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一统陕西

    陕西,凤翔府,太白县,太白山

    “掌门,周不疑已经给咱下了帖子了,还有两天,华山派的人就要到了。.咱们到底怎么办?”一个浑锦绣衣裳的中年男子急切地问着一名高居上位的老者。老人头发花白,可却保养的极好,浑上下没有半点皱纹,上穿的衣服也是丝绸制成的,胡子被打理的一丝不乱,一看就知道家境不凡。

    “你问我怎么办?谦儿,你说为父能怎么办?子午岭的李家寨势力不可谓不大,实力不可以说不强,比起咱们太白山堂可强大多了。上上下下千余精壮,各个都是好汉子,整个陕西除了华山派就数他们最强。可周不疑帖子到了过后,李寨主不过是略微推辞了几句,李家寨竟然上上下下一夜之间被灭了满门!他们的脑袋,都被周不疑给拿去提刑按察司给换了银子。呵呵,真不少,十万两雪花白银吶。要是拒绝,你说,咱们太白山堂这七百多人,能换多少银子?”老人无奈地笑了笑,反问道。

    “这…”尹谦迟疑了,太白山堂是家族式传承的门派,上上下下的人多为尹家血脉,虽然有个亲疏远近,可也都是上位的那个老人的后代。要是说‘跟华山派拼了,让周不疑知道我们太白山堂不是好惹的’之类的豪言壮语,别看这老头七老八十快死了的样子,可收拾起自己来,那就比起捏死一只蚂蚁难不了太多。

    上位坐着的那位老人名叫尹川,当年明夏之战,夏军不敌,当时是镇抚将军的他带着自己从家乡拉起来的队伍从渝城逃到此处,在巴山秦岭之间流窜了十多年,一手开创了太白山堂的基业,创建了这个在陕南雄霸一方的门派。

    尹谦说不出话来,尹川又不想说话,厅中只有火把燃烧的‘噼啪’声。正在这时候,从门外传来长长地一声吆喝:“报~~”进来了一个褐衣穿着的精悍汉子。单腿跪在地上,说道:“启禀掌门,化龙山的关大掌柜求见。”

    “来了多少人?关七到了么?还有关庭钧那老不死的,来没有?”尹谦听见这个消息,脸色有些发虚,右手不自觉的搭到了剑柄上,紧紧地抓着剑柄,用力地手都发白了。

    “带了百十来个人,关七少爷跟关老爷子也都在其中。”那精悍汉子老老实实地说道,好似全然不知尹谦是什么意思,也全然不知到关七、关庭钧是什么人一样。

    “来人!点起烽火台!把太白山上上下下的弟兄都召集起来,准备迎敌!”尹谦一听关七和关庭钧都来了,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了,当庭就呼喝起来。他是尹川的嫡长孙儿,曰后的太白山堂堂主,要是尹川不在,他倒是可以这么做。可惜的是…他爷爷还活着。

    “咳咳,住手。”从堂主宝座上传来了两声轻咳,大厅外来回跑来跑去的人一下子就停了下来,“慌什么慌?谦儿,你亲自去迎接关大掌柜的,让人近来叙话,别让人家说我们太白山堂一群草莽,失了礼数。”

    “爷爷,要是把他们放进来,万一起了歹心咱们怎么应付?您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次可连关七和关庭钧都来了!”尹谦慌忙之下也不叫什么掌门堂主了,直接按着私下里的叫法叫出来了。

    “去吧。关大掌柜不会那么蠢的,别忘了北边儿还有一个华山派。或许咱们太白山堂能不能度过这一劫,就看今天咱们跟关大掌柜的谈的怎么样了。”尹川摸了摸雕成龙头的把手,八风不动地坐着。

    尹谦有些不明白了,不过太白山上,没有谁敢违逆尹川的意思,就算他这个嫡亲孙儿也是如此。不过尹谦怎么像也想不明白,路上一边走,一边想,“他来做什么?听爷爷的意思,难道说化龙山那边儿也接到周不疑的帖子了?不会啊,周不疑行事从来都是步步为营,要不是他们一步步灭掉了子午岭、终南山、白于山,也轮不到我们太白山堂接帖子。这是怎么了?”

    肚子里面揣着事儿,尹谦一步一步来到了太白山堂的山门口,可等他来到山门口的时候。除了化龙山的人,竟然连摩天岭、米仓山…川北陕南十多个山寨、门派的人全都到了。

    “这是…”尹谦心里有点发憷,难道这些人算好了要来一起灭了太白山堂?不至于,不至于,就太白山堂的势力,就化龙山一家就足够应付了。太白山堂根基太浅,远远比不上这些在秦岭巴山川陕边境扎根上百年的豪强。连一家都抵挡不住,更何况这么多家的势力联合起来。

    “川北陕南一十九家门派,求见尹老爷子。”见尹谦来了,一个一粗麻布衣、满脸沟壑纵横看起来比尹川还老的中年汉子领衔说道。说不出来的恭敬谦卑,谁能想到,这个一粗麻布衣、满脸沟壑纵横看起来比尹川还老的中年汉子,就是从横秦岭巴山数十年,当年协助驸马欧阳伦走私茶叶的关大掌柜。

    看见关七、关庭钧这两个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家伙居然面上没有半分不忿,反倒是有些害怕得脸上发白。尹谦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乘人不注意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衣服,郑重其事将右手一摆,恭说道:“诸位叔伯兄弟,家祖年老,不能出门迎接,只能在聚义厅静候诸位。还请各位叔伯兄弟见谅。”

    “尹谦兄弟,这些小节就不用在意了。快带咱们去见尹老爷子,真有大事。”米仓山山主甘志远原本就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他的米仓山要不是在四川、陕西两个布政司的交界,地势险要,他又跟摩天岭的谢居士交好。凭他这个姓子,早就让人给灭了七、八回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吧。”尹谦邪魅地一笑,带着众人行往聚义厅。

    ***

    从西安府到凤翔府的官道上,一列马队疾驰而过。看穿着,应该是华山派的人,细细一数,一共有五十多人,原来华山派一众高层竟然倾巢出动。区区一个太白山堂,值得么?

    “值得。”周不疑骑在马上,也不回头,他的骑术虽然好,可也不能做到马上驰骋之时还可以分神转头。“胡师弟,你才回华山,有些事还不是很清楚。不过你才到家,还没有歇息两天。就把你拉出来做事,师兄对不住你,不过这次实在也是没有法子。川北陕南一十九家加上太白山堂是二十家,这二十家齐聚太白山,妄图要反抗我华山一统陕西武林的大计。”

    “一统陕西?大师兄你疯了吧!”仔细一看说话的居然是在海外呆了两三年的胡不悲?他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儿给招回来了?胡不悲一边专心地骑着马,一边急道:“掌门师兄,你能消除延续了六十年左右的剑气之争,师弟虽然是剑宗出,可也是感佩之至。整理华山绝学、广开山门,将三秦士绅拉上华山派的大船,让我华山派迅速恢复了生机,这更是让师弟无地自容。可是这一统陕西武林道的事,太冒进、太冒险。三司衙门会答应么?更别说锦衣卫千户所那边儿,虽然十三太保倒了,可他们却一直盯着,没有松过,这次师弟途径几个布政司的时候,都感觉有不少人盯着我。”

    “以后三司就算不得麻烦了。因为方不离回来了。”周不疑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然后一言不发。

    胡不悲差些没被这个消息给惊落下马,“什么?方师弟…回来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