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决不让英雄在九泉下流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公审的地方还是放到了城里,因为岑煊奏曰码头寒风过大且在此公审会堵塞码头正常运作,奏请将公审之地移至城内。帝,之。

    武昌城内最大的空地上是人山人海,里里外外围了上千百姓。皇上要亲自审案为百姓申冤的消息传出,半个武昌的百姓都赶过来听审。皇上出京时用上全部仪仗的事,报纸上都传来了,据说那场面之恢宏无法用文字形容。如今有机会亲自一睹天颜,这种机会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哪能不来?至于公审这种事,实在不稀罕。

    早在前明时期,衙门审案就基本上是开放旁听,到了清朝依然沿用前明惯例,只是没有具体的开放旁听规则。审案的官员可在大堂或是内衙等不同场地审案,而场地不同,则容纳旁听的人数乃至官员审判时的穿著也都有所差别。至于审案官员本,以及对自己公开审案是否有足够信心,也都影响各地衙门的旁听形。那些对自己审判经验大有自信的官员,便十分喜欢在审案时开放,让许多民众旁听。但是,那种像影视剧中描写的动辄开放三、四百人旁听的审判场景,在明清两代全国各地法庭上恐怕并不多见。其主要原因到不是当地官员对旁听人员进行了限制,而是实在没有能容纳这么多人旁听的场所。一些自标榜公正的官员,其实希望自己审案时旁听的百姓越多越好,因为这样更容易有个好名声。今后升迁也会容易些。

    光绪做为皇帝升迁是不需要的,但名声却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光绪就选择一块最大的空地,并通告武昌城所有百姓。皇上要亲自审案。既然光绪要以皇帝份出现,那必要的仪仗和规矩就少不了。快船从江北将仪仗队、服饰等紧急送来,而利用这点空隙皇帝卫队接管审案场地内圈的防卫,外围则由**师的官兵接管。武昌城内的衙役全部出动,负责维持次序。

    “皇上驾到――”

    随着李莲英的一嗓子,全场百姓跪下,皇帝着龙袍缓缓向预先安排的通道内走来。说实在的。这些百姓来看的就不是什么公审,就是为一睹天颜来的。所以总有些人会偷偷抬起头来瞄一眼,被发现的会被呵斥。没发现的就再找机会瞄一眼。

    “好了,不要呵斥了。”光绪阻止了衙役的呵斥后说道:“百姓不就是想看看自己的皇帝长什么样嘛,那看就是了。多看一眼又不会少块,朕又不是什么怪物。长的又不是不能见人。全都平吧。”

    萧瑟的气氛在光绪一句笑谈下变的轻松起来。通过通道时,光绪还与一位被抱着的孩子笑谈了二句,还说这孩子长的着实壮实。但军人不苟言笑的表,让那孩子有些拘谨。百姓们第一次真实的看到了他们的皇帝。年青、朝气、和蔼,脸上总是笑嘻嘻的。

    进到最里面,这里已经摆好了四张桌子和全审案的工具。无论皇帝是否是主审都只会坐最中间的那张,随着皇上进场的大理寺正卿岑煊与湖广总督分坐左右。另外一张桌子是书记官的位置,今天由皇上秘书长杨度充任。场边还有一张椅子。那是坐为军队旁听代表梁华的位置。

    待场中坐定,光绪站起来双手示意安静后。缓缓说道:“如果大家经常看报纸,如果大家有关心国家大事,那大家都应该知道,这些年的中国确实不太平。先是撮尔小国的本想欺负我中国,后是北方的沙俄入侵中国,就连南方的荷兰也在欺负我们的同宗兄弟。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同宗兄弟的安危,我大清将士南征北战用鲜血和生命才守住了今天的和平。对于这些在沙场上流血牺牲的将士们,朝廷制定了奖励条例,就是为了让将士们安心沙场保家卫国。然而在今天,有一位功勋将士的遗孀告诉朕,她丈夫喋血沙场带回的荣耀被贪官污吏所泯灭,她的家人朝不保夕,而她本人更是遭到污辱。朕,大清皇家军队最高统帅,决不许自己的兄弟袍泽在战死沙场后家人却变的生不如死,为此,朕不惜高举屠刀。朕也是大清皇帝,朕也不能让朝廷的官员受到无端的诬蔑。所以,为了搞清楚事的真像,朕才决定在此地公开审理这桩案子,也让百姓们都来看看,都来听听,这件事到底是诬告还是贪腐。朕也要让天下将士都明白,保家卫国是你们的责任,保卫你们的家人是朕的责任。”说完光绪向岑煊点头示意:“开始吧。”

    皇上坐下之后,岑煊这才站了起来:“带原告张王氏。”

    张王氏在宪兵的陪同下前来,跪倒之后双手呈上折子,并再一次哭述了她在船上向皇上说的话。光绪与岑煊已经听过了所以不稀奇,到是一旁的梁华反应激烈。张王氏才说完,岑煊还没来得及问话梁华到是先出口详细询问起来。等他问完了,气的一脚把椅子都踢飞了。他实在想不到,有些官员胆子大到连军功勋章都敢贪污的地步,就因为一等勋章是黄金做的?

    岑煊暗自的摇了摇头,虽说今主审的是皇上,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审判官。梁华这么一闹到像他是主审一样。因为皇上没有表态,岑煊也只能等梁华问完他想问的问题。等梁华问完了,事也很清楚了,不需要他再问了,那就直接带被告吧。当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来的湖北巡府周荣曜上时,只是光绪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梁华转头向亲兵吩咐了几句话。

    周荣曜原是粤海关书办,因为贪污南洋舰队入关物资被革职。而他却攀上了世铎的路子,一路平安的升迁到了湖北巡府。如今才任职湖北巡府不足三月的他。第一次迎来了考验。

    周荣曜衣着整齐的依礼参拜皇上及诸位主审官,之所以没有摘去顶戴脱去官服,那也只是因为他并没有定罪。目前只是以被告的份接受调查。

    “你旁的女子你可认识?”岑煊向周荣曜问道。

    “下官从未见过。”周荣曜回答的很有底气。

    岑煊微笑道:“该女子告你与她并贪污军功赏赐,你可承认?”

    当然不会承认,承认了那还算什么。虽然都知道几乎没有嫌犯会主动承认,这是审案必要的程序。留给周荣曜的陈述却只有千篇一律的不认识这女和受莫名诬蔑。岑煊点点头,既然一方告有罪一方不认罪那只能当堂询问。张王氏声泪俱下的哀嚎确实让人动心,痛哭流涕的哭述无一不展示着这位湖北巡府那官服下罪恶滔天的兽行。张王氏更顾不得颜面,为了更有效的说明周荣曜的罪行。她连被污时的景都说的活灵活现。百姓们听到后就已经认定这周荣曜是罪大恶极之人,一个女子敢用名节做担保那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站岗的军人无一不面露杀气,军队中的军人都是来自天南地北。在这个交通缓慢的时代一但离家远行,家中就再也顾及不上。那他们远在家乡的父母妻儿过的如何?今战死战友的妻儿受地方官员如此欺凌,一但自己战死后家中会不会也受此罪,那么自己在前线与敌厮杀用命换来的家国平安还值得吗?只有湖北巡府确是面不改色的声称这是无端的诬蔑。还请皇上还自己一个清白。以证视听。

    整个审讯过程中,岑煊一直都在注意皇上的表,可惜的是,皇上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息怒,也没有问过一句话。到是湖广总督,虽然问的很少也不是重点,岑煊也能理解。必竟周荣曜是他的下官,出于避嫌自然是问的越少越好。

    因为张王氏除了自己的陈述外。实在拿不出任何人证物证,案子审到这里只能告一段落了。岑煊出班奏道:“启禀皇上。此案到此仅有原被告双方的陈述并无实质的证据。微臣以为此案双方先行收押,待调查取证之后再行重新再审。依照原告张王氏的陈述,微臣立刻去收查证据。如果张王氏所言为真,相信三五内定有结论。”

    光绪环顾四周,见周围的人群平静如常,也只能暂且如此。可还不等光绪开口,立于一旁的梁华刚好听完亲兵低声耳语后说道:“不必了。”说完关上亲兵才递上的盒子,郑重其事的将盒子拿到周荣曜面前打开,然后面目狰狞的说道:“你死定了。”

    周荣曜脸色大变,可瞬间脸色又变回原来那波澜不惊的表后说道:“这似乎是军功勋章,看似为黄金所铸应该就是一等功勋章。可惜此物本官尚且第一次才见。”

    “是嘛。”梁华手一挥,亲兵在周荣曜面前又放下五个盒子,还有一堆记录着领用赏赐的文书。只听梁华接着说道:“一个一等勋章、一个二等勋章、四个三等勋章,还有这些,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可以呀,一个巡府就可以吞下六个军功的赏赐,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看到这些,原本还跪在地上的周荣曜却站起来拍了拍上的灰尘:“既然将军能找齐这些物件,那我上的罪是跑不了。只是我很好奇,这些东西都是我一手藏的就连我夫人都不知道还有这些。将军可否告之是如何找到的?”

    “哼,就你藏东西的这点办法算个呀,军中的办法你想都想不到。”

    “既如此,我也不说什么了。”周荣曜转而面向皇上,摘下顶戴脱下官服:“皇上,有些证据,贪领军功的罪则微臣认了。微臣这就束手就擒。”说完双手合在前就等着衙役给他上镣铐。

    “哈哈哈……”梁华惨笑起来,而后厉声道:“张成于田庄台只乔装入军指挥部,杀死军将军大佐无数,最后殉国而死。如此功勋之妻儿却遭你污辱,你当军队是什么?我说你死定了你就活不了,你若不死百万将士之心如何安定?”

    “将军慎言。”周荣曜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本官虽然有罪但也熟知我大清律例。以本官贪污之金额,也就发配三千里戍边而已。”

    梁华愣住了,他不知道大清还有这么一条律例。可当他看向岑煊时。却见他点了点头。梁华不为所动:“发配三千里戍边,那也要你能活着到边疆才行。如今大清地方不靖,各地多有匪患,我看你还是先向上天求他保佑你能活到边疆吧。”才说完,一阵女眷的哭叫声远远传来。一群士兵押解着周荣曜一家老小前来,但有反抗者即是一枪托砸了下去,不分男女。周荣曜老母也赫然在其中。而且上已经粘着片片鲜血,被人搀扶着踉跄走来。此时梁华脸露狰狞之色冷笑道:“不仅你死定了,你的家眷一个也活不了。”

    女眷中有周荣曜最为疼的小女儿。可怜才八岁呀,就因为走的慢了些被一个军士一脚踢倒在路上,那呼叫父亲的哀痛让周荣曜心都碎了。早知如此,悔不当初呀。看着家眷被军士如此殴打。周荣曜真的害怕了。这些个丘八眼里都是浓郁的杀气。他知道这些丘八真的干的出来。

    却见周荣曜正色道:“天子面前你就扬言动用私刑,将军大的军威呀――”周荣曜转而向光绪跪道:“贪污军功是罪臣所为,罪臣虽受千刀万刮亦是罪有因得。然家人何其无辜,请皇上开恩饶过罪臣无辜家人呀――”

    “饶过你家人,那张成家人所受之罪谁来负责?”梁华单膝跪地奏道:“张成有功于国家社稷,死后家人却遭此厄运。请皇上下旨诛其全家,以慰军心。”

    “请皇上下旨诛其全家,以慰军心。”梁华的亲卫也跪了下来。

    “请皇上下旨诛其全家。”更多的士兵也跪了下来。

    “请皇上下旨诛其全家。”所有军人都跪倒在地。就连皇家侍卫亦是如此。

    “平吧。”光绪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朕记得很清楚,当年在田庄台朕被军四面围攻。田庄台前线实在顶不住军轮番的攻击,不得已只能退往大碾房村这唯一还在我们手中的阵地。那时朕边的军士已经不足三千,就连想把受重伤的将士带走的人手都找不出来。而就是这些受重伤的将士为掩护朕撤离田庄台,他们抱着**包守在军进攻的每条路上,用一次次与敌同归于尽的爆炸来为朕做掩护。朕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声爆炸,朕只记得那爆炸声从没停过却响了整整一天。可就是这样,依然没能顶住军疯狂的攻击。朕在大碾房村连防线都没布置好,军就冲了上来,最近的时候离朕不到三十米。三十米,一个冲锋用不了三十秒。”光绪越说越激动:“你们有谁知道,那时朕的亲兵已经用枪指着朕的后脑勺,只要朕一但落入本人手他们就会一枪打死朕。因为皇帝决不能活着落在敌人手里。而就在这时,张成在军指挥部里引爆了**包,不仅炸死炸伤多名本高级军官,更是让军前线的攻击为之停顿。而就是这短短的停顿,让朕有了机会,布置好了防线才最后坚持到援军抵达。你可明白如果朕那时战死的后果,那前线将士气全无,那国朝将无君王。那时军将长驱直入,整个国家将四分五裂。所以说张成不仅救下了朕的命,还救了整个国家。你说说看,这样的恩让朕何以为报。”

    “军人自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保家卫国、喋血沙场甚至马革裹尸,这都是军人的职责所在。但家人总要生活吧,孩子总在养大吧。不能因为丈夫父亲儿子为国战死疆场,家人却变得衣食不足吧。所以朕发了奖金、所以朕为立功将士们的家中免税,就是要让将士们安心沙场。不至于将士们在前线拼死拼活,家人却活的不如猪狗。”

    “可是这种事还是发生了。是朝廷的错,更是朕的错,所在朕要纠正自己的错误。就在这里,当着天下百姓的面,当着全军将士的面。大清律例中是有不牵连家人的律例,但朕却认为这条律例却不是在任何时候都适用。如果你仅仅的贪污,朕可以不牵连家人。但是你已经牵连战死将士的家人,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朕不牵连你的家人?”

    “皇上开恩哪――”周荣曜怕了,自己死了无所谓家人却如何都要想办法保全呀,自己贪污受贿不都是想让家人过的更好吗?

    “所以朕说呀,梁华你还不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如果是朕碰到这种事,在证据确着的况下早就拔出配枪将他们一家都给突突了,哪里还能给他求饶的机会。”光绪的话语突然严酷起来:“现在,传朕旨意:对张王氏进行双倍补偿,到于湖北巡府周荣曜一家即刻抄没,家中男丁无论年幼全部斩首,家中十五岁以下三十岁以上女子全部斩首,十五至三十岁女子即刻贬为官奴充为官。”

    面对哭嚎求饶的周荣曜一家,光绪眼中杀气四现、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他人妻女,那就别怪别人你的妻女。将此事通报天下,朕要天下官员都知道,凡敢贪污军功者,这就是下场。”

    “英雄可以流血,英雄可以牺牲。朕发过誓,决不让英雄在九泉下流泪。决不――”

    ...

    ...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