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么蛾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你上的折子朕看过了。依你的设想,我们需要三十年时间将教育普及化,再等十年后第一批真正接受教育普及化的年青人就可以进入社会,再给他们五到十年时间成长。那时的中华才能看见成效。很好。更难能可贵的是,你的折子里充分考虑到国家现在的实际况,尤其是财政。”送安茜四女回学校后,光绪立马找到容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之基不是朝夕可成,必须要有时间的累计和沉淀。然,如今天下大势已容不得我等从容布置,二十年内朕就要能见成效。”

    “当然朕也知道,二十年很短。所以朕想到几种办法,你帮着琢磨下。其一,以留美学童为基础,采用英国的兰卡斯特导生制,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方式带动国内有一定基础知识的人尽快成长。其二,以工厂为基础,针对工厂工人进行识字教育。对于其中工作成绩优异者,可以针对专业知识进行再度培训,更甚者可以安排至国外进行专门技能的学习。其三,继续安排一些十岁左右学童海外留学。当然,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请提出来。”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学生。从现在开始,去挑选国家的jīng英。朕计划在二年后将他们送去国外学习。等他们回来再带领这个国家走上腾飞之路。人力、物力、财力,只要你需要朕就会给,谁要朕是皇帝呢。”光绪话音一转:“美国贷款中,朕可是给你留了三百万。”

    “请记住,我们只剩二十年的时间了。朕输得起,大清输的起,但中华——输不起。”

    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了。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过了。现在的况就是光绪每天一睁眼睛就是上朝议事,然后在嘈杂如菜场般的朝会上昏昏yù睡的打个盹,下午召见些朝臣问问。每隔三二天带上折子去趟慈宁宫问个安,请示下朝政。在光绪看来,这纯属浪费本已少的可怜的时间。只有入夜之时,光绪才能召见想见的臣工,问些关心的事,安排下一步要做的工作。等夜深人静之时,整理下一天朝廷内外发生的事,静心思考今后的计划。只是辛苦了帮光绪整理文书的柳眉和寇连材二人,他们可不能像光绪能在第二天朝会上补觉。

    可光绪认为是浪费的时间,在某些人看来这才是办正事的时间。纷纷扬扬的大雪断断续续的下了一周终于停了。在当下的中国,可没有多少水泥马路。融化的雪变成水和着泥地,立刻就是一片泥泞。如果不是一定要外出办事,可没人愿意离开城市的石板路而去走乡间泥泞的道路。就算坐着轿子的朝廷大员还怕脏了自个的轿子。

    “融雪煎香茗,调酥煮rǔ糜。慵馋还自哂,快活亦谁知。”就是在这样一个融雪聚洼的rì子,朝廷练兵大臣礼亲王世铎来到丰台大营视查新军训练况。虽然世铎口上说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完成特来巡阅,不过在光绪看来还不是宫中老太太意思。

    “立正”

    “少稍”

    “齐步走,一、二、三、四”

    “上枪”

    “跑步前进”

    “立定——”

    两万多人昂首阔步走在军营中,所有行动整齐划一。长枪上肩时,刺刀坚起,茂密如林。就连口号也喊得格外响亮整齐。即便世铎不懂兵事,也分外感受到一阵咄咄人的气势。由不得不让世铎心里透着舒坦,虽然只有三个月,但新军的诸般进展确实让他是分外满意。军队,练到这个份上,就确实是练出点模样出来了。

    不仅如此,三位德国将军对他是恭谨有加,特别是欧阳振华等人对他这个督练大臣是毕恭毕敬。一旁的欧阳振华递上一份折子,上面写的是这个月新军进展况。这样的折子,每个月都有一份。仅凭懂事这一点,就让世铎心中相当满意。

    “目前,新建陆军各项基础训练已经步入正轨,队列演练,障碍cāo练,均初见成效。就算雪地泥泞,依然调度有序,其军容严整,士气高涨,完全和以前的丰台大营有天壤之别,奴才看着满是欢喜。奴才详细询问得知,至此仅算小成,今后还要有更严格规范的专业技能训练,再有一二年功夫完成最后的训练,到时才算是一支真正的强军……如此总算没有辜负太后对奴才的重托。奴才斗胆想请太后前往巡阅新军,以激励全军之士气,为太后为大清效忠。”说罢,世铎趋前一步跪在地上,俯首间一派恳切的神

    看到世铎跪在下面,那份从骨头里发出的不知轻重的喜悦,慈禧皱着眉头,冷冷的哼了一声,“当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奴才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太后。确实如奴才所言,新军不仅军容严整,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更难得的是对太后的忠心……”

    “忠心,忠心。喊几句效忠太后,就是忠心了?”慈禧猛地将手中的茶碗重重的放在桌上:“哀家到是要问问你,上月底离开的一百多号人去哪了?”

    慈禧骤然的怒火着实让世铎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今rì是那句话招惹了太后,跪在地上犹豫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回话:“那百多号人因为屡犯军规,无法教化被开除离开的。奴才想着,哪里的军队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守规矩之人,也不算什么大事。故此没有禀报。”

    “不算什么大事?那一百多人一起在上海上船去了南洋,他们想干什么?”说着,慈禧从桌上拿过一份折子,猛地扔到了世铎面前,“看看吧,这是刘坤一派人送来的密折……”

    世铎吓的一哆嗦,手忙脚乱的从地上捡起折子,展开细看起来,心直犯嘀咕。就算是有时务报馆的人带队,别说这还是去了南洋,就算留在大清国内,凭借这百来号人还能翻起浪来?人都已经出海走远了,跟你皇太后就是再给你八杆子也打不着呀。世铎左思右想终不得其要,又不知如何回话,不一会儿,额头上便是一层密密的汗珠。

    “这件事刚一闹出来哀家就觉得蹊跷,哪有事如此恰巧。偏偏刚好开除就整一百人。所以暗地里让人去查了查。没想这整一百人跟本就是新军中训练成绩最好的一百人。还就这么一起去了上海,竟然还有人沿途安排。哀家就下了道秘旨让刘坤一盯着这些个人。哀家虽然不知这百多号人去干什么,可你是军机领班大臣,朝廷新军的督练大臣啊,不要只顾着面子上光鲜那一,你说的再好听我也不稀罕,要的是实实在在的管事啊……”

    慈禧喝了口茶,望着世铎跪在地上那副紧张凄惶的样子,心中也是默然的叹了口气,“你的忠心我是知道的,可是在朝廷上,光有忠心是不够的,还要会办事啊。这新军中大小官员可都是皇上定的人选。像你们派去新军中的人,可靠不可靠,能不能用,在新军中有多大影响力?新军你究竟能不能指挥的动?………万事都要多留个心眼,不要被别人几句话就蒙住了眼睛,新建陆军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你明白吗?”

    世铎这会儿才恍然大悟,太后今rì的这份邪火大约是冲着新军去的,可新军成立也才三月,也没出什么事呀?正琢磨着,忽然听到头顶上方慈禧忽然又说道,“哀家听说朝鲜有个叫袁世凯的,办事还算干练。这二镇新军统制之人至今未定,让他回来带一镇新军吧。”

    “怕是晚了,奴才从丰台大营回来才得知,皇上一早下旨让袁世凯在朝鲜挑选jīng干将士,仿新军模式再练一标新军。”世铎诧异的抬起头来,心想这娘俩算是对上了。

    “迈克尔将军,不是朕不去要呀,是李鸿章不给呀。”光绪正在军校给迈克尔解释:“你是知道的,朕在威海同样也编有一镇海军陆战队,汉纳根正在担任教官。”

    “可是陛下,我一直在参谋部工作。让我组建参谋部没问题,给士兵做基础训练也没问题,可军队要做具体战术动作训练和作战配合训练的工作对我而言实在是有些勉强。”这种话恐怕也只有固执、呆板的德国人才会说出来,换个中国人说说试试,这不是明白让老板炒你鱿鱼嘛。不过这也同样体现了德国人的严谨和专业。

    “你不是还有两个下属吗?”

    “陛下,他们两人也只是参谋部的人员。当初可是您一再要求让德国zhèng fǔ派参谋人员呀。”正是通过三个月来在清国的生活,迈克尔看到清国皇帝对他们的信任和支持。同样通过和光绪的谈话,迈克尔知道这位清国皇帝不仅对德**队有着高度的认同感,还且言语之间还对德**队有很深的了解,甚至对德国历史也非常熟悉。与与理他都不想让这位皇帝失望。

    “那怎么办。迈克尔将军,请否再请贵国派几位军官来协助你们呢?”

    “我尽力吧。”

    带着些许遗憾离开军校的光绪心想,这事办的实在是臭呀。光想着学习德国组建参谋部,确忘了还要有合格的军队来执行参谋部的命令呀。再说这个李鸿章在实在恼火,不给就不给吧,借调一个月都不让。他怎么知道朕是准备借了跟本就没打算还的呢?

    不管怎么样大冬天泡个水澡是个很惬意的事,若大的澡盆下还升着碳火,让水保持在一定的温度。不必让人一趟趟的加水,当皇帝就是比当工程师强呀。光绪闭着眼睛享受,四仰八叉的躺着,嘴里还哼着歌: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唱着无心,听着有意。门外伺候的寇连材看到柳眉走来,上前悄悄说了几句话。

    “朕还没洗完呢,着什么急呀。”依然闭着眼睛的光绪听到门打开了,有人走进来:“外面候着先。”

    “小寇子,怎么不说话。”门关上了人进来了却没说话,光绪有点奇怪的问。

    还是没人说话,光绪也懒得睁眼:“我说,寇连材你不会放个刺客进来了吧。”

    刺客?来人大惊。“奴婢来伺候皇上沐浴。”

    女声?光绪猛的睁开眼睛,原来四仰八叉躺着的光绪立刻包紧成团,一连三个问题出口:“你,你,你……你怎么进来了?寇连材不是看着门嘛?朕没说要人伺候呀?”

    来人正是柳眉。柳眉正低头看着脚,红着脸说:“奴婢进来伺候皇上沐浴。”说完走进两步:“奴婢给皇上搓背。”

    “不用。你先去出吧。”光绪连忙阻拦,然后大声叫到:“寇连材,给老子死进来。”

    “奴才该死。”寇连材进来连忙跪下:“柳姑娘还是第一次伺候皇上,不懂规矩。可急切间,奴才只能找到柳姑娘来伺候。请皇上息怒。”

    刷,光绪额头掉下无数黑线,脸sè黑的不能再黑了:“老子什么时候说了要人伺候了。”说话间光绪猛的站起来。却听到柳眉“呀”的低呼一声。光绪又猛的坐了下去:“老子就喜欢一个人洗澡。都给老子滚出去。”

    寇连材只能同柳眉出去,绕过屏风相视一看,两人皆是满脸疑惑。皇上该有快一年没进**了,难道说年初大雨让皇上得了隐疾?自从皇上将柳眉调至边,去哪都带着。两人心里都明白,寇连材心里明白,柳眉就已经是皇上的女人。可皇上到现在怎么还没动作呢?

    寇连材还没关上门又听见皇上在里面喊:“寇连材,用点心思把朕交待的事办好就行了,少给老子整点么蛾子。”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