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神兵秘籍

    “这是?”灵霄直勾勾地看着周不疑,眼中充满了疑问,莫说是她了就是换上任何一个人,也会对着光怪陆离的一切,充满了疑惑和不解。能等到现在才出口询问,已经是灵霄修心有术了。

    “当年,蒙古野狐岭一战,金军主帅完颜承旭所率十几万大军战前脱逃。唯有西京留守行枢密院、安抚使纥石烈执中所率七千劲兵迎战蒙古,不敌,军溃,金人弃西京走还中都,蒙军占西京旋即离去。从此金人野战之兵全灭,直到蔡州、息州相继被攻破,金国大势已去,中原归蒙。十多年后,蒙古大军攻山,全真教重阳宫覆灭,全真七位祖师散落四方、云游传道。广宁祖师在五云峰下得了睡仙人陈抟祖师的道统衣钵,结合自所学,创建了华山一派。”周不疑一只手用力推着那块石头,一边给灵霄解释着,“陈抟祖师留下来了一封手札,广宁祖师耗尽毕生所学,才找到是思过崖山腹中的这一个密洞。来时竟然发现是陈抟祖师羽化之所。”

    “羽化之所?那这么说来,定有什么不寻常,不然大名鼎鼎的睡仙人不会选择这里坐化。”灵霄听完周不疑所讲的故事之后,心里明白,这个地方定然是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可能还不止是秘籍这么简单。

    “没错,这里,存放着广宁祖师毕生所学,据说还有一卷重阳真人的《先天功》以及陈抟祖师遗留下来的一卷《大梦心经》。”周不疑好不容易才将那块变作紫色水晶的大石退开。好久都没有流过汗水的周不疑,而今已然是满头的大汗。可这,跟王重阳和陈抟遗留的绝世秘籍比起来,又不是什么紧要的了。

    要可能唯一担心周不疑的,就是灵霄了,灵霄走过去,帮着周不疑擦了擦汗水。左手对着周不疑的膻中,一道精纯至极的真气渡了过去。周不疑吸纳了这道真气过后,觉得好些了,拍了拍灵霄的香肩,示意自己好多了能成。灵霄这才松了一口气,撤回自己的手掌,“那这倒是要紧的,不过为什么历代华山祖师都没有开启此处?”

    “要开启这间密室,钥匙就是紫霞神功第九层,可惜历代祖师除了创派的广宁祖师没有一个能练到第九层紫霞神功的,就连突破第七层的也寥寥无几。而进入这间密室的途径,早就随着前辈祖师的逝去而湮没,为夫也是得了骨玉鼎过后,从上面慢慢参悟出来的。”周不疑右手并成剑指,连点那块散发着黄金色彩的玉版的四角,却只听见‘咔’的一声,五块水晶壁又转了回去,玉版一下子弹了开来,里面赫然是四张的丝绢,上面用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的写着什么。

    灵霄眼睛一瞥,吓了一跳。这四张绢帛上各自用隶书大字写着:‘华山诸内功要义’、‘紫霞神功’、‘华山九剑真意’、‘全真内功’、‘大梦心经’,这四张丝绢要是流落到江湖上,无一不是要惹出来一番腥风血雨的。

    周不疑从里面取出来了那张中央写着四个隶书大字的——‘大梦心经’,细细看着,也不担心这些关乎华山派根本的武功秘籍、武学宝典被灵霄看见。不过也是,夫妻一体,灵霄就是看了,又能如何?过了约莫半个多时辰,灵霄都有些等的不耐烦了。周不疑长长的吐出来一口气,他终于看完了这一卷‘大梦心经’。

    “高,实在是高,实在是太高明了。”周不疑不停感叹,一边赞叹一边转头向着灵霄说道:“这篇大梦心经,与当下武学修炼法门迴异。而今修炼武学,多是强壮内气,三丰真人过后,又多了打熬这道法门。可陈抟祖师的这一卷‘大梦心经’却是明心见姓,透彻思维,锻炼神识之法。若是能成,睡梦中修炼内功还是小事,以后更能勘破胎中之谜,几近于永生不灭。”

    “真的?”灵霄不敢相信,从周不疑手上接过这张丝绢,细细读着,“我生姓拙惟喜睡,呼吸之外无一累。宇宙茫茫总是空,人生大抵皆如醉,劳劳碌碌为谁忙,不若高堂一夕寐。争名争利满长安,到头劳攘有何味?世人不识梦醒关,黄粱觉时真是愧。君不见,陈抟探得此中诀,鼎炉药物枕上备。又不见,痴人说梦更认真,所以一生长愦愦…”

    灵霄读着读着,周不疑隐隐觉得灵霄后显现云涛明灭、霄汉晨昏。心中暗喜;“灵霄终于踏出了这一步。意境,成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灵霄终于醒了过来,满怀喜悦的看着周不疑,“有了这一卷‘大梦心经’,我们就可以永生永世呆在一起,就算是轮回也不能阻拦我们!”看着灵霄兴奋的样子,周不疑忍不住捏了捏灵霄的鼻子,正当两人兴奋不已的时候,那一张记录着‘大梦心经’的丝绢不小心暴露到了阳光下,竟然无风自燃?

    两人兴奋劲儿还没过,却闻到一股子焦臭味,灵霄觉得手上有些发,一看,竟然是‘大梦心经’的秘籍骤然烧了起来。灵霄‘哎呀’一声,周不疑还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只觉得灵霄一下子松开了自己,使劲在地上踩个什么,转睛一看,长叹一声,“此等秘籍,夺天地之造化,也难怪会遭天妒,天不容其出世啊。”

    灵霄满脸悔恨,白嫩的小手就想往自己脸上抽过去,周不疑一把拿住,“何须自责?此为天意,非人力所能阻止。何况,为夫已经将内容全都记住了,回去参透过后,慢慢讲给你听。”灵霄听到周不疑这么说,点了点头,这才松了一口气。忽然想起来还有三张绢帛,连忙走过去,将玉版给压下关好,想要连盒子一起带走。可也奇怪,纵使灵霄百般用力,可这玉盒就是拿不起来。

    灵霄求助地看着周不疑,周不疑心里也是奇怪,灵霄的能耐他是知道的。虽然是个女孩子家,可那两条膀子,就是五大三粗的相扑大汉也是掰不过的,这玉盒有多重?怎么好似比万斤巨石还要沉重?周不疑走了过去,灵霄让开了位置,一双忽闪忽闪、好似会说话的眼睛看着周不疑。周不疑苦笑一声,觉得浑不自在,比面对任我行还要难过。

    吐了一口气,周不疑两手一用劲,牢牢的持住玉盒,用力想要将这玉盒取出,却也觉得十分沉重,好似玉盒跟地下生成一块,自己就是用上多少力气,也是拔不出来。

    “生成一块!?”周不疑突然把握住了什么,“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周不疑放下了玉盒,将双手收回,回忆着骨玉鼎跟华山历代祖师传下来的手札里面的记载,按着河洛方位,掐着手指几经计算。最终终于找出来了方位,一双手在玉盒上不停的摸索,摸出来了不少凹陷,“没错,没错。就是这里!”

    周不疑十指猛点,点在了凹陷之上,不知道他的双手弹动了多少次,也不知道他点中了几许凹陷。却觉得那五块石壁有一阵转动。这时候,玉盒上的反光照在了水晶一样的五块石壁上面,又觉得玉盒慢慢抬升,周不疑心中暗喜:“果然如此。”周不疑停下了自己不住弹动的手指,又去拿那个玉盒,这次,却没有觉得半分异样,轻而易举的就拿起来这个玉盒。(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