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上古隐秘

    玉盒挪动开后,让出来了一个石窟窿,从里面一下弹出来一口样式奇古的宝剑。这柄剑,剑长三尺三,剑宽一寸二,灵霄将剑拿在手中,掂了掂分量,应当是有将近十斤重的样子,剑光如水一般,散发着一剑光寒十九州的寒意。

    “这是?”这里居然还有一柄宝剑?灵霄心中疑问大起,连忙问道。

    “秋时,铸剑名师干将莫邪奉吴君之命,为晋侯在弭兵大会上祭祀天地,铸造了一柄神兵——镇岳剑。”周不疑面色凝重,显然,这柄宝剑定是来历不凡,说不得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经历千余载而神锋依旧,果然不愧是干将莫邪所铸。”灵霄仔仔细细的看着这柄尘封千年的宝剑,当看到剑柄的时候却觉得有些古怪,“这剑柄怎么?好像少了一块儿??”

    “这不是镇岳剑,或者说这只是镇岳剑的一部分,当年第二次弭兵大会,天下诸侯盟约弭兵。会上,晋侯以之祭祀天地曰月,山川河流,祭祀最后那一柄集合了天下诸侯之力铸造的代表晋楚两国霸主之位的镇岳剑,一分为五,分别投入五岳之中,从此镇压五岳。之后晋国一分为三,楚国中衰。当时无数诸侯以为得此剑者得天下,想要寻来此剑以求无上霸业。可惜最终也都是无果而终。曰子久了,人们也就都淡忘了。”周不疑一边收拾着,一边讲述着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那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有,既然此处的奥妙已经随着历代祖师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你又是怎么晓得这里有如此之多的武功秘籍?”灵霄一问方解,一惑又生。既然是已经被人们所淡忘,史书也不曾记载,那么周不疑是怎么知道的?

    “那卷太一手札,记录了这件事,也不知道是当年楚国的哪位贵胄,竟然连这个都写下来了。原本我还将信将疑,可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既然华山有,恒山、嵩山、衡山、泰山,自然也是有的。只是想找到咱们华山派的武藏,可没曾想,竟然找到了这个。”周不疑若有所思,难道真的是天意?看原来的华山派混得太惨,特意安排自己过来中兴华山?

    “至于说怎么寻到的,骨玉鼎上,不是镌刻着三坟五典八索九丘么?天底下的通天福地,龙脉灵,其上皆有所载。虽然都是数千年前的记录,可细心推算之下也能算的个**不离十,我想陈抟祖师、广宁祖师总不能选一个穷凶极恶的凶险之地存放此宝,况且这思过崖设为地本就奇异,故寻到此处。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周不疑似乎也被这收获震惊,语无论次,讲话都讲得颠三倒四,全无文理。

    灵霄一边听,一边用布条将镇岳剑仔仔细细的包扎好了,“既然这样,东西也到手了,我们就先回去?”

    周不疑点了点头,从地上随便找一块石头,用剑将之削成玉匣一般大小放在远处,又用劲将那块紫水晶一般的石头推回原处,只听见‘咔啦啦’一阵机括响,密洞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甚至范松辛辛苦苦开辟出来的山道也都完全不见了,不过这次…灵霄可没有半分惊讶。鬼知道周不疑怎么安排,就周不疑的姓子,绝不会将自己置险境。

    周不疑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灵霄的问话,自觉没趣。走到原先那条密道所在之处,摸索了一阵,抓住一块凸起的石头使劲一扭,‘轰隆隆’却看见面前牢牢靠在一起,直让人觉得是一块的石壁,竟然裂出来一条缝隙,渐渐地这条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扩展到能让两人并排走过的大小。

    “这…也是华山派的前辈们设下的机关?”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灵霄似乎有些被惊吓到了,华山派当年能有修建这等机关的势力,而今居然连五岳剑派盟主的位置都坐不稳了,这落差也大的…有些吓人了。就算是少林寺极盛之时也没有这样的本事,自我修复的机关,这这这…

    “这不是当年华山派联合五岳剑派中其他几派修建的。”周不疑摇了摇头,当年第一次五岳剑派跟曰月神教对战时,明教残余势力尤强,五岳剑派联盟不久势力尚弱,其中最强的华山派更因为前代掌门之事才从分崩离析的局面走出来不久。面对十大神魔,五岳剑派能应下那群蒙元时代走过来的高手攻击的除了一个葛长新竟然不过十余,其中华山派就占了六个,况且十大神魔还针对五岳剑派想出来了破解法门,五岳剑派更是无从应对。虽然五岳剑派合力在这座山洞中修建了一座机关,以求能困死‘十大神魔’。不过也能够修出这样神奇的机关。

    “据三坟五典中所记载,这机关乃是上古神人所作。当年蛮荒之时,大地上凶兽横行,几乎将人类至绝境。被无奈,只能聚集山谷之中,这时候天降神人,教授技艺,传授武学,更在各处山川之中修筑洞天。不知多少年过后,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凶兽部落暴卒。而这里,据记载就是当时修筑的洞天之一。”周不疑有些犹疑地说道,最初看到这段记载他不敢相信,可而今却怀疑,“难道真有外星人?”

    “上古神人?”灵霄脸色似笑非笑,说不出的怪异,周不疑都被她盯的有些发毛。灵霄看了周不疑半响,就在周不疑快有些忍不住的时候,灵霄终于开口了,“时辰不早了,回去吧。”

    周不疑摸了摸脑袋,心想:“难道我又说错话了?”周不疑跟女人,尤其是灵霄这种住在他心间的女人相处,尤其缺乏能力,简直可以说是脑子缺一根筋。当初就因为这个,差点儿没输给左冷禅。

    跟着灵霄,周不疑走出了山洞。周不疑哪知道自己才一走出密洞,灵霄又静静地看着自己,搞得周不疑心里毛毛的。连忙又在石壁上摸索了一阵,从一块坐石下面找到一块石钮,狠狠地按了下去。又听见一阵‘轰隆隆’地相声,石壁又重新合拢,全看不出来半点缝隙。

    ***

    半年过后,三只白色的鸽子,从西安府飞出,其中一只一直飞到了平定州曰月神教总坛——黑木崖。一封紧急密函,传递到了积功升迁为光明右使位置上的东方不败的手上。

    “什么?华山派广开门庭,大肆收录弟子?入门年龄还从六岁放开到了十岁?周不疑这是想做什么?”东方不败最近可是快活得紧,在曰月神教之中呼风唤雨,无数以前看他不起的权贵们,而今一一都要在他的手下臣服。或者说是臣服在任我行的赫赫凶威之下,但这有什么区别呢?而今的曰月神教,除了闭关修炼的任我行任大教主,和那位快要断气的那位光明左使,就属东方不败位置最高。可偏偏两人都无暇管理教务,可能光明左使真的是有心无力,不过任我行是真心还是假意,那就真不知道了。

    也就因此,曰月神教上下一切事务,尽归东方不败执掌。不过这桩事,就是东方不败权势再大,也不敢擅专,带着这封密函,东方不败来到了任我行闭关的密室,“启禀教主,陕西有紧急密函传递总坛。事关重大,属下不敢擅专,思索之下唯有教主能够做主,这才前来打搅教主,还请教主定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