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北洋舰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旅顺,这个当今世上东亚最大的军港。.港区内。一条条宽敞的泊位码头如同长臂般延伸入深水区。当年建成之时,这个军港内停泊着亚洲最大的舰队,以定镇二舰傲视四邻。何等意气风发。

    今天,旅顺军港内,一艘艘满硝烟的军舰错乱的停泊着。没有一艘完好的军舰,意味着这支舰队刚刚结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是的,北洋水师败了。拥有亚洲最大战舰的北洋水师败了,败在一向瞧不起的曰本人手里。垂头丧气的水兵们传来的是阵阵伤痛的哀嚎,三三两两的相互搀扶着从军舰上缓缓走下。失败的绪在整个水师中蔓延开来,但他们心中却败的不服,败的窝囊。

    北洋水师的航速太慢了,明明我们已经击伤了敌舰,再冲上前去补上几炮就能将对方击沉。可是,却只能眼真真的看着敌舰离开,因为我们追不上他们。反观我们呢?一但被击伤却迎来的敌舰的围攻。是的,我们实弹训练是不如曰本人多,火炮的速没曰本人快,可是我们却能自豪的说我们打的比曰本人准。可是,为什么击中敌舰的炮弹没有爆炸?明明已经击中曰本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号弹药库,但是炮弹为什么没有爆炸?为什么?没有人能回答他们。

    此时,北洋水师提督琅威理站在旗舰定远号舰桥指挥舱的窗户前,一言不发的看着码头上的水兵们,心中却是无比的哀伤。这仗败的太冤枉了。才一接仗,曰本人第一次击就命中,一炮就将定远号信号索具所毁,在飞桥上督战的琅威理负重伤,如今他的左手还吊在脖子上。在海中,第一次炮击的命中率可是说是基本忽略不计的,大英帝国在无数次海战中从来没有在第一次炮击中就命中的记录。而曰本人却做到了,这不能用命中率来计算。这是不是就是中国人口中常说的——天意。

    失却了定远的指挥,还好经远及时的升起指挥旗,可邓世昌却不是一个合格的舰队指挥官。在开战之初,他还能很好的指挥舰队迎敌,曰本受到重创的曰艘军舰就是在这个时间内被击伤的。可当曰本第一游击队利用高航速反复冲击北洋舰队阵型时,做为舰队最高指挥官却指挥着他的经远号去冲击吉野,最终经远沉没了。琅威理也想挽回败局,他无数次发灯光信号给镇远,想让镇远接替指挥,但直到海战结束,镇远也没升起过指挥旗。失去指挥的北洋舰队开始各自为战,失败再也不可免。因为没有信号索具,以至于整个海战中,他无法发出任何一条指令,而灯光信号在硝烟迷漫的战场跟本一点用都没有。琅威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北洋舰队在敌人的炮火中一点点沉没。

    “大人,我们下去吧。”刘步蟾走到琅威理边缓缓的说道:“这次战败非提督大人之错,我们已尽全力,可炮弹不炸,实在是命数使然。我等只须将实奏报于皇上,皇上圣明,定不会怪罪于大人。何况,定镇二舰中弹两百余发而不沉,我们还有一战之力。”

    琅威理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微笑,但转眼即逝。在水兵们的搀扶下,琅威理缓缓走下舷。刘步蟾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信号索具落下时不仅砸伤了琅威理,也砸伤了刘步蟾。

    “见过提督大人,见过刘大人。”琅威理刚踏上码头,一个着黄马褂的士兵迎了上来:“请提督大人及各舰管带大人速至水师提督府听旨。皇上委派的钦差大臣唐绍仪大人已经恭候多时。”

    这么快?下午才结束的海战,舰队才回到港口。海战结果都还没有上报,皇上的旨意就到了?琅威理刘步蟾四眼相望,眼中都是疑惑。

    “请问各位大人,经远管带邓世昌邓大人现在何处?”士兵问道。

    “我不知道。经远在下午海战中沉没,邓大人落水后,临近军舰已前往救援。邓大人现在何处我等实不知。”刘步蟾低声回答。作为北洋水师高级将领中唯一不是福建人的邓世昌,他的为人及专业能力却是得到了北洋水师所有官兵的认同。想到经远义无反顾的冲向吉野的景,刘步蟾心中也是感慨。

    眼前的士兵听刘步蟾这么一说,一脸紧张的回头对同来的两位士兵说:“分头到各舰去找,务必要找到邓大人。”

    旅顺军港内,偌大的水师提督府却鸦雀无声,空气凝固的甚至有些焦灼。唐绍仪焦躁的来回踱步,时不时的走到门口向外望去。好一会后,垂头丧气的管带们踏着无力的脚步才姗姗来迟。

    唐绍仪见到来人,冲到门口。对每一个回来的管带们都问同一句话:“邓世昌邓大人在哪里?”可得到的全部是摇头。唐绍仪来前皇上可是再三叮嘱一定要找到活的邓世昌,他还知道,皇上给邓世昌的帮带大副陈金揆下了一道密旨,必要保活着的邓世昌返回旅顺。可眼下却没人见到邓世昌,难道说……

    等所有管带都到齐了,陈金揆才背着邓世昌姗姗来迟。水师提督府内生怕得到哀信的唐绍仪见状,终于放下悬着的心,连忙上前:“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邓大人,邓大人?”唐绍仪见到是两眼呆滞的邓世昌,忙转头问陈金揆:“邓大人这是怎么了?”

    “邓大人不顾劝告,执意要撞沉吉野。不想却被敌舰击中舰首鱼雷发生爆炸。经远沉没时,上天保佑邓大人只是落水并无受伤,可邓大人却要与舰同沉。无奈之下,我只能打晕邓大人将其带回。没想到,邓大人醒来后就一直如此。如何呼唤也不见反应。”陈金揆说着,眼中却是一片通红:“也许,邓大人还想着沉没的经远。也话诸位大人再劝劝邓大人吧。”说完,五尺大汉就跪了下来。

    “快快请起。你们都是为国而战的真汉子。我等自会全力劝慰邓大人。”

    在众人的帮助下,把邓世昌扶坐在椅子上。陈金揆长长的摸了把眼泪退了出去。说话间,腾腾的饭菜也摆了上来。唐绍仪站起来:“就是你们出海去大东沟之时,皇上急召我入宫。皇上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说起来你们都不信,皇上说:北洋水师必败。”

    “诸位大人不必激动。虽然当时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这么说。但皇上跟我说的很明白。你们一定是被曰本联合舰队伏击,而且炮弹击中却不炸。”

    “皇上怎么知道?”诸多管带惊讶着看唐绍仪。

    “因为你们出航的时间和路线有人泄露给曰本人,因为你们的炮弹都是劣质炮弹,而且里面装的不是火药而是沙子。”唐绍仪话一出口,语惊四座。

    “是谁干的?”一句沙哑而富含杀意的话传来,萎靡不振的邓世昌缓缓的站了起来,用血红的双眼狠狠的盯着唐绍仪,大有他不就是生吞活剥的架势。

    被邓世昌吓到的唐绍仪连忙说出来:“泄露报的是天津军械局书办刘芬,而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成将进口的优质炮弹卖给曰本人换而用劣质炮弹冲数,他更为一几之私将原本要将新式火药的炮弹改装沙子。所以你们没败。”

    一片叹息声响起,无数英勇将士死的不值呀。而邓世昌却突然跪下,爬在地上号啕大哭:“我不干心呀。”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刘步蟾一面安慰着邓世昌,一面自己双眼也是含着泪水。这仗败的窝囊呀。

    唐绍仪在邓世昌面前蹲下,一字一顿的说道:“邓大人想报仇吗?你们都想报仇吗?”

    想,当起想,有谁不想。但却没有人说话。琅威理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说他是北洋水师提督,但他必竟是英国人,这必竟也是清国人的战争。虽然他心里也是窝囊,但做为深资海军军管,他知道这次战败的原因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报泄露和弹药不炸,而是这北洋舰队中僵化的体制和顽固的思想。他没有去反驳唐绍仪,因为战败的北洋舰队,已经士气全无。想要让舰队重新获得出战的勇气,就需要找到一个简单而明显的错误让大家去发泄。也只有这样,北洋舰队才不会真正沉没。

    只听见唐绍仪接着说道:“刘芬和张士成已被皇上索拿,全家已经抄没。等待他们的只有开刀问斩明正典刑。因为他们的存在,北洋水师虽败犹荣。你们没有一个后退,没有一人逃跑。最后,在已沉四舰的况下,不是还把曰本人打跑了吗?”

    “可是我们终究是败了。”刘步蟾垂头丧气的说。

    “不,你们没有败。败的是报,败的是弹药,败的是皇上。”

    “大胆唐绍仪……”唐绍仪诋毁皇上引来一片叱责之声。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这话是皇上自己说的。皇上说,如果能更早一点把这两个蛀虫给找出来,那北洋水师就不会败了。做为皇帝,他没能提早发现这两个蛀虫,就是皇帝的错,所以是皇上败了。”

    “皇上圣明——”在坐诸位管带们全部跪下。他们知道,皇上这话一出,这场海战失败已经不会去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再也不用担心朝廷降罪了。

    唐绍仪想起皇上对他的语重心长。

    “没有必胜的仗。水师可以败,军舰可以沉,但人心不能败。朕最担心的不是没有军舰可用,而是北洋水师这一仗败给了从来看不上眼的曰本人手里,朕怕他们从心里面怕了呀。所以朕要你去旅顺,不管他们说什么。无论是说航速慢还是炮弹不响还是其它什么,你都要能给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清楚明确的去反驳他们。气士可鼓不可泻。要让他们明白北洋舰队还有不沉的定镇二舰,在英国还有两艘军舰等他们去带领,朕也须要他们去报仇。”

    回想皇上决然的神,唐绍仪立在场中央,用不可质疑的语气说道:“弹药不炸,我已经带来了各种规格的填装最新式黄色炸药的炮弹,你们大胆的去用,数量管够。在上海,八门最新式的76㎜双联装速炮和八门150毫米副炮已经起运,目的地就是旅顺。但它们必竟只是商船,曰本如今势大。那么你们能不能把它们安全的护送到旅顺,装在已经受伤的军舰上,让北洋水师变的更强。”说完唐绍仪大声的问道:“你们能不能?”

    “能!”没有质疑,没有犹豫。

    一直没有出音的琅威理笑了,海战归来,那群垂头丧气的舰长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爆发着复仇光芒的狼群。琅威理站起来:“唐大人说的好,这一仗北洋舰队是败了,可败的是军舰,你们每个人都没有败。如今皇帝陛下为我们带来的新的炮弹和火炮。那我们还会败吗?不会。因为曰本人是……”说到这,琅威理突然问了一句:“用中国话说那种很笨的人叫什么来着?”

    “是笨蛋,大人。”

    “呵呵,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说蛋是最笨的。但很明显的,曰本人就是那个蛋。”琅威理轻松的一句玩笑话让场上气份活跃起来,失败的绪一扫而空:“你们大多是在大英帝国海军学习过的,还记得那句话吗?只有战列舰才能击沉战列舰。定镇二舰在你们口中只是两艘铁甲舰,而在我的眼中那就是两艘战列舰。就凭曰本人那巡洋舰那些小炮,诸位不见定镇各受弹二百余发,依然屹立不动。告诉你们,没有305㎜重炮直接命中,除非是你们自己把军舰触礁,不然就曰本人那些小炮,是不可能打沉定镇二舰。”

    刘步蟾和回过神来的邓世昌相望一眼,他们都想起了一年以前皇上召见他们二人的形。那个时候,皇上就说过二百发经远炮打不沉定远。

    只听见琅威理说:“唐大人,不管如何,想要北洋舰队出海作战,现在的军舰还是要维修的。不知道皇帝陛下对此是否有安排呢?”

    “呵呵,忘记说了。随我同来的还有3000名工人,他们是从大清各个船厂调集而来,包括马尾船厂、江南造船厂、大沽船厂全部最优秀的工人,这不包括现在旅顺船厂的工人。在奉天,张謇大人的亚洲矿业,已经准备了大量的钢材,现在奉旅铁路已经通车,只等你们将需求报过去,两天之内就可以送抵旅顺。”唐绍仪话题一转:“请诸位切记,古有云:留得清山在不怕没材烧。邓大人这也是皇上一再让你活着回来的原因,因为在英国,我们还有两艘最新式的重型装甲巡洋舰还须要有人来带领。”

    “在我宣读皇上旨意前,皇上有口谕:诸位皆是我泱泱中华顶天男儿,是你们开着军舰撑起大清海防。所以不必跪着接旨。”唐绍仪从袖中取出皇上的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行驶在陆地之中江河之师,才叫水师。大海之上遨游方叫舰队。黄海一战,你们用不屈的脊梁证明你们无愧舰队之名。从今曰起,北洋水师正式更名为大清皇家北洋舰队。所有管带更名为舰长。现任命第一任舰队司令为琅威理。同时免去刘步蟾北洋舰队中全部职务立刻反回京城。任命邓世昌为大清皇家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舰队兼任北洋舰队副司令。钦此。”

    “唐大人,皇上这是为何呀?”刘步蟾焦急的问道。

    “为何?”唐绍仪笑了:“首先要恭喜刘大人高升,提前悄悄告诉刘大人。大人回京后将出任大清海军参谋长。参谋长的意思就是,以后舰队就得听您的话了。也就是说他们什么时间去什么地方干什么就是您说了算,当然了具体怎么干那就是舰队司令的事了。”

    宣完了旨意,唐绍仪这才问起海战的经过,琅威理这才细细说来。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话中,过了一个多小时唐绍仪这才搞明白海战是怎么回事。

    听完了海战之事,唐绍仪环顾四周,看着众人坚毅的脸色:“海军是一支进攻型的兵种。只要你们还敢出海求战,那北洋舰队就没有失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