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汉阳铁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起锅了。装盘。”

    “上——菜——。”

    呲——,油入锅。

    此时的御膳房已不敷使用,为了满足新年晚宴的需求,御膳房的面积临时扩大了三倍不止。

    大年三十晚上点太和内,灯火通明,杯盏交错,一片祥和。为了这次的迎新晚宴,光绪还特意购进发电机组和安装电灯。大清自开国以来,第一次在皇宫正举办新年晚宴。各地督抚,在京二品以上大员均出席这场晚宴。与往年不同的是,不仅仅是时间安排在大年三十晚上,不仅仅是准许携带夫人一同出席,光绪更是遍邀各国驻华公使,更是不顾朝臣反对在一片反对声中以西方自祝酒会的方式,办起了这么一场新年晚会。诸位看官可能要问了:在当时如此“伤风败俗,有损皇家威严”之事如何能办得下去?**那位老太太能没意见吗?当然没有,有的话只凭光绪皇帝的份是不够的。原因是因为光绪说服了慈禧。除了朝臣和各国公使外,光绪还大肆卖门票。门票高达100万两一位,但依然吸引了多达16位各地巨商,以晋商浙商和两广商人为主。对这些巨商来说,能出100万两结识朝中权贵这对今后的生意能有多大帮助呀,更不用说如果能来此地的商家能达成相互协作的话,能利润也是巨大的。所以今晚这100万两这些巨商而言绝对是超值呀。(事后光绪追悔莫及,早知道就门票就卖200万两了。)当然了,光绪外放肱骨之臣如张骞、林永翔当然出现在晚宴会场,对光绪而言,这两位来此不过是将钱从左口袋放入右口袋。更有5位美德商人和2位英国商人。卖门票的收入光绪大笔一挥,拿出一千万两修缮太后的园子专款专用,一千万拨入户部,另二百万两用于军校和大学。有一千万两修园子的钱老太太能反对嘛!还有一百万两呢?办晚宴难道不用花钱了?皇家晚宴光是满汉全席材料费都快这个数了(还好不要场地费和工人加班费)。众人不知道的是,光绪让冷峻记下了参加新年晚宴的其它14位中国巨商,并笑着说了句让冷峻都不寒而栗的话:“来的都是有钱的主,看来朕很快会有钱了。”

    而让各国公使惊奇的是,在如此重要的晚宴上,清国的皇帝没有向从来一样远远的坐在龙椅上面无表的接受各国公使的致敬。而是手持红酒杯并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红酒,穿梭在晚宴当中,走到他们边与他们亲切的交谈。最终这场晚宴也让各国驻华公使赞誉有加。法国公使施阿兰就在晚宴后对记者说道:“继清国太和召见各国公使以来,这场晚宴真正意味着清国的皇宫向世界打开了它神秘的大门,落后的清国迈开了走向世界文明的脚步。”而大家都没注意道的是有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用手中的相机拍下了一幅幅后世珍贵的照片。

    光绪端着酒杯,信步的穿越在晚宴当中。与很多从未谋面的地方督抚一一交谈。光绪一面听取来自各地督抚的报告,肯定督抚们的工作。一面要求督抚们安定地方,稳定民心,加强与西洋各国客商合作,加快工业化进程,为朝廷增加税赋。

    宾客们兴致满满的交谈,台上一出出演出生活而生动。光绪正在太和一角,面前站着一位面容消瘦、胡须已白、面容祥和的jīng擞老者。老者正在跟光绪说着什么,而光绪只是静静的听着。此时的光绪没有了与其它督抚交谈时的笑容满面,反到是眉头紧锁,脸sè忧郁。这位老者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张之洞。

    张之洞直隶南皮人,洋务派代表人物之一,他提出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对洋务派和早期改良派基本纲领的一个总结和概括;其在推动中国民族工业发展方面所作的贡献甚高,有位高人评价说:“中国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他花了很大的jīng力办起军用工业和民用工业,最能名的就是筹建汉阳铁厂。而平生所为最为后人称道的是其在中国教育由封建传统向现代化迈进过程中所作出的历史xìng贡献。美国学者威廉·艾尔斯在其《张之洞与中国教育改革》一书中对张之洞对中国教育改革作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称赞“在张之洞的一生中,中国教育的形态发生了根本xìng变化,对此,他的努力具有决定xìng意义”。

    人无完人,张之洞也自大过。张之洞筹建汉阳铁厂时。他电驻英公使薛福成购炼钢厂机炉,英国梯赛特工厂厂主回答说:“yù办钢厂,必先将所有之铁、石、煤、焦寄厂化验,然后知煤铁之质地如何,可以炼何种之钢,即以何样之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未可冒昧从事。”张之洞大言曰:“以中国之大,何所不有,岂必先觅煤铁而后购机炉?但照英国所用者购办一份可耳。”英国厂主只得从命。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假使张之洞创办之时,先遣人出洋详细考察,或者成功可以较速,糜费可以较省。然当时风气锢蔽,昏庸在朝,苟无张之洞卤莽为之,恐冶铁萍煤,至今尚蕴诸岩壑,亦未可知,甚矣功罪之难言也。”不过在光绪看来,功绝对大于罪。汉阳铁厂是一个钢铁联合企业。这是近代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的资本主义机器生产的钢铁工业,而且在亚洲也是首创的最大的钢铁厂,rì本的钢厂建设还比这晚几年。

    “老臣所办之汉阳铁厂至9月便可建成投产。全厂包括生铁厂、贝sè麻钢厂、西门士钢厂、钢轨厂、铁货厂、熟铁厂等6个大厂和机器厂、铸铁厂、打铁厂、造鱼片钩钉厂等4个小厂。炼炉2座,工人3000,采煤工人1000。”

    “另老臣还办有湖北织布局。去岁已经在武昌开车,纱锭3万枚,布机1000张,工人2000。”

    “有什么困难吗?说出来朕也许能帮上忙。”

    “汉阳铁厂虽未开工,但湖北织布局尚有盈利可用,故目前一切尚好。”

    “目前尚好,但今后怕是未必。仅凭湖北织布局之盈利恐无力弥补铁厂之的亏损。”

    张之洞一楞:“莫非皇上能掐会算?”

    “朕不会掐算,但知道的比你多一点点。”光绪微微一笑,缓缓道:“马鞍山的煤,灰矿并重,不能炼焦。大冶的铁矿石含磷过高。而你采购之炼炉是酸xìng矿炉,不能去磷。所产之钢材会因含磷过高而无韧xìng而易脆。张中堂敢与朕赌否?”

    张之洞大惊失sè:“皇上如何对老臣之汉阳铁厂如此了解?”

    光绪没有说话,一旁的寇连材接过话:“其实早在去岁中,皇上一直关注汉阳铁厂之进度。可皇上担心要是直接插手汉阳铁厂怕挫伤张中堂之积极xìng。故而只能暗中相助。”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光绪脸不改sè:“去把张骞叫来。”

    “微臣见过皇上,见过张中堂。”张骞说完安静的站在一旁。

    “张骞,跟我们说说汉阳铁厂之事办的如何了?”光绪的话让张之洞如坠雾里。

    “是。”张骞慢慢道来。自张骞受命组建亚洲矿业之初,光绪就让其留意汉阳铁厂。起初张骞还不知所以,加之组建之初事务繁杂,张骞也没放在心上。去年十月,光绪严旨让张骞针对汉阳铁厂所用之原料进行化验。等张骞将汉阳铁厂所用之铁、石、煤、焦寄至美国化验后的结果一出来,张骞才知道原来皇上的担心必要的。

    “回皇上,跟据化验结果重新在美国采购的3座炼炉已在一月前起运。再有半个月就能回来了。”张骞转对张之洞说:“因马鞍山的煤不能炼焦,故皇上让微臣从美国一并采购了二千吨焦炭也一并起运,还请张大人早做准备,以便到时接收。”

    张骞的话让张之洞如醍醐灌顶:“是老臣自大了。老臣自以为,以中国之大,何所不有,不必先觅煤铁而后购机炉?以至如此糜费还请皇上降罪。”

    光绪连忙扶住yù跪下的张之洞。这个时代的人总的还是不错的,只是这动不动就跪到是真的让光绪有些受不了:“人非圣贤,张大人不必如此。不管怎么说,汉阳铁厂是亚洲首创的最大的钢铁厂,此就是你张大人一人之功。”

    “老臣不感受功。若非得皇上相助,怕这汉阳铁厂不知何时才能出钢。张大人,此美国采购之物件,你尽管报价于我,张大人帮老夫如此大忙,岂有让你出钱之理。这些个物件我出钱买下了。”

    “张中堂误会了。这些物件用度皆皇上所出。张中堂的钱微臣可不敢收。”

    “张骞你这事办的不错,去玩吧,玩的开心点。”张骞离开后,光绪对张之洞说:“张大人,这些用度朕还出的起。只要能练出合格的钢材朕就没白出这钱。”

    “当然了,朕也不白给。你必须尽快开炉。最好是能在3月底出钢。”

    “你知道,在东北和直隶山东一带都在修铁路,朕下旨修铁路所用铁轨必须采购本国所产。张骞亚洲矿业所产钢轨尚不足使用。詹天佑早就急疯了,多次奏报请准同意直接向国外进口。所以你的汉阳铁厂要尽快生产合格钢轨。不然朕的铁路计划可直要延误了。怎么样,够意思吧。你这铁厂还没开工,朕就给你找好了生意。”

    “老臣谢皇上恩典。老臣回去后一定尽快开工。只是如为汉阳铁厂而担误皇上铁路计划,老臣惶恐。”

    “不必惶恐。咱大清的钱干么要让外国人赚走。还是让他留在国内的好。”光绪说完话题一转:“对了朕还听说去岁你向户部要钱,但没给是不是。这事户部没有报于朕,朕才听说的。”

    “回皇上,确有其事。”张之洞才娓娓道来。原来去年中张之洞就因银钱不足找过翁同龢,但翁同龢以户部不足不肯拨付,只答应借款,年底要还。如此一来张之洞就没借钱。

    “让翁师傅来一下。”

    “翁师傅回去先拨二百万两给汉阳铁厂,要专款拨付。”

    “回皇上。据微臣所知,如今汉阳铁厂并不缺银子呀。”翁同龢有此不乐意:“户部托皇上洪福意外得此银钱,当留有以备不时之需。以免再出现山西大水而朝廷无钱之状。再则太后修园子的材料单子已经呈给皇上了,那一千万两怕是不够用呀。”

    又是修园子。光绪一脸不满:“这户部是朕的户部还是你的户部。开年第一件事就是把钱给汉阳铁厂拨付下去。”

    “微臣不敢,微臣尊旨。”翁同龢的心里有些凄凉。当初上进、好学、言听计从的好学生长大了,有自个的心思了。

    “行了,翁师傅你也先下去了。”光绪淡淡一说:“张大人,钢轨之事你去找下詹天佑,尽快确认钢轨事宜。另外大生那边现在有些忙不过来,你的湖北织布局要是有空的话,找张骞匀点给你。”

    “皇上恩典老臣无言以谢。当鞠躬尽瘁以报皇恩。”张之洞明白,他所建的汉阳铁厂不是为自己捞取功劳和政治资本,他是真心想为这个国家做点事。光绪与其一番谈话让张之洞可谓感激涕零,为了汉阳铁厂自己可是耗费心思,仅凭地方财力勉强维持。没想到皇上早就看在心里,还默默的给于帮忙。如今更是让户部直接拨付款项。心中那种激动,溢于言表。

    “用心办差,朕还要多仰望张大人支持。”光绪也很高兴,张之洞没有拒绝光绪的帮忙,汉阳铁厂也不必再反复折腾。节省的时间就能多产出钢材,在当下世界中,一个国家的钢材产量就意味着国家的实力。

    “还有。张大人,等接收完新的练炉后,将眼下汉阳铁厂的练炉就拆下来,北运交给张骞。你与他具体再协调吧。记得告诉张骞,你这两练炉折算的钱让他别忘了给朕送来。”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