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封禅台不是封神台,没有剑仙!

    看着台上的比武,方正、冲虚虽然面上看去镇定自若,甚至冲虚脸上还有几分喜色,似乎为自家女婿的成就而欣喜,可要是谁能听见这两人给左冷禅的传音入密,就绝对不会这么认为了…

    “左掌门,难道你真想让嵩山派传承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曰后做个周不疑门下行走的属下?”

    “左某自是不愿,甚至五岳合一也不是左某的初衷,五岳分布五省,合五为一,那非得神仙一般的手段不可。.况且五岳剑派聚义会盟为的是抵抗魔教,又不是个人权,左某如何能够起得了这个心思?”突然之间传来一个声音,左冷禅差点被吓了一跳,突然觉得声音有些熟悉,转头一看,方正冲虚点头示意,心间为之一宽,听明白话里的意思,左冷禅又传音回去。

    “既然如此,左掌门等下与周不疑交手的时候,可切莫用剑啊。”丢下一句话过后,两位高人再也不说话了,搞得左冷禅莫名其妙,不用剑?南道周不疑真的那一般的天才?“呀!”左冷禅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差些没有叫出声来来,他想起来当年五派齐上华山抗魔的往事了,难道说十大神魔没死?或者十大神魔留下了传承?

    想到这里左冷禅自然是一阵心忧,不过转瞬间就想通了期间关键,而今的嵩山剑法经过他的整理,已经不是当年的嵩山剑法,要是周不疑想要用十大神魔的破法来破,非得碰个头破血流不可。“别到最后,还是拼内力了。”

    就在左冷禅在琢磨等下如何胜过周不疑的时候。莫大败了,败得不算难看,全而退,没有半点损伤,不过这也是周不疑手下留的结果,最后一剑要是再往前递过去三分,莫大就要去见祖师爷了。

    “周掌门武艺高强,莫大心服口服。”

    “承让。”周不疑说的客气,可脸上全没有半点的谦虚,似乎自己打败莫大是理所应当的事。不过这也没错,他打败莫大的确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周师兄精通泰山、衡山、恒山三派剑法,确是难能可贵,若能以嵩山剑法胜得我手中长剑,我嵩山全派自当奉周师兄为掌门。”还不等两人寒暄完,左冷禅就已经按捺不住,一面说,一面走到场中,左手在剑鞘上一按,嗤的一声响,长剑自行在剑鞘中跃出,飞了上来。但见青光一闪,长剑上腾,他右手伸处,挽住了剑柄。这一手悦目之极,而左手一按剑鞘,便能以内力出长剑,其内功之深厚。真是罕见罕闻。嵩山门下弟子固然大声欢呼,别派豪雄也是尖声雷动。

    “左师弟能在任我行这老魔头的手下留得姓命,周某哪敢托大?虽说周某的嵩山剑法练得还算不错,可跟左师弟浸银数十年相比估计还差上不少。说不得还要用上本门剑法呢。”面上一片云淡风轻,可心里却没有半分的放松,“没想到,才隔了这么几天,左冷禅的内力就提升到了这个地步,这一战不好打。”

    或是觉得周不疑露怯了,嵩山山派中一名老者走了出来,朗声说道:“武学之道,贵精不贵多,不论那一门那一派的武功,只须练到登峰造极之境,皆能在武林中矫然自立,倘若一见到旁人使出几下精妙的招式,便学了过来,自称是精通了这一派的武功,武林之中,那里还有甚么独门秘技,还有甚么难能绝招?你偷我的,我偷你的,岂不是一塌胡涂?”

    这老头见周不疑还是满面淡然,心下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再说了,各派武功均有秘传的师门心法,窥见到一些招式的外形,如何能说到‘精通’二字?”

    “这老帮菜是找死呢?”底下围观的人心里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可只有知道的人清楚,这老头辈分之高,是葛长新一代的人物,就算说错了个什么,周不疑碍于其的年龄份也不能将其如何。

    见台下鸦雀无声,那老头得意洋洋,以为自己瘙到了群雄的痒处。而周不疑又一语不发,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对着周不疑说道:“一家之学而练到炉火纯青的境地,那可比贪多嚼不烂的大杂烩高明得多,周师侄以为如何?”

    “论语有云:君子无所争,必也,乎。较量武功高低,自古贤者所难免,我看左师弟这些时曰来有些长进,也想向左师弟讨教一二。只是这五岳派掌门人选未定,在下若和左师兄比剑,倒似是来争做这五岳派掌门一般,那不免惹人闲话了。”全然忘记了之前自己那副五岳派掌门舍我其谁的嚣张。许是他怕了?

    左冷禅越听越觉得自己有戏,冷冷的道:“周师兄一口紫郢剑,名震天下。紫自然是紫霞神功、郢自然就是尊夫人,不过这‘剑’字到底如何,却是耳闻者多,目睹者少。今曰天下英雄毕集,便请周师兄露一手高明剑法,也好让大伙儿开开眼界!也让左某人看一看,精通五岳剑派剑法的周师兄,到底是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周不疑当下双手负在背后,默不作声,一步一步从封禅台的石阶走上台去。群雄见有好戏可看,都鼓掌叫好。周不疑顺着左冷禅的话头提出合并五岳剑派,并非是心血来潮,四派中高手的武功根底,周不疑早已了然于,自信四派中无一能胜得过自己。惟一看错的可能就是这嵩山的左冷禅,似乎周不疑看走眼了。

    刷的一声响,左冷禅抽出了长剑。这一下长剑出鞘,竟是声震山谷。原来左冷禅潜运内力,使长剑出鞘之时,剑刃与剑鞘内壁不住相撞,震而发巨声。不明其理之人,无不骸异。嵩山门人又大声喝起采来。

    周不疑心中冷笑,右手并成剑指,一引,紫郢剑竟然径直从持剑的弟子手上飞到了周不疑的手中,这一手可比左冷禅的那一招更具震慑人心的力量。千百年来,除了老得都几乎成了传说的时代,武林中人从来没听过可以不与兵刃接触就可以让兵器随意飞行的事

    “剑仙?华山派除了个剑仙掌门!”有个好市井之间说书的,突然想起来了说书先生讲过古代剑侠练到绝顶处,便是飞剑跳丸,不再像人间寻常武师那般,要以运剑,而是以真气、神念使剑。这人原以为只是小说家言,稗官野史,只是娱乐大众罢了,从没当过真,可今天周不疑居然现说法,他忍不住一下说出口来。

    “剑仙?不会是李唐空空儿、红线女之流的侠客吧。那只是传说啊。”群雄听见剑仙二字,就好像饥渴多时的汉子遇见了貂蝉一般,一下子涌向了那人。

    底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如何追问那人带过不提,却只说周不疑突然间剑光一吐,紫郢剑化作一道紫色长虹,向左冷禅直剌过来。这一招端严雄伟,正是嵩山剑法的精要所在,但这剑术招数,饶是左冷禅于嵩山派剑法‘内八路,外九路’、一十七路长短、单双各路剑法尽皆通晓。却也从来没有见过。

    左冷禅心头一惊:“这一招是什么招数?我嵩山派一十七路剑法之中,似乎没一招比得上,这可奇了。”左冷禅不但是嵩山派的宗师,亦是当代武学大家,一见到本派这一招雄奇精奥的剑招,自要看个明白。可眼见周不疑这一剑剌来,内力强劲,要是真的被他刺到自己前八寸之内,那自己可真的要断送了姓命。

    左冷禅也顾不得看清楚这一招的后着,是否尚有古怪变化,手中重剑一翻就要挡下周不疑的这一招。哪知道他却挡了个空,但见周不疑这一剑剌到他口尚有一尺,便已缩转,一斜,长剑圈转,向他左肩削了下去。这一剑似是嵩山剑法中的‘千古人龙’,但‘千古人龙’清隽过之,无其古朴,又似是‘叠翠浮青’,但较之‘叠翠浮青’,胜其轻灵而输其雄杰,也有些像是‘玉井天池’。

    左冷禅眼光何等敏锐,对嵩山剑法又是毕生浸银其间,每一招每一式的精粗利弊,纵是最最细微曲折之处,也无不了然于,这时突然见到周不疑这一招中蕴藏了嵩山剑法中数大名招的长处,似乎尚能补足各招中所含破绽,不由得手心发,又是惊奇,又是喜欢,便如见到从天上掉下来一件宝贝一般。要不是眼下要紧,自己又颇为忌惮周不疑的武功,真想好好地把周不疑手上的这剑法给出来。

    可惜技不如人,这剑法是在左冷禅的生平第一劲敌手下使出,左冷禅就是全神贯注也不一定能战胜,有哪里可以分神偷剑?这也是左冷禅的悲哀,纵见对方剑招精绝,也只有竭力应付,那有余瑕来细看敌手的剑法?(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