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四十七章 中国的野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1898年,似乎是这个世界从这个时候开始混乱起来,但为什么会混乱起来?

    这个问题成了后世很多人研究的话题,但不包括中国学者。后世的很多中国学者认为没什么可研究的,因为混乱与次序总是周期上演,有研究这个时候不如研究下如何让人生活的更好一些。说这些话的学者其实都知道,这跟本是一个就怕天下不乱的皇帝的主意。这是一个有着顽固中华至上思想的皇帝,在他看来,只要中华不乱,管其它人去死。而这种思想随着时间潜移默化的传到了民间。

    而在1898年的一个夏天,这个皇帝却在国务院秘密会议室内大发雷霆:“你们他m的不把人命当命是吧――”

    “皇上,这不能怪我们,都是那些本战俘和朝鲜人干的。”交通部长詹天佑一脸委屈的站在一旁奏道:“是本战俘和朝鲜人削减了奴隶的补给还强着奴隶进行高强度的工作,这伤亡自然也就高呀。他们说了,这是向皇上表示忠心,请皇上相信他们的能力,他们一定能帮皇上节省更多的费用。”

    “咱们是人不是野兽,总得有点慈悲之心吧。奴隶也是同样的人,他们干着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活,不说要让他们过的多少,至少要让他们正常的活下去。”光绪话才落下,就看到与会众人全部用看稀罕的眼光看着他。这里面还包括当朝宰相李鸿章。结果光绪才平息下的怒火又上去了:“看什么看,老子又不是怪物没见过呀。”

    众臣转而低下头来,大家都在想。当初朝臣们可是拒绝使用奴隶这种不人道的方式,最后强行推动的还是你这个皇帝,还把隋炀帝拿出来做例子。如果不是隋炀帝在建设国内之时过多的压榨国人,哪里会有导致二世而亡。如今大家都看到使用奴隶的好处了,你这个出主意的皇帝却不乐意了。如今的帝心是越来越不可测呀。

    马克思曾说过:资本一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留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利润,为了这个目的它可以喝人血要人命。甚至是发动战争。而刚刚才感受到好处的众臣已经舍不的入弃了。

    见众臣均不答话,光绪只能长叹一口气:“买奴隶也是要花钱的。把买奴隶的钱花在现在奴隶上,让他们过的好一点吧。”作为皇帝在说这种话,可以说已经是在肯求诸位大臣了。没办法,不能强行下令。因为没有这些大臣们的支持,也就不会有他这个皇帝。

    “现在的奴隶不花钱呀?”到是林启兆奇怪的说了一句,说完还诧异的看着皇上:“吕宋已经拿下,加上坤甸、爪哇等地都有我华人自治军,要奴隶就发封电报让他们到林子转一圈就成,朝廷只需要支付各地军队的训练费而已,至于这点运费跟本不算什么的。难道皇上不知道吗?”

    知道,当然知道,当皇帝的连这点事都不知道还当个皇帝呀。因为涉及到奴隶的费用全都记在一个叫建设兵团损耗品的单独账本上。常粮食等消耗及奴隶替补都一笔笔的记在账面上,每笔都必需有光绪的亲笔签字才能实行,这是光绪为了防止大臣们肆无忌惮走私奴隶而想出的办法。光绪知道如今奴隶进价降低很多。光绪想当然的认为朝廷为吕宋前期投资了那么多,如今打下吕宋自然得到的回报。可光绪不知道的是,奴隶的费用已经低到只需要运费的地步,必竟作为皇帝要掌握的是大局,哪里会去细看每一笔清单。

    林启兆一句话说的光绪嘴角抽抽个不停,md。一不留神让这些人把奴隶搞成一个产业了。今天坐在这里的都是光绪的班底,既然所有人都没有反对。那就代表着这些人都是这件事的受益者。光绪需要这些人的支持才能做稳皇位,自然不会搞出一件众怒的事来。

    “皇上,老臣以为并无不妥。”李鸿章站出来说话:“我南洋华人数百年来被那些南洋蛮子杀了多少,现在到了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如果受压榨的只是外族和俘虏,你们觉得好就行,只要不引起国内外大量报道朕就不管了。”说完光绪丢了本折子到李鸿章面前:“但这压榨本国子民的事怎么算?”

    李鸿章打开折子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本折子是皇上亲手抄写的,看来这是要保护上折子的人。但仔细一看内容,李鸿章吓的脸色苍白的跪下磕头:“启奏皇上,微臣实不知此事呀。”

    李鸿章恐慌的举动也同样吓坏了众臣,都不知道是什么事能让一国宰相如此惊慌失措,于是纷纷问起原由。光绪没有说话,李鸿章将奏折交于众臣传阅。折子上写的是李鸿章的一位族侄打着他李鸿章的名号在家乡建工厂,驱使庄户如牛马,稍加反抗便是刀斧加,已有多人死伤。所有看完折子的人脸色全变了,这事要是真的李鸿章即便能保住命,这官爵肯定是丢定了。上一个这么干的甘陕总督,可是被劓了三族呀,人头都在京城朝阳门上挂了三天。

    整个会议室都静了下来,只有急促的呼吸声。光绪知道,这众臣在等皇上定罪后。光绪轻轻的敲了敲桌子:“朕已经让人去查过了,你确实不知此事,不然你早上起来看到的就是去抄你家的官兵。”

    “皇上请放心,微臣这就亲自去把他的人头带回来。”

    李鸿章才说完,光绪一掌拍在桌上,立而怒呵:“敢跟朕打折扣――”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微臣这就亲自去将涉及此事所有人抄家。”李鸿章跪在地上把头叩的砰砰直响。其它众臣也无一人敢出言求

    “哼,朕以为你李鸿章的私心到了胆大包天的地步。”光绪悠然的坐下:“降爵一等,以观后效。这次你亲自回去处理吧。现在坐下说话。”

    李鸿章谢过恩也不敢去擦头上的血迹。任由额头鲜血汇成一股流下。

    光绪似乎对李鸿章脸上的血视若无睹,反而笑着说:“今天借着这个事,朕跟你们讲讲心底的话。先说这么件事,前明末年,大明朝廷面对北方满清和南方叛乱,国库已近枯竭,而此时南方叛乱已抵近京师。手中无钱也兵的崇祯皇帝为了凑饷招兵抵御叛乱。向京城中各大高官富户借钱。结果谁都在哭穷不借,最后城破之时。这些当初不肯借钱的高官富户全部被洗劫一空,他们为仅失去了财富还丢掉了命。这件事大家都是清楚的,如果这些人愿意拿出一部分钱给崇祯招兵买马,也许京城就不会被攻破。这些人虽然会损失部分财富,至少还能留下大部分财富和保住自己的命。但是这些高官富户为了守住自己的财产,丢了京城丢了朝廷,结果落了个家亡财灭的结果。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忘了什么是跟本,他们之所有富有的根本就是因为有大明朝廷在,他们是靠着大明朝廷才富有起来的。可是他们忘了皮之不存毛将附焉的道理。朝廷覆没了,他们也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的跟本就是本国的子民、是海内外所有的华人。你们怎么去压榨外族朕都可以不管,可这些人现在虐待的是自家的子民。这就不行啊。子民是根本,也是朕能坐在皇位,你们能受爵位当高官的根本。没了这些子民朕给谁当皇帝。没了这些子民,你们给谁当官。所以呀,咱们要想一直稳稳当当的享受荣华富贵,就需要善待子民。”

    “中华民族数千年来最大的奢求是什么?是吃饱穿暖,是安居乐业。只要让他们都有吃,有衣穿。有房住,你们信不信。他们就会无原则的一直支持我们无耻的富贵下去。就算你娶八百个老婆,只要不抢他们的妻女,他们最多骂你一声棍,也不会拿起刀枪来干掉你。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即便是你被外族欺负的时候,他们还会起家伙来帮你拼命。”

    “中华民族是善良的、是勤劳的,他们只要吃饱穿暖,有个遮风避雨的房子,有这个能活下去的最低最低的要求就满足了。这样一个无无求的民族也是最好管理的民族,不善待他们那是头被驴踢了。”

    “可就是有这么些人,以为当了皇帝当了高官或都攀附上了高官,就认为可以尽私吾,就可以无法无天。可都这么干了,朕还怎么当皇帝。朕没皇帝当了,你们以为自己还能活的下去吗?”说着说着,光绪的语气越加生厚起来,到了最后一句,更是杀气显露无比。

    “请皇上安心,臣等定纠察天下,还天下一下朗朗睛。”众臣全部跪下,齐声应道。

    “如此,朕心甚慰呀。”光绪转脸笑了起来:“不过朕就这一双眼睛,看不全这天下事,要不是有人上秘折与朕,李家这事朕也是不知道的。今天在这里呀朕要表扬一下林家在国外的一些做法就很好嘛,不过林启兆呀,你还是应该转告一下你父亲。朝廷对外宣传的都是华人乃心良善之辈,有些事要做的隐蔽点。华人的世界形象,作为朝廷官员家属,还是要维护一下嘛。”

    “是。”林启兆笑了,其它众臣也都笑了。皇上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在国外只要面子上能过的去管你杀人放火,皇上不也在搞走私嘛。但在国内还是老实点,也许你可以耍点手段,但你要不把自家子民当回事,就别指望皇上会把你家人当回事。看看李鸿章额头的血都滴落在地板上,可皇上有反应吗?一国宰相呀,就是洋人都毕恭毕敬的。却因为一个打着他名号族侄干的混账事,公爵就被降为了侯爵。要真是李鸿章干的,皇上这会已经抄完家,说不定人头都已经挂到朝阳门了。众臣虽然在笑。但心寒意皆起,心里打定主意退朝后立刻回家整顿。

    “取先予这个道理大家是明白,我们要让南洋各地的当地人都看到华人远比洋人更为和善。让这些当地人更加亲近华人。这样一来一但洋人无暇顾及远东之时,咱们就可以借着当地土人的支持很快进攻并占领这些地方。只要这些地方驻有我**队,到时还不是任我们摆布。所以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记住,华人是善良的,从现在起你们一天给自己说一百遍。”说到这光绪认为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该说说朝务了。光绪转头问欧阳振华:“按照中北京条约的补充规定,我国需要在一年内全部遣返甲午战争时期的本战俘。如今这些军战俘在建设兵团中大多处在管理的位置上。遣返时要注意不要出现管理的混乱。建设兵团承担着道路等国家基础设施的建设,如今的大清全国都跟个工地一样。建设兵团一但乱了,整个国家建设计划就会出现混乱,这点要注意。现在还有多少本战俘?”

    “还有两万多人。”直接统管建设兵团的兵部尚书欧阳振华站出来说话。说话时同很多人一样摸了把汗,天气有点。不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为中华民族开拓生存空间,那只能委屈一下别的民族了。对了,这话是皇上什么时候讲的来着?不太记得了。

    “怎么还有这么多,朕记得甲午年也就抓了三万余战俘吧。”

    “是的皇上,可是本人不愿意回去呀。”欧元振华回过神来:“现在的本本岛到处饿殍遍野,英美两国在本岛可没干什么好事。现在整个本列岛也就虾夷岛生活无忧,自从将本驱赶之后,若大的虾夷岛仅有不足五万虾夷人。如今的虾夷人正在为无处不在的本偷渡客烦恼呢。你想想,这些本战俘在我国衣食无忧。还不时有小酒喝喝,没事还能欺负一下奴隶。要是回到本怕是连饭都吃不饱,叫我也不愿回去呀。这次遣返的一万余人。还是强行把以前表现不好的,没什么功绩的给送走。您是不知道,好些个本战俘都是哭着回去的。”

    “本人就是种,不打不老实。不过本还是有很多懂技术的人,这些人必需善待。让这些人都先回国,然后以招工的名义把他们再招回来。这样他们既摆脱了战俘的份。又能公然的把家人接来。咱中华是大国,要有大国包容的心。让驻使馆配合作好招工的工作。”光绪换了个问题:“蒙古战事如何?”

    “一切进展顺利。主力已经进入内蒙境内,前锋越过乌尔特正在向温都尔汗近。内蒙各部族也积极听从调谴,正在向外蒙进攻。”回答是王士珍,这是参谋本部的工作内容:“跟据报,乌泰已经从乌兰巴托出发,待其所部与我军接触后,我军会向后收缩退形成稳固防线,给乌泰一个展示的空间。此时位于**的梁华部便借机北进。”

    “通知各部注意控制伤亡,别搞出太大的损失了。俄国方面有什么动静?”

    “跟据确实报,俄国为了支持蒙古国独立,向外蒙输送了大批武器。同时还派出的军事参谋参于指挥,甚至还有些部队以雇佣军的名义直接参战。”

    “詹天佑,立刻对远东铁路的修筑进行评估。三个月内朕要看到可行行报告。”

    “阿?可是皇上,远东铁路位于俄国境内,这个……咱们没必要帮人修铁路吧,国内铁路还没修好呢。”不仅是詹天佑,就连其它众臣也一楞一楞的。皇上的思维跳跃实在是太大了,这才说外蒙战事,怎么跪就到远东铁路上去了。

    “谁说要帮俄国修了,钱多也不是这么糟蹋的。为了减少我军伤亡,就必需切断俄国对外蒙的支援。如果我国愿意让远东铁路过境东北经哈尔滨到海参崴,再修一条经乌兰巴托到**的铁路为条件,让俄国放弃对外蒙的支持,你们说俄国会愿意吗?”

    “他们当然愿意,只要这两条铁路修好,他们可以顺着这两条铁路直下我东北和内蒙各地。相比暂时失去外蒙是值得的。可是皇上,有必要为了外蒙而给俄国机会吗?”说话的是段祺瑞,他还在示意王士珍也站出来说话。

    光绪盯着王士珍看了好一会,只见他皱着眉头并没有说话。光绪心想,看来王士珍也不懂朕的意思呀,那就明说了吧:“俄国对我东北早有野心,尼古拉二世还是太子时就亲自主持过这条铁路的修建工作。等外蒙战事结束后,必然会有大量战俘,把这些战俘送到远东修铁路。这时外交部要明确的告诉俄国人,大清有人有资源就是没钱。那俄国会怎么办,他们会为了野心拿钱出来。这样我国不仅得到钱财,还可在有效利用战俘,更重要的是修路的咱们,那咱们就可以控制修路的进度,那么远东铁路何时完工就由我们说了算。”

    说到这王士珍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皇上的意思是,等远东铁路修好后咱们沿着铁路进攻西伯利亚?”

    “对嘛,拿别人的钱来修路,修好了抢过来就是咱们的了。顺便沿着铁路打过去,争取把整个西伯利亚给抢回来,那可是好大一片地呀。”说着光绪狠狠的咽了下口水。

    “没错,一但我军收复外蒙,外蒙就向把刀子一样顶在俄国远东领地的肚上,早晚都会大战一场。既然无可避免那就创造一个有利于我军的开局。”王士珍很快反应过来:“中俄铁路制式不一样,那就在伊尔库茨克建一个中转站,只要这个中转战是最后通车的,那么在这种况下,俄国想要向远东运兵就要耽误一段时间。我军完全可以借此机会以有心算无心。至时就要问咱们的皇家陆军拿不拿的下了?”

    “皇上,请相信陆军的战斗力。给我们五年的准备时间,我们有把握拿下整个西伯利亚。”冯国璋显得激动无比。不喜欢战争的将军,可不是好将军。拿不拿的下要等打过才知道,先把牛吹出去把陆军建设好再说。

    “不仅如此,现在整个俄国经济一塌糊涂,全靠法国那十亿法郎贷款。他们还要建二十艘战列舰和二十艘重巡来远东报复我们,如果此时再建远东铁路,至少可以分担掉部分海军的压力。等他们把军舰建好开向远东时,咱们的远东铁路也同时建好,到时咱们南海北陆,彻底把俄国这个头顶的利刃给干掉。”光绪的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到时朕要圈下整四分之一个地球。”

    众臣的眼睛随着皇上手指画过,可不是嘛。大半个亚洲,大半个太平洋都在皇上这个圈内,这个圈内还包括了整个中南半岛。

    “臣等誓死效忠皇上,效忠中国。”一群文臣武将激动人心的乱吼,这可是扬名史册、名利双收的最好机会呀。

    很多人激动之余没有注意一个细节,但李鸿章还发现,这个圈是从澳大利亚上划过的。(未完待续)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