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谁才是倒霉的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立正——”

    一声响亮的军令过后,丰台大营二万军人站的整整齐齐。仍凭寒风吹袭,巍然不动。

    “霍斯特上校,你看这些学员是否有培养的潜质。”cāo场上,光绪微笑着对霍斯特说。

    新年刚过,现年45岁的德国柏林军事学院铁血教官霍斯特抵达京城。在经过简单的宴会和一晚上与新军各级主官的交流后。第二天在光绪的带领下,来到丰台大营。霍斯特正式出任大清新军总教官。

    “恕我直言。虽然这些学员经过了近半年的训练,虽然他们都有强健的体,也懂得服从命令。但他们依然还不能称之为军人。”霍斯特的话简短而直白。却让一旁站着的包括迈克尔将军在内的三位德**官一阵脸红。

    想起前几天看到的对霍斯特调查资料,光绪暗自一笑。德军总参谋长赫尔穆特·卡尔·贝恩哈特·冯·毛奇是倡导并大力推行军事变革的德**队的灵魂人物,同时霍斯特也是他狂的崇拜者。霍斯特曾向冯·毛奇写信在推崇冯·毛奇理念的同时,也提出了不少的建议。因此在冯·毛奇的帮助下从一个中尉升到了上校。可是由于他讲话过于直白,从来不给人留面子,就算是冯·毛奇也被他搞的下不来台。最终失去冯·毛支持的霍斯特被排挤到德国柏林军事学院担任教官。迈克尔曾跟光绪说过这么一件事,有次德皇威廉二世到柏林军事学院视察,由于没有事先通知,结果霍斯特当着威廉二世面指责他打乱了全部的教学计划。好在霍斯特jīng专的业务能力帮了他,让他继续留任,但近十年下来军衔确没能得到提升。其实光绪看到这些的时候,还真以为德国为增加远东话语权给大清派来顶尖的军事教官,原来只是打发了个麻烦来。

    但不得不说的是,霍斯特是一位真正的军人。正直、勇敢、铁血、狂而睿智,就如他见到光绪的第一面,他提出的唯一的条件,并不是物质上的要求,这一点无需他考虑,这个皇帝给予他的待遇足以满足他内心的尊严。他的要求是不许别人干涉他的教学,甚至连光绪皇帝也不行。这点,几乎所有的新军中高级军官都反对,欧阳振华甚至说霍斯特蛮横无理。但霍斯特却获得光绪的支持,不仅光绪自己不过问,而且还让包括欧阳振华在内的所有高级军官全力配合并听命与霍斯特。这让霍斯特的军人骄傲得到了无限满足。

    其实对于霍斯特刚刚说的话,从内心讲光绪也是赞同的。因为光绪没有在这些人眼中看到嗜血的渴望。但光绪依然说:“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难道这不是已经具备了军人的基本素质吗?”

    “陛下,你错了。”霍斯特毫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军人是一种专门为战斗而存在的人,我在他们的眼睛中看不到军人对战斗的渴望和激,没有这种yù望的军人,他们就无法在将来的战争拥有胜利的信心。”

    光绪眼睛一白,果然是连德皇也敢当面指责的人:“的确,军队就是一种用胜利喂养的怪物。只要能不断的获得胜利,那军队这只怪物就会无限强大。一但没有了胜利,这只怪物就会立刻死亡。”光绪点点头:“那么霍斯特上校,你认为,这些人经过学习,能否达到你说的要求?”

    霍斯特沉默着,没有说话。其实在他内心,他实在认为这些人跟本不具备培养的价值,因为他看到的是这些学员的眼睛里全是空洞,还有一丝迷盲。就在昨天晚上,他向迈克尔了解学员的组成,当得知这些学员几乎全部都是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来军校的目的就是为了口吃食和一份不错的收入的时候,霍斯特心里是打了退堂鼓的。同样也是迈克尔的话让他好奇,一个闭塞衰弱的国家的君主却有着奋发图强的心。

    霍斯特的沉默没有多久,他走到台前,在翻译的协助下对着台下二万人说:“就在刚才,你们的皇帝问我,你们有没有培养的潜质?我无法回答。那么,现在,我问你们。你们自己认为你们有培养的潜质吗?谁能回答我?”

    也许是出乎意料,也许是意料之中。台下竟然无一人回答。霍斯特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旁边的光绪看着眼前的一切,眉头一皱,快步上前大声说道:“你们是朕从这个国家jīng挑细选出来的,朕以为你们都是最优秀的。可朕看到是什么?你们连一个问题都不敢回答。是你们错了,还是跟本就是朕的错。泱泱中华五千年,到了今天就沦落到连回答问题的勇气都没有了吗?这位是朕从德国请来的霍斯特上校,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总教官。告诉他,你们有没有培养的潜质。”光绪说的同时,心中忐忑不安。但同样下了个决定,如果还是没人回答,光绪决定就地解散新军,这样的军队不要也罢。至于甲午,至少还有一位士兵。

    新军没能解散,光绪话音才落,就有人回答:“有。”

    光绪黯然一笑:“看来是朕错了,朕jīng挑细选的二万士卒只有一人有培养的潜质。还有吗?”

    “有。”声音多了些。

    “还有没有?”

    “有。”声音更多了也嘈杂了。

    “还有没有。”

    “有。”

    “朕听不见。”光绪大声喊到。

    “有。”二万个声音汇集一个声音,喊声振天。

    “可是你们说了不算。”霍斯特当头一盆冷水。

    “不许小看人。”“你凭什么说我们不行。”“你算老几。”“……”台下的士兵愤怒了,各种指责的声音。

    “那你们敢不敢证明给我看。”霍斯特脸sè一板。

    “敢。”

    “很好,现在我以你们最高军事长官的份下令。72小时极限训练开在开始,目的地天津。”霍斯特转敬礼说:“欧阳将军、迈克尔将军,我是第一次到清国,请你们担任我的副手可以吗?”

    “没有问题。”欧阳振华和迈克尔回礼。

    反到是光绪拉着霍斯特:“上校,你才刚来。是不是先休息休息,了解下况。”

    “陛下,你答应过决不干涉我的教学的。”霍斯特很愤怒。

    “不不不,朕决无此意。”光绪连忙摆摆手:“朕的意思什么都没有准备,会不会太匆忙了。”

    “如果今天就发生了战争,难道你跟敌人说我还没有准备,晚几天再打吗?陛下,战争从来不会给任何人时间。”说完霍斯特继续下令:“向左转,跑步前进。”

    “第一标,向左转,跑步前进。”“第二标,向左转,跑步前进。”“第三标……”“………”

    一标接着一标人顶着寒风从丰台大营跑出,整齐的队列,整齐的脚步。这时霍斯特回头对光绪说:“用中国话说,这些人都是可造之才。”说完便跑进队列之中。

    当最后一个士兵跑出大门后,曾经人声鼎沸的丰台大营仿佛瞬间被寒风冻结。光绪环顾四周除了出门带的几个侍卫外就再没有别人。“果然是敢当面指责德国皇帝的人,在大清恐怕也只有生xìng严谨的德国人敢将朕搁一边不管不问。不过朕喜欢。”光绪如同自嘲般的笑了笑:“丰台大营是军事重地,就算军队全部调出也须要有人值守。祁以德,带领宫中侍卫值守,直至军队返回。”

    不仅丰台大营二万人进行72小时极限训练,包括军校内全部人员也参于进来。因为事前跟本没有准备,而军队出发时更未携带粮食,一路上风餐露宿。所幸的是李鸿章得知后连忙准备了一批粮食,并派张佩伦带着粮食迎了上去。可连李鸿章都没想到的是,霍斯特直接与于拒绝。直到第二晚上部队抵达天津后全军才获准进食。这时离部队上次吃饭已经过了36个小时。而食物每个人只发到了二两米,水则是就地自己行取水。更狠的是,部队才入睡6个小时就被紧急集合,临时通知下一目的地是威海。也就这时,体力明显不支的欧阳振华返回京城带回了霍斯特的口讯,请光绪运送一批干粮至威海。这件事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李鸿章上。

    在威海部队终于能够好好的体整一番,医治伤病,补充体力,养jīng蓄锐。可伙食也远远比不了丰台大营。相当初光绪考虑部队新成立,训练强度肯定会很大,所以不论军校还是丰台大营不说餐餐但每天都有食。可部队到了威海后,却只发了二个馒头。不过更倒霉的是李鸿章的海军陆战队总教官汉纳根,上午部队修整时霍斯特观看了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后,把汉纳根骂的狗血喷头,包括迈克尔在内的三位德**官都觉得有些过份,上前为汉纳根说。可霍斯特不为所动:“汉纳根上尉,难道你到清国多年之后,你已经忘了你是一位骄傲的德**人了吗?看看你训练的部队,和强大的德**队还有一丝的相似吗?请你记住,出去后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这支清国的海军陆战队是你训练的。骄傲的德**队经不起这种耻辱,你汉纳根丢掉了德**人的脸。”

    愤怒的霍斯特在吃完午饭后就带着部队返回,留下满脸无辜的汉纳根,自言自语说:我真倒霉。随后海军陆战队队员经受了汉纳根的“非人折磨”。纷纷大呼:我们才是最倒霉的。

    霍斯特带着队伍一走就是六天。第七天当部队返回后,几乎所有人都跑回宿舍内倒头就睡。洗澡?没时间。不约而同发出共同的心声:我们是最最倒霉的。而同样一天一夜没睡的霍斯特却红着双眼,顶着巨大的黑眼圈进宫面见光绪。六天的拉练的结果让霍斯特一句话概括:这跟本不是一支军队,这只是一群土匪,一群只有枪的土匪。

    “用中国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我们都跑到了天津,后却没有一支运送粮食的队伍。”(天津李鸿章不是为你们准备好了吗?光绪问。)“哦,见鬼。如果部队已经进攻到敌人的阵地,难道陛下要让敌人来准备?”

    “枪是士兵的生命,可所有枪械都没有经过专业的保养。”

    “三天的训练,等我们到达威海后,所有人衣服早已破烂不堪。可就是没有人给我们提供可换洗的衣服。”

    “每个士兵只带了十颗子弹,这点弹药在训练的第二天就全部消耗干净。可六天来却没有一个中**官提出过弹药补给问题。”

    “……”

    “陛下,战争不仅仅打的是军队的战术战斗,还考验一个国家的后勤补给能力。”

    “我需要人,需要很多人协助我完成这些工作。”

    霍斯特的话说的光绪是不断的点头:“霍斯特上校请你放心,无论人员还是物资,从朕这里开始会全力配合你。”霍斯特满意的笑了:“我先回去睡一觉,人员物资的等我睡醒了再说。”

    霍斯特离开前还说了句话,让光绪认为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他们将来会成长这一支正真的军队,因为六天里,无论伤病,他们都没有放弃任何一位兄弟。”

    看着霍斯特离开,光绪才想起刚刚才被人“训”了一顿,还要合力配合他:“朕是最最最倒霉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