理不是成为统帅的必要条件,但这种心理往往能激发出统帅灵感或者说是第六感,借着这种感觉充分地估计到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况,做好应变的准备。只是优秀的统帅能够成功地掩饰内心其实超人一倍的恐惧感,从而激励或者说忽悠部下去战斗,反过来说不能够掩饰自己的恐惧心理的统帅就是最糟糕的统帅,很不幸罗杰斯特温斯基就是一个不能掩饰恐惧感的人。

    罗杰斯特温斯基中将的害怕不亚于舰队里的任何人,只是他认为每一艘船都有可能是中国的驱逐舰或者鱼雷艇,因此他下达的命令是:“睡觉不准脱衣,所有主炮副炮全部脱去炮衣,实弹上膛,瞄准每一艘靠近的船。”

    因为波罗的海是内海,丹麦、瑞典、芬兰、德国、英国等沿岸国家的各种船只在穿梭不停,当然也包括进行商贸的中国货船,而每一艘船只都可能是来毁灭这么一支大舰队的中国小驱逐舰,不停的瞄准不停的作业让整个俄国舰队上下神经高度集中,而积累起来的恐怖和疲劳终于爆发了。

    就在俄国舰队通过丹麦海峡时,不远处正在等待的大量货船中的一艘中国货船突然的加速。却引发俄国舰队的炮击,虽然只打出一发炮弹也没有命中任何船支,但让所有货船顿时如鸟兽散。最后抵港的货船纷纷指责罗杰斯特温斯基为疯子:难道他没有看到中国货船是在向远离的方向加速吗?

    罗杰斯特温斯基不以为然。他很满意舰队这样的状态。驶出波罗的海以后,舰队经过北海。北海是一个大渔场。十月又是捕鱼的黄金季节,北海渔场挤满了渔船,而每一艘新出现的渔船都会让俄罗斯驱逐舰像抽疯一样地突然兴奋起来。10月21晚上,俄罗斯舰队经过多戈浅滩。北海这种浅滩不少,都是鱼类生息的好地方。这时由于机械故障而落在了后面的工作船堪察加号突然发出了一份无线电报:“遭到本驱逐舰袭击”。罗杰斯特温斯基立即询问:“速报告敌舰数量以及方位”,堪察加号的回答让整个舰队都倒抽一口冷气:“八艘,从所有方位”。顿时所有舰只都打开了探照灯乱照,在探照灯的照之下。只见确实有一群小船的影子,一直是实弹上膛的俄*舰不由分说就打了起来。这时不知从鹰号战列舰上又发出来了“发现敌人巡洋舰,正在向我攻击”的信号,原来鹰号昏天黑地的把边上的阿芙乐尔巡洋舰也当作本人了,又转调炮口,向阿芙乐尔打了起来,阿芙乐尔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人家后来连冬宫都敢打,还怕你个鹰号战列舰?赶快还击,一顿乱打。俄国舰队也饶上了一个士兵和一个随军牧师两条命。

    罗杰斯特温斯基必竟有过风帆航海时代的海军经验,所以并不完全是个草包。当他听到“发现敌人巡洋舰”这句话开始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立即下令停火开灯。开了灯一看才知道真是打了自己人,再一看对面,那有什么本的鱼雷艇,不就是些可怜的英国小拖网渔船嘛。

    而那群小船是正在捕捞鳕鱼的英国拖网渔船,都只是些100吨左右,七八个人的小船,人家在自己家门口打鱼,也不知道犯着谁了,一顿炮火从天而降。离俄国舰队最近的仙鹤号最倒霉。被击沉,船长和另一位船员死亡。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海扁的那些英国鱼花子。扯着半旗哭着就回了家。因为事出在“doggerbank”,所以罗杰斯特温斯基中将的“疯子”名号就很荣幸的升级为“疯狗”。他所率领的这支舰队很自然地被命名为“疯狗舰队”。话说回来,这帮海盗的水平也真次,一个战列舰舰队打了半个晚上,居然就打沉了一艘渔船,总共死人才四个?英国人想不出这些人到东方去干嘛,难道说他们把中国人当成也都拿着一些捕鳕鱼的拖网渔船?否则这些俄国笨蛋就没有一点的胜利可能。

    对于这支攻击渔船队而且没有采取任何救助手段来求助渔民的战列舰队,英国人做出了激烈的反应。第二天早上,整个英国就沸腾起来了,堂堂七大洋主人的大英帝国的渔民,居然在自己家门口的北海被人打了劫,这还了得。英国海军当然是动员起来了,英国外交部照会俄国驻伦敦大使:“事没有得到妥善处理之前,波罗的海舰队不准继续航海,否则一周后大英帝国进入和俄罗斯帝国的交战状态。”

    只是实际上英国也没有和俄国直接交战的准备,所以后来法国出来调停,英国也就接受了,本来就没有什么大损失嘛,就是乘机敲竹杠。所以除了罗杰斯特温斯基倒霉之外没有别的说法,远征舰队决不是海盗,他们只是由于过度恐惧而进入了幻觉而已,但是罗杰斯特温斯基最不幸的是他得罪的是海上霸主,现在他不得不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俄罗斯的面子和荣誉。

    多戈浅滩事件的第二天,波罗的海舰队通过英吉利海峡。英国地中海舰队的巡洋舰在波罗的海舰队的旁边监视,一边还做着各种编队机动动作示威。俄国舰队的士气刚从恐惧的顶峰下来,又跌落到了沮丧的谷底。一位俄*官在记中这么写道:“对面的舰队才是真正的海军,而我们俄国人仅仅是他们押送下的囚犯而已”。

    然而也就是这次多戈事件却引起了中国的警觉,俄国人竟然有无线电?无线电一直是中国的秘密武器,从上到下有着极其严格的保密条件。中*队在战争中能做到后发先致也是借着这个秘密武器。这个秘密武器不仅在军队里有,太平洋货运公司的部分货船上也有。在隔间良好的隐蔽房间内,货船上那些打着退役名号的水兵跟着货船出入各国港口。他们将自己看见的收集到的各种港口、军舰、航行等等能收集的全部报通过无线报发回国内。也就是说,中国通过海上无所不在的货船盯着整个大海。

    其实中局早就得到俄国中可能有人在研究无线电的报。只是确认后研究者已经被俄*方给保护起来,普通的事故已经无法解决研究者。中局申请进行武力刺杀但被李明拒绝,李明很清楚自己的掠夺计划的作用只能是延缓欧洲科技的脚步而不是阻止,经过上百年的工业革命的欧洲已经在民间累计了足够的知识,即使特斯拉到了中国也把马可尼拐骗而来,但还有其它人去研究和发现无线电,而这次就是*夫。

    也许是*夫在后世不太出名,已至于李明都不知道还有这个俄国佬。借着先知先觉的李明提前对欧洲科学家下手。同样也使得失去了这些后世出名的科学家的欧洲爆发出其它的科学家。李明知道,即使解决了“*夫”也会有“夫”出现,必竟欧洲这么大,中局再历害也不可能监视到每一个人。

    *夫是一个严谨的学者,虽说之前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发明却依然列入了中局争取的名单中,正是中局的干扰使他决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研究自己的发现,这时恰好通过朋友接触到了海军大臣亚历山大罗维奇大公,而亚历山大罗维奇在知道无线电的功能后,说服了沙皇陛下从不多的资金里抽出一部分给*夫用于研究,并加强了对他的保卫工作。而无线电的正式装备舰队也是尼古拉二世认为可以战胜中国的最大原因。

    只是俄国人对无线电的封锁太严密了。严密到如果*夫不在就跟本无人可以维修这东西。所以在多戈事件中,正是*夫按舰长的要求用无线电向罗杰斯特温斯基发送了电报。只是他们都不知道,中国不仅有无线电而且还比他们先进。不远处的中国货船正在等待接收国内指令时却突然收到一堆不属于他们的通信编码。这让他们感到疑惑。在确认收到在这个编码的时段里没有中国船支发送任何电报后就立刻意识到,欧洲有人同样掌握了无线电技术,而最大的可能就在俄国远征舰队上。

    这是一个大事件,但还算不是什么问题,因为早就有了准备。在第一代无线电投入量产装备军队后,李明就下令刚刚骗到中国的马可尼组队研制反制手段。李明很清楚,即使没有敌人也要自己创造敌人,这样才能保持前进的动力。只是必竟是内部斗争,这主动总差了许多。加上其它事务的干扰,历经十年也不过刚刚研发出可以突破第二代无线干扰设备的第三代无线电。不用来对付*夫的初级无线电却是足够了。于是中国政府一面开始安排特斯拉准备进行第一代无线电展示。一面伪装成货船的黄雀号在旅顺装载第一代干扰仪南下。

    罗杰斯特温斯基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燃煤。俄国舰队第一次停靠的是西班牙的维哥港,按原计划。舰队是要在这里加煤,而在海上晃了一个星期的官兵们,也想到陆地上去散散心。这时只有七大洋霸主英国的皇家海军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煤炭储备,其他国家的海军要远征,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煤炭的供应问题。俄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得到了德国人的帮助,一家名叫汉堡亚美利加的德国运输公司承包了这项业务。船到维哥,德国船只正要上来装煤,突然一个西班牙人到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来通知俄国人:“西班牙人不想破坏中立,俄国舰队不能在西班牙港口内进行补给活动”。这个个子矮小,相貌猥琐的中年西班牙男子的背后,毫无疑问站着大英帝国和皇家海军。俄国人只能低头。在俄国外交部答应付给英国渔民66,000英镑的赔偿,并且交出肇事的波罗的海舰队军官以后。西班牙人终于在第三天答应每艘战列舰能够加载400吨煤。俄国人为了能够尽早行动,连被关闭的士兵都放出来参加装煤。

    罗杰斯特温斯基是一个官僚。虽然没有什么想象力,但在管理上却有独到之处,因为他是一位天生的宪兵司令。罗杰斯特温斯基成天在舰上巡逻,找出所有衣冠不整的士兵,发现所有没有擦洗干净的角落,要不然就是坐在办公台前搜寻所有报告中的格式拼写错误,然后或者命令军官们,或者自己亲自去处罚那些犯错误的可怜虫们。把整个舰队从被本鱼雷艇袭击的恐惧中带到被长官鞭打的恐怖之中。话说回来,没有罗杰斯特温斯基这种变态的铁腕管理,波罗的海舰队要完成这一万六千海里的航行是不可能的。

    在西班牙的维哥港没有装满煤炭的俄国舰队,总算在盟邦法国的殖民地摩洛哥的丹吉尔花了四天装满了煤炭,每艘战列舰都在四千吨以上,本来法国设计的战列舰是以重心高而著名的,但一直把甲板上都堆满了煤炭的俄国舰队却一直沉到了吃水线以下。这时有一艘带了足够鱼雷的驱逐舰话就足以让这整支舰队沉没,因为堆满了煤炭的炮塔根本无法转动。

    所有军舰都成了粉尘飞扬的地狱,而南半球已经进入了夏天,但军舰上的所有窗子都开不开来。舱内室温高达50度。习惯了北极圈的俄国人就在这样的地狱旅程中走向东方。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地狱都是一种奢侈。从丹吉尔出发,11月3俄国舰队到了塞内加尔的达喀尔。这里也是法国殖民地,正当松了一口气的俄国人准备进港加煤的时候,法国的西非总督的回答是:“进港和加煤需要我国外交部的许可”。俄国人觉得五雷轰顶:不是友好国家吗?在丹吉尔还保证了俄国舰队用煤的友邦法国,怎么会有这种回答?

    法国是俄国的“友好国家”,但仅仅只是友好国家而已,并不是负有义务的盟国,关键是他们也被中国吓怕了。就在俄国舰队在维哥港加煤炭的第二天,中国政府向法国驻华公使、中国驻法公使向法国政府提交抗议,抗议法国这种破坏中立法案的行为。并严厉质询法国是不是打算和俄国一起对中国宣战。法国人给气坏了,俄国在西班牙加煤你们为什么不抗议。却偏偏要抗议法国?法国人没打算给出任何回复,在抗议无效后很快中国第二山地师开始向镇南关集结。南洋舰队开赴交趾、兰芳舰队出现在金兰湾。只是法国认为这不过是中国人故意为之,中国人还不敢同时向俄法两国同时宣战。

    于是,在达喀尔的法国的西非总督向法国外务省请示是否许俄国舰队停泊时,法国政府选择了沉默。而罗杰斯特温斯基在对方回答说还在等待巴黎的指示时,罗杰斯特温斯基就“强行”进行加煤作业。而法国西非总督也认为,只要巴黎的指示还没到达就代表了能装。

    从新中国走出来的李明得到这个消息后笑了。你这边刚刚抗议人家派军舰到你领地边上打转,对方就说还要派航母过来看看,抗议、警告对人家来说只是个而已。李明很清楚大国不需要抗议,小国没资格抗议,只有不大不小、说强也弱的国家才需要用这个词来博取国际同。于是还在回京火车上的李明下达了命令。

    站在镇南关上的刘永福接到电报后哭了。十年前进京时,皇上就让他做好收复安南的准备。不想原来说好的五年一拖就拖成了十年。如今已经63岁的刘永福明白,其实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一次也许将是他最后一次带兵了。朝廷的电报是让他在接到电报五内发起攻击,因为山地二师第六团还在路上。为达到战役发起的突然,刘永福决定不等了,当天带着仅有的两个团开出镇南关,连续攻破数个法越联军营地,短短五天内就近凉山。速度之快让参谋本部连援兵都派不上去。海面上,两支中国舰队将法国远东舰队死死的封锁在港内,舰队已经完成瞄准。

    与此同时,刚刚巡视到新西伯利亚城外营地的梁华在接到电令后,率领以第二师为主力的西北兵团在寒冬中突然发起对新西伯利亚城的攻击。突然的进攻让俄国人手足无措,在一天一夜的抵抗后新西伯利亚城沦陷。

    中国陆军突然两面开火却实震惊了欧洲,不如正如中国人说的那样,海军不行不代表陆军也是废物。让人想不到的还有,中国政府找到美国,希望美国能介入调停中法战事。中国的要求很简单,法国只要不破坏中立法,中国立刻从安南撤军,同时释放所有法越俘虏。当然,法国需要支付这些俘虏的伙食费和药费。不过如果法国继续破坏中立法,那中国将会继续向南进攻,同时向法国提供了一个建议,建议法国可以取消远东舰队这一编制了。

    接到调停请求后的美国很积极,在邀请英国一同对中法冲突进行调停后,法国支付了相关费用后中国海军解除的法国远东舰队的封锁,陆军也开始撤回国内,唯有刘永福请求继续攻击的要求被无的驳回。

    法国人在达喀尔还算没有把事做绝,没有拒绝俄国舰队的入港要求,对于俄国舰队在达喀尔港内的加煤行动也只是视而未见,俄国舰队还算是能够加了煤以后继续上路。只是罗杰斯特温斯特还不知道远东发的事,他正带领他的舰队向下一个目的地,法国另一殖民地噶本驶去。(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