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第一场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鹏之飞翔 书名:中华苍穹
    12月的běi jīng早已是寒风刺骨,此刻的御书房内因为没有生火而显的更是寒冷。正在阅读奏折的光绪也不时将手放在嘴边哈口气。

    “皇上,天寒地冻的,要不点些上火盆吧。”一边侍立的寇连材提醒着。

    “怎么你们也嫌冷了。”光绪依然看着手中的折子,有些玩笑的说:“朕穷,没钱。太后那到是暖和,想去就去吧,反正朕也没拦着。”

    寇连材一时不知如何回话。到是一连正在整理奏折的柳眉说话了。“寇公公是好意,怕皇上冷着。皇上倒是取笑奴婢等。若是只图安逸,怕是皇上边早就没人了。皇上您说说,这近一年来,皇上何曾让奴婢们休息过。”

    “一天假也没给你们放过吗?怎么听起来朕好像是暴君一样。”光绪放下手中的折子,抬起头来愕然一笑:“不过朕很好奇,朕这里又苦又累,你们为什么还要跟着朕呢?”

    光绪这一问,一时间竟然冷了场。常在深宫中的寇连材知道,这种话不好回。就凭嘴巴混饭吃的太监们知道,回错了话的后果实在太多了。

    而一旁的柳眉想了想说:“跟着皇上不为别的,就为将来皇上威名远扬之时,奴婢能像穆桂英、梁红玉般名留千史,奴婢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想当武将,那可要去军营才成。”

    “噼里啪啦”似乎像很多小石子打在皇宫屋顶的声音。

    “回皇上,下雪了。”出门查看的寇连材回来禀告。

    光绪起,走到廊檐下。看着天下落下的雪籽在手心中慢慢的变成一滩清水。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雪籽越下越大,声音连成一片,在宫中四处传开。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的特别晚,直到12月中,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籽才纷纷扬扬落下。光绪挥退了边的人,独自走到雪地中,伸开双手,紧闭双眼昂起头。就让雪籽这样落在脸上。从天而降的雪籽在光绪的脸上慢慢融化,一股股融化的水流带来的点点寒意让整rì烦劳的光绪灵台为之一清。雪籽依然在下,寒风依然吹拂。光绪就这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好,朕决定了。”若有感悟的光绪转过来高兴的说:“明天放假一天,朕请你们到外面吃火锅。”

    今冬的第一场雪很大,似乎要将之前没下过的雪一次下完。纷纷扬扬的大雪已经下了一整夜,当第二天光绪起来雪依然在未停,大雪中的皇宫显的格外寂静。屋顶上、宫墙上,就连树木上都是一层白皑皑的雪花。御书房外因为光绪特地交代不要打扫,满地的雪白是那样的纯洁,纯的让人不忍心去破坏。每rì都在宫中晨跑的光绪下着大雪的天也没有停下一天,寇连材、柳眉、祁以德等一干侍卫也每天跟着,今天也没有拉下。别说下雪,就算是下雨让人打着伞也必须晨跑。皇宫中天还没亮,宫女太监们就开始扫雪,可雪却一直没停。光绪一众人迈着整齐的步伐,踩在厚厚的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声音,在宫墙内回

    皇宫生活不比外面的平民须要为每rì生计而奔波,皇宫是富丽堂皇的,皇宫的奢华的。对于一个前世还在为一房子奔波的普普通通的小工程师而言,如果你的意志不够坚定,很容易被这种环境所改变,一但奢华变为奢靡,国家的未来就可以预见了。多少次光绪躺在上都在对自己说:每rì烦劳,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所幸的是,还有rì本如哏在喉,还是黄海炮声在响,还有用三十万南京人鲜血染红的长江在咆哮。否则,光绪都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还能坚持自己的梦想。所以光绪在坚持,不论刮风下雨都坚持锻炼的光绪今天依然在宫中长跑,其实锻炼除了强健个人的体魄外,最重要的是为了强化个人意志。因为光绪害怕,害怕一但被这种生活所腐化,什么国家前途、什么民族未来都将成为泡沫烟消云散。

    回到御书房后,光绪用手轻轻的捧起一堆雪,突然玩心大发:“朕要堆个雪人,你们都不许帮忙。寇连材,你去跟军机处说声,今rì休朝一rì。”

    光绪用完早膳就带着寇连材、柳眉、祁以德等三五个侍卫出宫了。然后没有目地的四下闲逛,午饭怎么办?先逛着,等逛饿的时候走到哪就在哪吃。

    大雪纷飞的rì子也没能挡住女生出门游玩的心。广州人的安茜总想见见自己国家的雪。前天还念道京城天气太过寒冷,昨天大雪才下,第一次见到雪的安茜就立马不觉得冷了。今天是星期天学堂不上学,一大早安茜就鼓动同宿舍姐妹们一同出门看雪。

    可是她们四个都不是京城人,如今四下闲逛,反倒是不知走到何处,隐隐有些迷路的感觉。李菊藕到是跟父亲来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中规中矩。大路到是知道些,可这一下雪她也不认得回去的路了。就在她们四处乱串找路的时候,安茜眼尖,远远的就看见李明走在前面。安茜大声喊了几句,可能是李明没听见吧。他依然向前走。

    见做为生活在广州的安茜,见惯了广州的商贸闹市。早就听说京城有别样的繁华,一直想来看看可就是父亲不准。如今皇上下旨招收女生,做为从美国回来的学生,为了能来京城读书可是让老爸出了不少力。如今终能如愿来了京城,却一次都没去逛过。好不容易骗到一个还算老实的京城少爷答应带她们去逛逛,可自他答应后的二个月来就再没出现过。好不容易逮着了还能让他轻易跑了。

    “从刚才过来的路回去,我们到前面堵他去。”安茜生气了。

    生活不会因为大雪而停顿。大街上,人人声鼎沸,一场久违的大雪让寒风中的人们似乎燃起来另一种,称着油纸伞,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商贩们也支起了斗篷。路边上,腾腾的馒头包子冒着白sè的蒸汽,散发着人的香气。绿sè的青菜在白雪的映衬下显的格外青翠。卖小饰品的、卖胭脂水粉的……路边的小摊和沿街商铺的叫卖声,构成别样的繁华。

    大雪虽然减弱不少,但到了中午依然没有要停的迹象。光绪正和侍从们商量着去哪吃饭的时候,前面远远的传来一声及不和谐的声音。

    “登徒子。”

    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安茜在叫。光绪脸一黑,想着等安茜跑近来再好好教训她一顿。没想等安茜一行四人才走上前,不等光绪开口,安茜就说开了。

    “叫你那么多声,你都听不见。要不是我们正好知道有条近路,挡在你面前,怕是你永远都听不见吧。本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哼。”

    “我本来就是老实人好不好。”没教训成别人,反到被人教训了。光绪不由一时气结:“再说我确实没听见呀。”

    “你没听见你的下人们都没听见。”

    “应该没有吧,听见了会跟我说的。”光绪说完突然板下脸:“大街上,你不要乱喊行不,这让人传开了我还怎么做人呀。”

    安茜看着光绪拉下来的脸,隐隐透露着威严。心中反到是有些害怕:“好了啦。我不会乱喊了啦。那你答应的事还算数不。”

    “当然算数。”不过光绪反问了一句:“不过,我答应过你什么事?”

    “哼。我就知道。你不仅是个登徒子,还是个食言而肥的小人。算了,让你请吃饭是没指望了。”

    吃饭?到这光绪想起来了,还不是上次在大学堂帮别人忙还答应请别人吃饭。这都什么事呀。“我一向说话算数,你们先等等呀。”

    光绪回头问:“带了钱没?都拿来。”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就连带来的侍卫都拿个遍才不到五两银子。光绪很郁闷,怎么出门都不多带的银子的呀?请女生吃饭怎么也不能丢了面子。正在光绪纠结之时,远远看到了两个人。

    “林大人,这全聚德之烤鸭当真好吃?”

    “放心吧,林大掌柜。全聚德烤鸭可谓京中一绝。只怪皇上给的俸禄太少,平rì我可是不敢来吃的。好不容易让你林大掌柜请客,当然要来吃最贵最好的了。”林启兆话音才落远远就听见有人在叫“林大人”。

    “见过少爷。”林启兆、林永祥双双行礼。

    “少费话,带了钱没。借点先。”光绪到是不费话,把手一伸。

    等两人将上的钱都掏空后,才掏出十两银子,光绪依然不满意。一个大清银行行长,一个拥有遍布半个大清生意的大掌柜出门才带这么点银子。皇帝就是皇帝,不知银钱之重,这九两银子可是平民之家小半年的用度了。

    “咳,算了。应该够用了吧。”光绪只能拿出自己的钱袋子,把银子装进去。

    “少爷且慢。”林启兆指了指光绪的钱袋子:“下官虽然不知少爷何意,在外面这种颜sè怕是不太适合。”

    光绪这才注意到他拿着是明黄sè的钱袋子。在当今社会中明黄sè只能是皇室专用的。看着林启兆手上的土灰sè的钱袋,光绪一把拿来,把钱都装了进去。看了一眼林启兆不知所措的表,把自己的钱袋放在林启兆手上:“这个给你,记得还钱给别人。”

    光绪还没走远,林永祥就伸手去拿。林启兆连忙缩手:“这可是少爷给我的,你想干吗?”

    “林大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林永祥依然伸手要去拿:“这十两银子中八两是我出的,这少爷赏赐当然应当归我。”

    “少爷可是给本官的,你一平头百姓也敢强抢本官之物。”林启兆一脸“愤怒”的模样:“你那八两银子一会还你就是了,大不了今天我请吃饭。”说完连忙让下人回家拿钱。

    很多年后,当林启兆从财政部长的位置退下来的时候,拿出这个钱袋,面对继任者说:当年皇上把他的钱袋子给我,让我掌管国家的钱袋子。如今我把它交给你,希望你能继续掌管好国家的钱袋子。自此这个仅绣有“载湉”二字的明黄sè钱袋就成了今后各任财长的信物。而它的真实来历自此湮没在历史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中华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