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绝望的十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枪声不曾停止,飞舞的子弹在两军阵地前来回穿梭。冲锋中的rì军一排排的倒下,阵地前200米内,已经看不到哪怕是一片雪花,全都被倒在地上的rì本人的尸体遮盖的严严实实。就连冲锋中的rì军都只能踏着自己人的尸体前进,除此之外再也没有路。层层叠叠的rì军尸体如同一条条人围墙将大碾房村围了个严实。至少一个联队的士兵倒在这短短几百米的冲锋路上。

    “该死的支那人,到底还有多少子弹?”愤怒的大山岩已经掩饰不了内心的痛苦。

    从朝鲜到海城,只牺牲了不到一千名士兵,从海城到辽河伤亡六千多名士兵,等占领了田庄台又倒下了近万将士。如今从田庄台到大碾房村仅仅三公里路,却打了整整五天。海城前的三万帝国勇士到现在已经不足半数了,即便如此,在大碾房村外还是倒下了一个联队的士兵。伤兵的痛苦的哀嚎让冲锋路上的士兵都不忍去看,缺医少食的士兵不仅还是穿着淡薄的衣服在雪地里作战,而且很多士兵已经没有子弹了。但是rì军不能停止攻击,

    帝**队一路上缴获了很多清国新军的子弹,但清军子弹却不与帝**队相匹配。可恨的支那人,他们把所有枪支都破坏了,仅仅得到的完好的枪支只能武装二个小队。这对整个战场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帝国必须进攻,留给帝**队的时间已不多了。清军增援部队已经越过田庄台,最近的一支部队离大碾房村只有二公里。这二公里里面,包括了所有rì军进攻和阻击部队。

    前锋部队已经突破了清军的防线,正在向村子里进攻。但愿能在清军突破前俘虏清国皇帝。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辽东rì军,保住胜利。

    “桂太郎阁下,请调集所有能动用的部队。全力向清国皇帝进攻,这将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大山岩深深的一鞠了一躬。

    桂太郎回了一礼转出去了。二人心中同时诅咒起远在全州的第四师团,拥有一万多训练有素将士的第四师团,却依然在“剿匪”。

    太阳西下,金sè的光芒依然照耀着大地。远在辽河的大山岩却收到了第五师团决别的电文。辽阳清军第一师已主力经越过牛庄,第五师团正阻击清军第一师前锋部队第一团,而第五师团已经无力阻止清军第一团前进了。

    满天的枪炮声让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然后满山遍野的喊杀声似乎已经把枪炮声都压了下去。夕阳下,着黑sè军服的rì军,已经被清军杀的东倒西歪。段祺瑞奉命先头增援田庄台,一过牛庄当得知皇上仅带残兵退守大碾房村后,只给部队下了一条命令,全军冲进去。

    野津道贯无论如何安排,清军第一团向一把利剑排成纵队只从一点突破。如同决堤之水,水源镇的rì军再也挡不住一路冲锋的清军第一团,被第一团杀出一条缺口。冲在最前面的第一团士兵已经开始走上封冻的河面。第一团还在和rì军厮杀,清军第一师主力就杀来了。第五师团已不可能再抵挡的住清军了。

    野津道贯默然地看了野原幸之助一眼:“野原君应该明白,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但第五师团将战斗到最好一刻,哪怕全军覆没!现在只能给希望于大山岩阁下能够在清军抵达前俘虏清国皇帝了。”

    “师团长阁下,为了第五师团的未来,请求师团长阁下率部撤退吧,帝国一个师团的建制,绝不能这样消失在清国的土地上。”野原幸之助固执的劝说着。第九旅团覆没的消息已经由残存的炮兵带回来了。

    “你是帝国优秀的军人,不能就这样死在这样一场毫无意义地阻击中。你将护送师团军旗撤离战场,为了第五师团未来的希望。拜托了。”野津道贯深深一鞠躬,不理会脸已经涨的通红的野原幸之助。转走出了指挥部。

    野津道贯带着淡淡的微笑走到了阵地前,他想起了清国的皇帝。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清国皇帝在军队步步后退甚至残兵被困时脸上还能带着灿烂的笑容,因为那是一种无所畏惧的笑容。本应切腹的野津道贯学着清国皇帝,拔出了他的指挥刀冲进了正在激战的两军当中。

    在大碾房村内,大山岩眼睛通红的看着前面一百米处的清国皇帝。就在那里,是帝国胜利的终点,三十米的距离跑起来只要十秒,但已经冲了十多分钟还是差三十米。无数的帝国勇士倒在这短短的三十米路上,而他只能下令部队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因为在他的后,清军增援部队已经越来越近了。再拿不下来,那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并不宽的村庄路上,清军竟然架设了三机枪,子弹如水般泼洒密不透风。大山岩实在想不明白,田庄台的清军倒底还有多少弹药,他甚至还看到亲自cāo作机枪的清国皇帝还在闲暇时间对他挥手示意。

    其实光绪的rì子并不好过。整个大碾房村的清军已经不到四百人了,外围已经全部失守,只能据守最后的三座小院。还好机枪数量还多,每十个人就能分到一架,但到哪都让部队带满机枪的子弹,如今光绪边只有两箱了。最多到太阳下山,机枪将失去做用。而仅凭步枪,光绪就真的只能被俘虏了。

    “换人。”借着重新装弹的机会,光绪从机枪位退了下来。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右臂,光绪捂着伤口退了下来。曾经威严庄重的明黄sè龙袍早已失去了颜sè,变的肮脏和破烂不堪。无数次的跌倒和躲避的匍匐动作,早就让龙袍被成了布条装,露出了穿在里面棉衣中的棉花。受伤的体渗出的鲜血早已凝固,如同朵朵鲜花点缀着泥土sè的衣服上。左手从腰间拿出云南白药倾倒在伤口上,看看四周的况。

    血战、死战,没有退路,没有援军。上午就能听见不远处的清军发出的喊杀声,到现在也只有声音来了。伤兵越来越多,弹药快要供给不上。刚开始还有人不断把伤员送到后的房间内,后来就是不断把伤员从房间内又送到战场上。光绪知道,里面现在只有三个伤员了,因为现在就连移动伤兵的人手都找不出来了。

    “咔嚓”一声,早已伤痕累累的棋杆再也经不住凛冽寒风的吹袭,折断了。望着倒下的五星龙旗,光绪心中突然一片空虚,仿佛长久来坚持的信念也一同倒下。

    光绪收集三把步枪,压满子弹走进房内。将三支步枪交倒伤员手中。

    光绪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声的说道:“rì本人已经冲上来了,我们再没有退路机会了。所以都给朕听清楚了,朕给你们最后下一道旨意。举着枪对准朕,一但rì本人缠上来,就一枪打死朕。朕是皇帝,决不能落在敌人手里。”说完,转离开。

    旗杆前,光绪吃力的想重新举起龙旗。手中的旗杆仿佛有千斤重一般,使尽了全力都抬不起来。右手臂上的伤口裂开鲜血涌出,也没能把旗杆举起来。光绪一股坐在地上,他放弃了。

    远远的一队清兵冲了过来,清军阵地上发出了阵阵欢呼。援兵到了援兵到了。可没多久欢呼声渐渐的低了下去。rì军对增援的清军发动的反冲锋再次阻断增援部队,只有前面百十人冲了进来。

    “皇上,微臣救驾来迟。”人群中王士珍跪倒在地:“微臣无能,援兵还是被阻断了。”

    “记住,任何时候军人不跪。”光绪扶起王士珍,却绕有兴趣的着满脸紧张,跪着的双脚还在颤抖的另外一人:“寇连材,你怎么来了?”

    “皇上……”话在出口,寇连材泪如源涌:“皇上,奴才总算见到您了。”然后就是哇哇大哭起来。

    “闭嘴。战场之上,你T娘D给老子哭丧呀。”光绪怒气冲冲的骂到:“说正事。”

    “皇上,科学院的吴大人说皇上交待的东西已经做好了。让奴才把这个东西带给您,还说只能交到您一个人手里。”说完,寇连材卸下一直背着的巨大包裹。

    “什么东西,打开看看。”

    “皇上,吴大人说只能给皇上一个人看。”

    光绪拍了拍包裹,砰砰的响声意味着是个金属盒:“什么东西?朕交待过很多事呀?跟朕进来,王士珍你也进来。”

    科学院吴荣光亲自带着三个这样的包裹来到锦州,见过冷峻后,冷峻就派了百多名内宫侍卫牢牢的将吴荣光一行保护起来。然后同来的寇连材背着这么一个,就跟着自己杀到前线中来。不仅王士珍问不出什么,就连唐绍仪都不知道,如今皇上在不知况下却要告诉自己,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和恩宠。激动中的王士珍看着寇连材打开包裹,露出一个四方的黄sè大铁盒子,然后从盒子边上抽出一根铁线。只听见皇上低声叫道:“无线电。”

    皇上问寇连材会用不会用,而寇连材肯定的点点头后,皇上说道:“发报,一字不差的发去出。大清的皇帝依然在战斗,军队依然在抵抗,阵地还在我们手中。”

    说完,光绪兴奋的对王士珍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王士珍心里明白,这种不要电线就能发报的东西对将来的战争肯定能起到重要的做用。只是一时间还想不明白,所以摇了摇头。

    “这种可以背在背上和部队一起前进的无电线台,只要我们足够的给部队配备下去,配备到每个团。你想想看,这样参谋部就可以随时知道每一支部队的动向,每一处战局的况的况……明白了吗?”

    “这就意味着我们不用猜突击部队是否抵达攻击位置,我们就可以很清楚每一处战场的进展。我们也不用再担心前线出现突然的变化会打乱全部的部署,我们就可以不必保留更多的预备队,我们就可以投入更多的攻击兵力。这就意味着战争将由我们来掌控。”王士珍兴奋的回答。

    “去为无线电准备吧。保密,保密是重中之重。这是本来还不强大的军队胜利的最大利器。”

    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里面的谈话:“皇上,rì本人冲上来了。”

    “王士珍,去帮朕把军旗扶起来。”

    五星龙旗再次飘扬在大碾房村的清军阵地中,皇上亲手扶旗。士兵们在皇上前排起了人墙。院子外面的路上,刺刀闪烁,清rì双方部队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随处可见不停的奔跑、跳跃、倒下和冲锋搏杀的影。

    “大人快看,龙旗又竖起来了。”

    摧毁rì本第五师团最后防线的第一师主力已经开始过河,可远处飘扬的龙旗倒下的那一刻,欧阳振华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如今倒下的龙旗再次飘扬,欧阳振华瞪大了双眼:“进攻,全部进攻,向着龙旗的方向进攻。”

    还有十米,大山岩看着自己的部队离清国皇帝越来越近,他下令所有部队发起最后的冲锋。黑sè的浪cháo汹涌澎湃,向着清军阵地发起一拨又一拨的冲锋,清军抵抗的能力随着人数的减少而慢慢变弱。胜利还差十米。

    突然间黑sè的浪cháo如同撞到土黄sè的堤坝一样,清军用刺刀扎碎了黑sè的浪cháo。两军交错的阵地,清军的喊杀声越来越响,一面旗帜远远而来。那是清军第一师第一团军旗。

    现在rì军离胜利的终点变成二十米,大山岩无奈的下令撤退。他知道,随着清军第一团的到来。辽河rì军再无胜利的希望。十米,大山岩的眼中是那么绝望。

    三十年后,大山岩在回忆录中写道:1894年11月27rì,我们离胜利只有最后十米的距离。但是我们没能跨越这最后的十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距离越来越远。直到今天,这十米成了永不可及的距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