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寻宝奇兵

    夏去冬来,又是一年过去了。这一年,曰月神教横下心来灭了恒山;这一年,开国元老何元图命丧黄泉;这一年,恒山派死而复生;这一年…定逸出家…呸呸呸,是出嫁!

    定逸终于还是嫁出去了,嫁给了胡不归,从此之后,胡不归住进了单独的小院儿。只是每天,这个小院都能传出来一阵哀嚎声,开先两次周不疑和灵霄还要去过问一二,只是去了第二次过后,周不疑跟灵霄再也不愿意过去劝解。只是从此以后,华山上又多了一个新词儿——家庭暴力。胡不归也多了一个绰号——炁关剑。

    ***

    玉女峰绝顶上有一个危崖,危崖之上有一个山洞,这个山洞是华山派历代**触犯了门规后囚受罚之所,故而又起名为——思过崖。思过崖上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更无一株树木,除一个山洞外,一无所有。华山本来草木清华,景色极幽,这思过崖却是例外,自来相传是玉女发钗上的一颗珍珠。当年华山派的祖师以此危崖为惩罚**之所,主要便因此处无草无木,无虫无鸟,受罚的**在面壁思过之时,不致为外物所扰,心有旁骛。

    岳不群从入华山派之后,一直循规蹈矩,尊师重道。确是从没被罚在思过崖面壁。只是很小的时候来这里给当时面壁的大师兄周不疑送过饭菜。好多年了,对思过崖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夫君,你带我来这里作什么?还带了一箩筐的笔墨纸砚。”将上的包袱放在思过崖上的一块大青石上,岳不群擦了擦头上微微渗出的汗珠。胡不归才成亲没多久,周不疑就拉着灵霄偷偷潜上了思过崖。

    “又一笔宝藏,留在思过崖,二十多年了,也该开启了。”周不疑没有正面回答灵霄的问题,自从成婚以来,这还是头一次。只顾着在一边怀古,他想起来二十多年前的那件惨案,想起了那个为自己伐毛洗髓的白胡子老头,想起来当年元气未复就匆匆与曰月神教十大长老死磕的华山派,都说人老了会回忆过去,可是周不疑明明正在壮年,怎么就这么回忆往事呢?

    见夫君这个样子,林晓知道,在这个地方,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不忍言的大事,不然周不疑不至于如此。灵霄是个很机灵的女孩,知道什么时候什么话该说,什么时候什么话不该说。正因为这样,周不疑才被她管得严严实实,还当周不疑真是怕了她?

    带着灵霄,周不疑走进了山洞,见地下有块光溜溜的大石,大石一边离开石壁不过尺许,只见石壁左侧刻着“风清扬”三个大字,是以利器所刻,笔划苍劲,深有半寸。

    “风师叔?”灵霄有些惊奇,风清扬这般人物也犯过错误?被罚思过?

    “当年风师叔年轻的时候,可是犯了不少的过错,偷喝贡酒,打架斗殴的经历,风师叔从来没有烧过”周不疑笑了笑。周不疑捡起一块石头走到洞中沿着石壁一寸一寸的敲过去,不一会敲到一处石壁后隐隐有回声从里面传来。周不疑心中一喜,这处石壁的里面是空的!“找到了!”周不疑沉腰坠肘,虎口跳动。手呈鹰爪,在装铅大球的石槽上抠了一把,立刻石屑纷飞,出现了五条半寸深的沟壑。

    “空的?后面有山洞?”灵霄奇道,她听到了‘砰砰’一样击鼓一般的声音,自然晓得这石壁后面定然有一个山洞。难道华山派的祖师还留下了什么宝贝在这儿?可这山洞在周不疑击打之前,全看不见丝毫缝隙,这真么做到的?灵霄很想问,可眼见得周不疑严肃的样子,却又不好打扰。心中暗想,“定然是有极其隐秘的大事,不然周郎不会偷偷带我一个人上山的。”

    百分之百确定密洞在此,周不疑扎了个抹布,左手抱拳,右手画圈,一拳轰出。全骨节肌轻微颤动,发出的声音好像天空中闷雷滚过,余音不绝。手上的肌好像蟒蛇一样窜动,骤然间,拳头破空捣出。与此同时,头上顶着的紫玉冠一下子炸裂开来,散落的头发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竖了起来(请参考赛亚人发型)。这一发劲,全气息沸腾,都朝手的拳头上奔腾而去。就在所有的气息凝聚在左臂的时候,周不疑右手似有意似无意一般的拍到了左手的经脉上,脚步猛的前踏,上衣服一阵起伏,就好像是突然掘开了口子的大堤,劲力奔涌而出,击打在面前的石头上。

    砰!石屑纷飞,坚硬的岩石被一拳打出了一个深深的洞。声音好像大锤猛烈的敲鼓,被打中的石壁发出了强烈的声音,音波在整个山东内涌动,震得灵霄的耳朵鼓膜都嗡嗡做响。

    “有门儿!”周不疑喜上心来,接着换了一个位置又是一拳轰了过去。一声巨响过后,周不疑的拳头穿破石壁,落在了石壁的后面,一条深深的裂缝出现在了石壁上面。接着周不疑又是几拳轰过,但听得砰……砰……之声不绝,一条条裂缝生出。终于,石壁上终于吃不住劲,一块石头不住的滚落远去,

    “原来石壁过后竟然有一个斜坡?思过崖的石壁之后果然是别有洞天!”灵霄心中暗想,正想要询问,却见周不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调息内气。

    灵霄愣了片刻,忽然一下蹲下来。正在这时候,周不疑睁开了眼睑。灵霄见周不疑脸上血色充盈,不像是有事,绷紧着的脸一下子就笑了,没事儿就好,不过之前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周不疑要调息内气?抱着满腔疑惑,灵霄终于问了出来:“之前出了什么事?以你的内力,轰开这道石壁不至于如此的。”

    “没什么大碍,原以为他们死了二十多年,这次进去取宝应该轻而易举,没想到他们这些死鬼还留了这么一手。还好是我,换做别个,哪怕是你也不起他们残留的意境冲刷。”周不疑的脸罕见的在灵霄面前沉了下来,不过灵霄知道,这不是冲着自己,是对那些个差点儿害死周不疑的死鬼。

    “他们是谁?”灵霄问道,心里却发狠,要是这些死鬼还有什么道统徒弟在,非杀上门去断了他们的根本不可。

    周不疑忽然想起旁边的是自己心间住着的那个人,运起紫霞神功,以真气在自己僵硬的脸上按摩了几下,觉得柔和了些,这才说道:“等下见了他们你就知道了,走吧。进去看看。”

    周不疑从带上的的篮子里面抽出一些引火的物事,别说,里面的东西还真是一应俱全,布条、松脂、火镰…周不疑和灵霄走到外面折了几根树枝木条捆在一了个火把,就要钻进去。灵霄连忙一把将周不疑拉住,“等着,封闭了这么许久,说不得有什么毒气。”说罢将手中的火把往洞里面探去,晃了晃,没灭。

    灵霄松了一口气,“我先进去。”说罢也不管周不疑如何反映,率先走进了洞。只见里面是个窄窄的孔道,灵霄又接着往前走,忽然觉得有什么把自己给绊住了,低头向下一看,突然间全出了一阵冷汗,只见便在自己足旁,伏着一具骷髅!

    “啊!”灵霄尖叫一声,一下子跳到了后来的周不疑的怀里,灵霄万万想不到,这石壁的彼端居然会有这样一具骷髅,“这…这是什么啊!”

    “莫怕,莫怕啊!宝贝儿,不过一具骷髅而已,你连那么多死人的尸体都不怕,害怕这个?别怕啊。”眼见灵霄吓成这样,周不疑心中说不出的心痛,连忙安慰着,“你再看看这个?仔细看看,他是谁。”

    灵霄捶了周不疑两下,“人家都吓成这样子了你还让我看?坏死了!”不过嘴上这么说,眼睛却是又往骷髅那边看了过去。那骷髅上衣着已经腐朽成为尘土,旁放着两柄大斧,在火把照耀之下,兀自灿然生光。

    灵霄定了定神,心下寻思:“莫非这是前人的坟墓?但这具骸骨怎地不好好的躺着,却如此俯伏?瞧这模样,这窄窄的孔道也不是墓道。”这时候那股子怕劲儿也过去了,灵霄跳下来,走了过去,提起来一柄斧头,只感觉入手甚是沉重,约莫有四十来斤,灵霄将斧头往旁石壁上砍将下去,擦的一声响,登时落下一大块石头来。

    “斧子、一对?”灵霄心中一怔,突然在她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可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再看石壁上斧头斧过之处,但见十分光滑,犹如刀切豆腐一般,又见旁边也都是一片片利斧砍过的切痕,微一凝思,不由得呆了,举火把一路向下走去,满洞都是斧削的痕迹,心下惊骇无已,“原来这一条孔道,竟是这人用利斧砍将出来的。没错,真是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大力神魔居然死在这里,可他不是跟葛老英雄两败俱伤了么?看这样子,倒是像被人囚在山腹之中。不愧是大力神魔。无路可走就以利斧砍山,意图破山而出,可是功亏一篑,离出洞只不过数寸,已然力尽而死。命运不济,一至于此。”

    两人走了好一阵,这条孔道仍是未到尽头,又走几步,只见地下又有两具骷髅,一具倚壁而坐,一具蜷成一团,两人边各自放着一根熟铜棍,“金猴神魔张乘风,白猿神魔张乘云。”

    又向前走了十余丈,突然间见左侧有光芒透过来,顺着甬道转而向左,眼前出现了个极大的石洞,足可容得千人之众,石洞右上角有个丈许方图的大孔,天光便从这大孔中照进来。其时已是黎明,阳光虽未甚强,但石洞中种种已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洞中又有七具骸骨,或坐或卧,旁均有兵刃。五具骸骨旁放有长剑,其余两种兵刃形式即甚奇特,一具似是雷震挡,另一件则是生满狼牙的三尖两刃刀。

    “飞天神魔赵鹤、三眼神魔李松年,铁笔神魔邰路明,铁面神魔包虎明,翻浪神魔季功亮,辟天神魔陆明远,八臂神魔罗烈…t天啊!魔教十长老竟然全在此处!”灵霄被震惊了,她没又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魔教十大长老,个个都是意境级的高手,居然全数陨落于此,而且死的如此委屈。(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华山气宗的形意宗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